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四十六章 必须死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四十六章 必须死

血腥之气冲天而起,那被封锁住的一片天地之间,几乎成了人间地狱。↖ 石苍英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压箱底的绝招,竟没有立刻死去,精血疯狂燃烧,一直在苟延残喘,不过死亡的气息不断逼近,他只能哭喊哀求道:“宗主,我错了,宗主绕我一命,我必悔改!” 到了这时,他总算明白自己站错队了,若是早知道祖宗留下来的天傀如此强大,他怎会有什么异心?只怕比叶恨还要积极,去钻研如何驱使天傀的秘术。 可是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这四大天傀出世,都没有怎么动手,只是结出一个杀阵来,就让侵犯之地全军覆没,他又岂能独活? 他只能哀求叶恨,望叶恨念及这些年共事的情谊,绕他不死。 流炎扭头瞧了瞧叶恨,征询他的意见。 叶恨面色平静,淡淡道:“在你出手偷袭我,打开宗门护山大阵的那一刻,你便不是千叶宗的人了。” 石苍英大惊失色,叫喊道:“宗主大人,石某这些年对宗门忠心耿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宗主饶命啊。” 叶恨徐徐摇头,对流炎道:“姑娘动手吧,我不想再听到他说话。” 若说石苍英之前一直跟他不对付,彼此理念有冲突,叶恨倒也不会对他下杀手,毕竟石苍英不管怎么说也是在为宗门的未来考虑,为宗门谋出路,就算有点私心也是人之常情,曾几何时,叶恨也怀疑过自己一直坚持傀儡之道是否正确。 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主动开启护山大阵,让宗门弟子被屠戮。 今日若是放过石苍英,那死去的上千弟子如何瞑目? 所以石苍英必须得死! 流炎闻言。轻轻颔首,神念只是一动,那四象皆杀中是无上杀势便齐齐朝石苍英轰了过去。 肉眼可见地,石苍英整个身体忽然如一只被吹起的气球,一下子膨胀开来,紧接着就爆成一团血雾。尸骨无存。 至此,侵入千叶宗的武者,一个不剩,全死在了这山谷之中。 流炎双手结印,那四象天傀徐徐收敛杀势,再次匍匐在原地,一动不动。 血腥味浓郁无比,山谷内静谧无声,叶恨扭头四望。虽有欣慰,却依然神色悲怆。 千叶宗这一次损失不小,若非最后关头杨开出现拖延了一阵,只怕连根基都要被毁掉,唯一让叶恨感到庆幸的是,杨开从秘境安然返回了,还带回了驱使天傀的秘术。 “爹爹……”叶菁晗轻轻地喊了一声,搀扶着自己年迈的老父。见他老态龙钟,不禁眼圈一红。 叶恨摆了摆手。只是正色冲杨开一抱拳道:“杨少大恩,叶恨与千叶宗上下没齿难忘……” 杨开微微一笑道:“叶宗主不必客气,我也没出多少力气,能一举击溃强敌,还多亏了贵宗的天傀。” 说话间,他朝那四象天傀瞧了一眼。心里盘算着若是把这四象天傀给带在身边该多好啊,这四象天傀的威力他可是见识过的,虽说灭杀邱泽等人有些大材小用了,但杨开敢肯定,刚才那一战中。这四象天傀连百分之一的威能都没动用。 若是将这天傀的威力全部开发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光景。 顿了一下,他再次开口道:“大战之后,叶宗主想必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我等就先不打扰了,待叶宗主处理完宗门之事,咱们再详说。” 叶恨自然知道他所指何意,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好时机,立刻颔首道:“好,好,菁晗,带杨少和诸位朋友下去休息,我将宗门之事稍稍处理再去拜访。” …… 叶菁晗将杨开等人重新领回那主峰的大殿之中,便转身离开了。 如今千叶宗内有许多事情要忙碌,不但宗门大阵要修复,还有许多弟子受伤了需要照顾,叶菁晗自然不能留在这里。 等她走后,赤月等人才忽然将目光投向杨开,全都是询问之色。 今日之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他们有很多没弄明白的地方。 杨开道:“去我房间说吧。” 片刻后,众人都来到了杨开的厢房之中,杨开这才微微一笑,将花青丝介绍给诸人。 先前他虽然吩咐过花青丝保护赤月等人,但花青丝一直没在他们面前露过面,直到石苍英派人来擒拿他们的时候,花青丝才忽然出手将来人打伤。 不过她也没有自我介绍过,只是告诉赤月等人自己是杨开的朋友。 