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七十八章 晚上来找我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七十八章 晚上来找我

“这不就是一本书么?怎么变成帝宝了?”张若惜没见过多少市面,而且出口无忌,心中有不解,便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段元山笑道:“秘宝形态千万,可不一定非得是刀枪棍棒什么的,但形态越是奇特的秘宝,拥有的力量就越是奇特,这两仪录我有所耳闻,据说它本来确实是一本典籍,只是吸收了不少帝尊境强者帝韵和帝意,逐渐化为一件帝宝,为娄叱大人所获,有极强的力量。” 张若惜听的云里雾里,不明其中厉害。 但几位道源境武者却都表情凝重,凝视娄叱手中帝宝,心中暗暗振奋,都在想若有朝一日自己能够晋升帝尊境,拥有帝宝便好了。 天空中,娄叱神情凝肃,手掐灵决,在那两仪录上连拍几下。 咻地一声,厚重的两仪录飞射而出,悬浮在灵湖之上,一股玄妙的气息随之跌宕出来,娄叱浑身上下帝意涌动,帝威弥漫,手上灵决不断变幻着,口中低吟:“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化四象,四象衍八卦,八卦归十方……” 随着他的念念有词声,两仪录忽然无风自翻,书页哗啦啦作响,而随着书页的翻动,大片大片的金光从中飞射而出,如垂柳一般朝四周辐射出去。 那金光之中︽蕴藏着难以言喻的力量波动,似能镇锁一方天地,将那天地化作囚笼。 娄叱上的法决结印速度越发迅速,表情也越来越凝重。 悠地,他法决一收,口中低喝:“圆极!” 轰…… 金光大放,耀的人睁不开眼帘。 在这一刻,几乎所有围聚在灵湖边上的武者都被一股无形而柔和的力量推搡。跌跌后退,却不伤分毫。直退出百丈开外才堪堪稳住身形。 待那金光散去,众人举目望去,顿时张大了嘴巴。 只见那灵湖上方,此刻竟是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半圆形光幕,直接倒扣在那。将灵湖四周封锁彻底,灵气不能外泄分毫。 整个灵湖,占地方圆万丈,但娄叱只是凭借一己之力便将之封印镇压,而且事后看来脸不红心不跳,似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众多道源境武者个个都眼冒精光,心向往之!幻想着不知到哪一天自己才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而做完这一切,娄叱才一转身,冲萧宇阳拱手道:“幸不辱命!” 萧宇阳颔首道:“有劳。” 说完之后。他往前跨出一步,目光往下方一扫。 所有围聚在此地的武者,都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胸膛,每个人都感觉在萧宇阳的一扫之下,正在注视着自己。 被一位星神宫的银星使注视,谁敢不端正一些? 萧宇阳朗声道:“枫林城乍现灵湖,此来此地之福,亦是我南域之福。但灵湖虽然灵气浓郁,可若放任不管必有枯竭一日。所以需将之先做封印,具体如何使用这灵湖造福苍生……还需我与诸位大人仔细商议才是。” 说着话,他忽然目光朝段元山望去,和颜悦色道:“段城主,你乃枫林城城主,也来参与一番!” 段元山顿时受宠若惊。面色红润,闻言抱拳道:“大人相邀,乃段某之幸!” 萧宇阳颔首,朗声道:“不过诸位且放心,这灵湖既然出现在枫林城。那便无人可以抢走,我等也不会将之强行霸占,待商议妥当之后必会开放给所有人使用,尔等静候好消息吧。” “什么?这灵湖还会开放出来?” “真的假的?我没听错吧?” “话是从萧大人口中说出来的,断然不会有假了!” “萧大人好样的,星神宫果然是我南域霸主宗门,就是阔气豁达!” 一群武者本以为这灵湖以后再没他们使用的份了,可一听萧宇阳这么说,纷纷炸开了锅,一个个面露喜色。 可却有不少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萧宇阳身份尊崇,地位超绝,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撒谎,他说要日后要开放,那必定是会开放的。 但……日后若有武者想要进入灵湖圣地修炼,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最起码要达成一定的条件或者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否则不管哪个阿猫阿狗的都可以进去,这方圆万丈的灵湖也容纳不下啊。 可以想象,不出一个月枫林城灵湖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南域,到那时候,一些没有宗门没有背景的散人武者都会蜂拥而来,欲要在灵湖中抢占一个修炼的位置。 