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六十二章 危言耸听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六十二章 危言耸听

高山流水二老乃飞圣宫左右护法,一身修为神通只在宫主宁博阳之下,两人联手之时,更是能一般的帝尊境过上几招。 可是今时今日,二老几乎快被打击的没信心了。 先是出了一个八方门罗元,在两人合力围攻之下把两人一顿狂揍,打的二老惶惶逃窜如丧家之犬,接着又出现一个杨开,竟是完全无视了两人的音攻。 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回事?一个个猖狂的没边,手段修为通天,都不能以常理度之,两人心中恍惚之下,竟不由地生出一种己身老矣的悲凉感。 眼看着宁远术被杨开丢出,迎上那音波所化斩击,高山流水自是脸色大变,若宁远术就这么死在此地的话,那他们也没法回去跟宁博阳交代了。 一声爆喝,流水收起长笛,身形晃动时,施展出缩地成寸般的神通,一下就来到了宁远术面前,以自己的后背挡下那音波斩击,同时一手朝宁远术抓去。 噗噗…… 斩击正中流水之身,打的他一个趔趄,嘴角处一丝鲜血溢出,显然是受了些伤。 “小子你找死!”流水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哪肯善罢甘休,怒目圆瞪,冲杨开爆喝一声。 “嘿嘿嘿……”杨开低声奸笑,【笑而不语。 “不好,快带少宫主离开此地!”高山忽然大喝一声。 流水也察觉此地不可久留,因为在这耽误的一会儿功夫,罗元已经追了上来,遥遥地,只见罗元伸出一只手来,那手似能搅动天下大势。伸出之际,天空之中风云变幻,一股难以想象的威压弥漫开来。 众多武者无不变色。 而高山流水二老则是身形晃动,急速朝远方逃窜,临走之时,还不忘丢下狠话:“姓杨的。自己乖乖来圣宫负荆请罪,否则天涯海角,你也逃不脱!” “有种别跑啊!”杨开手圈喇叭,放在嘴边吆喝一声。 高山流水哪会理他,早跑的不见踪影了。 下一刻,罗元的身影便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凑近了他,此刻罗元的状态简直让人不寒而栗,那浓郁如实质般的能量呈漩涡状,萦绕在他身体四周。仿若能绞碎着天地法则一样,他所过之处,空间破碎,寰宇崩塌,无数肉眼可见的空间裂缝如游鱼一般朝四周散去,不过很快在天地法则的作用下修复开来。 众多来此的武者纷纷后退,根本不敢靠近罗元百丈范围之内。 杨开的表情也一下肃然起来,漠然地凝视罗元。 此时此刻。罗元气势虽达巅峰,但却是浑身浴血。看的出来,先前在与高山流水二老大战之时,他并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只不过模样虽然凄惨,那眼神却是极为明亮。 “罗师兄……”圆脸女子心疼地瞧着罗元,期期艾艾地喊了一声。 罗元并没有看他。只是瞧了杨开一眼。 那一眼之下,杨开从他的眸子中看出了高昂的战意。 他连忙道:“罗兄,做人要有始有终啊,切不可半途而废,他们往那边跑了。你还不追?” 说着话,他顺手给罗元指了一个方向。 罗元瞧了他好一会,才微微点头道:“等你修为再稍微提高一点,你我之间必有一战。” 话落之时,罗元已朝高山流水逃窜的方向追击过去。 等他走后,一片大口喘气的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每个人都似乎放下心中一块大石一样,彼此面面相觑,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怪异感。 人群之中,一人鬼鬼祟祟,悄悄往后退去。 可还没走上两步,忽觉背后一股寒意笼罩,骇得此人脸色大变,连忙扭头望去。 “呼……”眼前所望,一个穿着邋遢,生着一副酒槽鼻,脸色红扑扑的矮胖子对着他呼了一口热气。 猝不及防,庄盘将这口热气吸入大半,不禁脸色苍白,蹬蹬蹬退了好几步,一手捂住了嘴巴,喉咙里嗬嗬有声,似是要呕出来一样,好在他修为还算不错,硬生生地将那呕意压制下去。 那矮胖子咧嘴笑望着他,然后拿起自己的青色大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口,响亮地打了个饱嗝。 “酒老……”庄盘瞧着此人,面色不禁有些难看。 等到他看到醉酒翁身后闪出来的另一人之后,脸色更加难看了,嘴角一阵抽搐,道:“城主大人!” 段元山冷哼道:“难得你还记得段某是个城主大人,庄执事真是有心了。” 段元山一肚子怨气,此刻似乎终于发泄了出来,说不出的痛快。 