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一十章 不是秘术(端午快乐)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一十章 不是秘术(端午快乐)

杨开淡淡一笑,有些同情地望着柴虎,不答反问道:“是不是很伤心绝望?自己拼尽性命也要营救之人,竟在背后冲自己出手,这种感觉不好受吧?” 柴虎面色铁青,用一只独眼死死地盯着杨开。⊥ 杨开道:“她并非是自愿出手的。” 柴虎一惊,咬牙道:“你是说……她被人给控制了?”说话间,恨恨地瞧了一眼被杨开拿捏在手上的中年男子,一脸杀机跌宕:“难道就是此人?” 杨开大笑,道:“你总算是明白了。” 柴虎一脸懊恼:“我早该明白的,我早该明白的,五妹怎么可能会在背后对我出手,该死啊!我早该想明白的!我怎么这么笨啊,我柴虎是天底下最笨之人!” 他大叫着,脸上全是愧疚和自责的神色。 “柴大哥……”骆冰脸上全是泪水,也不知道是因为受到了惊吓还是什么,冲上去将那几个一直押住柴虎的城主府武者推开,然后张开一双手臂,如一只母鸡一样护在柴虎面前,口上叫道:“柴大哥你走,我拦住他们!”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在昨日遭遇那种危机,遇到柴虎之前,她还是城主府的公主,备受呵护宠爱,无忧无虑,每日快乐生活,但只是一夜的时间,她觉得似乎忽然成长了很多很多,在见到柴虎那自责到伤心欲绝的表情之后,她竟莫名地心疼起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就行动了,根本没有去细想太多。 “冰儿!”骆津勃然大怒,一双眼中喷射着怒火,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女儿。万没想到一直乖巧听话的她竟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接连不断地做出忤逆自己之事,甚至还保护起破坏自己纳妾大典的歹人了!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内心深处的烈火熊熊燃烧起来。 “爹爹,你让柴大哥走吧,女儿求求你了,他是女儿的救命恩人啊。你不能伤害他!”骆冰跪倒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苦苦哀求。 柴虎那独眼之中泛起一抹复杂的情绪,怔怔地盯着自己面前那娇柔的身影,心中五味杂陈。 四周宾客,也诸多动容,凝视着哭泣的骆冰,心中肃然起敬。 “冰姑娘,好样的。”杨开在一旁哈哈大笑。冲骆冰竖起大拇指,对她不由刮目相看起来,大喝道:“你放心,今日你柴大哥必定不会受半点伤害,杨某以自己的性命保证!” 骆冰闻言,眼前一亮,扭头望着杨开道:“真的?你真的保证?” 杨开肃然道:“我保证!” 骆冰一擦眼角泪水,欣喜道:“谢谢。谢谢你!你快带他走吧,柴大哥被他们封住了修为。自己走不掉的,你这么厉害一定能带他走。” 杨开缓缓摇头道:“这不行,我的事还没办完,等办完了自会带他离开的。”顿了一下,他又微笑道:“当然,冰姑娘若是想一起离开的话。也可以跟我们一起。” “我?”骆冰闻言一怔,扭头望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背后的柴虎,凄婉一笑,道:“我就算了。我得留在爹爹身边。” 骆津闭眼,语气沉痛道:“冰儿,你若再不回自己的房间,再敢在这里胡言乱语,爹爹便没有你这个女儿了!” 他也是受够了,觉得平日对骆冰太过宠溺,竟导致她今日做出这样损伤自己颜面之事,心中之痛远大于被杨开和柴虎两人搅乱大典之怒。 骆冰娇躯一下子颤抖起来,泪眼婆娑,楚楚可怜地望着自己的父亲,眼泪水儿就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落。骆津从来都没有对她这么严厉过,也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种无情的话,导致她一时间竟有些接受不了,彻底傻在了原地。 “至于你们……”骆津虽然恼怒女儿的胡来,但见骆冰都那样了,也有些不太忍心去看她,只把一腔怒火都发到了杨开身上,转过头来望着杨开,恶狠狠地道:“今日你们谁也别想离开!开阵!” 话音落,城主府忽然嗡鸣一声,一股澎湃的能量跌宕而起,而整个城主府外忽然多出了一层凝实的光幕,显然是启用了什么阵法,将整个城主府都封闭了起来。 “正合我意!”杨开大笑一声,“这下子在事情没解决之前,谁也别想跑了。” “这小子疯了,真的疯了!” “竟敢以一己之力得罪城主府,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到底是年轻气盛啊,看样子是要交代在此地了。” “管那么多做什么,看热闹便是。” 