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五十二章 你们走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五十二章 你们走

瞧的出来,这八方门的中年男子确实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虽说八方门这些人的实力在对秦家来说根本无可抵挡,但毕竟是理亏在先,中年男子也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免得传言出去面子上不好看。⊙ 秦朝阳神情温怒,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心中作何感想,但任谁都瞧得出来,他眼中的不甘和愤怒之色,只是站在那里,将拳头捏的咔咔响。 林允见此,更是嗤笑连连,口上道:“秦老家主,你还是仔细考虑考虑的好,一个错误的决定,足以让你秦家这样的小家族……鸡飞蛋打!” 说到后面,他的语气陡然阴森下去,威胁的味道十足。 而就在这时,院落外忽然传来一人的声音:“二十万源晶……就想买一条人命?咳咳……这人命,就这么廉价?” 这人说话之时,还伴随着轻咳,似乎重病在身的样子。 “谁!”林允大怒,扭头朝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口中爆喝。 但见那边,秦钰在小慧的搀扶下,慢慢行来,面色苍白,身躯娇弱,犹如一朵在风雨之中被吹打的小花,我见犹怜。 林允瞧的一怔,旋即眼前大亮,盯着秦钰,一脸兴奋的表情。 秦钰本就姿色不俗,如今虽然重病缠身,但却更添了一份病态的美感,让林允此人颇有些色授魂与,欲罢不能。 正如那中年男子所说,林允此人有些痴迷女色,来到枫林城也有快两个月时间了,这些日子一直在秦家住着,今日却不知道为何精虫上脑,对那两个婢女动手动脚的。否则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 此刻一看到秦钰,他顿时觉得自己之前简直瞎了眼,竟对那样两个姿色平平的婢女有想法,实在辱没了自己的身份。 即便要有什么想法,也应该对眼前这个女子才是! “钰儿!”秦朝阳脸色微变,急匆匆地朝秦钰走去。站到她身边扶住了她,责怪道:“你怎么出来了,不是叫你好生休息么?” 秦钰强笑道:“总感觉要出什么事……不放心,过来看看。” 说话时,她美眸朝那叫小环的婢女尸体上瞄去,瞧见她的惨状,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白了。 “这位姑娘……”林允灿烂一笑,做风流倜傥状,口上说着话。正欲跟秦钰打个招呼的时候,却被那中年男子狠狠一瞪:“退下,还嫌闹的不够么?” 林允似乎是有些忌惮这中年男子的样子,闻言不禁表情讪讪,闭嘴不言了。 其他几个八方门的弟子也都一脸埋怨地望着他,责怪他不知收敛,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这位应该就是秦钰姑娘了?”那中年男子遥遥抱拳,冲秦钰微微一笑。 “前辈认得我?”秦钰咳了几下。目光如水,瞧着对方。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先前在城内打探消息之时,多次听闻旁人提及秦家有一位奇女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区区返虚镜的修为,而且也不知道患了什么重病,生机暗淡。却能面对自己这个道源两层境侃侃而谈,这根本不是一般的少女能够做到的。可望着秦钰,中年男子从她眼中瞧不出半点恐慌和畏惧。 最主要的是,中年男子能感觉到,秦钰命不久矣。但她竟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神情淡然,即便是活了几百年的耄耋老者,看透人世之人,也不一定有她这般淡然。 中年男子不由地高看了秦钰一眼。 “钰姑娘刚才那话的意思……可是嫌给的源晶太少了?”中年男子虽然觉得秦钰有些不俗,但也没放在心上,这少女不过返虚镜修为,又只是一个小家族的小姐而已,只能稍稍入得他眼,并不需太过特别对待,所以只是寒暄一下之后,他便直奔主题,微笑着道:“若是如此,钰姑娘大可给出一个心理价位,我八方门虽然不是什么大宗门,但几十万源晶还是出的起的。” 他话刚说完,秦钰便冷冰冰地接道:“你当这是买卖东西?还可以讨价还价?” 中年男子表情一讪,干笑道:“那钰姑娘你的意思……” “生命无价!”秦钰娇喝道。 中年男子眼睛一眯,语气也一下子便冷了不少,道:“钰姑娘还是说明白点吧,我有些听懂。” 