庄盘讪笑道:“城主大人说笑了,庄某在城主大人手下做事也有几十年,怎会连这点都不记得。” “是嘛……”段元山斜眼瞄着他,冷笑道:“前些日子我看庄执事似是忘记了啊。” “哪有的事。”庄盘矢口否认,解释道:“前些日子不是有些原因么……” 他说话之时,秦朝阳也是身形一动,忽然出现在庄盘身侧,与段元山醉酒翁呈三角之势,将庄盘团团包围。 可怜庄盘不过道源一层境的修为,此刻见三人一副虎视眈眈不怀好意的样子,哪还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顿时吓得腿肚子都软了,不禁大叫起来:“你们要做什么,你们别忘了,庄某现在可不是枫林城的副城主,而是飞圣宫的执事!” 此言一出,段元山三人都是眉头一皱,面露忌惮之色。 区区一个庄盘,并不算什么,三人无论是谁出手,都不会落入下风,三人若真的联手起来,庄盘必无活命的可能。 可是庄盘如今的身份,却是三人忌惮的根源。 飞圣宫的执事,地位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可毕竟是挂了飞圣宫的名头,三人若真在这里将庄盘给怎么了,众目睽睽之下,消息必定会有传到飞圣宫的那一日。 秦朝阳有秦家需要庇护,段元山和醉酒翁有整个枫林城需要照看,真因此而得罪了飞圣宫的话,那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瞧见三人神色变化,庄盘心中的胆怯顿时一扫而空,咧嘴大笑道:“段城主,你们这样气势汹汹地盯着庄某,某可是很怕的,眼神不要这么凶好不好?” 他的话语中充满了揶揄和调侃的味道,让段元山三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说着话,庄盘竟然主动上前两步,伸手拍了拍醉酒翁的大肚腩,讥笑道:“酒老,闲来无事不要喝那么多酒,当年的你也是枫林城俊俏的公子哥,悄悄这岁月过去,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若是当年那些爱慕你的女子知道你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她们该多伤心。” 醉酒翁一言不发,只是拿起大酒葫芦,又往嘴里灌了一口美酒。 庄盘又将目光投向秦朝阳,道:“秦老鬼,一个人支撑秦家不容易吧?你可曾想过,若哪一日撒手西去了,你秦家命运会是如何?秦钰又会如何?” 此言一出,秦朝阳面色陡变,秦钰是秦朝阳最大的软肋,也是他的逆鳞,庄盘说这话,显然已经引起他的怒意了。 庄盘呵呵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要不要加入飞圣宫?本执事或许可以替你引荐一番。” “哼!”秦朝阳重重地哼了一声。 “不识抬举!”见秦朝阳竟给自己甩脸色,庄盘的笑脸一下子沉了下去,转头看向段元山道:“段城主,此番庄某陪同少宫主来枫林城,实则也是想邀请段城主加入飞圣宫,共谋大事,不知段城主意下如何?” 枫林城虽是小城,并无丰富物产和物资,甚至在此之前都没有哪个势力有抢夺的意图,但是如今枫林城周边出现了不少矿脉和地脉,此地俨然已经成了一块香饽饽。 而段元山好歹是枫林城的城主,若是段元山愿意加入飞圣宫的话,那枫林城就算是飞圣宫的地盘了,那些地脉矿脉什么的自然归飞圣宫所拥有,其他势力想要染指,就得掂量下自己的实力和底气才行。 听庄盘这么问,段元山冷着脸,一声不吭。 庄盘冷笑道:“段城主,机会到了眼前,可不要让它从指尖溜走了……庄某知道,段城主你这一生的修为,道源两层境就是封顶了,你难道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若有宫主大人亲自指点你一些时日,或许你还有晋升三层境的机会。” 闻听此言,段元山浑身一震,眸露精光,不过很快,他的神情就重新平静下来,冷哼道:“要段某归顺飞圣宫,这是不可能的。” 庄盘一下跳了起来,气急败坏道:“段元山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滚吧,日后也不要再出现在枫林城了,否则别怪段某对你不客气。” 他能按捺住杀机,放庄盘离开已是能做到的极限,也是忍耐的极限了,以庄盘此前临阵逃脱,置他们于死地的做法,即便杀一万次都不嫌多。更何况,这一次庄盘随宁远术回枫林城之后,更是狐假虎威,处处对他和醉酒翁两人讥讽压制。 如此一个小人,若非投靠了飞圣宫让段元山有所忌惮,他哪会轻易放过?(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