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七十一章 自由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七十一章 自由

杨开并非不知足的人,此刻他已抢得一宝,又助慕容晓晓得到太一神水,自然是该先走为妙。 慕容晓晓闻言,也无异议,立刻将那玉瓶握在手心处,收了羽天环,紧随在杨开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直接窜了那光门之中,消失不见。 而就在两人离去的同时,高台之上,伴随着罗元的一声厉喝,澎湃的源力雷奔疾走,孔奇面色大变之下,惊呼一声:“你……” 话落,他口中喋血,倒飞了出去。 落地之时,满面骇然。 他根本没想到,这个罗元的实力竟强悍如斯境界。同为道源三层境的修为,在比拼源力的最后关头,他竟能直接重创自己。 孔奇也是天之骄子,是七曜商会后起之秀的第一人,可与罗元一比较起来,两人高下立判。 “哼,不自量力!”罗元振开孔奇之后,也没有追过去下杀手的意思,而是一掌拍向那禁制光幕,将其拍碎,轻松收走了那一粒封印了帝尊境强者全力一击的帝绝丹! 随后,他将目光投向那烟雾弥漫之所,低喝声传出,凶悍冲去。 可就在这时,那滚滚烟雾竟自主地朝两旁分开,待到罗元冲至之时,浓雾就如虚幻泡影一般破灭开来,消失殆尽。 原地只有卞雨晴一人,茫然四顾,咬牙切齿! 一道人影鬼魅般闪过,冲向那光门,很快钻了进去,消失不见。 “帝韵呢……”尽管有所猜测,罗元还是沉声冲卞雨晴喝了一声。 卞雨晴一脸委屈道:“我哪知道……我被困在那烟雾之中,什么都看不到……” “废物!”罗元骂了一句。追着那人影就消失在光门之中,不出所料的话,那人影应该就是龚文山无疑了,肯定是夺了帝韵跑了。 “凶我做什么!”卞雨晴委屈坏了。 眨眼之间,这大殿内就只剩下了一脸惨白,嘴角流血的孔奇和满面失落的卞雨晴两人了。 后者瞧了瞧前者。抿嘴一笑,道:“这位小哥……” 孔奇瞧了她一眼,惨然一笑:“别喊的这么亲热,我什么都没得到,在我身上动心思是没用的!” 卞雨晴悻悻地撇嘴道:“一群畜生,气死老娘了。” 一场奇宝争夺,除了最开始退场的蓝熏和萧晨之外,也就只剩下她与孔奇两人什么都没得到了,剩下的人把其他的宝物全部平分。这自然让卞雨晴懊恼不已。 论修为,她不是所有人当中最低的,论实力,她也不觉得自己会垫底,可最终结果却是自己空手而回,在如此机缘面前,她自然有些无法接受。 …… 岁月神殿之外,某处。光芒闪过,杨开与慕容晓晓两人同时现身。 杨开立刻放出神念。查探四周,确定并无危险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其他人并没有出现在附近的迹象,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传送到别的地方去了,不过那光门确实是离开岁月神殿的通道,这一点毫无疑问。 等了一会儿。依然不见其他人的踪迹。 杨开立刻明白,除非同时穿过光门,否则出现的位置应该是不一样的。 他扭头瞧了一眼慕容晓晓,后者正一脸感激地望着他,单是杨开最后关头助她得到太一神水。没有趁机抢夺,就足以让慕容晓晓感激不尽了。 在那种时候,杨开完全可以趁机下手,而且也绝对有机会占据太一神水。 慕容晓晓张了张嘴,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异变陡生。 天空之中,忽然传来一声闷雷般的嗡鸣之声,这声音之大,传遍四野,方圆百里范围的武者,皆是听的清清楚楚。 而伴随着这声音传出的同时,那天空之中悬浮着的岁月神殿,竟是散发出耀眼神光,让人睁不开眼帘。 惊人的威压从那边传递出来,弥漫四极…… 轰隆隆…… 响声不断。 “杨师弟……”慕容晓晓面色凝重地喊了一声。 杨开没有答话,而是眯眼朝那边观察过去,好一会,才叹息道:“这神殿似乎要再次隐匿起来了,下一次出现也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契机,更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正如他所说,在那耀眼光芒散去之后,天空之中的岁月神殿果然不复存在,就如它离奇出现一样,它再一次归寂于虚空之中。 然…… 在神殿原本所处之地,却有一个黑点矗立在那。 “这是……”杨开凝神望去,不由地眼帘一缩。 但见那天空之中,一只异兽凭空出现,此兽浑身燃烧火焰,高大无比,似虎似牛,宛若火焰浇筑而成,额生赤红独角,背生双翅,身批鳞甲,威风凛凛。 它鼻孔之中喷出火焰般的气息,融化虚空,四足所踏之地,火焰燃烧,空间扭曲。 “穷奇!”杨开骇然惊呼。 慕容晓晓也不禁用小手掩住了红唇,美眸剧烈地颤抖起来。 出身青阳神殿,更是宗门内的精英弟子,她自然是听过穷奇这个名字的。 这两个简单的字眼,代表的是穷凶极恶,代表的是无尽的杀戮,代表的是永远的绝望! 即便是在上古之中,圣灵穷奇也是凶名昭著的大凶之兽,无数人杰死于它的烈焰之中,鲜少有强者能在它面前生出反抗之心。 此刻,它只是静静地立于虚空之中,但那残暴凶厉的气息却如致命的毒气一样,让方圆百里内的生灵无法呼吸,浑身颤抖。 百里之内,但凡感受到这股凶狂威压的武者,俱都是身子一沉,宛若一座万仞高山压在了肩膀之上,心中平白地生出死亡即将到来的感觉…… “吼……” 怒吼之声传递出来,穷奇仰天咆哮,声音中蕴藏了极为复杂的情绪,似欢愉,似激动又似感伤茫然。 旋即,它睥睨捭阖,四下一望,如火焰般燃烧的双瞳定格在虚空某处,伸出一爪,划破虚空,一头钻了进去,消失不见。 四季之地外,无名山谷。 此地已灵气不再,萧条无比,唯有半空之中,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光门依然持续存在。 而原本聚集在此地的众多武者,也早在前些日子纷纷涌入了四季之地中,此时还留在这里的,只有少数几位带队的帝尊境强者们了。 星神宫的银星使萧宇阳,青阳神殿的高雪婷,天武圣地的陈文昊,无华殿的封明,七曜商会曾元,紫源商会娄叱…… 这些强者驻留此地,一方面是为了观察四季之地入口的变化,以免发生意外之时无法弥补,一方面也是等候自家精锐弟子返回。 自那些道源境强者们进入四季之地后,这些帝尊境们便各自寻觅位置,打坐休息起来。 对他们这样的强者来说,等待三十三日,并不算什么事,或许只是参悟一下功法的奥秘,或许只是稍稍祭炼一下帝宝,这三十三日便过去了,所以根本没人觉得枯燥。 忽然,萧宇阳似有所感地睁开了眼睛,一双眸子里露出一丝茫然之色,很快,这丝茫然便变为震惊骇然。 下一刻,所有的帝尊境都纷纷长身而起,瞪大了眼睛,朝同一个方向张望。 那里,虚空忽然裂开一道缝隙,缝隙一出现,便直接崩为一道大口子,从那裂口之中,跌宕出一股让在场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的恐怖威压。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只火红色,如火焰般燃烧的异兽徐徐从中迈步走出。 “哈哈哈哈……本大爷,终于自由了!”那异兽悠一出现,便忽然口吐人言,猖狂大笑起来,仿若被关押了无数年一朝脱困的囚犯。 “圣灵……穷奇!”萧宇阳在观察了那异兽片刻后,忍不住失声惊呼,一身源力猛地催动起来。 其他帝尊境们也都是面色一沉,不由分说地,全部朝萧宇阳靠拢过去。 帝尊境强者比任何人都知道穷奇的恐怖之处,他们根本没想到,在这无名的山谷之中,竟会忽然出现一只圣灵,而且是以凶著称的穷奇…… 七曜商会副会长曾元的腿肚子都在打摆,脸色苍白无比。 “哦……”穷奇一双兽瞳朝下方扫了一下,拖长了声音瓮声瓮气地道:“一出来就看到这么多美味可口的大餐啊……” 它说话之时,嘴角边竟是留下了一串晶莹剔透的口水,似是饿了很久的样子。 咕咚…… 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来源并非是穷奇,而是聚集在一处的帝尊境们。 几乎每个人都被穷奇那番话给吓到了。圣灵之言,可不是不自量力,任何一只成熟的圣灵,其实力都不会弱于一位大帝,它若是真想将在场的帝尊境当做食物,只怕没几个能逃过此劫。 关键时刻,还是萧宇阳率先回过神,他连忙一抱拳,沉声喝道:“星神宫银星使萧宇阳,拜见穷奇大人!不知大人……何故会出现此地!” “星神宫?”穷奇闻言,兽瞳中闪过一丝不屑,“什么玩意儿?” 它竟是连南域霸主宗门都没有听说过。 萧宇阳不禁心中一沉,意识到不妙了,这可能只是一只沉睡了无数年月的圣灵,所以才连星神宫都没有听过,让他拿明月大帝的名号来威慑对方的计划都行不通。(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