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一十九章 守身如玉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一十九章 守身如玉

听杨开这么问,柴虎面上闪过一丝黯然之色,而鬼祖等人也都是一脸惭愧。 “咦……”杨开却忽然诧异地低呼一声,似是有什么发现,冲柴虎探出一手,道:“得罪了!”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搭在了柴虎的手腕上,释放源力查探起来。 片刻后,他才抬头望着柴虎道:“祡前辈这是境界跌落了?” 他察觉到柴虎体内竟然有源力的存在!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以柴虎虚王三层境的修为来说,他体内的力量还处在圣元的阶段,唯有晋升到道源境,才会开始朝源力转化。 但事实并非如此,柴虎体内确实有源力存在的痕迹,如此情形唯有一个解释----柴虎曾经是道源境,体内的力量转化过一部分源力,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导致境界跌落。 柴虎苦笑一声,道:“小兄弟说的没错。” 鬼祖也是重重一叹:“半年前,我们一起去历练的时候,遭遇了一群十一阶的妖兽,我等寡不敌众纷纷逃避,四弟为了拖延时间独自留了下来,一时不察被打成重伤,丹田受创,回来将养一段时间后,就变成这样了,四弟的一只眼睛,也在那一战中被毁。” 赤月一脸自责道:“若是我们当时都留下来的话,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事了。” 古苍云和艾欧虽然没多说什么,但都是满面愧疚,显然对这事无法释怀,觉得柴虎会遭遇这种不幸。自己等人有很大的责任。 武者境界跌落绝非小事,因为境界一旦跌落,就可能再也无法提升上来了,从此武道之路止步不前,对追求更高境界的武者来说。不啻是宣判了死刑,而且是比死还难受的惩罚。 见他们神色落寞,柴虎道:“你们都摆出这幅表情做什么,搞的我好像要死了一样,只是境界暂时跌落而已,又不是修炼不回来了。” 他虽然一副豁达的模样。但在场之人哪个不知道境界回升的希望及其渺茫? 一时间,厢房内的气氛压抑至极。 杨开忽然开口道:“祡前辈,你这半年来动用力量的时候,丹田不会疼痛么?” 柴虎一怔,不知杨开为何这么问。但还是老实答道:“偶尔会,毕竟半年前那一战我的丹田确实受创了,应该有些后遗症。” 杨开颔首道:“那运转力量的时候,是不是还有些阻塞之感?” “不错。有时候经脉会涨疼,力量周转不灵。”柴虎有些钦佩地道,杨开虽然比他高一个小层次,但只是略微查探一番便对自己的情况了若指掌,说明他的神念及其强大。 赤月神色一动。有些期盼地望着杨开道:“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杨开沉吟了一下,收回自己的手,道:“祡前辈这情况。可能不是丹田受创的原因。” “那是什么?”柴虎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其他人也都好奇地朝杨开望来,想要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 “祡前辈能掀开衣服,让我看看你的小腹么?”杨开不答反问。 柴虎颔首,一抬手便要将衣服掀开,不过很快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抬眼望着赤月道:“五妹你转过身去。” 赤月不屑地撇嘴道:“看一下有什么打紧,这般扭扭捏捏!” 柴虎一脸暴汗。道:“男女授受不亲啊。” 赤月俏脸一板,哼道:“你掀不掀。不掀我就动手了。” “好好好,我自己来!”柴虎实在是怕了她的火爆脾气,知道自己若是再磨磨唧唧的,只怕真要惹她动手,也不再犹豫地掀开了衣服。 霎时间,好几双眼睛朝他腹部处望去。 “咦,这是什么?”赤月忽然娇呼一声,美眸死死地盯着柴虎的丹田位置。 “什么?”柴虎也是一愣,低头望去,下一刻不禁瞪大了眼珠子,愕然道:“什么鬼东西?” 他那腹部上,竟出现了几道暗红色的条纹,彼此纵横交错,似暗藏玄机,这条纹显然不是天生的,而是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生出。 “老五你不知道这些?”鬼祖讶然地望着柴虎。 柴虎摇了摇头,一副茫然之色。 赤月顿时嫌弃地望着他,道:“你多久没洗澡了啊?竟连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都不清楚,怪不得身上闻起来臭臭的。” 