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九十一章 救你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九十一章 救你

“嘿嘿……”法身忽然咧嘴,冲山鬼一笑。 山鬼额头上冷汗刷地就流了下来,犹如雨下,吞着口水吆喝道:“风鬼,我感觉……不太对啊,这好像不是什么幻术。” 风鬼面色一沉,厉喝道:“谨守心神,莫要被扰乱了视听!” 直到此刻,他还觉得眼前所见一切是幻觉,因为没人可以凭空变出这样一个石头人和一个少妇出来,便是那十大帝尊都不可能做到的。 山鬼闻言,深吸一口气,慌乱的情绪稍稍平复。 杨开这时却是冲风鬼和雷鬼诡异一笑,道:“猜猜看,你们这位山鬼老兄能抗住几下?” 雷鬼冷哼一声:“不装逼能死?莫说那只是幻觉,便是真的有帝尊境强者在此,山鬼也可以坚持十息功夫屹立不倒。” 风鬼也道:“小子,莫要小瞧我们血刀四鬼啊!” 杨开大笑:“马上叫你们四鬼变死鬼!”说完之后他冲法身吆喝道:“听到了吧,人家说就算是帝尊境出手,这山鬼老兄也能坚持十息屹立不倒!” “十息嘛……”法身嘿然一笑,那笑容∈一瞬间化为狰狞,嗡声哼道:“三息足以!” 话落,他猛地出拳,朝山鬼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施展了合击之术的缘故,山鬼自现身以来到现在就没有移动过身形,一直盘膝坐在半空之中,不但负责防御镇压,似乎四人的力量也都以他为中枢流转连接。 所以即便看到法身出拳,他也没有要躲避的意思。 但他却是面色凝重地伸手一点,须弥峰再度出现,只不过这一次须弥峰却是几乎化为了实质。并且光芒大放,仿若真的有一座大山挡在他前方一样。 “螳臂当车!”法身冷哼,那如山包一样大的拳头狠狠砸下。 轰…… 巨响声传出,天地一阵摇晃,那拳头与须弥峰接触之点忽然荡起一层层力量的光晕,化为漩涡朝四周扩散。 山鬼本来凝重的表情顷刻间变得惨白无比。张口就是一蓬血雾喷了出来,气势一下子萎靡,而与此同时,那挡在法身和山鬼之间的须弥峰更是轰然破碎,化为无数光芒,朝四下激射。 “什么?”风鬼脸色大变。 “不可能!”雷鬼也是失声惊呼。 两人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生防御强横的山鬼,竟在一个照面之下便被那石头人轰破防御,轰碎须弥峰,直接被重创。两人都一遍遍地在心中问自己:难道这也是幻觉?若这是幻觉,那未免也太真实了吧。 山鬼喋血,空气中弥漫出来的血腥味萦绕在风鬼和雷鬼鼻尖,让两人浑身巨颤。 而法身一击之后,却是没有停手,又是一拳挥出。 轰…… 震耳欲聋的声响第二次传出来,这次山鬼没了须弥峰去挡,却是拼命地变动法决。将己身神通施展到了极致,一身土系元素力量跌宕。土之法则萦绕,化为防护。 咔嚓嚓…… 一阵密密麻麻的脆响之声传出,肉眼可见地,在众人所处之地,方圆几百丈范围内,一层透明的如倒扣的大碗般的光幕震荡而出。但此刻这光幕却宛若被打碎的镜子一般,裂出了一道道缝隙,继而崩碎开来,化为点点荧光,消散天地。 杨开浑身一轻。咧嘴冲风鬼雷鬼笑道:“看样子,这封锁之力被打碎了啊,你们还确定这只是幻觉?” 风鬼雷鬼两人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滴下水来,内心震撼的一塌糊涂,眼前所见,耳中所闻,让他们的神情纠结彷徨,真的不敢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幻觉了。 “噗……” 另一边,山鬼却是再度喷出一口鲜血来,本就萎靡的气势更加不堪,脸色苍白如纸,朝风鬼和雷鬼所在的方向望来,口中艰辛道:“救……我!” 法身狞笑不止,再度挥出第三拳。 但此时此刻,山鬼已无力再防御什么,眼看那山包一样的拳头砸来,只感觉浑身冰凉,手脚麻木。 拳头直接打在山鬼身上,在那半空之中,山鬼的身躯一下子爆裂开来,化为一片血雾,洋洋洒洒而下,整个人的气息也瞬间消失不见。 “瞧,就是三息!”法身打完收功,转身冲杨开一笑。 杨开冲他竖了竖大拇指。 风鬼雷鬼两人对视一眼,都知道情况不妙了,此刻也顾不得萦绕在四周的空间裂缝,猛地一催力量,己身法则萦绕,冲破空间之力的封锁,化为两个方向逃遁。 “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杨开嘿嘿一笑,身形一晃便忽然出现在风鬼面前,龙手成爪,朝他抓去。 