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一十六章 舍命陪君子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一十六章 舍命陪君子

“杨大师,胜负已分,老夫希望你不要再负隅顽抗了,否则可能真会受伤。≥”柯天神情肃然地望着杨开说道。 杨开咧嘴一笑,道:“怎么?老人家这是当了婊子又要立牌坊?” 柯天面色一沉:“老夫只是好言相劝。” 杨开大笑:“如此的话,我也有话要与老先生说。” “什么?”柯天眉头微皱。 杨开目光一寒,沉声道:“若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收手,否则老先生怕是晚节不保!” 柯天闻言心中一突,骆津似也感觉有些不安,连忙悄无声息地冲人群某个方向打了个眼色。 下一瞬,那人群之中暴起一团剑光,天照宫的邱雨手持长剑,身子裹在其中,化为长虹朝杨开斩来,这一剑,似能破碎长空,邱雨显然已动全力。 在场诸人的注意力都被之前的战斗所牵引,根本没想到在这种时候邱雨会出手,待见到那一抹剑光之时,这才猛然醒悟,邱雨显然早已与骆津暗中商议好了。 邱雨虽只有道源一层境修为,但这一下暗中偷袭可谓是雷霆万钧,只是一瞬便已扑至杨开面前,气势如虹。 杨开不惊反笑:“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 “什么?”邱雨闻言面色大变,抬头望去,只见杨开一双眼中充满了戏谑之意,似是早有预料一般,讥讽地望着自己。 “不好!”邱雨大惊失色,手上长剑一抖,便要退回来,但仓促之间哪还来得及? 只听噼里啪啦一阵炸响声传出,杨开体表处忽然五彩霞光绽放,整个人的躯体似乎都膨胀了一圈。一股远超道源两层境境界的气势轰然弥漫。 咔嚓…… 那束缚住杨开的雷电锁链在一瞬间被崩断,柯天浑身一震,目瞪口呆地望着前方,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几步。 “邱公子小心!”骆津大呼。 邱雨一颗心顿时冰冰凉,眼睁睁地看着杨开一挥拳头,朝自己轰来。 危机时刻。他一转长剑,荡出一片剑光封锁在身前,期望能够化险为夷。 拳风迎上,轰隆骤响。 整个虚空微微一颤,耀眼的剑光在这拳劲之下瞬间分崩离析,余势不减地朝邱雨身上轰去。 “竖子尔敢!”一声爆喝传出,一直跟随在邱雨身边的那两位道源三层境老者也纷纷出手,一人伸出手指,隔空朝杨开一点。另一人朝邱雨扑去,想要将他救出。 杨开岿然不动,无视那一指之力,拳上力道轰然爆发出来。 巨响之声传出,狂暴的能量疯狂四溢。 伴随着一声闷哼和骨头断裂的声响传出,邱雨整个人如破布麻袋一样飞了出来。 尽管另一个紧随在他身边的老者救援及时,杨开这一拳也依然让他身受重创,还在半空中便喋血无数。气势萎靡。 这一瞬间,邱雨脑海之中不由地想起杨开之前跟他说过的那句话。 “邱兄我见你今日印堂发黑。目光散乱,唇裂舌焦,元神涣散,面有殷红,怕是有什么血光之灾啊。” 邱雨心中悲愤无比,暗想这血光之灾原来是应在这家伙身上。顿时连死的心都有了。 念头还没转完,便脑袋一歪,彻底昏迷过去,也不知是死是活。 “少主!”那抱住邱雨的老者面色大变,一下子惨白起来。 而另外一个老者也是失神地朝那边望去。久久没有反应过来。邱雨出手在先,他们两人暗中策应在后,却没想到还是被杨开给打伤了邱雨,不但让他们颜面大跌,这回到天照宫也没法跟宫主交代了。 这老者还没回过神,杨开便已忽然欺近到了他身旁,手上百万剑悠然而出,剑意起,剑气吟。 “百万剑芒,逐月吞狼。” 嗤嗤嗤嗤,破空响声不绝于耳。 数之不尽的剑气纵横四野,疯狂肆虐。 “帝宝!”那老者眼帘一缩,眸子深处闪过一丝惊骇之意,在感受到百万剑中跌宕而出的帝意之后,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在那恐怖帝意之下,他一身修为被压制了三成还多,杨开又是近身偷袭,他哪里能躲避开来? 危机时刻,老者只能催动一身源力化作防护,全力避退。 噗噗噗…… 血光乍现,溅射虚空,老者整个人就如一叶孤舟行驶在风雨飘摇的大海之上,随时都有颠覆的危险。 轰隆隆…… 一阵响动传出,整个大堂一下子垮塌下来,尘埃四溅,诸多宾客纷纷叫骂着从中窜出,逃向一边。 待到那尘埃落定时,众人放眼望去,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杨开安然若素地站在原地,手持着宽大的百万剑,剑气萦绕,身影桀骜,面容冷厉。 