一阵议论纷纷之声传出,四周宾客在接二连三的异动之后都已远远地退开,空出中央好大一块空地,留下杨开与那个被他制住的中年男子。 “说吧,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控制了新娘子,我没什么耐心的,你若不能给个满意的答案,我可要直接杀人了。”杨开掌心处源力吞吐,一脸漠然地望着那中年男子问道。 中年男子只有道源一层境的修为,比杨开还低一层,闻言脸色大变,额头上一下出满了汗水,颤声道:“这位小兄弟你……你是不是误会……”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杨开便忽然一抬手,冲他的胳膊处微微划动了一下。 噗…… 轻响声传出,那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胳膊离体飞出,在半空之中爆成一团血雾,紧接着,那断臂伤口处,喷出如喷泉一般的殷红鲜血。 “啊,我的胳膊!”中年男子大声惨呼,因为疼痛,面上五官几乎都扭曲到了一起。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下一次你再不给我满意的答案,飞出去的会是你的头颅!”杨开目中寒光四溢,冷冰冰道:“不管你是用什么手段控制了新娘子,我想只要你死了……新娘子也会脱困吧?” 中年男子浑身一抖,满脸的恐惧和惊骇,一边大叫,一边朝骆津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只见骆津微微摇头。 他一咬牙,大叫道:“你杀了我……杀了我也没用,我若死,新娘子也必死无疑!” 此言一出,四周宾客顿时喧哗起来,而骆津则是脸色一沉,铁青无比。 虽然中年男子这话没有直接透露出什么信息,但他这话本身就已经足够说明一些问题了,若非新娘子不同意这门亲事,骆津为何要让人控制她?若她真是自愿的,根本没必要做这种事。 换言之,她真是被逼着跟骆津成亲的。 而在听到中年男子这话之后,柴虎那独目之中猛地绽放出惊人的光彩,咧嘴呵呵傻笑起来,似乎解开了心结一样。 骆冰见他如此高兴,也是忍不住噗嗤一笑,梨花带雨,艳美至极。 “想骗我?”杨开冷哼,狰狞道:“你可知骗我会有什么代价?” “我没骗你!”中年男子大叫道,“在下所说句句属实。” 杨开冷冷地盯着他,却不见他眼中有半点撒谎的痕迹,颔首道:“好,既然如此,你将那秘术解除了。” 中年男子闻言,面上一片难色,摇头不断。 “你想死?”杨开厉喝。 中年男子道:“我不解除,你不敢杀我!可我若是解除了,必死无疑!” 众人一听,立刻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他若不解除那秘术的话,杨开投鼠忌器,自然不会要他性命的,可他要是解除了,且不说杨开会不会过河拆桥,就是骆津都绝不会放过他。 今日骆津已经颜面尽失,中年男子的做法若不趁他心意的话,骆津岂会善罢甘休?对骆冰他有包容之心,对杨开他无可奈何,但是对这中年男子,他必定会挫骨扬灰。 杨开眉头一扬,道:“你打的好算盘!” 中年男子凄惨一笑,道:“形势所逼,希望小兄弟不要怪罪!” “那你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秘术?”杨开再问。 中年男子怯怯地瞧了一眼骆津,骆津一脸冷厉的神色,吓得他连忙撇开目光。 “看样子你是铁了心不与我合作啊,也罢,我不取你性命,但我可以斩你四肢!”杨开冷笑不迭,举手便要如法炮制。 “等等!”中年男子吓得脸都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闻言大叫一声。 “你还有何话要说?”杨开厉声问道。 中年男子迟疑半晌,这才一咬牙道:“那不是什么秘术……” “不是秘术?”杨开眉头一扬,“那你是用什么手段控制新娘子的?” 中年男子哭喊道:“我不能说,小兄弟你放过我吧,我只能告诉你这些了,在下家中上有老下有小,也是在天鹤城生活的,小兄弟你就高抬贵手吧……” 杨开冷冷地望着他,知道即便再逼迫恐怕也没什么结果了,这才恨恨地将他往千叶宗那边一丢,咬牙道:“叶姑娘,帮我看着他,若他敢耍什么花招,直接杀了!” “哦!”叶菁晗闻言,猛地回过神,连忙伸手朝那中年男子抓去,将他制在身旁。 杨开这才一转身,来到新娘子身边。 这一次新娘子倒是没有冲他下手,而是如雕塑一般站在原地,只是随着杨开的接近,她的呼吸开始慢慢变得急促,似乎很是激动的样子,就连娇躯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早上更新忘记说了,今天端午,大家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