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五十一章 皋城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五十一章 皋城

冰冷的长剑破碎长空,一往无前,就如骆冰那颗冰冷决然的心。≤ 这一剑注定要刺空,因为骆冰与杨开实力差距太大,她还在半途中,杨开已经御使木舟不见了踪影。 可这一剑偏偏没有刺空。 一道魁梧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骆冰面前,目光怜悯而复杂地望着她。 骆冰收手不及,伴随着噗嗤一声轻响,那长剑直接刺入这魁梧身躯的胸膛处,剑入三寸,鲜血飞溅。 骆冰霎时间呆在原地,整个人都懵了,怔怔地望着那伟岸的身影,失声道:“柴大哥!” 这忽然挡在她面前,让长剑刺入自己胸膛的人,竟然是柴虎。 以柴虎道源一层境的修为,想要避开这一剑绝对是轻而易举,即便不想避开也只需运转源力便能轻松挡下,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让骆冰将这一剑发泄了出来。 一心求死的骆冰终于慌了神,她来此地埋伏偷袭,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她杀不掉杨开,也要死在杨开手上,去黄泉地府与自己的父亲团聚。 她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此,可却伤到了柴虎。 柴虎的胸膛处很快被殷红染湿,骆冰的瞳孔一下子放大,那一片殷红仿佛遮蔽了她眼前所有的光明,让她整个世界都充斥着这种骇人的血光。 巨大的心神冲击让骆冰娇躯一软,险些跌倒在地。 柴虎伸手扶住了她,不但扶住了她,还直接拉住了她的双臂,然后将她慢慢地朝自己拖来。 骆冰根本无力抵挡,她被柴虎拖过去倒也无所谓,但她手上的利剑还插在柴虎的胸膛处啊。她这一动,利剑也紧跟着插的更深了。 嗤嗤嗤…… 金属与血肉摩擦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眨眼间那长剑便透胸而过,骆冰一张俏脸霎时间变得雪白,惊慌叫道:“柴大哥,你做什么。你快住手啊!” 可她无论如何呼喊,柴虎也是不为所动。 赤月等人也都是脸色大变,万没想到柴虎竟然会做出这种事,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柴虎已经将骆冰整个人拽到了自己胸前,附耳低声道:“杨少杀了你父亲,我替他还了,你不要对他出手。” “你住手,你住手啊。我不报仇了,我不找他报仇了,柴大哥你松开啊!”骆冰一下子哭成了泪人,感受到胸膛处浸润的温热,哪里不知道那是柴虎的鲜血?她一下子不知所措了,内心深处浸满了自责,觉得若不是自己不自量力来这里大闹一通,柴虎绝不会如此行事。 她与柴虎认识的时间不长。而且也不算熟悉,但在她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候,却是柴虎神兵天降,拯救她与水深火热之中,即便柴虎救她也是有自己的私心,可是骆冰一直无法忘记那忽然出现的伟岸身形。 少女的情怀在那一刻忽然被触动,心中最柔软的部分烙下了一个身影。 这几个月的流浪。让她愈发怀念那让人安全的感觉,淡淡的情愫就如窖藏老酒,不断地在心中发酵,那埋藏在心中的身影也是越来越清晰,挥之不去。 可是这一刻重新再见。她的长剑竟然插进了对方的胸膛,透体而出,一下子要了对方半条命。十几年的养尊处优无忧无虑,难道就是换来这一刻的撕心裂肺,痛彻心扉? 若是如此,她宁愿自己这十几年清衣结食,也要他平安无恙。 “滚开!”赤月大怒之下,一手挥出,直接将骆冰掀飞出去,重重落地。 鬼祖等人也都急忙上前,来查探柴虎的伤势。 骆冰落地之后却是丝毫没有顾及自己的情况,反而是连滚带爬地朝柴虎这边奔来,一张俏脸已经哭的不成样子,面上满是自责和悔恨之意。 少顷,鬼祖才轻轻地呼了一口气,道:“还好,没伤及心脉,不算太严重。” 说话间,伸手取出一枚丹药塞进柴虎嘴中,源力一震,将那长剑震飞出去,然后催动力量灌入他体内,替他化解药效疗伤。 “我先带他回去疗伤。”鬼祖说着,已经抱着柴虎朝千叶宗的方向飞驰而去。 临走之前,柴虎轻咳道:“不要为难她,她也有自己的难处。” 赤月叹息一声:“这算什么事啊。” 今日这一出闹的莫名其妙,但赤月也隐隐看出点问题来了,自己这四哥与天鹤城的这位小公主,似乎有那么一些情况。 