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五十七章 路上捡的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五十七章 路上捡的

“哼!一个垃圾竟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这便是下场!”高山一招得手之后,背负起双手老神在在地喝了一句,一副功成名就的架势。∈♀頂點小說, “不过是个才修炼了些年头的年轻人而已,真以为就能与老夫等人抗衡了,简直不自量力。”流水也是冷笑不迭。 “我的下场是什么?”悠地,罗元的声音从那能量混乱中心传出,而随着这句话传出的同时,那边忽然闪烁起一点光芒来,光芒瞬间扩散,形成无形之力,将所有力量推开。 罗元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体表处一层源力防护凝实厚重,固若金汤,明亮的光芒险些闪瞎了高山流水二老的眼睛,刺得他们眼睛生疼。 他不但本人毫发无伤,甚至连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圆脸女子,也没有受到丝毫波及,只是被打扰了一下之后,圆脸女子有些不快地皱了皱黛眉,恶狠狠地瞪了高山流水一眼。 “这这这……”高山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见鬼一样地看着罗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 “怎么可能?”流水也是失声惊呼,刚才高山那一招到底有多大威力,他自然是清楚不过,即便罗元也是道源三层境的修为,万无可能正面接下毫发无伤,可事实就这么摆在他面前,他顿时骇然无比。 “正愁找不到像样的对手!”罗元狞笑一声,那狰狞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印在众人的眼中,让人不寒而栗,“既然你们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话。他竟舔了舔嘴唇,仿佛饿了许久忽然瞧见一盘可口的美味一样。 这模样吓了高山流水一大跳。 话落,罗元已徐徐抬起一手,雄浑的源力在体内滚动,发出如海浪撞击礁石一般的奇异声响。 “住手!”关键时刻,一声娇喝传来。 罗元眉头一皱。扭头朝那声音来源之地望去,发现喊话之人竟又是秦钰,不禁面色一冷,道:“又有何事?” 他先前准备对杨开动手的时候,被秦钰喝止,如今他准备对高山流水动手,又被秦钰喝止,若非秦钰是此间主人的话,罗元才不会搭理她。 “你想做什么?”秦钰冷冰冰地望着罗元。咬牙娇喝。 “这不是很明显么……”罗元道,“我想做什么,你还看不出来?” “看出来了。”秦钰并没有因为修为上的差距而对罗元有什么畏惧,美眸瞪着他道:“正是因为看出来了,我才会阻止你。” “什么意思,说明白点。”罗元眉头紧锁着,一脸不快。 “你想拆了我秦家?”秦钰问道。 “并无这个想法。”罗元认真答道。 “那就别在此地动手!”秦钰哼道,“若你们不想露宿街头的话。就找个别的地方打!” “嗯……”罗元听了她的话,想了一会儿。颔首道:“说的也有道理!” 如今他八方门众人算是寄宿在秦家,若是真把秦家给拆了,且不说八方门众人没地方住了,面子也不好看。 他抬头望着高山流水,道:“两个老东西,随我来!” 话落。他身形一晃,便已朝城外冲去,临走之时,竟是直接从高山流水两人中间飞过,挑衅的味道十足。 高山流水岂能容忍一个小辈如此猖獗。纷纷怒吼着转身追去。 眨眼之间,三位道源三层境强者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哎……”那一直站在罗元身后的圆脸女子,此刻却是巍然一叹,表情哀怨。 从始至终,罗元都没曾瞧过她一眼,让她倍感伤心,此刻,她瞪了杨开一眼,嗔道:“都怪你!” “怪我什么?”杨开嘿嘿一笑。 “若不是你祸水东引,罗师兄也不会跑了。”圆脸女子噘了噘嘴,一副俏皮可爱的样子。 “那你是不是还应该谢谢我啊。”杨开微笑问道。 “我谢你什么?”圆脸女子斜眼瞄着杨开,讥讽道:“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感谢的。” 杨开理所当然道:“自然有,若非是我从中作梗,你也不会瞧出你罗师兄关心的样子了。” “罗师兄关心我?”圆脸女子黛眉一皱,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跺脚道:“休得胡说,罗师兄他……一心扑在武道之上,才不会关心我呢……”顿了一下,她又满怀期待地问道:“你说说看,罗师兄他怎么……关心我了?” 