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八十一章 离开之法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八十一章 离开之法

“你做什么?”杨开冷眼望着桑德,寒声问道。↘↙ “小兄弟不要紧张。”桑德却是没有半分偷袭者的觉悟,笑眯眯地望着杨开道“老夫刚才只是对你做一个小小的测试而已,并无恶意。” “开玩笑呢?什么测试竟需要用到偷袭了,而且是神魂偷袭!”杨开一肚子恼火,这也是他了,换做其他神魂之力不如他的人,现在还不躺在地哭爹喊娘啊。 神魂若是受创可不是什么小伤,杨开对这桑德一下子没了好感。 “因为老夫所行之事需要用到神魂力量,若非之前见小兄弟你在门外对付同等级武者轻而易举,老夫也懒得测试你。” 杨开冷哼一声“这么说来还是我的荣幸咯?” 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之前自己与余乐平在外动手的时候,他似乎也都知道。 “小兄弟稍安勿躁,且听老夫慢慢道来。”桑德伸手安抚了一下。 杨开狠狠地盯了他一阵,也是有些无可奈何,如今是他求到人家头,算不满桑德的做法,也得等他将那净灵阵修复好了再说。 见杨开坐下,桑德才换一副笑脸,道“老夫想问问小兄弟,你被困在这鬼地方有多久了?” 杨开心一突,心想这老匹夫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知道自己是新来的?不过他刚才又说自己不缺源晶,没道理对自己动手啊。他心杂念闪过,表面不动声色道“问这个做什么?” 桑德一笑,道“小兄弟不说便罢了,老夫可是被困在这里九百年了。” 杨开内心冷笑,暗想你被困到死才好。 桑德叹息道“九百年前,老夫是道源三层境,九百年后,老夫还是道源三层境!倒是这炼器的水准,一路提升了来。但会炼器又如何,还不是无法离开?不能离开此地,没办法突破帝尊境,早晚要死在这里。” 杨开眉头微皱。不知道他说这些是做什么,但也一言不发,按捺住性子倾听。 “不管小兄弟你被困了多久,老夫只问一句……”桑德的脸色忽然严肃起来,双眸爆射精光。沉声道“你想不想离开这里?” 杨开心神一震,凝视着桑德道“你有离开之法?” 桑德微微一笑,不答反问“有没有呢……嘿嘿嘿……” 这欠揍的回答让杨开一肚子恼火,恨不得现在把这桑德给抓了,然后施展搜魂之法看看他脑壳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他本来打算在这里先住一段时间,然后再去慢慢打探离开这里的法子的,可是今日在桑德这里却听到了一些端倪,这让杨开如何不心动? 他沉吟一阵,开口道“大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说你有离开之法,我可不相信,岛好几位帝尊境都被困住了,若有离开的办法,他们难道走不掉?” “他们是他们,老夫是老夫,休要混为一谈!”桑德一撇嘴,傲然道“更何况,老夫掌握的这个离开之法,便是帝尊境知道了也无法离开。” 杨开眉头一皱。道“既然帝尊境都无法离开,你又怎能做到?” “那是老夫的事了!”桑德哼了一声,有些不耐地道“老夫会找你,算是你的机缘。能不能把握住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这桑德看起来有些喜怒无常,杨开敢肯定,自己若是拒绝的话,他绝对会杀自己灭口的,老家伙虽然是个炼器师,但据他所说。九百年前他是道源三层境了,这炼器师的等级是在通天岛提升起来的,实力绝对不弱。 他现在把消息透露给自己,自己的选择也只剩下了两个,要么合作,要么敌对! “这若真是机缘,我自然不会错过,但我怎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杨开一副不愿相信的模样,“最起码你要跟我说说,从哪里离开。” 桑德微微一笑,道“小兄弟也是个谨慎的人,老夫喜欢和谨慎的人一起合作。”他顿了一下,道“离开的地方在寂虚海。” 杨开闻言猛撇嘴,心想这说了等于没说啊。 寂虚海有多大,他可是深刻领教过的,桑德只说出口在寂虚海,谁能找的到,又如何能够证实? 桑德道“老夫实话告诉你,这出口的位置不止老夫一个人知道,还有其他两人也都知道!” “谁?”