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一十二章 傀芽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一十二章 傀芽

傀芽,地榜排行五十二,细弱毛发,生于地下三万丈阴暗之地,极难寻觅,与饲主心神相通后可控制他人为己所用。 杨开脑海中闪过之前在奇虫经上看到了一些信息,很快便想起如何克制这种东西了。 这也多亏了虫帝留下的奴虫镯,镯内暗藏奇虫经,否则以杨开的见识阅历,对眼前的局面肯定束手无策。 傀芽在奇虫榜上排名不高,几乎是末尾的位置,因为它虽然细弱毛发,不易察觉,被种之人也会变得如傀儡一般听从指挥号令,但却有另外一些弊端,导致它的排名并不靠前。 知道了解决之法后,杨开连忙沉浸心神在自己的空间戒里翻找起来,不大片刻功夫便找出几株草药。 众多宾客都好奇地望着他,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甚至连之前他口中说出的傀芽到底为何物,众人也都一头雾水。 此刻见他取出这些草药,都暗暗猜测是不是克制那傀芽之物。 “叶姑娘,有没有道源级以上的土系妖兽内丹?借我一用。”杨开忽然转头,冲叶菁晗问道。 叶菁晗怔了一下,连忙在空间戒里翻找起来,不过还不等她找到,杜宪却已取出一枚圆滚滚土黄色的内丹,望着杨开道:“杜某正好有一枚,杨少若不嫌弃,尽管拿去。” 他话音刚落,骆津忽然爆喝一声:“杜宪,你若还念及天鹤城与千叶宗之间的交情,便带着你几位师弟师妹离开此地,先前一切本座恕不追究!” 杜宪闻言皱眉,瞧了一眼叶箐晗,见她冲自己微微颔首,微微一笑,道:“杨少乃我千叶宗的朋友,朋友有求,杜某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骆津面色铁青,不住地点头道:“好,很好,今日之事本座记下了,他日得闲必上千叶宗与叶恨说道说道。” 杜宪眉头微皱,却依然不卑不亢地道:“城主大人开心便好。” 说话间,他已将那土系妖兽内丹抛给了杨开。 杨开一把接过,查探了一下这内丹的档次和成色,大为满意,一下子盘膝坐了下来,同时把手一挥,一尊丹炉忽然出现在面前。 那丹炉迎风便张,很快就长到一人高,丹炉外雕龙刻凤,散发着及其强烈的能量波动,一看就不是凡品。 “嘶,这小子难道还是个炼丹师?” “乖乖不得了,这丹炉似乎是道源级上品的档次,能动用这等丹炉,岂不是说他是一位道源级的炼丹师?” “他刚才说自己叫什么来着?” “杨开,凌霄宗杨开!” “杨开……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众人议论纷纷七嘴八舌,不少人露出震惊的神色,杨开之前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他们已经亲眼目睹,可如今一见他取出一个道源级上品的炼丹炉,还是吃了一惊,猜测不断。 已有不少人将他与此前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位在四季之地炼制出太妙丹的人联系到了一块。 毕竟两者姓名相同,又都有道源境的修为,似乎都精通炼丹,这天下虽大,但有如此多相似之处的人恐怕还真不多。 众目睽睽之下,杨开一催炉火,整个内堂的温度一下子提升不少。 骆津眯眼关注着,并没有要急着动手的意思,似乎对杨开接下来的动作也充满了兴趣。 杨开乐的如此,他不断地变幻灵决,刻画灵阵,将那几株草药和土系内丹依次投进丹炉内,控制着火候熬煮。 前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杨开忽然又冲旁边一伸手,掌心处源力涌动,将一只碗吸了过来。 旋即,他一跃而起,来到那墨玉鼎前方,一拍丹炉,震飞炉盖,伸手在其中一抓一吸,便将炉内之物吸了出来。 那赫然是一团碧绿之色,看起来黏黏糊糊极为怪异,呈现出半凝固状态的药液。 以炼丹师的角度来看,这个时候开炉显然是已经炼丹失败了,但想要驱除傀芽,却正是需要这样的东西。 他将怪异的散发着古怪味道的药液放在碗中,然后小心翼翼地端到赤月面前,正色道:“前辈,喝下这个。” 赤月黛眉皱成一团,脸色发白。 当杨开将这半成品药液断到自己面前时,她便嗅到了一股及其难闻的气息,这气息就好似一双几十年没有洗过的袜子一样,单是闻一下便令人作呕。 这样的东西岂能入腹? 见她一副嫌弃的眼神,杨开咧嘴一笑,道:“良药苦口嘛,喝了这个你就好了。” 赤月美眸瞪着杨开,一副你敢耍我你就死定了的神态。 杨开不管她,一副哄孩子的架势,道:“来,乖乖的喝掉!” 这般说着,他一手捏开了赤月的嘴巴,一手端着碗,将那碗中之物往她嘴里倒去,同时暗催源力,助赤月下咽。 