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五十六章 气煞老夫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五十六章 气煞老夫

“住嘴!”一直站在罗元背后的那个圆脸女子忽然黛眉一皱,冲杨开娇喝道:“不许说罗师兄坏话。” “杨兄……”罗元望着杨开低喝:“来战吧!” 杨开一巴掌糊在自己脸上,觉得跟这家伙真是无话可说了。 就在此时,异变再起。 伴随着一阵咻咻咻的破空之声,四面八方忽然出现不少强者的身影,这些强者莅临之时,纷纷都将目光投到了杨开手上的百万剑,仔细观察之后,个个都目露精光,面上闪烁贪婪之意。 他们显然是被帝宝的帝意所惊动,所以才从蛰伏之地前来查看,此刻见到之后自然觊觎万分。 来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道源三层境的,没一个帝尊境强者,这等档次的武者即便偶尔见过帝宝,也不过是惊鸿一瞥而已,何曾真正拥有过。 可是如今,小小的枫林城内竟然出现一件帝宝,而且是以杀伐为主的剑型帝宝! 神念再一扫,察觉到杨开不过是个道源一层境,都不禁面露喜色。 忽然来了这么多人,罗元不禁眉头一皱,面露不喜之色,源力一催,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悠然荡开,以他自身所在之地为中心,轰地便朝四周辐射出去。 “都给我滚!”他爆喝一声,为这些闲杂人等的前来打扰了自己与杨开单挑而愤怒。 蹬蹬蹬…… 来此之人,无论修为高低,无论年纪大小,竟都被这股力量和气势所慑。少则退后十几步,多则退后几十丈,个个脸色铁青。 且不说罗元最近声名鹊起,众人基本上都认得他,即便不认得。此刻见到他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也能知道他不是一般的道源三层境了,哪敢去捋什么虎须? 却有两人,身形屹立原地,纹丝不动。 这两人是两个老者,一人闭眸养神。任由威压拂面置若罔闻,一人眸露精光,冷笑不迭,似在嘲笑罗元的不自量力。 这两人,赫然便是飞圣宫的高山流水两大护法。 先前两位护法还在城主府内。保护少宫主宁远术,不过帝宝乍现,帝韵弥漫之时,两人便有所察觉了,请示了宁远术之后,便急匆匆地朝这边赶来,悠一来到此地正好碰到罗元发飙的一幕。 “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流水护法笑眯眯地望着罗元。一副倚老卖老的架势,“火气大了容易伤身。” “哼!”高山护法此刻也睁开了眼睛,冷哼着道:“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是一些不知天高地厚之辈,自以为有了些本事便可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早晚要载个大跟头才会收敛。” “两位前辈说的太有道理了!”杨开瞧着两人,眼珠子一转,一副受教的模样,一边把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一边冲高山流水遥遥抱拳,道:“前辈箴言。晚辈深表赞同,能说出这样的话。一看两位就不是一般人。” “好说好说。”流水笑眯眯地望着杨开,发现这小子瞧着挺顺眼。 “孺子可教,日后必成大器!”高山也不吝赞赏。 “敢问两位前辈高姓大名!”杨开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 “老夫高山!” “老夫流水!” 两人一人接了一句,自报家门,然后合起声来道:“我等乃是飞圣宫左右两大护法!” 他们的台词似是经历过很多次演练一样,说的娴熟至极,没有丝毫停顿。 “飞圣宫……”杨开脸色微变,惊道:“原来两位前辈便是鼎鼎大名,名扬南域的高山流水护法!” 见杨开这幅模样,高山流水愈发受用,前者微微一笑,道:“我二人的名头你听过?” “何止听过!”杨开一本正经地胡扯道,“简直如雷之音,滚滚过耳,震耳欲聋啊!” “哈哈哈哈!”高山流水对视一眼,笑的嘴都快合不拢了。 众人都听的一脸暴汗,恶狠狠地鄙视着杨开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简直不要脸,无耻之尤! 同时大家心中也在万分鄙夷着高山流水这两个老傻货,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修为也有道源三层境,被一个小子嘴上开花吹捧几句,就差点不知道自己爹娘叫什么,飞圣宫的两大护法怎么是这幅德行? 众人似乎也是头一次认识高山流水一样,频频侧目,表情精彩纷呈。 “不过……”杨开忽然面色一沉,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高山眉头一皱,狐疑地望着杨开。 杨开干笑一声,回道:“不过似乎有人不把两位前辈放在眼中啊,在你们来此之前,晚辈正好听到了一些不利于两位的言论!” “嗯?何人敢不把老夫二人放在眼中?”高山一怒,冷眼朝四周扫去。 那些被他们给盯上的武者个个都目光闪烁,撇开视线。这两老傻货虽然傻了一点,但实力却还是有目共睹的,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占据了城主府,其他人只能去各大家族居住了,正是因为忌惮二老的实力,所以才没人敢跟他们争抢城主府的。 “是你?”高山忽然瞪着一个眼神飘忽的中年男子,厉声喝问,表情不善。 “不不不!”那中年男子连忙摆手,额头都冒出了冷汗,解释道:“在下还比两位晚一步到此,怎会说两位的坏话。” “嗯。”高山闻言,不疑有他,又望向一人道;“是你?” “绝无此事,在下对两位敬仰已久,怎会如此行事?”被望之人正色道。 “是谁!谁敢如此,老夫要好好教他做人!”流水也是愤怒不已,瞪着杨开问道。 杨开期期艾艾,欲擒故纵道:“晚辈不敢说……晚辈实力低微,说了之后怕被人杀了灭口!” “说,不用怕,有老夫二人保护你,谁有这个胆子?谁敢动手伤你,老夫灭他全家十八代!”高山大包大揽,一副上天入地,唯我独尊的模样。 “有前辈这话,那我就放心了。”杨开顿时喜上眉梢,把手一指,爆喝道:“就是他,就是这小子,刚才两位前辈没来的时候他就说了,如今在这枫林城中,实力最强的高山流水在他眼中也不过蝼蚁蚱蜢而已,他随便伸根手指就能捏死碾碎,还说飞圣宫什么的简直就是垃圾汇聚之所,藏污纳垢之地,说里面的武者都不是爹生娘养,都是从……” “从什么?”高山神情暴怒,一身衣衫无风自动,哗啦啦作响。 “晚辈还是不说了,怪难听的,反正就是那个意思!”杨开呵呵笑道。 “哇呀呀!”高山怒发张狂,口中爆喝道:“气煞老夫了!” “好好好!”流水也是怒视着被杨开所指的那人,冷笑不迭道:“年轻人果然口气比天大,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伸根手指把老夫二人捏死碾碎!” 罗元眉头微皱着,望着杨开道:“你指的是我?” 杨开爆喝道:“罗元,是男人就敢作敢当,自己说过的话难道就想不承认了?高山流水二老如今就在这里,有种的话就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看看二老是不是能打死你!” “我明白了!”罗元微微颔首,说了一句之后竟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见他没有否认,高山流水愈发觉得杨开所言是真了。 高山顿时怒道:“年轻人闯出点名堂,便自以为天下无敌了是嘛?要知这世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的道行还远远不够看。” “跟他废话做什么?敢辱骂我等,今日便是死罪!”流水冷哼,睥睨着罗元道:“小子,你是自己过来引颈就戳,还是要老夫二人过去取你项上人头?先说好,若是前者的话,你还可少吃点苦头,若是后者,哼哼……保不准就要受点折磨了。” 听流水这么一说,杨开顿时喜上眉梢,觉得自己这祸水东引之计已成功大半。 果然如他所料,高傲如罗元这等人,得了这般威胁之语哪还会无动于衷,莫说刚才他根本没说过那些话,即便说了,此刻也定然不会妥协。但见他眉头一挑,面上露出桀骜之色,浑身源力微微颤动起来,狞笑道:“两个老东西也想取我性命?你们有这个本事?” “死到临头还如此猖狂,小子先吃我一招!”高山怒不可揭,当即就大手一伸,朝罗源所立之地拍了过去。 霎时间,天空之中风云际会,天地法则之力跌宕而起,一只巨大的巴掌印当空拍下,遮蔽天地光明,将罗元笼罩。 围观武者无不变色。 高山好歹也是飞圣宫的宿老,一身道源三层境的修为扎实无比,出手自然不同凡响,个个都在想若是这一招对着自己而来,该如何防御,如何躲闪。 想着想着,脸色就难看起来,因为众人发现,这一招除了躲闪,接下来的后果有些不堪设想…… 而那边,罗元却是站在原地不闪不避,仿佛是吓傻了一样。 站在他身后的圆脸女子也是如此,一双美眸一直定格在罗元的英伟背影上,就连众人的争吵也没有惊动她分毫。 轰隆隆…… 那由天地元力掺杂法则之力汇聚而成的巨大巴掌直接拍下,罗元所在之地的虚空能量狂暴,骤风席卷四方,神念探入其中更是被巨大的能量吞噬,让人无法瞧见内部的细节。 秦家的几间屋舍,也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冲击的一下倒塌,变成断垣残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