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七十四章 切菜砍瓜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七十四章 切菜砍瓜

凌音琴顿时呆住了,因为好多年前,也曾经有一个男人跟她说过,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那个男人的笑容神态她也时刻铭记于心,此时此刻,那一道身影与眼前这个叫杨开的逐渐重合,让她顷刻间失神。 “说的好,但是这毫无意义。”羊乐水一声冷笑,“本座倒要看看你在我面前如何锐意进取,迎头直上!” “我师妹是你打的?”杨开冷冷地朝他望去。 “不错。”羊乐水轻蔑地望着杨开,“敢在本座面前放肆,打她一巴掌算是轻的了,你们若是……” 他还在放狠话,可这话才刚说到一半,眼前忽然失去了杨开的踪影。 下一刻,眼帘一花,杨开竟神出鬼没般地出现在他面前半尺处,一抬手,巴掌就朝他扇了过来。 羊乐水一个激灵,本能地侧了下身子,想要避开这一击。但杨开速度之快简直超出他的想象,他才有所动作,这一巴掌就已经狠狠地拍在他脸上。 啪…… 羊乐水整个人翻飞出去,身子在半空中不断地翻滚,直接喷出几枚牙齿和一口鲜血,旋即重重落地。 静谧,整个甲板之上死一般的静谧。 焦逸等人全都瞠目结舌地望着这匪夷所♂长♂风♂文♂学,ww︽★x思的一幕,脚底板都快抽筋了,凌音琴也是吓了一跳,芳心大骇。她虽然与杨开没怎么接触过,但从她的观感来看,杨开并不是什么脾气火爆之人,反而还算懂礼数,可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杨开竟直接跟羊乐水动手了,这一动手就是狠狠的打脸! 这下可如何是好? 她本指望能够破财消灾。可现在看来这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不对……杨开突破失败,又自斩了修为,理应气息虚弱,实力下跌的厉害才对,羊乐水一个道源三层境武者即便是被偷袭,又怎会躲不开他那一击? 可是刚才看杨开动手之时。哪有什么气息虚弱实力下跌的迹象?那一掌带起来的源力波动分明就是道源三层境该有的力量啊。 他到底怎么回事?凌音琴有些糊涂了。 玄云阁的一群人也全部愣住,在这寂虚海,甚至通天岛上,从来都只有他们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何曾想过有一天会被人当面打脸?而且被打的这个人竟然还是自家的副阁主!这些人脑子里嗡了一下,差点傻掉。 “你……你竟敢打我?”羊乐水从地上爬起,整个人的面庞彻底狰狞扭曲起来,吐出一口嘴中的血水,恶狠狠地望着杨开喝道:“你可知本座是什么人。你竟敢打我?” 杨开哼道:“敢在本少面前放肆,打你一巴掌算是轻的了,若敢再喋喋不休,要你狗命!” 羊乐水怔了一下,紧接着怒极反笑,歇斯底里道:“杀!给我杀,我要这船上的男人统统死,我要这船上的女人生不如死!” 他是真被杨开刺激到了。彻底狂暴,脸色怨毒无比。 凌音琴闻言脸色大变。急忙喊道:“羊副阁主,请手下留情。” 她船上不过十几个船员,只有一半是道源境,剩下的一半才虚王境,可玄云阁的这群人最起码有三十,道源境足有二十多位。这么一股庞大的力量无论怎么看都不是自己等人能赢的,真要是打起来,自己这批人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她身为大姐头,自然要替船员考虑。 羊乐水狞声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凌音琴,本座会亲自炮制你。把你脱光了挂在通天城门上!” 对杨开的愤怒,连带着让他把凌音琴也记恨上了,身为一个女性武者,被脱光了挂在城门上被人围观,绝对是极大的侮辱。凌音琴闻言,一颗心顿时沉到谷底。 咚咚咚…… 玄云阁的众多武者已经一窝蜂地朝这边冲了过来,个个面色狰狞可怖,显然是没打算再给凌音琴等人活路。 见此情形,凌音琴也知道事情无法挽回了,一咬牙喝道:“迎战!” 焦逸等人面色一凛,纷纷催动源力,祭出秘宝。 人影晃动,杨开忽然返回到焦逸等人面前,直面即将袭来的狂风骤浪。 “师兄小心!”刘纤云也取出了自己的秘宝,见此低呼一声。 “照顾好自己。”杨开说话间,手腕一番,一柄宽大的长剑出现在手心上,被他一把握住。 “给我斩去他的四肢,废去他的修为,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本座到底是什么下场!”羊乐水眼珠子通红地望着杨开,冲自己手下一群人厉喝道。 