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四十九章 要手还是要命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四十九章 要手还是要命

“姑娘认识我?”杨开只是一眼扫过,便将这四波人马尽收眼底,然后朝那星神宫的女弟子狐疑问道。 因为刚才喊出来的那两句话中,其中一句是萧白衣喊的,另一句就是这女子喊的了。 若非认识,怎会喊出那样的内容? 不过让杨开没想到的是,星神宫的那个女弟子微微一笑,摇头道:“认错人了。” 蓝熏会这么说,也是因为她虽然记得杨开的样貌,但杨开并不认识自己。 那一次在五色宝塔第三层中,蓝熏可是使用了伪颜珠改变了自身容貌的,杨开看到的,并非是她此刻的面容。 “呃……”杨开无言以对,转头冲萧白衣道:“小白,你也在这里啊,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萧白衣额头上青筋乱跳,喝道:“你想死吗?” 慕容晓晓在一旁抿嘴微笑,冲杨开微微点头示意。 杨开道:“这么冷漠做什么,难得大家在这里遇见了,也是有缘啊!” 萧白衣冷哼:“谁跟你有缘了,不过你能活着逃过那炎兽的追杀,真是有些出人意料,令人刮目相看呢。” 他虽是称赞的话语,但满是揶揄讥讽的语气,也不知道是因为啥。 当时那只夏之域的炎兽也不晓得发什么疯,那么多人四散逃遁,它偏偏盯上了杨开,许多人都以为杨开在劫难逃必死无疑了,萧白衣也是这么想的。 毕竟连无常都被追的望风而逃,杨开一个道源一层境哪能活下来? 事实却让人大吃一惊,杨开竟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两季山中。 听到炎兽两个字,星神宫的一男一女也是脸色微变,显然在他们的宗门情报中。也是知道那一只堪比帝尊境的妖兽存在的。 无常更是眉头一扬,露出诧异的神色。 他有些想不明白,一个实力如何低微的武者,如何逃过了炎兽的追杀!之前那事,若非有青阳神殿一批人吸引了炎兽的注意,他的麻烦就大了。 “哪里哪里!”杨开一脸谦虚的模样。“逃跑可是我的强项啊!” 他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让萧白衣好一阵逼视。 “废话不用多说了。”就在此时,那个身穿青衣,不知出身哪个宗门的青年忽然冷冷地喝了一声,大喇喇地冲杨开道:“把星印交出来,绕你不死!” 他一副只要杨开合作便好心要放过杨开一马的口吻,配合着那理所当然的语气和神态,让杨开忍不住多瞧了他一眼。 对方只是冷冷地望着他,丝毫没有避开目光的意思。 星神宫两人也没说话。那英俊男子只是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悦,而那女子却是饶有兴致地转动美眸,好似要静待好戏登场。 “虽然有些多余,但我还是想问问……阁下如何称呼啊?”杨开微笑地望着那青衣青年,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 说话的同时,也已经心神联系到小玄界中,让花青丝帮自己辨认一下星神宫那一男一女的身份。星神宫毕竟是她师门,她应该认得这两人才对。 那青衣青年闻言。冷哼一声道:“八方门,罗元!” “原来是罗兄,久仰久仰,失敬失敬!”杨开露出诧异之色,好似真的听过罗元大名一样,实则他连八方门这个宗门也是头一次听到。 萧白衣脸上的鄙夷之色更浓。哼道:“幸亏你不是我青阳神殿弟子,否则我早已出手清理门户!” “呵呵……”杨开笑了一声,忽然间,又脸色微变。 这时,他已从法身那边得到了花青丝给出的答案。让他想不到的是,星神宫这一男一女两人,竟全是大有来头的家伙。 那男子赫然便是萧宇阳之子,萧晨! 萧宇阳杨开是知道的,帝尊两层境的强大修为,星神宫银星使的身份,名贯南域。该说是虎父无犬子,萧宇阳实力强大,地位尊崇,儿子也不是庸才,与无常夏笙庄不凡等人都是南域后起之秀中的佼佼者,年纪轻轻便闯下偌大的名声。 萧晨也就罢了,那女子的来头更吓人。 她居然是明月大帝的掌上明珠----蓝熏公主! 这位可是整个南域乃至整个星界青年未婚男子最想追求的对象了,若是能将这样的人儿收入房中,那最起码也要少奋斗几百年! 有明月大帝这样的老丈人,这整个星界还不横着走?谁敢招,谁敢惹? 不过……蓝熏公主名声虽大,但却很少在外走动,所以基本上外人是见不到她的,杨开倒是没想到,以她这样的身份和地位,竟也会来四季之地中历练,而且还是以跟自己一样的修为进来的。 明月大帝就不怕自己这个宝贝闺女在四季之地中发生什么意外? 这么想着,杨开又朝萧晨瞧了一眼,有这个护花使者在,应该不会让蓝熏轻涉险地的。 