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零四章 吉时到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零四章 吉时到

邱雨叹气道:“杨兄,你这不是为难我么。∈♀,” 杨开笑道:“别说的这么见外嘛,此事对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又不是要你在这里脱衣服裸奔,爽快点,换不换吧。” 邱雨面皮抽搐地望着他,道:“换,又如何?不换,又如何?” 杨开呵呵一笑,拍了拍邱雨的肩膀,顺手将沾在手上的果汁擦在了他的衣服上,道:“换的话那咱们就是好朋友啦,你好我好大家好。要是不换的话……本少说不得也要去找城主大人好好聊聊,问问他那宝贝女儿的下……” “够了!”邱雨脸色一冷,直接将杨开的手拍了下去,瞪着他咬牙道:“你威胁我!” “有么。”杨开眨了眨眼,“邱兄误会了啊,我只是跟你商议罢了。” 邱雨愤愤道:“我就知道不应该找你打探骆冰的消息,你这卑鄙小人!” 杨开笑眯眯地道:“年轻人,不要这么容易动气,气大伤身!” 邱雨冷冷地望着他,好半晌,才一转身从座位上离开,直接来到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那管家闻言,眉头微皱,似乎一脸为难的样子,还朝千叶宗等人所在之地瞧了几眼,微微摇头。 可邱雨也不知道跟他又说了什么,那管家才脸色难看地点头应承下来。 片刻之后,那管家行到千叶宗等人面前,抱拳道:“诸位大人,今日诸事繁忙,下人们似乎有所疏忽,诸位大人的座位并非这里,请随小老儿换个位置。怠慢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杜宪和叶箐晗等人闻言都是一愣,不知道这管家搞什么鬼东西。 杨开却嘿嘿一笑,抱拳冲那管家道:“有劳!” 说话之时,他冲叶箐晗等人打了个眼色。 众人虽然还是一头雾水,却依然站了起来,在那管家的带领下。直接行到最靠前位置的一张空桌旁边,在那管家的安排下,依次落座下来。 安置妥当之后,那管家便离去了。 叶箐晗这才一转头,望着杨开问道:“杨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邱雨说了些什么?” 她知道以千叶宗如今的实力和天鹤城之间的关系,是不可能得到这种待遇的,唯一的解释便是杨开先前与邱雨的密谈。 毕竟邱雨在离去之后便找了那管家,而紧接着自己等人的位置便会调换了。 杜宪等人也都一脸好奇地望着杨开。期望他给个答案。 杨开一笑,道:“也没什么,我跟邱兄一见如故,再见交心,他觉得城主府方面太怠慢你们了,所以便主动提议要给你们换张桌子。” 众人显然都不相信。 叶箐晗道:“信你才有鬼了!” 杨开道:“邱兄人还是很不错的嘛。” 这边的异动让不少宾客看在眼中,暗暗震惊不已,毕竟千叶宗和天鹤城之间的关系大家都有些了解。此刻却忽然被换到了最靠前的桌位上,这个小小的异常不免让人疑神疑鬼。暗暗猜测千叶宗与天鹤城是不是言归于好。若真如此的话,那他们恐怕也该重新考虑是不是要跟千叶宗示好了。 内堂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谲起来。 千叶宗等人也都是坐立不安,总是能感觉到四周不少带着异样的目光朝这边瞄来,让人浑身不自在。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内堂里空着的桌椅逐渐被后来之人坐满,整个内堂也逐渐地恢复了那喧闹的气氛。 某一刻。忽听有人高喊:“城主大人到!” 一言出,整个内堂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齐齐朝一个方向瞩目过去。 只见那边一人身穿大红长袍,迈步而出,面上洋溢欢愉笑容。不断朝四方拱手。 “见过城主大人!” “多日不见,城主大人风采更甚往昔,让人羡慕羡慕啊!” “恭贺城主大人如愿迎娶美娇娘,大人真乃我辈楷模!” “值此大喜之日,祝城主大人身体安康,武道隆昌,子嗣连绵,家族不朽!” …… 四面八方,宾客齐贺,个个面上都堆满笑容,极尽谄媚之能事。 那身穿大红长袍之人也是寒暄不断,笑容极为畅快。 “这是骆津?”杨开一瞪眼珠子,悄声跟叶箐晗问道。 叶箐晗沉着脸,颔首道:“正是他!” 杨开嘴角抽搐道:“你不说的话,我还以为是骆津他爹呢……” 杨开也是头一次见到这天鹤城的城主,本以为这家伙能纳十五房小妾,必定养颜有术,精力旺盛,即便有道源三层境修为,看起来肯定也不会太苍老。 可眼前所见之人,却是个半大老者,头发花白,稀稀疏疏,虽已有不俗的修为,但已气血之力虚浮,显然已入暮年,此生根本没有晋升帝尊境的希望。 