第两千一百三十五章 有种来打我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三十五章 有种来打我

“原来他是青阳神殿弟子?”蓝熏瞧见杨开与青阳神殿一群人站在一处,理所当然地想道。 “公主你说什么?”萧晨问道。 “没什么。”蓝熏摇了摇头。 萧晨微微皱眉,虽然不太高兴蓝熏什么都不愿跟自己说,但人家毕竟是明月大帝的女儿,身份地位尊崇,他也不好追问,只能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待见到那边的杨开之后,心中不禁冷哼一声:“这等小人物,有什么地方让公主在意的?” 另一边,无常在击杀了那个小家族的弟子之后,一脸的云淡风轻,好似随手杀了只蟑螂一样,继续转过头瞧着夏笙。 夏笙道:“无常兄好大的威风!” 无常冷冷地笑着,一言不发。 “旁人死活我不管,不过……袭击我师妹之事,无常兄是不是该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夏笙眯眼望着前方。 无常道:“夏兄要解释?行啊……我的解释就是----没人可以从我头顶飞过去,死人除外!” 夏笙一怔,怎么也没想到竟是因为这样一个无稽的原因,导致他冲慕容晓晓出手。 慕容晓晓此刻也回过神来,抿着嘴唇道:“我刚才只是想去星神宫那边……” 她在星神宫那边有一个熟人,好久不见,此刻来到这里自然是想去叙叙旧,哪里晓得才刚刚飞起,就遭到了无常的攻击,吓得她赶紧又落了回来。 无常道:“夏兄应该庆幸,她是青阳神殿的人,否则……” “否则怎样?” “否则她早已是个死人!” “这样啊……”夏笙咧嘴笑了起来。忽然,他做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动作。 只见他纵身一跃,风驰电掣般地从无常头顶上方飞过,然后又一个折身,迅速飞了回来。待到一定程度,再度转身,从无常头顶飞过。 他一边飞,还一边叫道:“我飞过来了,我又飞回去了,我又飞过来了。我又飞回去了,有种你来打我啊……” 飞了好几个来回,他索性直接站在无常头顶正上方,双手掐腰,俯瞰着下方。嚣张道:“信不信我撒泡尿在你头上?” 说话间,他竟真的撩起了裤子,一副准备大干特干的架势…… 慕容晓晓等几个青阳神殿女弟子看的脸都红了。 萧白衣等人更是一脸黑线,撇过脑袋,一副不认得此人的表情。 “哈哈哈!”围观的人群中却是传来众人的哄笑声,主要是大家觉得夏笙这种行为太幼稚,太惹人发笑了,根本不是一个道源三层境武者能做出来的事情。 “夏……笙!” 以无常那种喜怒无常。暴戾乖张的个性,哪容得了旁人在他面前如此挑衅放肆?所以在夏笙撩起裤子的同时,他便低吼一声。双臂猛地一震,一股龙卷风般的雄浑之力,直冲天际,欲要将夏笙吞噬其中。 “雕虫小技!”夏笙冷哼一声,翻手为掌,朝下方拍去。 源力涌动。天地法则紊乱,一只巨大的巴掌印陡然成型。如从天砸下的巨山,还未真的落下。便给人一种毁灭一切的压迫感。 轰…… 那巨掌和龙卷风撞击在一块,天地能量顿时肆虐狂暴,迸向四极。 而在这一瞬间,无常已经一跃而起,双手合十,一手火红,一手雪白,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气息跌宕出来,灵决变动之下,身侧隐有繁奥符文乍现。 他以雷霆之势,朝夏笙冲了过去。 夏笙的脸上也浮现出凝重的表情,双手法决一变,虚空之中竟传来金铁相交之声,旋即在他身侧浮现出一件件造型不同的兵刃,那每一件兵刃都由天地能量幻化而成,数量繁多,种类不一而足。 他一伸手,那无数兵刃便如得到了号令一般,齐齐朝下方斩击。 轰轰轰…… 更加剧烈的声响传出,爆出的耀眼光芒将夏笙和无常两人的身影齐齐吞没,一时间,众人竟看不清两人的身影,只听到在那混乱的虚空中传来能量的爆裂和拳脚相交的动静。 杨开眼帘微眯着,紧盯着上方的战斗,也是看的目眩神驰。 这是南域两大顶尖宗门中,最顶尖后起之秀的较量,换句话说,可以代表整个南域的最高端水准了。这样的战斗,对他来说也是不可多见的。 他不但能从两人的争斗中对比出自身的不足,也能收集一些情报。 “夏师兄……不会有事吧?”慕容晓晓此刻一脸自责的神色,若不是她不小心从无常头顶上飞过的话,也不会引出这样的麻烦。 “他怎会有事!”萧白衣冷哼一声,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夏笙的死活,淡淡道:“就算是一般的帝尊境对他出手,他也有一定的机会逃出生天,区区一个无常又奈他如何?” 