不大片刻功夫,其他人都走了个干干净净,只有赤月还皱着黛眉站在原地。 而骆冰则是半跪在地上,望着柴虎离去的方向,痛哭不已,口中还喃喃地道:“我不报仇了,柴大哥你不要死!” 她不断地重复着这一句话,眼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落,却忘记柴虎早已远去,根本听不到。 瞧她这幅样子,赤月也不禁动了一丝恻隐之心,沉声道:“他不会死,你那一剑伤他不重。” 骆冰闻言,猛地抬头朝赤月望去,如释负重地哭泣道:“谢谢,谢谢!”一边说着,她一边双手合十,面向苍天闭上美眸,任由泪痕滑落双颊。 “哎,你好自为之吧。”赤月说完,身形一晃,也紧追着众人离去。 独留下骆冰一人虔诚祈求,凄美之意盈溢荒野。 …… 一个月后,杨开来到了一个叫皋城的城池。 这个城池大概位于南域的边界,距离东域已经不远了。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要去一趟黄泉宗,找那个尹乐生打探下小小的消息,据他猜测,小小从那星光通道出来之后,跟尹乐生落在一块的可能性很大。 至于到时候要如何打探,杨开也只能随机应变了,他不可能直接找上尹乐生的,毕竟两人之间还有仇怨,而且对方也知道他身怀星辰本源。 黄泉宗在东域,势力不小,绝对是能与青阳神殿比肩的宗门。 这些情报都是叶恨告诉他的,而且叶恨还跟他说了,在整个星界中,南域的修炼物资最少,天地灵气也相对稀薄很多,所以武者的整体水平相对要低一些。 可在其他三个大域中,武者的整体水平都要高出南域很多。就说东域,如黄泉宗这样强大的宗门绝对不下十个,而南域却只有四个,可见其中的差距。 东域也有一个霸主级的宗门,那十大帝尊中的幽魂大帝当年创建的幽魂宫,便在东域。 更有传言,那鼎鼎大名的灵兽岛和龙岛都在东海之上,可到底是不是这样却无人能够证实,毕竟这两大神岛对平常的武者来说都太过飘渺了。 似乎是受到幽魂大帝的影响,东域中的宗门和武者许多都修炼了一些邪恶的功法,比如说黄泉宗就是其中之一,所以说整个东域的修炼氛围与南域是截然不同的。 在东域行走的话,绝对要处处小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碰到为非作歹之人要你性命。 这一个月时间,杨开经过了不少城池,在那些城池中使用了空间法阵,否则的话,一个月时间绝对无法来到南域边界的皋城。 单靠飞行的话,以杨开目前的速度和修为,飞行个几十年都不一定能来到这里,星界之广袤,超乎他的想象。 来到皋城之后,杨开并没有急着进入东域,而是先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 因为这里是东域南域的交界处,所以在皋城内不但可以看到南域的武者,也可以见到很多东域的武者,他留在这里,就是想打探一下东域的大致情况,尤其是黄泉宗的情况,免得到时候贸然进入东域两眼黑。 皋城的街道之上,行走川流的武者中,有许多人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桀骜不逊,邪恶暴戾的,就连那长相也都凶神恶煞,狰狞可怖,一看便是出身东域的某些宗门。 而且皋城内的治安也是混乱至极,虽说也有城主府,更有强者坐镇,但杨开来到这里才不到一天,便见到了几场斗殴,甚至还死了几个人。 这事放在枫林城是绝对不敢想象的,莫说枫林城,便是南域的其他一些城池也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那几场斗殴发生之时,杨开明显感觉有不少强者的气息隐匿在四周,可是根本没人劝阻,直到斗殴结束了,那些隐匿的强者才忽然现身,将斗殴者全部抓走,将死掉的武者的空间戒剥下,尸体就这么摆在大街上不管不问。 这些强者显然是城主府的人,看他们的做派,似乎是巴不得武者在城内血斗,这样他们就有借口拿人了,继而为自己捞一些外快。 杨开无意招惹麻烦,他想先找个茶楼或者酒楼待上几天,因为在这些地方,龙蛇混杂,可以窃听到一些自己想要的情报。 打听了一下,杨开便朝皋城最大的悦亭茶楼行去。 不大一会功夫,杨开便来到了这茶楼前方,放眼望去,这茶楼建造的倒也是气派无比,足有五层之高,在这混乱而且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这样一个茶楼,可见这茶楼主人的背景不小,极有可能跟城主府方面有关。 杨开迈步走了进去,立刻便有店小二热情洋溢地迎了上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