柴虎讪讪一笑,道:“一会就洗,一会就洗!” 杨开在一旁若有所思道:“果然如此。” 听他这么说,艾欧立刻朝他望去,振奋道:“杨小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赶紧说说。” 其他人也都朝杨开瞩目过去,一副殷切的模样。 杨开道:“祡前辈这境界跌落,应该不是丹田受创引起的。” “那是什么原因?”几人齐声问道。 “中毒了!”杨开答道。 柴虎一下子怔住,愕然道:“中毒?怎么会中毒的?” 他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显然对杨开所说有些不敢相信。仔细回想起来,他这段时间也没有接触过什么毒物,更没有中毒的感觉。 杨开道:“你们那次遭遇的妖兽,是不是天玄狼蛛?” 几人一下子瞪大眼珠子,惊呼道:“你怎么知道的?” 杨开望着柴虎道:“祡前辈你喝了那天玄狼蛛的血?” 柴虎道:“我咬死一只。” 几人闻言,都是嘴角一抽,一副不敢置信地望着柴虎。 柴虎道:“那些鬼东西数量不少,我没办法才咬死一个的。” “那就对了,天玄狼蛛的血是有毒的,不能入腹!” 古苍云神色一震,道:“杨宗主你的意思是说,四弟他之所以出现修为跌落的情况,就是因为喝了天玄狼蛛的血的原因?” “恩,天玄狼蛛的血有镇压修为的作用,可以用来炼丹,与一些草药结合的话能够炼制成玄狼丹,一粒灵丹就足以让一个道源境武者修为尽废,根基损毁,从此再也无法修炼。”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大变,全都苍白起来。 若是杨开所言不虚的话,那柴虎日后的命运…… 几人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本以为柴虎不过是跌落到虚王三层境,以后想想办法说不定能够重新修炼回来,可没想到事情竟是这般严重,若真如此,柴虎日后不但不可能将修为重新提升,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修为会越来越低,直到修为尽丧,沦为废人。 见他们表情难看,杨开一笑道:“这只是玄狼丹的功效,单纯的天玄狼蛛的血没这么厉害的。” 艾欧急急道:“可有解救之法?” 杨开扭头看了赤月一眼。 “瞧我做什么?”赤月一脸茫然。 杨开道:“赤月前辈的血,有一点镇压毒性的功效。” “恩?”几人更迷茫了,不知这是什么原因。 赤月却是眼前一亮,道:“我明白了。” 她乃妖星帝辰上的妖王,本就是上古圣灵天月魔蛛的后裔,体内残留着圣灵天月魔蛛的血脉。天玄狼蛛与天月魔蛛乃同一物种,但档次上却远远不级。 天月魔蛛的气息,足以克制低档次的天玄狼蛛。 说话间,赤月没有丝毫犹豫,并指如剑,在自己的手腕上狠狠一割,顷刻间,殷红的鲜血从那白皙的手腕上流淌出来。 她将手腕递到柴虎面前,道:“四哥喝下去。” 柴虎瞧的目瞪口呆,脸色通红道:“这是做什么。” 赤月轻笑道:“还害羞了,别啰嗦,赶紧喝!” 说话间,不由分说将皓腕塞进柴虎嘴中。 杨开道:“祡前辈想要恢复修为的话,最好不要拒绝。” 柴虎闻言,神色纠结了一阵子,还是一咬牙,主动吮吸起来。 杨开道:“虽然赤月前辈的血有一点镇压功效,但想要完全解除毒性的话,还需要一枚般凝丹,丹药我来炼制,在这灵丹炼制成功之前,祡前辈不要再动用任何力量,否则可能会变得更麻烦。” 杨开说话间,柴虎已经放开了赤月的手,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道:“好,那就有劳小兄弟了。” 杨开咧嘴笑道:“前辈与本宗长老,与我岳父岳母大人义结金兰,那就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岳父岳母?”柴虎一脸表情古怪,扭头望着赤月道:“五妹你成过亲了?” 赤月啐了他一口,道:“休要胡说,败坏我名声。” 艾欧在一旁冷哼道:“某便是这混小子的岳父!这小子长的一副歪瓜裂枣,也不知道使了什么卑劣手段,竟让那么多女子倾心于他!某的宝贝女儿也没逃毒手,真是让人痛心!” 杨开一甩头发,傲然道:“天生丽质尔!” 赤月冷哼道:“到了星界,天高皇帝远,你没少沾花惹草吧?跟岳母大人说说,最近这两年又勾搭了多少无辜少女!” 杨开一脸窘色,冤枉道:“哪有的事,自从来了星界,小子一直洁身自好,守身如玉啊。” 赤月斜眼望着他,森冷道:“最好如此,要是叫我发现你跟哪个女子勾勾搭搭眉来眼去的,本宫就先将那女子千刀万剐,再将你一刀刀剁成肉酱。” 杨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道:“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