这些念头电光火石般在杨开的脑海中闪过,众人虽然见他脸色有异,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只以为被萧白衣那话给吓住了,心中不由地有些轻视起来。 杨开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背上的菱形烙印,自语道:“这果然就是星印……” 刚才他心中也隐隐有些猜测,觉得这十有就是进入碎星海的凭证,只是这个念头还没转完,无常等人就出现了,让他没机会去验证。 罗元的话,无疑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星印竟会出现在一只妖兽的额头处,被杨开击杀之后,又转移到了他的手上,而且还是在手背处这么一个明显的位置……这让杨开想不招惹麻烦都不太可能了。 他心头一动,转眼冲无常道:“无常兄,有你这等豪杰在此,让一个小宗门的家伙这么颐指气使,嚣张放肆,真的好么?传扬出去的话,无常兄威名何在啊!” 无常冷漠地瞧着杨开,不为所动,别看他脾气古怪,性格暴戾,但既然修炼到道源三层境的程度,自然不是傻子,哪会轻易让杨开祸水东移? 他只是冷哼道:“虽然我不喜欢这家伙的嚣张,但他说的确实有道理!把星印交出来,否则……我就自己取了。” 杨开闻言,不由地挠了挠脑袋,为难道:“两位这么说……这是要强取豪夺啊!” 言至此处,他抬头看向蓝熏和萧晨,道:“这事你们星神宫管不管?” 蓝熏微微一笑,道:“我怕是无能为力,只能保证不去抢你的就是!” 萧晨不说话,只是冷哼一声,眼中的鄙夷之色更浓,他有些想不明白,蓝熏公主为何会对这样的家伙似乎有些在意,而且刚才失口喊出的那句话,也让他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蓝熏一句话把自己撇开,杨开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若是可以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将这星印交出来,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星印离开我的手背,两位可有指教?” “简单!”无常立刻接道,语气平静道:“斩下你那只手,就行了。” “不错!”罗元也颔首,道:“要手还是要命,你自己选!” 杨开吓得脸色苍白,嗫嚅道:“我两…两样都要,还有没有别的安全点的方法?” 罗元冷哼道:“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看样子,你是要两样都不想要了,既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言至此处,他一提源力,步伐一迈,竟是瞬间突破了空间的阻碍,欺近到杨开面前,一道金光在掌心上凝聚出来,猛地往杨开胸口处拍去。 而在他有所动作的同时,无常也动了起来,如今星印在杨开这样一个小人物的手背上,谁先下手为强谁就能得到。 以无常目中无人,狂妄自傲的脾气,哪容得了罗元独占好处? 所以他也一下子来到杨开背后,手掌忽然变得晶莹白透,宛若白玉雕琢而成,蕴含了极寒之力,朝杨开后背拍去。 两大道源三层境强者,出手毫不留情,个个杀念如潮,只敢赶在对方面前将杨开击毙。 毕竟星印的转移,是谁杀了载体,就会转移到谁身上。 “杨师弟!”慕容晓晓俏脸一下子雪白无比,惊呼一声,道:“快躲开!” 萧白衣眉头一皱,也没想到无常和那叫罗元的家伙说动手就动手,简直毫无征兆,凶厉成性。 虽说他不喜欢杨开这个人,甚至一度放狠话要在四季之地教训他,但杨开好歹也是跟青阳神殿的人一起进入四季之地的,占据了青阳神殿一个名额,获得的多余星印也要上缴给神殿。 萧白衣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杨开被击毙!否则时候追查下来,他也脱不了干系,杨开死事小,干涉到宗门利益事大。 可惜……他想出手的时候已经迟了! 另一边,蓝熏也是俏脸微变,目露不忍之色,在她看来,杨开这次绝对死定了,但要她出手去救杨开也不太可能,那样做就等于得罪了无常。 “不自量力!”萧晨更是冷哼一声,冷眼旁观。 “轰……” 爆响声传出,一前一后将杨开包夹在中间的无常和罗元此刻全都面露愕然之色,两人同时感觉到前方传来一股巨力和能量的冲击,让两人不由自主地被震退十数丈距离才堪堪稳住。(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