枫林城必定会成为整个南域瞩目之地,也必定会吸引无数强者驾临。 段元山身为枫林城城主,手下枫林城本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小城池,可眼看着就要变成整个南域的香饽饽了,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又是兴奋又是担忧。 兴奋的是有灵湖在此,枫林城想不做大都不可能,只要能吸引到一定的人才过来,枫林城日后必定会迅速壮大,成为顶尖城池。 担忧的是自己实力不够,压制不住那些外来的强者。 一时间,他不免有些患得患失的。 “好了,诸位也都散了吧,相信用不了多久诸位便会听到好消息的。”萧宇阳说话间,摆了摆手。 众多武者闻言,哪还敢继续停留,纷纷冲他抱拳,朝枫林城的方向赶去。 “杨开!”高雪婷忽然喊了一声。 杨开转过身,微笑道:“高长老有何吩咐?” “晚上来我房间找我!”高雪婷神情淡淡地道。 “呃……”杨开顿时囧在原地。 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武者们也都全都僵硬在原地,扭过头去,目瞪口呆地望着高雪婷,一个个眼珠子瞪圆,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都在想这位青阳神殿的高长老看着冷若冰霜,不近人情,没想到竟也是如此主动的人啊! 一时间,众人望着杨开的眼神都充满了羡慕嫉妒恨,不知这小子到底哪里出彩了,居然让高长老这般青睐有加。 几个帝尊境也是表情精彩,虽然都知道高雪婷不是那个意思,可这话怎么听都感觉不对。 “你们干嘛摆出这幅表情?”高雪婷冷眼望着身边的几位帝尊境,俏脸冷的几乎能刮下一层寒霜来。 “没,没什么,肚子闹腾的厉害,怕是昨夜受凉了!”曾元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似是下一刻就要死去的样子。 “来之前吃了点东西,想来是吃坏了!”娄叱也表情艰辛地回道。 “你们在逗我?”高雪婷冷冷一笑。 两大商会的副会长都讪讪一笑,不知该如何作答。 关键时刻,萧宇阳轻咳一声,道:“咱们说正事要紧。” “对对对!”陈文昊把脑袋点成小鸡啄米,生怕高雪婷也来问自己。 另一边,杨开尴尬了一会儿才正色抱拳道:“遵命!” 高雪婷颔首道:“你去吧!” 杨开这才如蒙大赦,拉着张若惜随着人流朝枫林城赶去。 一路上,无数武者都盯着他瞧个不停,就连罗元也表情古怪地瞅了他一眼。 “妈的,没天理啊,本少生的如此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那位高长老看都不看我一眼,凭什么对你这般亲切?”宁远术在高山流水二老的保护下,隔着一段距离冲杨开嚷嚷道,一脸不忿的表情。 杨开嗤笑一声,把头一甩,额头黑发飞扬,吹了口气道:“很明显啊,我比你帅那么一点点!” “这话说的你自己信么?”宁远术冷笑不迭。 “先生最帅了!”张若惜忽然在旁边娇羞地插了句话,说完之后又低下了头。 杨开嘿然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瓜子,道:“小丫头眼光不错,等你长大一点了,定能找个好郎君!” “才不要!”张若惜声若蚊蚁。 瞧这一男一女公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谈情说爱的,宁远术鼻子都气歪了。 悠地,杨开脸色一肃,沉声道:“少宫主,趁这个机会,咱把话挑开了说。” “什么话?”宁远术愕然。 杨开瞥了他一眼,道:“正好高山流水二老也在此地,便让他们也做个见证。你大哥宁远城之死……我亲眼目睹。” 闻言,高山流水身躯一震,宁远术也是眼帘一缩,嘶吼道:“果然是你小子干的好事。” 杨开哼道:“我虽然看到了,但宁远城可不是我杀的。” “那是谁杀的?”宁远术问道。 “木魈!” “木魈?”宁远术眉头一扬,露出茫然之色,似是没有听闻过。可高山流水却是眼帘微缩,高山惊声道:“两年前老夫曾听闻在这枫林城中有木魈为祸,散播木魈之种,吞噬神魂,奴人为仆!” “正是!”杨开颔首道,“宁远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木魈种子寄生,谁也没有发觉,当日之事说起来挺曲折的,不过既然宁远城是你们飞圣宫的人,把我便讲给你们听听。” 当下,杨开将那日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高山沉吟许久,才开口道:“依你所言,那一日拍卖大会进行之时,星神宫弃徒韩冷尾随大公子等人离开,在城外伏击截杀夺宝,虽胜了我圣宫刘益之刘长老,但被寄生在大公子体内的木魈暗算致死?” “不错。”杨开颔首。(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