杨开听的心头一动。 萧白衣显然是知道夏笙一些底细的,只是他并没有言明,杨开自然也不会多问。 不过从他的语气来看,夏笙的真实实力绝对不止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当然……无常应该也没发挥全力。 “幼稚!”山谷一处偏僻地,一个叫八方门的宗门驻扎地,其中一个盘膝打坐的青年观望了那空中的战斗一阵,不屑地评价道。 八方门在南域虽然不算什么顶尖宗门,但也还行,与飞圣宫算得上是一个档次,宗门内都有一位帝尊境强者坐镇。 所以这一次四季之地开启,八方楼也有幸得到了七个进入其中的名额。 七人中,修为层次不齐,有道源三层境的,也有两层境和一层境的。 说话的青年只有两层境而已,但看其他人的态度,似乎却是以这青年马首是瞻的样子。 那唯一的道源三层境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闻言一笑道:“罗元师弟觉得这样的争斗入不了眼?” 那罗元道:“彼此试探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这还是彼此试探?”另外一个道源两层境的女子闻言惊呼,“我怎么看他们恨不得马上杀了对方一样!” “那是你修为不够。”罗元丝毫没有顾忌同门脸面的意思,直言不讳道。 女子被噎了一下,只能讪讪干笑。 那中年男子道:“罗元师弟果然目光如炬,这一次四季之地我们都要依靠师弟你了。” 罗元闻言,皱眉道:“放心吧,这一次四季之地,我必定会叫八方门名震南域的,不过……我可没兴趣带着你们这群垃圾。到时候进了里面,你们也别来找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众人见他如此嚣张,却也敢怒不敢言,甚至隐隐有些惧怕他的样子。 那中年男子道:“自然不会拖了师弟的后腿,届时你随意行事便可。” “哼!”罗元冷哼一声,便闭眸不言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也是一肚子郁闷。 众人好歹也是道源境级别的武者,实力也不算太差,但被人当着面称呼垃圾,自然有些无法接受。可知道罗元脾气和性格的他们,也不敢反驳什么。 虚空中的战斗依然在继续。 夏笙与无常竟是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打的那虚空塌陷,天地法则紊乱。 “够了!” 蓦然,一声充满威严的怒喝传出,这声音一出,正在争斗的夏笙和无常便如遭雷噬般,顷刻间定格在半空中,脸色悠地苍白,额头上冷汗淋淋而下。 两道光华闪过,分别出现在两人的脚底下方。 旋即,那光华忽然如蛛丝一般辐射开来,眨眼间就化作两个囚笼般的存在,将夏笙和无常一起禁锢在半空中。 那声音再度响起:“青阳神殿夏笙,天武圣地无常,擅自行事斗殴,本座便罚你们禁闭到秘境开启之日,望诸位引以为戒!” 夏笙闻言,脸都绿了,连忙道:“萧大人,弟子是无辜的啊!” 他一下就听出那声音的主人是来自星神宫的银星使萧宇阳,所以赶紧求饶起来。 萧宇阳哪有搭理他的意思? 另一边,对面同样被禁锢在半空中的无常瞧了他一眼,冷哼道:“没志气!” “你管不着!”夏笙白了他一眼,继续嚷道:“萧大人明鉴啊,弟子向来遵规守矩,若非有人挑衅,万不会做这种事啊,萧大人你放了我吧……” 喊了一阵,大概是觉得没戏,他一改口道:“好吧,萧大人你关我禁闭也就算了,能不能把我放下去啊,这样被关在半空中……好丢脸啊!” “你能不能闭嘴?”无常本来还没觉得什么,毕竟是帝尊两层境的强者惩罚他,他毫无反抗之力是理所当然的,可被夏笙这样一说,他忽然觉得……被那么多人抬头注视,确实挺丢脸的,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了。 夏笙斜睨着他,道:“怎么?我吵到你了?” “聒噪!”无常冷哼道。 “你还敢唧唧歪歪?”夏笙怒了,一撩裤子,道:“你信不信我就算这样,也照样撒你一脸,我这边可是顺风!” 无常闻言,嘴角猛地抽搐了几下,深吸一口气,识趣地闭上了眼睛。 别人不要脸,他可不能不要。 只是留下一句狠话,道:“待进了秘境,再一争雌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