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六十五章 我叫萧白衣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六十五章 我叫萧白衣

“就凭你?”萧白衣眼神一戾,冷笑不迭:“大言不惭!” “小白兄啊……”杨开语重心长,谆谆善诱道:“不如大家找个地方坐下来,仔细搜寻一下这鬼地方有没有什么出路……” “没有,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仔细找过了,你我之间……唯一战而已!”不等杨开把话说完,萧白衣就打断了他,他冷声道:“说实话,以你的实力,竟能战胜薛毅,抢夺他的名额,委实让人意外,你也确实有进入四季之地的资格……然,萧某乃青阳神殿弟子,薛毅师兄,自不能坐视他被欺辱,当日薛师弟之仇,今日便由萧某来替他报还。不过你放心好了,你我修为相差甚大,萧某不会动用全部实力的,对付你六成足以……若有可能的话,我也不会杀你的!” 话落,萧白衣已经一抖长剑,化为惊鸿,飘然来到杨开头顶上方,长剑如水似冰,散发决然寒意,当头笼罩,耀眼剑芒,倾泻而下。 杨开咧嘴一笑,道:“既然此战无可避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小白兄勿怪!” 话落,他所处之地已被剑芒覆盖,身躯更被剑芒洞穿,却诡异的没有鲜血流出,而那微笑依然挂在脸上。 萧白衣神色一动,源力迸发,气势如虹,体表散发森然寒气,如狂暴风雪袭来,反手一剑,长剑骤然变得巨大无比,仿佛擎天之剑,轰然砍下。 那一侧,杨开的身影鬼魅般出现,但却眼帘一缩,不得不再次遁走。 轰…… 巨剑斩落,灵气激荡。萧白衣收剑而立,侧身望向虚空,目光所及之地,杨开的身影显露。 “你果然有些与众不同,能胜过薛毅也绝非侥幸!”萧白衣沉声道。 杨开微微一笑:“小白兄刚才那是六成力量?若是如此的话,我奉劝你还是赶紧动用全力。否则的话……” “放心,刚才不过三成而已!”萧白衣傲然道。 “三成么……”杨开呢喃了一句,旋即微微颔首,赞叹道:“不愧是青阳神殿的精锐,你与我之前碰到的道源境有很大的不同!” “现在认输还来得及!”萧白衣断喝一声,并指在长剑上一抹,身子一旋,陡然将自身裹在剑光之中,化为一道劲芒。直取杨开胸腹之间。 这一剑快、准、狠,法则之力萦绕其上,冰寒四溢之下,论道台上都生出了层层薄冰,整个高台的环境似乎一下子变成三九寒冬,耳畔边隐约传来厉风呼啸,让人不由心中发冷。 “冰寒法则!”杨开口中爆喝一声,感受到法则之力对自身的侵蚀和影响。让四周空间都变得凝固起来,不由地爆喝一身。体表处五彩霞光绽放出来,驱散各种不适,手腕一抖,百万剑悠然出现。 他长剑一挥,口中念道:“剑出百万,一夫当关!” 剑芒纵横。千万剑气激斗游走,如倾盆骤雨一般,迎向对面袭来的萧白衣。 “又是帝宝!” 那剑芒之中,传来萧白衣的冷哼,但他竟是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反而一催剑光,气势如虹地迎了上来。 嗤嗤嗤嗤…… 那惊天的剑光,将百万剑芒尽数斩断,余力不减地欺到杨开面前。 呼…… 萧白衣的身形蓦然呈现出来,眼神锐利如刀,浑身上下散发着惊人的气息,挥剑朝杨开斩下。 杨开嘿嘿一笑,举剑去挡。 铛地一声,无匹的气势震荡开来,论道台的空间之上,竟是被那逸散的细小剑气切割出无数裂缝,一闪既逝。 萧白衣整个人微微一滞,却很快地摆脱了帝宝的影响,整个人化为一片残影,手中长剑不断地朝杨开身体各处招呼。 他还有余力嘲讽:“帝宝虽强,但以你实力,又能发挥出多少威力?薛毅败于你手只是大意罢了!” 杨开身若游龙,手持百万剑,不断地格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微微一笑道:“小白兄似乎对这把剑很有意见啊!” 两人说话间,手上动作丝毫没有停歇,叮叮当当之声不断传出,犹如一曲乐谱,悦耳至极…… “哼,依仗秘宝之威,也算是一种本事!”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换一把剑好了!”杨开话音一落,手上的百万剑忽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柄道源级中品的利剑。 萧白衣眉头一皱,纵身飘出战圈,凝声道:“临阵换兵,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杨开歪头看着他,“只是不想赢了你之后,又被你说是依仗帝宝之威!” “小瞧我?”