那穿戴在身上的大红长袍愈发衬托他的老迈。 “谁家的姑娘,真是瞎了眼啊!”巫马也在一旁摇头不断,为那今日嫁给骆津的女子感到悲恸。 “闭嘴,小心祸从口出!”杜宪狠狠地瞪了巫马一眼,低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骆津的那些小妾哪一个是自愿嫁给他的?” 巫马哼道:“就是做多了欺男霸女的坏事,所以才一直没有后嗣,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你还说!” 巫马撇嘴道:“行行行,不说了。” 场面热热闹闹,喜庆至极。 好一会之后,才有一个声音高呼而出:“吉时已到!” 霎时间,四周管乐齐鸣,锣鼓喧天,似要掀开这屋顶一般。 骆津面上也散发出一阵红光,一整衣衫,面含笑容地朝门外望去。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齐齐朝那边瞩目,个个都面含微笑,眼中溢满了期待之色。 似有乐律从外悠扬而起,而伴随着乐律之声,一支送亲的队伍逐渐印入众人眼帘之中,一个媒婆打扮的女子走在前方。扭动着水桶般的肥腰,面上挂着的笑容甜的腻人,伴在一座四人花轿旁,徐徐朝这边行来,极尽卖弄之能。 花轿之后,有童子童女跟随,不断地抛洒着手中花篮里的花瓣。 花轿所过之处,花瓣铺路,花香弥漫。 在花篮童子童女之后。又有两列童子童女,各提着灯笼,跟随在后,灯笼之上,分别有“百年好合”、“喜结良缘”等诸多喜庆字样。 在之后,才是送亲的队伍,清一色的女子,个个都哭的梨花带雨。似是女方婆家之人。 短短几十丈的路,足足行了一盏茶时间。那花轿才来到内堂门口处。 “落轿!”有人高呼一声,那花轿才平稳落下。 媒婆上前,掀开轿帘,朝内伸出一手,紧接着,便有一只白皙柔夷搭了上来。 单是这一只小手。就不知让多少男人看的眼前一亮。 那玉手白皙无瑕,肌肤欺霜赛雪,似是吹弹可破,让人遐想联翩,暗想有如此玉手之人。必定姿色妖娆。可偏偏这人马上就要成为骆津的第十五房小妾,实在让人扼腕痛惜,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紧接着,一只大红的绣鞋从轿内探出,落在门口的红毯之上,耀人眼帘的美妙身影,这才印入视野之中。 新娘子凤冠霞帔,头顶着红盖头,嫁衣之上绣着金灿灿振翅欲飞的凤凰,缀满珠玉的凤冠流苏遮挡了那令人遐想无限的容颜。 这一刻,无数人心中骂娘。 无他,新娘子头上戴着的那凤冠和红盖头,似是有隔绝神念查探的功效,赫然是一件不俗的秘宝! 所有想暗暗查看新娘子容颜的武者所释放的神念,都被一股无形的屏障所阻碍,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骆津似是知道众人此刻心中的想法,左右观望一眼,暗暗警告一番之后,这才心满意足地微微一笑。 杨开此刻也是一阵猛撇嘴。 他刚才也与旁人一样,悄悄地放出神念想看看新娘子长什么样,却不想被那秘宝所阻。 这秘宝威能不俗,他若是强行催动神念的话,倒也可以破开,一睹那庐山真面目,但这毕竟是纳妾大典,真要是这么做了,肯定会引人瞩目,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他只是稍微试探一番,便没再尝试,只是静静观望。 此时此刻,在那媒婆的搀扶和带领下,新娘子一步步朝内堂处行来。 虽看不清她的容颜,但从那嫁衣之下隐约透出的轮廓,依然可以瞧出这女子身段姣好,必是婀娜多姿之人。 杨开瞧着瞧着,忽然眉头一皱,似是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到底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更重要的是,昨日那种心悸烦躁之感忽然一下子又涌了上来,让他眉头紧皱。 转头看了看叶箐晗等人,见他们毫无察觉的样子。 不过眼前这场景似是激发了叶箐晗内心深处的某种渴望,她此刻望着那一步步行来的新娘子,美眸里一片期盼的神色,似是在幻想着自己有哪一日能够也如这般凤冠霞帔,嫁给自己最心爱的人。 她偷偷地瞧了一眼杜宪,小脸微微泛红。 不多时,一群人终于行至内堂处,那媒婆将手中的绸带交给骆津,含笑道:“大人,新娘子我可交给你了,日后可要好好对她。” 骆津大笑道:“必不会让她受到半点欺负。” 媒婆道:“新娘子好福气啊,我这一生怎么就这么命苦,没遇到大人这样的男人呢。” 一群人哄堂大笑,热闹的气氛一瞬间达到。(未完待续。。)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