咕咚咕咚几声…… 众多宾客,无不转开目光,只感觉胃部一阵翻滚,整个人都不好了。 “哇……”某一刻,赤月忽然呕吐了出来,一下子半跪在地上,神色艰辛至极,似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一般。 杨开笑吟吟地站在一旁,将手中的碗丢开,伸手拍了拍赤月的后背。 “臭小子,你敢给我喝这种东西!”赤月一转头,咬牙切齿地怒视杨开。 她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喝过这么难以下咽之物,今日若非行动受制,她怎会遭此劫难? “前辈息怒,小子也是逼不得已啊。”杨开嘿嘿一笑。 “五妹……”一旁,柴虎怔怔地望着赤月,欣喜道:“你可以动了?” 赤月一怔,这才如梦方醒地活动了一下身子,徐徐站起,微笑道:“果真不受限制了!”说着,她一转头,重新恢复那威严的模样,恨恨道:“看你所言不虚,这次就饶了你,下次要再敢给我喝这个……” 话说到一半,赤月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脸色苍白,似是回忆起了及其不好的事情。 不过很快,她便转移目光,看向柴虎,一脸愧疚道:“四哥,是我连累你了。” 柴虎大笑道:“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我相信若是我遭遇这种事,你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赤月颔首,面上一片感激,一转身,目光森冷地望着那被叶菁晗制住的中年男子,道:“竟敢让我受这样的罪,我要他死!” 那中年男子此刻一脸茫然,眼神空洞,怔怔地望着赤月,嘴中不停地嘀咕道:“不可能啊,这不可能啊,傀芽近乎绝迹,这世上怎可能还有破解之法……” 他似乎还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的独门绝技就这样被轻松破解的结果,导致心神受到了巨大的震动,一时间有些恍惚。 杨开在那边咧嘴一笑,道:“在我面前玩虫子,还早了几百年呢,哈哈哈哈!” 他一阵猖狂得意大笑,让不少人都频频瞩目,心想这小子怕是疯了吧。 笑声止,杨开一伸手,朝地上轰出一股力量,那力量化为火光,将赤月的呕吐之物焚烧殆尽。 而与此同时,那中年男子也仿佛遭遇重创一般,整个人猛地一震,一口鲜血不由自主地喷了出来,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无比,气息萎靡。 那傀芽虽被逼出,但并没有死去,所以中年男子之前安然无恙。 可杨开这一击不但将傀芽毁灭当场,也让与傀芽心神相连的中年男子受到冲击,自然不好过。 傀芽之所以在奇虫榜上排名不高,就是因为它生命力不如其他奇虫异豸强大,可以轻松灭去。如噬魂虫就不会这样,想要彻底杀死噬魂虫是一件极难的事。 若是可以的话,杨开也想将那傀芽收进奴虫镯,说不定以后有机会可以用到。 但是傀芽这种奇虫很特殊,一旦有人在它身上烙下痕迹,便再也无法被第二人所用了,所以杨开才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毁灭。 见那中年男子都这幅样子了,赤月黛眉微皱,也没要再去找他麻烦的意图,而是目光冰冷地朝骆津望去。 她今日所遭遇这一切,罪魁祸首便是骆津,若不是杨开奇迹般的出现,救她于水火之中,今日不但她无法脱困,恐怕连柴虎都要跟着栽进来。 她对骆津这种小人自然是恨之入骨。 “小月,你现在到本座身边来还来得及,本座跟你保证,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既往不咎!”骆津望着赤月,淡淡说道。 “小……月!”杨开一下子瞪大眼珠子,瞠目结舌。 想当年,那帝辰星上的妖王赤月,掌控整个星辰,亿万妖族无不听从号令,到了星界这边,竟被人称呼为小月。这要是让帝辰星上其他几位妖族领主知道,也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赤月似是察觉到了杨开的微妙表情变化,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冷哼一声道:“老狗!你囚禁我大哥他们,逼迫我与你成亲,现在居然要我去你身边?你是不是还没睡醒?” 骆津面色一沉,满脸的怒意。 他知道今日之后,自己怕是要颜面扫地了,本想着通过赤月来挽回一下,却不想被她如此干脆拒绝,一时间恼羞成怒至极,杀念如潮水般涌动起来。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