他实在是气坏了,从来没人敢忤逆他的意思,更不要说当着那么多人打他的脸了,杨开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他对杨开的恨,简直倾尽寂虚海之水也洗刷不清,不好好折磨一番如何驱散心头这口恶气? 杨开无动于衷,面对那如狼似虎扑来的数十武者,只是微微转动长剑,霎时间,剑晕跌宕,剑气通天。 “百万剑芒,逐月吞狼!” 百万剑扫出,如雨瀑一般的剑芒疯狂地朝前激射过去,气势如虹,破碎长空。 轰轰轰…… 冲在最前方的一排玄云阁武者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便惊骇地发现自己的防御秘宝和护身源力被轻而易举地摧毁,紧接着身子一疼,不省人事。 哗啦啦…… 甲板之上,血腥气冲天而起,最前排的七八个武者如被割掉的稻草一般齐齐倒下,鲜血内脏流了满地都是,后面一排的武者也是受创不轻,倒在地上惨嚎不断。 其他的玄云阁武者见此变故,惊骇之下全都顿住了步伐,瞪大了眼珠子朝杨开望去,眼中溢满了惶恐。 “帝韵……帝宝?”手捂着半边脸颊,准备静看好戏登场的羊乐水陡然失声惊叫起来,那一双眼睛就如蚂蝗一般死死地咬在杨开的百万剑上,闪过极为贪婪的神情。 杨开一出手,他便感受到了百万剑的器韵,这可是一件帝宝啊,一件货真价实的帝宝!若是能够得到的话,自己未必就不能借助帝宝之威,参悟帝尊境的奥秘。 这小子什么来头,手上怎么会有帝宝的? 凌音琴等人也都傻眼了。 他们本以为这一次怕是在劫难逃,准备临死之前拉几个垫背,做好了殊死决战的心理准备,可还不等敌人冲到他们面前就已经倒了十几个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竟然只是杨开的一次出手! 这是什么情况? 凌音琴也在海风之中凌乱了,美眸茫然地望着杨开的背影,心说这人不是突破失败,自斩了修为么?怎么还能发挥出这么强大的力量?刚才那一击,难道是帝宝的威力? 是了,绝对是帝宝的力量,否则以杨开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早就听闻帝宝威力极强,现在看来竟是真的,不过杨开催动残余之力动用帝宝,对自身的负荷肯定也是极强的,极有可能就是这一锤子的买卖,根本无法再发出第二击。 “还愣着干什么,他刚刚突破失败,根本没多少力量,一击之后便是强弩之末,你们还在等什么!”羊乐水显然跟凌音琴想到一块儿去了,见手下的武者们都被吓破了胆,顿时恨铁不成钢地叫嚷起来,催促他们赶快动手。 听他这么一说,那些止步不前面露惊恐的玄云阁武者才如梦初醒,一扫之前的胆怯和忌惮,纷纷露出了狠色。 杨开咧嘴狞笑,双手连弹之间,两道巨大无比的月刃翻滚出去,就如两个漆黑的轮子一般直接撞进了对面的人群之中。 下一刻,惨叫和惊呼之声响彻云霄,月刃所过之处简直摧枯拉朽,根本没有哪个武者能够抵挡,稍有触碰便被切为两半,横尸当场。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投!今天谁也别想走了。”杨开冷哼一声,双手翻花般地弹动着,一道又一道月刃呼啸而去,甲板之上,玄云阁的武者们顷刻间哭爹喊娘。 一群只有道源一两层境和虚王境的垃圾,凭借杨开现在的手段还真的不需要放在眼中。 不过三息时间,玄云阁三十多武者死的只剩下五六个了,其他的全都躺在甲板上,生机全无。 “跑啊!”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身形一纵便朝大海之上飞去,彻底被杨开的血腥手段给吓破了胆,哪还敢在这里纠缠? 其他人见此,自然也都无心恋战,纷纷逃窜了出去。 凌音琴脸色一变,低喝道:“两两一组追击,绝不能让他们逃走!” 这场战斗发生的太快,快到她都没怎么反应过来就要结束了,但眼看着剩下的几人纷纷逃走,她哪里还能坐视不管?一旦让这几个人逃走,消息传回通天岛的话,那玄云阁的阁主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可是一位帝尊境强者,一旦要找他们的麻烦,谁也抵挡不了。 焦逸等人得令,自然赶忙追击了出去。 甲板之上,海风呼啸,血腥味弥漫,令人作呕,甲板之上那宛若鬼蜮般的场景,触目惊心。 羊乐水浑身都在打摆子,面色煞白一片,惊恐地凝视着杨开,心中一万个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小子突破失败之后还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自己三十多位手上愣是没在他面前撑过十息功夫就几乎死伤殆尽,眨眼功夫就只剩他孤家寡人一个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