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八十章 玄霜圣莲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八十章 玄霜圣莲

高山之巅,云起风涌,异象呈现,五彩霞光耀辉半边天空。 太妙宝莲徐徐绽放洁白无瑕的花骨朵,一丝丝独特的韵动传递在这天地之间,奇香弥漫,让人心旷神怡。 杨开盘膝坐在这灵药不远处,心神空灵,闭眸养神,就如守护者一般,寸步不离。 距离此地三百里之外,某处,几道人影一边眺望着高山所在的方向,一边迅速接近过来,那天地异象入目,让所有人都惊讶至极,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这一行数人,似乎分属不同的势力,不过此刻却因为那显目的异象被吸引到了一处。 众人实力也是良莠不齐,从道源一层境到道源三层境都有。 飞行之中,一人忽然扭头朝一旁开口问道:“荆兄,可看出那前方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所问话之人,赫然便是杨开此前在岁月神殿外见过的仁武宗出身的荆力。此人修为虽有道源三层境,但当时在面对无常问话之时表现的很是卑微,不过此刻,俨然已经恢复了该有的自信。 闻言,他沉思片刻,道:“这等天地异象,要么是异宝出世,要么是灵药成熟……从这传递过来的香味判断,大概属于后一种了。” “哦?”那问话之人眼前一亮,欣然道:“荆兄也是这么想的?”他言下之意,自己也是这么推测的,只是想找人证实一下,接着道:“不知荆兄可看出这到底是什么灵药?” “这我哪里晓得。”荆力翻了个白眼,“天生灵药不计其数。能弄出这么大动静的,不管是什么都价值不凡。” “嘿嘿嘿……”旁边忽然又有一人低声笑了起来,舔着嘴唇道:“或许,我等的机缘就要来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心中一震。 荆力沉声道:“机缘临身。那就各凭运气了,届时这份机缘若是被荆某所得,诸位可千万不要眼红啊,哈哈哈哈哈!” 他一声长笑,似乎已经机缘入手的样子…… “呸,就凭你也配有此机缘!”人群中传来唾弃之声。 “周淮兄似乎对在下很有意见啊?”荆力冷幽幽地朝那说话之人的方向看去。一脸挑衅之色。他在面对无常的时候确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毕竟无常凶名在外,可他好歹也是道源三层境级别的强者,哪能没点自己的张狂。 “任谁得了这机缘我都没意见,唯独你不行!”周淮也不甘示弱。这两人之间似乎有什么恩怨,所以彼此互相有些看不顺眼。 荆力神色一沉,正欲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人忽然低喝道:“快看,有人先一步抵达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心头一沉,放眼望去,果然见到那高山之巅处。有一道人影正静静地盘膝坐在原地,而在他背后不远处,一朵洁白的花骨朵。正散发着氤氲的光芒,伴随着奇特的韵动,传递着神奇的奥妙。 咻咻咻…… 众人不敢迟疑,纷纷加快速度,眨眼之间,就来到了太妙宝莲前方不远处。目露贪婪地朝那灵药望去。 荆力忙里偷闲,撇了杨开一眼。暗暗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似是在哪里见过一面。不过待察觉到对方的修为之后,不禁一撇嘴道:“一个道源一层境的垃圾啊……我道是谁呢。” 说完之后,他便不再关注杨开。 其他人大抵也是如此。 察觉到有人先自己一步来到灵药所在之地,他们本还有些慌乱,可一看杨开的修为如此之低,顿时又放下了心。 几人来到此地之后,目光越过杨开,眸露惊奇地打量这太妙宝莲,个个都表情振奋。 虽然不认得这到底是什么灵药,但还未成熟便已生出这等天地异象,其珍贵之处可想而知! “庞海兄,若荆某没记错的话,你还是一位炼丹师吧?”荆力忽然扭头朝人群中一个胖子望去。 那胖子闻言,微微一笑,道:“庞某对炼丹之道确实略有研究,不过丹术低微,仅有虚王级而已,不值一提!” 他虽然这么说着,但脸上却挂着极为自傲的表情,那表情仿佛在说这并非不值一提的事,而是极为骄傲的。 他有自傲的资本。 炼丹师数量稀少,高等级的炼丹师更是不可多见,身份地位尊贵,他一介武者,能在修炼之余将自身的炼丹术提升到虚王级的等阶,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人才了。 一般的炼丹师,都是以炼丹为主,修炼为辅,在提升炼丹术的同时往往失去了修炼的时间,所以炼丹师的修为普遍不高。 