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零二章 你要你就拿嘛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零二章 你要你就拿嘛

翌日,城主府,府内上下张灯结彩,管乐齐鸣,热闹非凡。 今日乃天鹤城城主骆津纳妾典礼之日,四方来宾尽皆全来祝贺,一辆辆满载了贺礼的马车络绎不绝,在城主府下人的指引下朝后院处驶去,由专门之人记载,分门别类,收入库房。 整个城主府内的人,皆都是笑逐颜开,好似自己成亲了一样。 城主府门口,有英俊小厮和美貌婢女迎接过往来宾,分列两排,个个脸上溢满笑容,彬彬有礼。 凡有客人到来,便有司仪高呼来人门派所属,引万众瞩目。进了城主府内,自有人率领前往内堂,按身份地位不同,被安排在不同位置的席筵上。 那几个如日中天,实力雄浑的宗门代表自然是被安排在最前方的位置,接下来才是其他稍次一些的宗门或者家族,越往外,代表的身份越低。 对这样的安排,没人敢有什么异议,有多大的本事,坐多靠前的位置,各家各派有多少分量,每个人心中都有数。 城主府的安排肯定早就已经拟定好了的,自然不会引发别人的不快。 杨开随着千叶宗等人来到此地,好奇地打量四周。 他还是头一次参加旁人的婚礼,虽然只是个纳妾典f∈礼,但这也是关系到一辈子的大事了,瞧的颇为新奇。这热闹喜庆的场景,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苏颜,夏凝裳,扇轻罗和雪月等人。 内心深处好一阵自责,在当年离开故乡星域的时候,就应该好好地操办一场,让她们感受一下身为女人该有的幸福。 如今想来。倒是自己亏欠了她们很多。 今日他本不想来此的,只是叶箐晗几次相邀,杨开又免得她胡思乱想,唯恐自己不告而别,索性便随着千叶宗几人一起过来了。 杜宪等人也从宗门内带了一些贺礼过来,虽不算多么珍贵之物。却也数量不少,早在进来之前就已经由马车装载,交由城主府的下人安放到后堂去了。 随后才在另外一个下人的带领下,进入这举行典礼的内堂。 内堂面积颇大,安置了上百张酒桌也不显拥挤,千叶宗等人到来之后,里面已经熙熙攘攘,各门各派的强者们或自饮自酌,或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块儿高谈阔论。哈哈大笑,这种场合,正是许多势力联系彼此感情,增进彼此交流的好机会。 那在前头领路的下人带着叶箐晗等人来到居中位置的一张酒桌前,微笑道:“诸位大人的位置就在这里,且请稍作片刻,典礼即将开始。” 说完之后,这人便要离去。 巫马闻言。面上闪过一丝不虞之色,一把揪住了那下人的衣领。低喝道:“我们的位置便在这里?你确定?” 这张酒桌的位置并不在前方,反而有点中间靠后。此地周围的十几张酒桌,除了千叶宗之外,剩下的全都是一些小家族和小宗门了,族类宗内可能只有一个道源境的那种,与枫林城几大家族的实力相当。 千叶宗虽然没有帝尊境强者坐镇。但道源境却有不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安排在这里,即便不是最靠前的几桌也绝对差不到哪去。 如此安排,显然是一种轻视与侮辱。 那下人被巫马吓了一跳,惊慌道:“小的只负责将客人引到相应的酒桌上。其他的一概不知啊,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巫马放手!”杜宪眉头紧皱着,淡淡地吩咐一声。 “师兄……”巫马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见杜宪朝他打了个眼色,他扭头四望,正见到不少人瞪大眼珠子望着自己,赫然是他的动作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既来之,则安之!”杜宪轻声道。 巫马闻言,这才一咬牙,恨恨地松开那人的衣领,却依然一脸不忿之色。 “先坐下吧,叫别人看着成什么样子。”叶箐晗皱了皱黛眉,率先落座。 其他千叶宗弟子也都安静地坐了下来,可一个个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巫马咬牙道:“师兄师姐,他们分明是给我等难堪啊……你们怎忍的下去?” 杜宪望了他一眼,道:“忍不下去又如何?你是掀了这里还是要是要杀了那老匹夫?” 巫马嘟囔道:“我也没这么说啊,可是这么多人看着他们把我们安排在这么落后的位置上,分明就是故意的。” 