风鬼大惊失色,手上血刀横起,用力劈砍过去,那长刀之上,风力呼啸而起,似是蕴藏了极大的威能。 杨开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之色,一把将那血刀抓在手上。 霎时间,一阵金铁交锋的刺耳摩擦声响起。 “开什么玩笑……”风鬼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他骇然发现,对方竟凭借肉身之力接下自己的一击,而且没伤到分毫。 自己这血刀可是道源级层次的秘宝,此刻拼命一击,就算是帝尊境也不敢用手来接。 可是对方却做到了。 就在他失神的这一瞬,杨开另一手已直接印在他的胸膛之上,狂暴的源力倾泻而出,灌入风鬼体内。 哇地一声,风鬼如遭雷噬,喋血飞出,一身光芒瞬间暗淡。 杨开紧跟着欺身而上,双手法决变动,在风鬼身上连戳几下,直接将他的修为镇压。 风鬼虽然一脸灰败震惊,却依然冷眼望着杨开,口中叫嚣道:“要杀便杀!你的情况会送往血刀总舵,下次会有更厉害的人来找你的。” “我把你们全杀了,谁又能泄露我的情况呢?”杨开冷笑不迭。 风鬼道:“雷鬼遁术举世无双,你抓不到他的。” “你没睡醒吧?”杨开讥讽一笑。 “风鬼……” 就在这时,旁边不远处传来一个沮丧的呼唤声,风鬼闻言一愣,扭头朝那边望去,只见雷鬼整个人垂头丧气地站在半空之中,其身体四周布满了一道道漆黑的月刃,嗡鸣作响,蓄势待发,让他不敢有丝毫异动。 “你怎么……”风鬼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雷鬼,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没有逃走。 “栽了!”雷鬼叹息一声,目光复杂地望着杨开道:“上头有些小瞧此人了,我们……不是对手!” “原来如此……”风鬼凄惨一笑。 “我先走一步了!”雷鬼忽然沉声说道,旋即双手一掐决,整个人体内的源力陡然间暴乱起来,身躯也随之膨胀开来。 杨开脸色大变,爆喝道:“你敢!” 雷鬼面露讥讽之色:“本座不是你对手,但还是有选择如何去死的权利!” 话落之时,他整个人碰地爆开,尸骨无存。 他竟在被困之后直接选择自爆,其意志之坚定,行动之果决让人根本无法想到,杨开想阻止都来不及。 而一位道源三层境强者的自爆,威力简直大的令人发指。 那虚空之中直接被炸出一个黑洞来,空间不稳,暴乱的气流四下游走,即便杨开离的不近也被余波震击的身形不稳,被废去修为的风鬼更是一声闷哼,全身骨头尽碎,七窍流血而亡。 叶箐晗同样被那自爆的余波冲击的高高飞起,不断地催动源力抵挡,俏脸一片苍白。 好一会之后,余波才逐渐平息。 杨开一个晃动来到风鬼面前,却见此人已经毫无气息,死的不能再死了。 “妈的!”杨开忍不住骂了一声,抬头朝花青丝那边望去,爆喝道:“花姐,留活口!” 血刀到底是个什么组织,这次寻上自己又因为什么原因,他一无所知,若是能抓一两个活口询问一番的话,未必不能打探出一点消息来。 他没有直接杀掉风鬼,而是废去他的修为,就是有这层考虑,却不想被风鬼还是被雷鬼自爆的余波给冲击至死。 山鬼已经被法身给打爆了,如今还活着的就只剩下火鬼一人,他自然不想火鬼也就此陨落。 可当他喊出那句话之后,却是直接怔在原地。 花青丝身侧彩带萦绕,也是扭头苦笑地望着他,道:“这……怕是有些难度。” 在她面前不远处,火鬼凄厉狞笑,他的血刀不知何时已经捅进自己的心房之中,口中溢出鲜血,虽面色痛楚却依然猖獗大笑:“血刀出手,不死不休,哈哈哈哈!” 看他的样子,显然是自裁的,估计是看其他三人都已先后陨落,觉得没有逃生的希望,直接用血刀插进了自己的心口。 这样的致命伤,就是帝尊境也活不了多久,更不要说火鬼只是道源三层境了,放任不管的话,只需一会儿他便会气绝。 杨开面色铁青,几度变幻之后咬牙喝道:“没经本少同意你就想死?做你的春秋大梦!” 话落之时,他已身形一晃,直接来到火鬼面前,单手在他身上一拍,封住他的力量,免得这家伙跟雷鬼一样选择自爆,若是那样的话就真的回天无力了。 “你……你做甚!”尽管已经听到死亡的召唤,但一看杨开那狰狞的模样,火鬼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 杨开冷笑不迭:“做什么,当然是救你啦,不用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