不出意外的话,虚王级炼丹师的修为,大多数都是返虚镜,鲜少有虚王境的。 可这个庞海,却是一位道源两层境的强者! 他在武道,丹道两个领域都有所建树,甚至比绝大部分武者,炼丹师都要厉害,自然骄傲的很。 “虚王级……”荆力也是识货之人,闻言一声惊呼,脸上浮现出由衷的钦佩之色,开口道:“庞海兄果然了不起,荆某佩服!”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也都流露出震惊的神情。 庞海显然是对此极为受用的,胖胖的脸颊上堆满了笑容,虚伪地摆手道:“哪里哪里……荆兄严重了,其实若非因为丹道而耽误了修炼,庞某早应该晋升道源三层境了才对!” 话中之意,他在武道方面的资质不比其他人差,只是因为炼丹而分了心。若不是因为这个,他甚至有心能与夏笙无常等人一分高下! “庞海兄,你既是虚王级炼丹师,那可认得这灵药是什么?”荆力话锋一转,开口问道。 其他人也都朝庞海瞩目过去,静待他的解答。 庞海闻言,神色一正,目光朝太妙宝莲望去,沉吟许久,才开口道:“若庞某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 他在此处恶意地顿了一下,将所有人的胃口都吊了起来。 杨开也好奇地睁开了眼睛,想听听这位同行的高见。 只见庞海神色笃定地道:“玄霜圣莲!” “噗……”杨开一时没忍住,差点笑出声来。 庞海立刻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反倒是荆力等人听的眼前一亮,低喝道:“这竟是玄霜圣莲?那传闻清识海,净魂念,大幅度提升神识之力的玄霜圣莲?” 荆力显然也是听说过玄霜圣莲的大名的,此刻双眸都闪烁起熠熠神光。 其他人的反应大抵如此,就差没将贪婪二字写在额头上了。 “没错了!”庞海重重颔首,“这绝对就是玄霜圣莲无疑!” “我信得过庞海兄!”荆力吞咽着口水。 “我倒不是信不过庞海兄,只是看这小子的神态,似乎是知道些什么啊……”周淮若有所思地望着杨开,“而且他还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不妨问问他怎样?” 他虽然这么说着,但也没有征询其他人的意思,而是直接开口冲杨开喝道:“你这小子,周某问你个事,你若是知道的话就乖乖回答,否则……哼哼!” 他一脸威胁的表情,恶意满满。 “恩,你问。”杨开无所谓地冲他点点头。 “你在这里多久了?”周淮问道。 “约莫一个时辰吧。”杨开答道。 “如此说来,这天地异象一个时辰前就有了?”周淮脸色一变,警惕地打量了下四周,狐疑地自语道:“那怎么没有旁人来此?” 他虽然感到奇怪,但也没有继续深究,只以为别人距离这里太远,没有发现这异象或者正在赶来的路上,他接着问道:“适才庞海兄说这是玄霜圣莲,你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难不成……你知道这是什么灵药?” “我不知道!”杨开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不知道还摆出那副表情,真是可笑!”庞海冷哼一声,讥讽道。 杨开摇头晃脑地道:“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玄霜圣莲!” 言至此处,杨开表情忽然一肃,一本正经地娓娓道来:“玄霜圣莲,生于极寒之地,花开七瓣,根深茎长,味幽香迷人,与眼前这灵药都不相符,最重要的是……”他的语气忽然低沉起来,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道:“玄霜圣莲绽放之时,方圆百里无人可以靠近,那香味足以让影响帝尊境强者的神念,让其产生无法自拔的幻觉,深陷其中,永远沉沦,若无人解救,只怕要精尽人亡!” 他一摊手,道:“诸位此刻根本没有被影响,也没有产生什么幻觉,这怎么可能是玄霜圣莲?” 一番话,听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庞海更是面红耳赤…… 他其实也没认出来这到底是什么灵药,只不过觉得其他人也不认得,随口说出了玄霜圣莲四个字而已,反正无人可以证实,反而还可以为自己取的先机。 因为如此一来,他就可以编撰一些对自己有利的措辞了,好方便接下来的行动。 却不想眨眨眼的功夫,就被杨开给拆穿,而且……对方言之凿凿,让他根本辩无可辨,一时间不禁有些恼羞成怒! “这位朋友……说的好有道理!”周淮眼前一亮,扭头望着庞海道:“庞海兄,你怎么看!” 我看你全家祖宗十八代啊……庞海心中破口大骂起来。(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