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四十二章 炼化奴虫镯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四十二章 炼化奴虫镯

“噬魂虫的事,晚辈自有分寸。@”杨开正色道。 “如此便好。”温紫衫瞧着他,道:“看你也不像是会胡来的人,若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跟本座说。” “多谢温殿主。” 接下来的两个时辰,温紫衫又详细地询问了一下在神游镜世界中诸多事情的细节,杨开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并没有太多的隐瞒。 两个时辰后,杨开才从大殿内走出。 高雪婷似乎一直站在外面,见他出来了之后瞧了他一眼,淡淡道:“殿主传音说,你需要一间密室?” 杨开颔首道:“是的。” 从温紫衫那里出来之前,杨开确实跟他提过这个要求,因为他要去炼化奴虫镯,所以必须得要一间安全的密室才行。 这等小事温紫衫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直言让他出来找高雪婷便可。 “随我来吧。”高雪婷说着,转身便飞了出去。 杨开紧随其后。 半个时辰后,一座不高不矮的山峰之上,高雪婷落了下来,此峰在整个青阳山脉内并不算雄威奇骏,看起来普普通通,只不过这山峰显然是被什么阵法加持了,所以天地灵气要比别的地方高出一些。 而峰间并无建筑的痕迹,隐约可见峰中大片大片的紫竹,紫意盎然,环境也是极为优雅。 高雪婷直接领着杨开来到半山腰处的一个洞府前方,双手结印将那禁制开启,道:“这紫竹峰是我居住的地方,我平日里在上面的一个洞府居住,你若是有什么事的话,直管开口呼唤。我片刻既能赶来。” 听她这么一说,杨开顿感有些受宠若惊,抱拳道:“多谢高长老。” 他本来只是想找温紫衫随意要一个安静安全点的密室,却不想高雪婷将他带到了自己居住的紫竹峰上,而且还安排在比邻的洞府之中。 这显然有要照顾他的意思。 高雪婷淡淡颔首,抛给杨开一块禁制令牌。道:“自己进去吧。” 杨开接过令牌,神念扫了一番,再次道谢之后才窜进那洞府之中。 转头四望,洞府不大不小,有好几间密室可以使用,虽然许久没人有居住过,但却整洁如新,想来这洞府应该是高雪婷以前住的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又换了一个。 附近便有高雪婷这等强者坐镇。杨开自然是安心无比,如此一来他在炼化奴虫镯的时候也不需要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时间紧迫,杨开也没敢耽搁,他先是熟悉了一下那禁制令牌,然后将整个洞府的禁制全部开启,这才来到一间密室之中盘膝坐下,调整心神。 炼化帝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因为帝宝与一般的秘宝不同,每一件帝宝中都饱含了帝意和帝韵。炼化之时若是修为不够的话,极有可能会被帝宝反噬。 所以修为不足的武者在炼化帝宝之时。都务必会让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程度。 悠悠三日之后,杨开感觉自己的精气神已然达到了一个巅峰状态,这才微微地吸了一口气,从玄界珠的某一个角落里将遗忘已久的奴虫镯取出来。 自从他得到这奴虫镯以来,就没有好好研究过,也从来没有想过去炼化。 只是在两次遇险的时候。这玩意曾经发挥过奇效罢了。 一次是当年与雪月在那失落之地中遭遇了一群奇异的蝴蝶,奴虫镯将之惊退,另外一次是在碧羽宗的冰谷之下遭遇了妖虫母体,当时若非有奴虫镯威慑了妖虫母体,杨开肯定无法将之收服。 两次奇效都救了杨开的性命。奴虫镯居功至伟。 如今他的修为虽然只有道源一层境,可神识却勉强触碰到了帝境,炼化这奴虫镯应该不成问题。 这般想着,他已将那巴掌大小,如手镯模样的帝宝放在手心处,双掌合十,将其覆盖,神念与源力同时催动,朝内灌入。 毫无反应,奴虫镯就如一块木头一样,并不接纳他的任何力量。 杨开也不急,这只是在意料之中而已。 他徐徐地释放力量,不断地冲击着奴虫镯,欲要在这件帝宝之上打开一道缺口,刻上自己的烙印。 …… 万圣峰,几十里之下,有一个黑漆漆的地下密室,此时,这密室之中,尤婆婆状若癫狂,虽被无形力量禁锢一身修为,却依然破口大骂不断。 “温紫衫你这个小畜生,小混蛋,你不得好死,老身就算化为厉鬼也绝不轻饶了你!” 