叶箐晗道:“谁叫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呢,闹起来的话对我们没好处的。” 杜宪冷哼一声:“这个哑巴亏,骆津是算准了我们定会吞下去的,记住今日之耻,改日双倍奉还便是。” 巫马一脸愤愤,却也知道没法再改变眼前的局面了,只是四周武者望着此地的怪异眼神和那窃窃私语之声,让他总有一种在嘲笑自己等人的感觉,一下子如坐针毡,浑身都不自在了。 而就在这时,杜宪忽然悄悄地捅了一下叶箐晗的胳膊,低声道:“自从你进来之后,有人一直在看着你呢。” “谁啊。”叶箐晗一脸疑窦之色,扭头四望,一下便看到了坐在最前方的一桌的邱雨,果然见他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不放。 她忙啐了一声:“别瞎说,他哪里有看我。” 杜宪嘿然一笑:“不看你,那是在看谁!叶子师妹天香国色,邱雨这小王八蛋如何能抵挡住你的魅力。” 叶箐晗红着脸嗔道:“越说越没正经了,你可是大师兄,要为人表率!” 杜宪不禁讪讪一笑。 叶箐晗瞧他模样,却是满脸的甜蜜,她哪里不知道杜宪这是在吃醋? 巫马这时忽然插嘴道:“那王八蛋居然派人过来了。” 杜宪和叶箐晗扭头一看,一下便看一直跟在邱雨身边,保护他的一个老者正不疾不徐地朝这边行来。 杜宪眉头一皱:“这小子想干什么?” 叶箐晗哼道:“理他做什么,等参加这典礼之后我们便回宗,这种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多待。” 说话间,那老者已经来到几人的桌前站定,微微一抱拳,道:“叨扰诸位!” 人家身为前辈如此客气,杜宪倒也不好甩脸色,也是抱拳回道:“李前辈客气。”他顿了一下,问道:“不知道李前辈来此何事?” 那李姓老者淡淡道:“奉我家公子之命,想请一人过去一趟。” 杜宪闻言,不禁瞧了一下叶箐晗。 叶箐晗不耐道:“回去告诉你家公子,我没功夫!” 李姓老者表情古怪地看了看叶箐晗,微笑道:“少宗主想多了,我家公子并非是要请少宗主,而是请这位小兄弟的。” 说话间,他伸手指了指杨开。 “呃……”叶箐晗一下闹了个大红脸,尴尬道:“请……他做什么?” 杜宪等人也都是一脸愕然的表情,众人都和叶箐晗一样,以为这李姓老者来此是请叶箐晗的,毕竟邱雨一直对叶箐晗有意,哪晓得事情却是如此的戏剧化,搞的叶箐晗一下下不了台了。 李姓老者道:“公子没说,老夫也不知道,只是让老夫来此请这位小兄弟过去一趟而已。” 听他这么说,众人全都将目光投向杨开。 一望之下,不禁嘴角抽搐不已。 只见杨开不知何时已将摆放在桌子上的果盘端到了自己面前,一手抓着一个灵果,放在嘴中大快朵颐,吃的津津有味,而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更放了几个果核,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吃的,这么一会儿功夫,竟快把那些灵果吃掉一半了。 那吃相眉飞色舞,狼吞虎咽,好似几百年饿死鬼投胎一样,让几个千叶宗弟子瞧的瞠目结舌。 更兼之李姓老者忽然来到此桌的缘故,不少人正朝这边好奇张望,一见杨开这般吃法,都是不住地摇头叹息,眼露鄙夷之色,暗想这家伙大概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土包子,一盘灵果就让他大出洋相。 千叶宗的几个弟子浑身都不自在了。 “杨少!”叶箐晗脸如火烧,轻轻地捅了他一下,示意他收敛一些。 杨开扭过头,嘴里塞着不知名的果肉,满嘴生津,吃的吧唧吧唧响,将手上端着的果盘往叶箐晗面前一递,道:“你要啊?你要你就拿嘛。” 叶箐晗嘴角抽搐不已,脸红的更厉害了。 杨开却仿若毫不知情,将果盘往其他千叶宗弟子面前递了递,道:“都别客气啊,味道很不错的,多吃一点还能增进修为,这灵果应该都是刚采摘下来不久的,可鲜美了。” 几个千叶宗弟子哭笑不得,他们也不知道杨开的底细,更不知道叶箐晗一直把他带在身边到底要做什么,一见他如此丢人,都纷纷撇开脑袋,一副与此人不熟的模样。 “咳……”杜宪轻咳一声,道:“杨少,是这位李前辈找你事。” “哪来的李前辈?”杨开说着,“什么李前辈?” “这位小兄弟,又见面了。”那李姓老者额头青筋直跳,他被晾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杨开视他如无物,好歹也是个道源三层境的强者,自然心中恼火。 杨开这才抬头看向他,咧嘴一笑,道:“原来是你啊,你不跟着邱雨,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