杨开还没回答,秦钰却是微微一笑,道:“这位姑娘,你怕是有些当局者迷啊。适才那高山护法一击之时,你可曾有半点受伤?” “没有!”圆脸女子摇了摇头。 “是谁保护了你?”秦钰再问。 圆脸女子闻言,美眸逐渐明亮起来,那原本的哀怨之色一扫而空,变得神采奕奕,仿佛得了什么巨大的奖励一样,笑逐颜开起来。 秦钰道:“若你那罗师兄真的不在意你的话,你此刻必定已遭重创。” “他……他只是……只是顺手而为,才没有关心我呢。”圆脸女子低着头,扭扭捏捏,脸颊红晕,小女儿的神态一览无遗,话虽这样说,但任谁都瞧得出来,她内心估计是甜蜜的跟吃了糖似的。 “不过……你不担心你罗师兄么?那高山流水二老虽然这里……有点问题,但他们也不是好对付的。”杨开忽然笑眯眯地问道,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圆脸女子道:“有什么好担心的,那两个家伙,等会肯定要被打的哭爹喊娘!” 她一副对罗元有巨大信心的样子, 说到此处,她又美眸一转,笑吟吟地道:“你还有空说这些?还是先担心下自己吧。”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杨开冷冷一笑,扫视四周,不屑道:“一群垃圾而已!” “你说什么!” “小子太嚣张了,得好好教训一番才是。” “谁家的毛孩子,说起来话这么缺德,你家长辈没教过你礼貌二字么?” 四周武者顿时叫嚷起来。 此地最强的三人已经离开,剩下的人自然就无所顾忌了,每个人都目光灼热地盯着杨开手上的百万剑,内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叮当响。 “嘿嘿嘿……”一个半大老者忽然诡谲一笑,和煦地望着杨开道:“小兄弟,你这剑是从哪里来的?” “你说这个?”杨开把百万剑往胸前一横,并指一抹,顿时剑光四溢,剑晕流转,他一笑道:“路上捡的。” “那定然就是老夫几天前丢失的那个了,怪不得看着这么眼熟,小兄弟快还给我!”那半大老者连忙说道。 四周一群武者都瞠目结舌地望着老者,心中暗想:这也太不要脸了吧?就算是想抢夺宝贝,也总该找个好点的借口啊,这个借口……实在是站不住脚,傻子都不会相信。 “我捡到的那便是我的了,凭什么要给你?”杨开脸色一沉,直接把百万剑收进体内。 半大老者瞧见此幕,顿时吞了口口水,急切道:“小兄弟,只要你愿意把那剑还给老夫,老夫定保你一世荣华富贵,你可能不知道,老夫乃邪月谷副谷主曲怀仁,说出去的话必定算数。” 杨开瞪眼瞧着他,道:“我不信。” “你不信就问问他们,他们可以为老夫作证的。”老者一急,指着四周武者道。 四周武者闻言冷笑,个个都做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瞧,他们也不信。”杨开揶揄道,“你肯定是想骗我宝贝!” 曲怀仁大急,眼中厉色几闪,冷哼道:“罢了罢了,你这小子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也怨不得老夫出手狠辣了。” 说话之时,他已身形一闪,整个人如大鹏展翅一般,朝杨开扑了过去,一手探在前方做五爪状,神情狠戾。 “你……你想作甚!”杨开表情慌乱,不迭地往后退去。 “嘿嘿嘿……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区区道源一层境也敢以重宝示人,简直自掘坟墓,下辈子投胎做人的话,要记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啊!”他语重心长地说着,手上动作却是没有半点停顿,杀念如潮般杨开挤压而来。 “我……我跟你拼了!”杨开大吼一声,宛若平地一声雷,炸的人耳朵嗡嗡响,那些围观武者原本见老者骤然出手,也都纷纷脸色一变,更有几人已经暗催源力,似乎是在等老者与杨开交锋之后便有所行动。 而在这一声怒吼之下,众人都不禁微微一顿。 而杨开所在之地,却是光华一闪,帝宝百万剑重新被他祭了出来,一阵手忙脚乱地舞动,毫无章法可言,似是已被曲怀仁气势所慑,无法发挥自身实力了。 “拿来吧!”曲怀仁见状,自是大喜过望,伸手就朝百万剑抓了过去,面上浮现出振奋之色,仿佛已看到自己夺得重宝,从此笑傲天下的美好一幕。 嗤…… 噗…… 有五根断指,应声飞出,有殷红鲜血,喷溅迸发。 “呃……”曲怀仁站在杨开面前不远处,身形定格原地,目光愕然地望着杨开,似乎还有些没回过神,只感觉自己手上和胸口处一抹凉意传来,同时还有阵阵疼痛。 下一刻,他瞧见杨开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讽的微笑,这个微笑让他不由地打了个寒战,隐隐感觉到不对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