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零二章 七枚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零二章 七枚

青阳神殿,主峰万圣峰之上,楼船徐徐落下,卷起滔天风浪。 下方,早已得到消息的殿主温紫衫,副殿主裘染,长老陈倩等人皆都肃容等候。 还不等楼船降落,数道帝尊境的神念便已在楼船之上扫过,顷刻间,众位强者心中对此行弟子的损失便有了个明确的了解。 虽然损失了几位精锐弟子,但好在被寄予厚望的几人都已安然归来,所以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呼了一口气,凝重的表情变得稍稍轻松一些。 片刻后,楼船落地。 众弟子从上方跃下,高雪婷手掐法决,将那楼船收起。 “哈哈哈,小雪婷,这么多天没见,可想死我了,来,让叔叔抱抱先!”温紫衫一边大笑着,一边敞开臂膀就朝高雪婷大步迈了过去。 蹭…… 剑气吟,杀意现。 温紫衫一头冷汗地驻足在高雪婷面前三尺处,此刻,一柄樱花长剑正抵在他的颈脖处,高雪婷面若冰霜,手持利剑,冷冷地望着他道:“再敢靠前一步,弄死你!” 温紫衫动也不敢动了…… “哎。”裘染伸手扶着额头,一脸无奈地长叹:“殿主,请自重啊!” “开个玩笑……∷长∷风∷文∷学,ww→∷x.”温紫衫讪笑一声,身形往后一纵,便飘回了之前的位置,面上神色一转,肃容道:“那么……本殿主在此恭喜诸位安然返回,诸位皆是神殿未来的中流砥柱,未来的栋梁之才,这一趟历练,诸位辛苦了。” 众弟子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望着他。高雪婷也慢慢地收起利剑。 “尔等功绩,本殿主会记在心中的,几位同门之死也并非毫无意义。现在……你们中得了多余星印的人,随本殿主来,其他人就各自散了休息吧。” “是!”一声令下,众人轰然应诺。 十几个人眨眼之间。就走的只剩下四五个了。 杨开扭头瞧了一眼,发现留下来的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萧白衣,慕容晓晓,和另外一个道源两层境却叫不出名字的青年武者。 这武者虽然也是青阳神殿的弟子,也进了四季之地,但一路来回杨开并没有与之多做交流,所以并不了解他。 不过看这人的气质神态,应该不是难相处之人。 “夏笙那小子呢?”片刻后。温紫衫狐疑地看了看高雪婷,他竟没在此地看到夏笙的身影,当即脸色微变,还以为夏笙在四季之地出了什么意外。 就连裘染也是这么想的,面色不禁一白,道:“高长老,难道夏笙他……” 高雪婷淡淡道:“没有,这不是来了么!” 说话之间。便有一道身影从极远的位置飞驰而来,一边飞还一边高声呼喊:“等等我啊……” 片刻后。夏笙落到众人面前,一脸哀怨地瞧着高雪婷,可怜兮兮地道:“高长老,下次动手之前知会弟子一声啊……弟子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小子搞什么东西!”温紫衫一伸手,隔空用劲气敲了夏笙一下,打的他脖子一缩。 “殿主你做什么呢!”夏笙捂着脑袋。委屈坏了。 温紫衫冷哼道:“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惹高长老生气了,本殿主还不能教训你一下?” 夏笙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言以对的神情…… “行了,既然来了,那你们几个就随本殿主来吧。”说着话。温紫衫还瞧了杨开一眼,道:“你也来!” 少顷,万圣峰大殿之中,青阳神殿诸多高层依次落座,几个弟子和杨开则站在中央处。 正上方处,温紫衫笑眯眯地望着下方,开口道:“高长老,此次四季之地之行,由你带队,那么详细的情况你应该很了解了,那么就请你说说,这几人都弄到了几枚星印?” 高雪婷闻言,平静道:“虽然我也没有与其他宗门比较过,但从这几位弟子获得的星印数量上来看,此番收获应该算是很不错的。” 说到这里,她俏脸转过去道:“夏笙得了四枚星印,萧白衣得了两枚,慕容晓晓两枚,沈牧矶两枚……” 听她这么一说,杨开这才知道那个道源两层境的青年名叫沈牧矶。 她顿了一下,道:“另外还有三个弟子各得了一枚,并不在此地。” 温紫衫微微颔首,表示了解。 因为在出发之前,青阳神殿就表示过,但凡在四季之地内得到星印的弟子,都可以得到进入碎星海的资格,所以那三个只得了一枚星印的弟子,便将星印自己留下来了,并不需要来此上缴。 