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二十五章 被擒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二十五章 被擒

那神鹿所幻化的女子望着杨开,轻启朱唇道:“少主,该回家了。” 杨开纹丝不动,也没答话,他知道对方并非在跟自己说话。 背后紫狸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探出一个小脑袋,耷在杨开的肩膀上,瞧着女子。 女子抿嘴一笑,道:“别怕,大人这次虽然很生气,但他说了,只要少主你能乖乖地跟我们回去,他便绕了你,也不会有什么责罚的。” 紫狸张口,咿咿呀呀地叫了几声,意义不明,反正杨开是没听懂。 “还敢讨价还价?”猿飞闻言,却是把眼睛一瞪,说话之时,已经撸起袖子,一副准备大干特干的架势,口中道:“白露你这次别拦着我,我非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说着话,竟真有要冲过来的爆捶紫狸一顿的架势。 紫狸吓得连忙把脑袋给缩了回去,两只爪子抓着杨开的后背,瑟瑟发抖。 到了此时,杨开已经彻底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自己无意中遇到的那紫狸,显然是大有来头的,因为为了寻找它,竟是有两位帝尊境级别的妖兽出动,而从这两妖兽对紫狸的称呼来看,小紫狸似乎是这天妖山中一位霸主的后嗣。 这位霸主……极有可能是天妖山之主! 杨开心中震动至极。 那边,白露和猿飞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配合的娴熟至极,显然已不是第一次干这事。早已将紫狸的小胆给吓破。 眼见猿飞真的要冲过去了,白露连忙道:“少主快到我这里来,姐姐保护你!” 话音才落,杨开便感觉背后一松。 紫狸已化为一道紫光,冲进了白露的怀抱之中。直接缩在她的双臂间,探出一个小脑袋,警觉地盯着猿飞。 “这就中计了啊……”杨开一脸无语的神情。 而那猿飞也适时地停下步伐,恶狠狠地瞪着紫狸,放狠话道:“别让老子逮到你,否则非拔了你的皮!” 这话一出。紫狸哪还敢离开白露的怀抱,直把身子缩的更紧了,还调皮地冲猿飞吐了吐舌头。 “这已是第十一次了!”白露一脸无奈地望着紫狸,口上道:“少主啊,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外面有很多危险的……” 言至此处,她有意无意地瞥了杨开一眼,继续道:“大人也说了,等你稍微再长大一点,会让你出去的,你就再等等。” 温暖怀抱,美人柔言,小紫狸自然是把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一副温顺听话的模样。 “回去之后要跟大人道个歉,否则谁也救不了你!”白露又道。 紫狸自然是对她言听计从。 两大帝尊境级别的妖兽这才互相对视一眼,眼神交汇之间。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了,少主之事已经处理,那么……”猿飞说着话,森冷的目光朝杨开望去,爆喝道:“小子,是谁给你的胆子。来到这天妖山深处的!” 杨开神色一凛,连忙抱拳道:“回前辈。小子是被人追杀,走投无路之下。才不得以深入此地,若有冒犯,还望前辈……” “少来!”猿飞却根本没有要听杨开解释的意思,把手一挥,怒喝道:“看来你们人类是已经忘记多年以前的天妖之约了!” “天妖之约?”杨开眉头一皱。 他不过是来神游世界历练的,并非土生土长的武者,哪里知道什么天妖之约?在此之前,他连听都没听过。 “你们果然忘记了!”猿飞见此,神色骤冷,变得极为愤怒,道:“人类果然都是难以取信的家伙,那么就由本座送你上路好了!” 话落,他体内力量一催,帝威之力瞬间弥漫开来。 他的帝威与班青截然不同,后者阴柔连绵,而前者却是刚猛霸道,给杨开一种避无可避,挡无可挡的感觉,仿佛在这帝威之下,自己要被碾成齑粉一样。 “吱吱……”就在这时,躲在白露怀抱中的紫狸忽然焦急地大叫起来,两只小爪子还冲猿飞一阵连比带画,神情焦急。 “嗯?”猿飞闻言,动作不由一顿,面上的怒意收敛不少,上下打量起杨开来,狐疑道:“你救了少主一命?” 杨开顿时明白,紫狸大概是跟他了先前遭遇的事情了,没有犹豫,颔首道:“机缘巧合。” 猿飞不禁皱起了眉,露出一副难办的样子。 按他的想法,敢深入到此地的人类,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完全没有道理可讲,因为是人类破坏了天妖之约在先。 可是面前这个人类竟然还救了少主一命,这就让他为难了。 