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八十五章 碰不得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八十五章 碰不得

“哈哈哈,白痴,你就跟在老子屁股后面吃灰吧,就凭你这垃圾本事,一辈子也别想追到我!”又一人的声音传来,嚣张至极,一副根本没把无常放在眼中的样子,不但如此,他竟还自称老子,不断地讥讽嘲笑无常。 一群人都惊了,目瞪口呆地扭头朝那个方向望去,只见天际边,两道流光一前一后地追赶而来,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近前。 “龚文山!”杨开一眼就瞧出在前面逃跑的那家伙正是那阵法大师龚文山。 一瞬间,心中对眼前的一幕便有了个大概的猜想。 在岁月神殿前,龚文山就与无常结仇了…… 因为龚文山破解了那入口的禁制之后,竟控制禁制阻止了无常的进入,坏了他的机缘。 而无常当时也是果断至极,自觉无法进入岁月神殿,便直接离去了。 只是……不知道他是一直潜伏在两季山中等待龚文山出来,还是后来无意中碰到的,反正以先前的事情来看,无常自然是不会放过龚文山的,两人显然是恩怨已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强如无常,也拿龚文山没办法,一直追赶他到了此地。 就在杨开心中杂念交错之间,那龚文山已经越过了众人的头顶,落⌒,ww?,旋即他神情一肃,伸手从空间戒里取出几块玉牌模样的存在,口中念念有词,一催源力,那玉牌便悠然化作一道道流光,激射四方,继而隐没不见。 与此同时,龚文山所处之地。似乎一下变得有些非同一般了,每个人都从那里感受到了一股威胁的气息。 “阵牌!”人群中,有人喊出声来。 虽然不知道龚文山刚才到底动用的是什么阵法的阵牌,但他眉头都不眨一下,直接就祭出了三四枚之多,显然是资本雄厚。该说不愧是阵法世家出身的弟子,旁人想要一件而不可得的东西,到了他手上却是多的用不完。 祭出阵牌之后,龚文山便没有动静了,只是站在原地大口地喘着气,还从空间戒里掏出了几枚丹药吞服。 看他这样子,大概也是被无常追逐了不少日子,消耗巨大,而他竟就打算在此。借助阵牌的防护,稍稍恢复一下…… 轰…… 无常紧随而至,直接落在了龚文山前方十几丈处,目光喷火地望着前方,一身源力几欲要有暴走的迹象,浑身上下充斥着无与伦比的暴戾之气,让人不敢靠近分毫。 修为稍低的武者,在感受到这股狂暴的气息之时。更是心惊胆战,面色发白。 “你出来!”无常虽然暴怒。但也不是傻子,人家当着他的面祭出那么多阵牌,并且安然立于原地,显然是对那阵牌有十足的信心,所以他根本不敢贸然冲过去,只能隔着一段距离喊话。 “你进来!”龚文山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说话之时还冲无常招了招手,一副老鸨招揽客人的架势。 “有种你就给我出来!”无常大喝。 “有种你进来!”龚文山应道。 “你出来!” “你进来!” 众人:…… “哇啊啊啊……”无常几乎气疯了,忍不住大吼了起来。 仇人就在眼前,他却偏偏拿之没有办法,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强势如他,如何能忍受得了这等屈辱? 伴随着吼声,一红一白,两道光柱忽然自他躯体内冲天而起,就如两条蛟龙一般,互相缠绕,破开云霄,旋即又旋转而下,似陨石坠落般,朝龚文山所在之地轰去。 他显然已经失了与龚文山打嘴仗的耐心,一时激愤,愤而出手。 龚文山见此,倒是神色不变,反而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单手一掐诀,他的身侧三丈外,竟一下出现一个凝实厚重的光幕。 轰隆隆…… 那红白两色能量冲击下来,正中光幕之上,只见那光幕猛地往内一凹,不过很快又反弹了回去,不但如此,它还将无常的狂暴攻击给反弹了出去,霎时间,凶猛的能量四散游走。 “龚文山你这杂碎!” “我干你娘了!” “有毛病吧你!” 一群围观的武者纷纷大呼小叫起来,眼看那凶悍的能量朝自己所在之地袭来,纷纷破口大骂着躲闪避让。他们不敢骂无常,却毫不客气地把龚文山骂了个狗血淋头。 与此同时,杨开也是脸色一冷,顾不得疗伤,猛地长身而起,伸手朝前方探去。 一瞬间,那前方的虚空中,出现了一个漆黑的黑洞,混沌虚无,犹如猛兽张开的大口,将逸散而来的能量吞噬殆尽。 “龚兄,注意点啊!”杨开冷着脸瞧向龚文山。 刚才他若是不出手的话,那些被反弹过来的能量势必要打到太妙宝莲身上,届时这一株天才地宝肯定会被毁掉的。 他不知道龚文山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但这一做法显然让杨开很不快。 “尔等敢阻我!”蓦然,无常爆喝一声,目光森冷地扭头望向四方,最终定格在杨开身上,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杨开眉头一皱,道:“无常兄发哪门子疯?刚才的事情你看不见么?” 他也不知道无常忽然这是要闹哪样,可能是因为拿龚文山没办法,所以便借机冲旁人发难,想要找回点颜面,又或者只是纯粹地想出口恶气什么的…… 反正在众人纷纷抵挡住被反弹过来的能量攻击之后,无常便神色不对了。 “我不管,谁敢抵挡,我要谁的命!”无常霸道地回道,“不想受伤的话,就滚远点!” 此言一出,还真有人胆战心惊地往后退出不少距离。 “哈……无常!”夏笙忽然咧嘴一笑,讥讽地望着他道:“你若是想要这灵药的话,直接说出来就是了,何必演的这么累呢,你以为,你那么说,其他人就会离开,好让你近水楼台?” 听闻此言,杨开脸色一沉,再仔细观察一下无常,赫然发现这家伙脸上虽然全是暴怒之意,但眼神却是极为平静…… 搞不好,还真如夏笙所说,他之所以忽然这么蛮不讲理,只是在欲擒故纵,打那太妙宝莲的主意! 这家伙,好深的心机啊! 只怕他在来到此地之时,便已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太妙宝莲上,毕竟报仇随时都可以,可眼前就有这么一株看着极为珍贵的灵药,任谁也不想错过的。 无常暴怒的神情一瞬间就变得冷静了下来,淡淡地瞥了夏笙一眼,道:“你以为自己很聪明?” 夏笙嗤笑一声:“总比有人装疯卖傻的好!” “哼,既然被你点破,那我也无需再费什么力气了,这灵药,我要了!”说话间,无常便身形一晃,欲要朝太妙宝莲冲去。 可就在这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忽然响起:“无常兄且慢,那灵药碰不得!” 听到声音之后,无常竟然直接顿在了原地,不再有所异动,而紧提起源力的杨开,也暗暗松了口气,他已经准备好与无常大战一番了,只不过那是没办法的办法,可现在来人一句话就让无常暂时安稳下来,倒是他喜闻乐见的。 无常此人,桀骜不驯,基本上没人能让他乖乖听话,在整个四季之地中,若说他还需要卖点面子给谁,那就唯有一个人了明月大帝的掌上明珠,蓝熏公主! 所以蓝熏此言一出,无常便按兵不动,扭头朝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沉声道:“公主殿下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言下之意,若是解释不能让他满意的话,公主他也不卖面子了。 “哼,敢这么跟公主说话,你找死!” 蓝熏出现的地方,萧晨必定如影相随,此时自然也不例外。 伴随着低喝声,一男一女从天而降,女子明眸皓齿,容颜绝色,男子器宇轩昂,仪表不凡,不是星神宫的两人又是谁? 蓝熏璀璨如皎月,不提她本身的身份地位,单是她的容貌就足以让男子为之疯狂,所以她所到之处,想来都是人群瞩目的焦点。 此刻也是一样,无数武者目光投来,闪烁着赞叹惊艳的表情。 蓝熏似乎对此慕早已习以为常,并无丝毫拘束,反倒是萧晨,瞪着一双眼睛扭头四望,用压迫性的气势让那些武者纷纷收回目光…… “无常兄想要解释,那自然是可以的。”蓝熏先是瞧了一下太妙宝莲,又转头看向无常。 “说!”无常冷着脸道。 蓝熏不以为意,抿嘴一笑,道:“在此诸位,可有认得这灵药的高人?” 夏笙一耸肩膀,道:“不认得。” 大多数人也都纷纷摇头,给足了蓝熏面子。 正在疗伤调息的庄不凡忽然开口道:“庄某心中有所猜测,但不敢肯定,不过公主殿下既然这么说了,那定然是对这灵药有所了解,庄某就不班门弄斧了,还望公主殿下能解答一二!” “是啊是啊,公主殿下你知道的话就告诉我们吧。” “公主殿下学识渊博,真是让人佩服佩服!” “难得殿下容貌如花,心性温和,脾性不骄不躁,真是我南域之福啊!” 蓝熏还没揭晓答案,便有一连串马屁滚滚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