现在听杨开一番解释,这才清楚花青丝的行动都是杨开暗中吩咐的。 “那……这个小妹妹又是谁?”赤月一脸茫然地望着流炎,她总感觉流炎有些古怪,这种古怪倒不是危险的意思,而是她觉得流炎的气息很是与众不同。 更何况,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姑娘,竟然有道源三层境的强大实力,这事本就有些不可思议。 与流炎比较起来,赤月等人觉得自己简直弱爆了。 杨开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跟流炎之间的关系,倒是流炎直接站了起来,盈盈行了一礼,脆生生道:“流炎是主人的奴婢,见过诸位大人!” “主人?奴婢?”赤月美眸古怪地望着杨开,冷哼道:“瞧不出来啊,你还有这个爱好。” 艾欧也是一脸讥讽地望着杨开,道:“你做这事,雪月她们知道么?” 这两位,一个是丈母娘,一个是老丈人,虽然不是一家人,但怎么说也是杨开的长辈了,考虑事情都会从扇轻罗和雪月的角度去想,唯恐杨开来到这花花星界,见异思迁,忘记在故乡星域中的伴侣,所以语气严厉,有敲打之意。 杨开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道:“流炎啊,咱们之间心神上的联系已经断了,以后你就是自由自身了,无需再那样称呼我。” 流炎小鼻子一皱,道:“主人不要我了?” 杨开道:“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既是自由之身,那以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你愿意跟在我身边自然再好不过,可若是想独自行动历练的话,也由得你。” 流炎拥有了灵傀之身后,杨开与她之间的心神联系就被断开了,所以流炎如今确实也是自由之身,她有思维,有肉身,可以说她如今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是躯体构造和普通人不一样而已。 闻言,流炎认真地想了想,忽然展颜一笑,道:“既然这样,那我选择一直跟着主人就是了,主人还请不要赶我走。” 花青丝一瞪眼,哼道:“他敢!” “我什么时候要赶她走了?”杨开一脸冤枉,想了想,连忙转移话题道:“对了流炎,那天傀……” 似乎早就知道杨开在打什么鬼注意,不等他开口说完,流炎就正色道:“御使天傀的消耗太大,这不是对我的消耗,而是天傀行动起来本身的消耗。刚才那一下子,据我估计消耗掉的源晶最起码也有百万。” “源晶?百万?”杨开瞠目结舌。 流炎颔首道:“不错,天傀体内本就储存有大量的源晶,所以我才能驱使它们行动起来,而且必须得是上品源晶才行。” 杨开倒吸了一口凉气。 先前那四象天傀行动的时间绝对不超过三十息功夫,而且它们还仅仅只是结成四象皆杀阵,并没有真的动手,即便是这样也消耗了百万上品源晶,换算下来就是一亿的下品源晶,这是个什么概念? “天傀固然强大,但也要有足够的本钱使用才行。”流炎补充道。 “照这么说,那些天傀在千叶宗内岂不是摆设了。”杨开估计千叶宗肯定是没有足够的源晶让天傀再次行动起来的,所以就算将功法和秘术还给他们,也没办法让千叶宗的实力提升。 “不然!”流炎摇了摇头,解释道:“千叶宗的这些天傀的能量源泉有两个,一个是体内储存的源晶,另外一个就是千叶宗的地脉。” 杨开神色一动,道:“你是说那秘境中的地脉?” 流炎道:“不错。先前你只是将秘境的阵法修复了,入口并没有彻底开启,所以无法借助到地脉之力。可若是彻底开启的话,天傀就能够借助地脉之力行动起来,到那时候消耗的源晶数量就会有很大程度的减少,千叶宗应该能负担的起。”顿了一下,她接道:“不过如果主人你想弄一两个天傀来玩玩的话,就只能消耗源晶驱使它们行动了。” “明白了。”杨开轻轻颔首。 他若是将天傀带走的话,肯定是无法借助到地脉之力的,不过……他手上有地脉珠啊,就在药园的下方,而且源晶他也有不少。 所以即便知道消耗巨大,杨开还是想弄一两只天傀带在身边,这东西能发挥出帝尊境的实力,绝对是个好东西。 半个时辰后,众人离开了杨开的房间,各自回房打坐修炼去了。 今日一战,让赤月等人都意识到了自己的修为不足。 在故乡星域中,他们每个人都是一方霸主,跺跺脚所在的修炼之星都要抖上一抖,可是到了这星界,他们只是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 他们迫切地想要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上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