而来到此地的,都是得到多余星印的人。 “这小子呢!”温紫衫将目光转向杨开。 “他……”高雪婷的神情变得稍稍有些复杂起来,沉吟了一会儿才轻启朱唇道:“七枚!” “什么?” “我没听错?” “有这么多?” 绕是在座的都是帝尊境强者,心性修为极为不凡,可是当听到杨开一人得了七枚星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吃惊连连,个个都目露惊奇地朝他望去,上下审视,似乎是要重新打量他一样。 毕竟神殿大弟子夏笙也才堪堪得了四枚而已,而且还是以道源三层境的强大修为为底蕴,可杨开不过只有一层境,从哪得到的七枚? 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吧?每个人心中都是这么想的,暗暗觉得杨开此行应该运气逆天,要不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得到这么多星印的。 众目睽睽之下,杨开安然若素。 七枚星印确实是他在四季之地中的所有收获了。 那第一枚是在两季山中得到的菱形星印,当时一只妖兽被无常等人追逐,慌不择路跑到杨开面前,被他一招击毙捡了个便宜。 后来杨开便一直没有机会得到星印了。 直到守护太妙宝莲,击杀了两个武者,才再次得到两枚。 最后关头,又与无常达成交易,从他手上得了四枚。 能得到这么多,运气固然是一部分,但实力也是必须的保障。 从某种角度来看,星印其实并不好获得,因为数量不多。杨开若不是杀了两个武者,若不是与无常做了笔交易,也不至于有此收获,或许到四季之地出口关闭,他也只能得到那最开始的一枚。 “其中有些缘由,稍后与你们解释,但是他确实一人独得七枚星印!”高雪婷开口道,她口中所说的缘由,自然是关于太妙丹一事。 温紫衫微微颔首,嗯了一声,笑逐颜开道:“好好好,如此一来,待到碎星海开启,我神殿便有十九人可以进入,真是大快人心啊。” 若说四季之地内的历练只是小打小闹的话,那碎星海便是验证各自武道天道的地方了。那种地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入的。 首先必须要星印这个凭证,其次必须要有通过碎星海入口的实力,两者缺一不可。 换句话说,即便有星印,没有实力之人依然无法进入其中。 青阳神殿这十九个名额,也不知道最终能进去多少。 不过这个数量,确实已经超越了很多宗门和势力。 温紫衫自然欣喜不已。 “此乃我神殿大兴之兆!”裘染用一副神棍般的口气念叨了一声,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摸着自己雪白的胡须,老怀大慰。 “事不宜迟,小倩,把他们多余的星印收过来吧。”温紫衫说话之间,朝陈倩投了个眼神。 陈倩会意,款款起身,一伸手,小手上便出现了一个香炉模样的秘宝,那秘宝也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档次看着不低,一个个符印在香炉表面若隐若现,显得极为神妙。 她漫步来到众人面前,站在那个叫沈牧矶的弟子面前,柔声道:“放松便是!” “是!”沈牧矶应了一声,深吸一口气,整个人的表情立刻安宁下来。 陈倩见他准备妥当,立刻单手拖着那香炉,另一手掐起印决,在沈牧矶身上连点几下。 伴随着一声闷哼,沈牧矶不迭地倒退几步,面色微微有些苍白,好像元气大伤的样子。 不过与此同时,却有一道流光忽然从他体内激射而出。 陈倩眼疾手快,伸手冲那流光一招,立刻便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那流光束缚,拖拽进了香炉内。 杨开看的惊奇连连。 当时在四季之地中,他与无常做交易的时候,是无常使用秘术将自身多余的星印逼出来的,由杨开获取,但是现在看来,除了这个法子之外,还可以强行剥离。 这么一想,杨开觉得自己日后行走星界要小心一些了,否则碰到一些别有企图之人,说不定会打他星印的主意,到时候又要惹一身麻烦。 接下来,陈倩如法炮制,将夏笙,慕容晓晓和萧白衣多余的星印一一剥离了出来。 杨开看的清楚,这几人无论实力高低,一旦被剥离了星印之后,似乎都有些损伤,就连夏笙都不禁身躯一晃,面色微微一白。 看这样子,这种强行剥离的方法,应该是有些弊端的。 不多时,陈倩便来到了杨开面前。 这位陈长老的个子并不高,身材很是娇小,站在杨开面前,甚至矮了他一个脑袋。 她抬头注视着杨开,淡淡道:“你准备好的话,我就要动手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