而在他的不远处,那天照宫的老者浑身鲜血,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却是摇摇欲坠,显然受伤不轻,脸色难看至极。 而另外一个天照宫的强者则是护着遭受重创的邱雨,虽然毫发无伤,但也不敢再随意朝杨开发起攻击了。 他若出手,邱雨便没有守护,以杨开的诡谲速度,随时随地可以取走邱雨的性命。 所有宾客都神情骇然,无法置信,望着杨开的身形,就望着一座高山一般,压力巨大。 刚才那短短的时间内,杨开几乎可以说是腹背受敌,被四位道源三层境强者围攻,可他不但毫发无伤,竟还重创其中一人。 如此战绩,何人能够做到? 杜宪在那边也是嘴角抽搐,轻声问叶菁晗道:“杨少……真是道源两层境?是不是哪个帝尊境前辈扮猪吃虎啊?” 他的话几乎代表了所有人的心声,因为没有哪个道源境武者能够以一己之力做到这种程度,都不免怀疑杨开是不是隐藏了真实修为。 叶菁晗苦笑道:“他之前进入过四季之地,那个时候才不过道源一层境,短短时间,怎么可能晋升到帝尊境?” 杜宪一听觉得也是,进入四季之地的武者都经过各大宗门强者的亲自检查,若是杨开真的隐藏修为,根本不可能瞒的过那些强者的法眼。 想到这里,杜宪更加震惊了,他发现与杨开一比,自己这点实力简直就是个笑话,一时间心情极为复杂。 “姓杨的,这笔账我天照宫记下了,来日必定奉还。”那抱住邱雨的老者恨恨地望着杨开,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杨开冷笑地望着他道:“是你们偷袭在先,现在还好意思反咬一口?你们属狗的?” 这老者被他说的一脸不自在,却也没底气反驳什么,满脸通红,只能咬牙冲另外一个老者道:“走!” 话落,两人便带着昏死过去的邱雨齐齐朝外窜去。 那城主府的封锁禁制也在刚才的战斗中被直接轰破,所以两人不费吹灰之力地就离开了这里,眨眼不见踪影,估计是急着回天照宫给邱雨疗伤。 见他们走的如此干脆,骆津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先前虽然口中只邀请了柯天一人协助,但暗地里却早已与天照宫的人达成协议,让他们出手偷袭,本以为四位道源三层境联手,杨开就算实力再强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哪知道因为邱雨的变故,导致天照宫的这两大助力直接走了。 局面一下子又变成他与柯天联手对付杨开,骆津额头上冷汗密布,压力巨大。 天照宫的强者离去之时,杨开并没有阻拦,因为他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如今最紧要的事还是得先让骆津将鬼祖他们放出来,其他的都可以不理会。 所以等到天照宫两位老者的身影消失之后,杨开一转头朝柯天望去,狞笑道:“老东西,你还不滚?信不信本少眨眨眼把你劈成两半?” 柯天神色一怒。 若是之前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他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要好好教训对方一顿,可说这话却是杨开,让他没有发怒的底气。 连天雷令都奈何不了杨开,柯天实在想不出能用什么方法胜过他。 见他神色变幻,骆津连忙道:“柯大人莫要听他危言耸听,你我二人联手,他必死无疑!” 杨开讥笑一声,道:“那本少为什么现在还好好的站在这里?骆城主眼睛被眼屎迷了?说话之前也不看看形势。” 骆津不理他,依然劝柯天道:“柯大人,今日若能将此獠斩杀,骆某可将天鹤成五年收益让给贵宗!” 他此刻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了,直接在这无数宾客的面前跟柯天谈起了交易。 柯天果然心动,天鹤成如今蒸蒸日上,五年收益绝对不是小数目,但一瞥见杨开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他心里又直打鼓。 骆津咬牙道:“柯大人,难道一个小子就让你却步不前了?若是如此的话,那柯大人的武道之路也就到此为止了,只怕永生也无法窥探更高的境界。” 此言一出,柯天神色一震,知道骆津说的没错,若是在这里犹犹豫豫止步不前的话,那今日之事必会成为自己的心魔,干扰自己的修炼,晋升突破帝尊境什么的就别指望了,搞不好日后回想起来还会羞愧的走火入魔。 一念至此,柯天神色坚定起来,咬牙喝道:“好,今日柯某就舍命陪君子,好好教教这年轻人该如何做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