不杀吧,违背自己的意愿,杀了吧,又要置少主于不义的境地,回头万一叫大人知道了,肯定会被责骂的。 他顿时有些抓耳挠腮起来,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白露。 白露也是黛眉微皱,沉吟片刻后道:“救少主,自是大功一件,但是……小辈,我见你体内有诸多妖兽本源的痕迹,这一路行来,你也杀了不少妖兽吧?” 杨开心中一惊,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看出来的,但这个时候说谎显然是没好处的,只能颔首道:“是!” “你所杀之妖兽,乃我天妖山之子民,乃对我天妖山之大不敬,罪责难逃!” “那我杀了他!”猿飞顷刻间杀机腾腾起来。 白露一挥手,阻止了他的意图,道:“有功,有过,功过相抵……如何处置,让大人决定吧!” “也好!”猿飞闻言颔首。 说着话,他不由分说地冲杨开一伸手,猛地一吸。 杨开立刻便感觉到一股大力从前方传来,他心思急转之下。并没有运功抵挡,而是乖乖地束手就擒,任由猿飞将他抓住。 现在这情况,与这两个帝尊境闹翻的话,绝对是弊大于利。且不说杨开有没有能力在这两人眼皮子底下逃走,就算逃了,又能去往何方? 而从先前那叫白露的女子的言行举止来看,对方也并非不讲道理的,凭借他救了紫狸一命这个优势,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 大不了。就被关押在天妖山内,只要等时限一过,自然就能返回外界了。 被抓之时,杨开还不忘开口道:“小子有一事,要禀告两位大人!” “有屁快放!”猿飞冷喝道。 “据小子所知。天妖山内似乎来了一个叫周典的家伙,带着许多强者,入山搜索……” “周典?”猿飞和白露霎时间脸色大变,失声惊呼,似乎这个人名对他们来说也是极为可怖的存在。 那猿飞更是将杨开提到自己面前,瞪着他问道:“你确定周典来了?” “我倒是没有见到此人,只是……我碰到了一个叫班青的家伙,周典之事。我是从他那听说的。” “你遇见班青那杂种了?”猿飞瞪大了双眸。 白露沉声道:“若班青已来,那周典必在,另外三人只怕也一并来了……他们要找什么?” 最后一句话却是冲杨开问的。 “似乎是找什么祸星。小子也不太明白。”杨开实话实说。 “祸星?”白露黛眉一皱。 猿飞却惊愕地望着杨开道:“你既遇见了班青,又如何能够生还?” “小子对逃跑……比较在行!”杨开讪讪一笑。 猿飞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也不知道信没信,而另一边,白露怀中的紫狸却是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用一副揶揄的眼神望着杨开。不过却没有揭穿他的意思。 “且不说你说的是真是假,此事必须得赶紧回禀大人。猿飞。带上他赶紧走!”白露招呼一声,便立刻调转身子。朝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猿飞提着杨开紧随其后。 “这位前辈……小子可以自己走。”杨开被猿飞这么提着,一阵不自在,连忙提议道。 猿飞瞧了他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手一松,就将他给放开了。 杨开也没有要逃跑的想法,而是催动力量,缀在两人身后。 这两位强者似乎也是有意要试探一下杨开是否真的对“逃跑”比较在行,所以速度越来越快,根本没有迁就他。 而杨开也是卯力追赶,竟没被落下太多,这不禁让两人有些啧啧称奇。 …… 天妖山,某处,周典依然骑乘在九应夔龙兽之上,威风凛凛,目光深邃地凝视着天妖山某个方向,身上一股浓浓的战意跌宕,几乎凝为实质。 而在他四周,有四五位强者散在附近。 这几位强者围聚成一个圆形空地,那空地之中,不少人神色难看地坐在地上。 这些坐在地上的人虽然没有被束缚行动,但体内的能量波动却是压抑到了极致,并且每个人身上都有一道禁制封印的痕迹,封住了他们的能力。 他们全都是在天妖山中历练的武者,此番被周典的手下悉数擒获。 萧白衣,慕容晓晓,沈牧矶三人赫然便在其中。 三人也没敢交流什么,只是眼神飘忽触碰,传递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讯息。 说起来也是无辜,众人这次只是进入神游世界历练的,哪里晓得竟是碰到了这种事,自大家分道扬镳之后,三人也一直在天妖山内猎杀落单的妖兽,吸取神魂本源,壮大己身。 可几位帝尊境级别的强者却是忽然从天而降,不由分说将他们擒住了,然后带到此地,下达禁制。(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