他也渐渐失去耐心了,虽说此事确实是林允惹出来的,但他身为道源两层境强者,都如此放低姿态,更拉下脸皮来从中周旋,只盼着对方能识相,给大家一个台阶下,却不料秦家这边老的说不通,小的也说不通,一副不愿善罢甘休的样子,他自然是恼火万分。 他自觉在实力差距巨大的前提下,能如此与对方商谈,已是给了对方天大的颜面,可对方屡次三番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他也觉得没面子。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秦钰低喝道。 “什么?”中年男子脸色一变,没想到秦钰真的会提出这等无稽的要求来。 而林允更是惊的跳了起来,叫嚣道:“小贱人你失心疯了吧?竟敢叫本少偿命?一个垃圾婢女的性命,如何能与本少相比,你是不是想死?” “嘴巴放干净点!你吃大便了?”秦朝阳一听这小兔崽子居然敢辱骂秦钰,顿时怒火中烧,直接骂了回去。 林允怒极反笑,不住地点头,道:“好好好,一个小小的家族,个个胆子都比天大,今日本少就教你们如何做人!” 说话之时,他竟催动源力,要有动手的迹象了。 “混账!”中年男子忽然冲林允爆喝一声,咬牙道:“你想做什么?” 林允一呆,指着秦朝阳和秦钰道:“你也听到他们刚才说什么了,我要做什么不是很明显么!” 中年男子面沉如水,悄悄传音道:“杀他们,不费什么事,就算事后传言出去,对宗门也不过是颜面上的损失,也不可能有什么人会为这个小家族出头,来寻我们八方门的麻烦。” “那你顾忌什么?”林允想不明白了,不知道他为何制止自己。 “你是想把那人惊动么?你可知若是惊动了他,你会有什么下场?”中年男子冷冰冰地望着他。 林允闻言,脸色一变,中年男子口中所说的“那人”对林允来说似乎是个极为可怕的存在,单单只是听到都让他脸色发青,气势全无。 这一幕印入秦钰和秦朝阳的眼中,也不知道这八方门的两人之间暗地里交流了些什么,竟让林允偃旗息鼓下来。 中年男子这才朝秦钰望去,抱拳道:“钰姑娘,刚才的提议,在下可以当没听到,你换一个吧!” 秦钰轻咳几声,道:“我知道,以我秦家的实力,没法让你们偿命……” “钰姑娘果然还是明事理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赞许秦钰的识趣。 秦钰接着道:“但小环是我秦家下人,不可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而我等既没办法帮她报仇,自然也不能将她的仇人继续留在秦家,你们……走吧!” 此言一出,八方门众人全都怔在当场,一个个都瞪大眼珠子瞧着秦钰,表情精彩万分。 那中年男子沉默了好一会,才干咳道:“钰姑娘刚才之言……是何意?” 秦钰道:“我说的难道还不明白么,我秦家不招待你们了,但这份仇怨我们会记下,总有一日,会替小环报仇的。” 她说话之时,目光直视对方,丝毫没有躲闪之意。 中年男子的脸色越来越冰寒,而其他几个八方门弟子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 清风拂来,让这院落内的血腥味更加浓郁了。 中年男子目光锐利地盯着秦钰,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钰姑娘……这是认真的?” 他说话之时,嘴角微微抽搐,似是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若是真的被秦钰给赶出秦家的话,那八方门的颜面何在?最主要的是,若被赶走的话,势必会惊动那让他都忌惮万分的家伙,到时候那家伙询问起缘由来,他要如何解释? 总不能跟那家伙说,因为林允失手打死人家一个婢女,人家又不能报仇雪恨,所以不让咱们住,把咱们给赶出来了…… 真要是这么说了,中年男子肯定自己和林允都没好下场。 那家伙……可不是好说话的。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么?”秦钰轻咬着红唇,毫不退缩。 中年男子忽然闭上眼,徐徐道:“钰姑娘,此事能否再通融通融?我等暂时不能离开秦家,其中缘由不便相告!” 不等秦钰开口,他便忽然竖起一根手指,道:“一百万源晶!如何?” 此言一出,林允等人都是脸色大变,失声道:“师兄,你玩真的?” 一百万源晶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八方门并不算大宗门,这个数字对林允等人来说虽然不是无力承担,可也会伤筋动骨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也不愿付出这么多。 念及此处,林允叫道:“一个下人,杀便杀了,哪来这么多啰里八嗦,给你们十万源晶,爱要不要,秦家我们是不会离开的,你们要真有本事,随时来找我报仇!”(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