她似乎已经骂了好一阵功夫了,连那声音都嘶哑至极,让她本来难听的声音变得更加难听了。 一人的声音蓦然在这漆黑的空间之中响起。 “婆婆,你骂来骂去的始终这几句,好没新意啊,听的我耳朵都起茧了。” 尤婆婆的骂声陡然停滞了一瞬,不过很快,她便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温紫衫!” “呵呵!”温殿主微微一笑,伸手打了个响指,这空间之中忽然多了一些光明,昏暗的光明印照之中,尤婆婆披头散发,状若恶鬼,看起来极为骇人。 温紫衫却是视若未睹,而是亲和地望着尤婆婆道:“婆婆,骂累了,歇歇可好?我给你带了点吃的,润润喉咙!” 说话间,他竟真的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一盘美味可口,清香扑鼻的灵果来,手腕微微一用力,那一盘灵果便飞到了尤婆婆面前。 后者恶狠狠地瞪着他,那双眸之中都充满了血丝和无尽的仇恨。 许是真的需要润润喉咙,尤婆婆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便伸手端起那灵果,大口地吃了起来。 不过在吃的过程中,那一双恶毒的双眼却一直没离开温紫衫,口中也咀嚼的吧唧吧唧响,看那架势,她吃的似乎不是灵果,而是温紫衫的血肉一样。 前后不过一刻钟功夫,一盘灵果便已被尤婆婆吃了个干净。 “小混蛋竟没在果子中下毒?”尤婆婆擦了擦嘴角,一脸讥讽地望着温紫衫道。 温殿主一脸受伤的表情,冤屈道:“婆婆你我认识也有几百年了,怎还这般恶意揣测我?” “哼!正是认识了几百年,老身才能看透你的心肝脾肺肾!”尤婆婆冷声着道。 温紫衫苦笑一声:“看样子,婆婆你对我还是有很大的芥蒂啊。” “芥蒂?”尤婆婆冷笑不迭,“你说的太简单了,老身对你何止有芥蒂?简直恨不得饮你的血,吃你的肉,啃你的骨!” “看出来了。”温紫衫一脸无奈,“别说的这么渗人……” 尤婆婆忽然话锋一转,讥讽道:“那杨小子如今怎样?” 温紫衫一脸惊奇地望着她,道:“婆婆你如今自己都自身难保,居然还有心思去关心他人?我倒是没瞧出来你有这般好心啊。” “明知故问!”尤婆婆的声音提高了不少,“那小子怕是已经被你杀了吧?” “我杀他作甚。”温紫衫撇嘴道。 “自然是为了温神莲!”尤婆婆道,“你若是能得到温神莲……” “得了温神莲又如何?”这下,温紫衫没等她说完,便直接打断了她,道:“我已是帝尊三层境,再往上,便是大帝,你以为那种境界,只靠温神莲便可以了?还是说,你觉得我应该抢了他的温神莲,去做与你一样的事情。” 尤婆婆冷冷地注视着温紫衫,道:“看样子你与杨小子详细谈过了,也知道老身要温神莲做什么。” 温紫衫颔首,直言不讳道:“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不得不说,婆婆你这个想法很不错,温神莲乃天地至宝,确实足以承载那神游镜之镜魂,你若以之为桥梁,还真的大有可能炼化那一方世界!” “哼!” “可是婆婆……”温紫衫的神色忽然严肃下来,语重心长地道:“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得了温神莲,镜魂若是不回应你,你如何炼化?” “镜魂如何不会回应我?”尤婆婆尖叫起来,“老身镇守神游镜两千年,对它的了解比你们任何人都要多,只要让老身得到温神莲,老身便有十足的把握将镜魂融合其中。” “你确定?”温紫衫大有深意地凝视着她,“你确定事情会这么简单?”他微微顿了一下,语气陡然变得尖锐起来:“还是说,婆婆你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这只不过是你想打败我的一种执念在作祟?” 尤婆婆蓦然僵住。 温紫衫继续道:“婆婆你可知,为何在两千年前你便是帝尊一层境的修为,两千年后你还是帝尊一层境?这两千年来,你在做些什么?你的眼中又看到了什么?” 尤婆婆的脸色逐渐变幻起来,充满了仇恨和血丝的双眸也逐渐变得茫然,空洞,继而混乱。 温紫衫这番话,似乎触动了她一直埋藏在心底深处的某些东西。 “你明明知道,即便得到了温神莲,也不一定能够收服得了镜魂的。”温紫衫微微叹息。 “你放屁!”尤婆婆大骂起来。 “那我问问你,若真能这么简单地就收服镜魂,那带走杨小子的那位大帝为何不去做?他应该有这个能力的。” 此言一出,尤婆婆顿时讶然,无言以对起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