杨开眉头一扬。 “通天城主和冰心阁主!”桑德冷哼一声,“这两位可是整个通天岛最强大的两人了。” 杨开为之愕然,他本以为这般隐秘的情报肯定只有桑德一个人知晓,现在看来竟不是这样的,通天城主和冰心阁主居然也都知道。 通天城主他听焦逸说过,知道这家伙本是个帝尊三层境,只不过在这通天岛修炼生存,一身实力根本无法发挥出巅峰状态,那冰心阁主杨开虽然不清楚,可想来情况与通天城主应该差不多。 换句话说,两人都空有帝尊三层境的强大境界却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水准。 “他们既然知道,为何不走?以他们的实力,应该哪里都能去了吧?”杨开惊疑不定。 “哪里都能去?”桑德闻言冷笑不迭,“这可不见得,若是在外面,这般强大的修为确实天地横行,但在这寂虚海,他们两人若敢长时间留在外面,那也是找死!” “力量得不到补充?”杨开忽然明白过来。 “正是!”桑德颔首,“寂虚海何其广袤?那两位大人即便耗尽修为,也别想通过自己飞到那出口处,一旦力量耗尽,在这寂虚秘境内又得不到补充,任凭他们修为通天也是死路一条。” 寂虚秘境充斥的无穷化力,让任何武者都没办法痛快地吸收天地灵气,如果大海之风平浪静倒也好说,大不了停下来找个地方,布置下净灵阵,利用源晶和丹药辅助,慢慢恢复,等恢复好了再前进。 可是杨开从寂虚海一路行来,却是知道在大海深处,有数之不尽的龙吸水,那龙吸水吸力极强,根本不是能清净恢复的地方。 而且越是往深处走,龙吸水越多,吸力也越恐怖,帝尊三层境看似强大,真的飞到那边了,等到力量不济时恐怕也没办法抵挡。 听到这里,杨开已经信了七八分,桑德说的话在情在理,由不得他不信。 “那出口的位置在哪,能不能让我看看?”杨开按捺住心情的激动,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帝尊三层境办不到的事情,他不一定办不到啊。他有玄界珠,力量耗尽了可以进玄界珠内躲避,等恢复了再出来继续前进,他唯一需要担心的,是那些龙吸水别太厉害了。 若是太厉害了,他也出不去。 不过先把出口的位置弄过来肯定没错的。 “这个可不能给你看!”桑德一口回绝。 杨开沉声道“大师这样不厚道了吧?你找我合作,那要信息共享,你什么都不给我看,只凭一面之词,我如何信你?” 桑德微微一笑,道“信则有,不信则无!” 他一副吃定杨开的样子,让杨开恨的牙痒痒却是无计可施。 想了一阵,杨开道“我不明白,出去之事跟大师找我合作有什么关系?” 桑德道“想要出去,不但要有出口的位置,还需要有工具吧?难道你还想一路飞过去?” 杨开眉头微皱,道“你连出去的工具都没有?” 桑德道“有是有,不过需要去取,不在老夫这里。而且取那东西需要几个人一起合作,这也是老夫为什么会找你。” 杨开若有所思道“取那件东西,难道跟神魂力量的强弱有关?” 桑德一笑,颔首道“正是,你能在仓促之下接下老夫七成的神魂之力,倒也难能可贵了,说明你的神魂修为即便不如老夫,也相差不远,否则你以为老夫会跟你说这些?” 他一脸傲然的神色,似乎觉得自己七成的神魂之力能被杨开接下是他的荣幸。他却不知,杨开刚才也只用了两成的神魂力量而已,若不是怕伤到了这老匹夫,杨开势必会让他见识下什么叫真正的神魂力量,免得他坐井观天,夜郎自大。 杨开不解道“那东西既然是出去的工具,怎会不在你这里?” 桑德哼道“那是我师傅炼制的,以老夫的本事,暂时还炼制不出来那玩意!” 杨开身子一震!桑德据说已经窥探到帝器师的奥秘了,连他都炼制不出来,这岂不是说他那师傅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帝器师? 这寂虚秘境内竟有一个帝器师?而且似乎还不被人知晓。杨开极为震惊。 桑德似是瞧出了杨开的疑虑,开口道“我师傅他老人家不住在通天城,也从未在外人面前流露过炼器的本事,所以不被人知晓。” “既是你师傅的东西,你这般去取,他没意见?”杨开冷笑问道,这桑德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啊,自己师傅的东西都要惦记,也不知道是哪个瞎眼的师傅,竟收了这样的逆徒,换做是他早清理门户了,岂会容桑德活到现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