萧白衣冲冠一怒,一身白衣无风自动,身子徐徐浮上半空,冷声道:“你现在再换回来,我就当没看见,否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他一边说着,手上长剑冲天一指,天空之中,骤然出现一股暴风雪的奇景,那暴风雪初始还不算猛烈,可一眨眼的功夫竟是卷出了毁天灭地的气势,将萧白衣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森冷的声音从暴风雪之中传出,萧白衣口中念道:“这才是我六成的实力,你接不下就是死,我奉劝你还是躲开为妙!” 话落,一声爆喝:“人剑,旋灭!” 那暴风雪骤然化为一道风雪连天的冰龙,瞪着铜锣般大小的眼睛,携摧枯拉朽之势,朝杨开所在之地当头扑下。 杨开终于收了那嬉皮笑脸的表情,神色凝重地望着那袭来的杀招,感受到其中蕴藏的力量,沉声道:“不愧是青阳神殿宗门演武第二,小白兄实至名归,六成实力就如有此威势,若是实力全开的话……” 他嘴上虽然称赞,但手上却丝毫没有闲着,剑身一震,伴随着嗡鸣之声,杨开神情肃穆,口中低吟:“三千剑道,流炎若火!” 那剑身一瞬间变得赤红无比,从那长剑之上,蓦然激射出一道火鸟的身影,此身影竟是跟流炎的本体一模一样,长鸣之声传出,两大极招在空中相触。 轰轰轰…… 冰龙消散,火光湮灭。 萧白衣被震出身形,低喝一声:“怎么会?” 他双眸震惊,凝视着杨开,语气森冷地问道:“你与天武圣地的陈文昊陈大人,什么关系?” 身为青阳神殿的精锐弟子,自然对陈文昊也有所了解,这三千剑道,分明是陈文昊领悟出来的剑势,此刻竟从杨开手中施展了出来。 尽管与传闻中有些不同,但似乎也威力不小的样子。 “没关系!”杨开手上长剑挽了个花,漫不经心地道:“只是与他交手过一次,见他施展过这三千剑道,觉得还不错,便随便拿来用用了。” 杨开说的是实话…… 当日他被魔念侵蚀,确实与陈文昊交手过,不但与陈文昊交手,还一并与高雪婷和封明打了一架,三大帝尊境强者施展出来的极招,杨开自然记忆犹新,稍有领悟。 不过此刻经他施展出来的三千剑道,与陈文昊本人所领悟的,却是形似神非,完全不是一码事----杨开不过是催动不灭五行剑气中的火之剑气,凝成流炎的形态罢了。 帝尊境强者的极招,岂是那么好领悟的?那其中的奥妙和神奇,唯有帝尊境才能洞悉和施展。 不过应付眼前的局面却是绰绰有余,萧白衣也只是听闻过三千剑道,又没有亲眼所见,哪能辨别真伪? “够了!”萧白衣怒喝一声,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信口雌黄也该有个限度,你这家伙满口胡言乱语,谁会信你?不管你跟陈文昊陈大人有没有关系,今日的结局都不会有所改变!” 他身上气势陡然攀升,看样子自觉六成实力无法拿下杨开,是要动用更多的力量了。 嗤嗤嗤…… 道道雷光忽然疾走,萧白衣体表处,电芒狂闪,整个论道台也在一刹那变成了雷狱电海,看起来骇人至极。 “领悟了冰寒法则,竟还能施展雷系秘术?”杨开惊讶至极,赞叹不已:“小白兄果然非比寻常,假以时日,这星界的霸主恐怕有你一席!” “拍马屁也没用!小白小白……你喊的挺欢啊,接我一招试试,地剑……陨雷!” 他长剑所指,雷霆震怒,道道狂雷从天而落,将杨开所在之处彻底淹没,那陨雷之力犀利狂暴,似能将空间都彻底封锁。 杨开心头一动,朗喝道:“原来如此……是因为小白兄这个称呼让你不爽了啊……” 话音落下,杨开已被雷海包裹,空气之中,似有焦糊的肉味传来。 萧白衣目光闪烁了一下,盯着下方,皱眉道:“记住了,我叫萧白衣!” “我只是觉得……小白兄这个称呼让人觉得亲切而已,萧兄不用如此动怒吧?”杨开的声音从下方传来,中气十足,似乎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 萧白衣的眼珠子瞬间瞪圆,目瞪口呆地望着下方。 在那雷海之中,杨开整个人似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体表之处,五彩霞光绽放,五行之力幻灭幻生,形成了一层强而有力的防御,抵挡着雷弧的杀伤,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他两只双手此刻都覆盖了一层细密的鳞甲,两手更变成了龙爪一样的形态。 脸颊上,额头处,连带着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尽是那散发着惊人气息的鳞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