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八十八章 瓜分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八十八章 瓜分

几声惨叫传来,那城主府的两个武者瞬间毙命,余乐平的情况似乎也好不到哪去,被沈非剑幕笼罩,任他拼尽全力也无法突围,身上伤口不断增加。 一道人影忽然闪过,杨开诡异地出现在他身后,一拳朝他轰了过去。 余乐平本就应付的艰辛至极,哪还能防备住杨开的偷袭?这一拳直接打中他的后背心,强大的力量涌出,余乐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被巨力带动,往前踏出几步。 沈非持剑杀到,剑光一卷,便将他的头颅卷飞了出去,鲜血顿时如喷泉般从那无头尸身上冲出。 下一刻,沈非忽然伸手朝余乐平的空间戒抓了过去。 先前余乐平说要送给杨开百万源晶,这说明此人及其富有,人一死,余乐平的空间戒自然就成了香饽饽。 不过不等沈非得手,杨开忽然爆喝一声:“沈兄你想做什么。” 话落之时,一拳朝沈非那边轰了过去,威势极强,沈非眉头一皱,也没心思与杨开多做纠缠,只是稍稍偏了下身子,避开这一击,手上目标依然是那一枚空间戒。 可就在此时,一阵破空声忽然袭来,旋即一道碧绿色的影子一下子缠绕在余乐平的手腕上。 沈非大手抓去之时,这碧绿色的影子竟如离弦之箭般朝他咬去,同时伴随着嘶嘶的声响,直到此刻,沈非才看清,这碧绿的影子竟是一条如竹签般的毒蛇。 他大骇之下立刻收手,唯恐被咬中。 绿色毒蛇却是极为灵活,见沈非收手也没有追击。只是在余乐平的手指上一卷,便将那空间戒给卷没了,然后身子绷直了,朝蛇娘子弹去。 杨开与沈非徐徐落地,都面色阴沉地望着蛇娘子。先前两人鹬蚌相争。让蛇娘子坐收了渔翁之利,这让两人自然心情不好。 而蛮侩似乎反应慢了一拍,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虎视眈眈地朝蛇娘子手上的戒指望去。 “三位哥哥……干嘛这般盯着人家,好像要吃人一样,人家好害怕啊。”蛇娘子说话间。不着痕迹地将空间戒往怀里送去。 沈非长剑一横,遥指着蛇娘子道:“你再敢有什么异动,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这是做什么!”蛇娘子面色一僵,却也没敢继续,玉手捏着那枚空间戒。干笑不已。 “做什么你自己清楚。”沈非冷哼一声,扭头望着蛮侩道:“蛮兄,那戒指里可能有百万源晶,你有什么想法!” 蛮侩嘿嘿一笑,道:“不义之财,自然是你一份,我一份咯。” 杨开愕然地望着沈非,不满道:“你怎么不问问我?” 沈非道:“区区百万源晶。杨兄怎会看的上?”这话显然是在讥讽之前杨开跟余乐平说的过的话。 “我看的上啊,我很穷的!”杨开一脸正色道,尽管他确实瞧不上这百万源晶。但此时此地,他根本不能表现出来,否则的话,势必会让这船上几人怀疑自己。 百万源晶在眼前都无动于衷,任谁都会猜测一二。 杨开叫道:“这事得算我一份,你们可别不厚道啊。” 沈非皱了皱眉头。知道肯定是撇不掉杨开的,先前他与杨开交手一击。已经察觉到杨开的实力不弱与他,想到这里他只能道:“蛇娘子。你一个人难道想与我们三人为敌?识相的话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蛇娘子咬着牙,一副恨及的模样,但瞧见蛮侩等三个大汉这般虎视眈眈,也知道不可能独占余乐平的空间戒了,真要是这么做了,势必会引起众怒的,她蛇娘子虽然实力不俗,却也没把握同时对付沈非和蛮侩两人。 更何况,那个叫杨开的臭小子的实力有多强,她还没领教过。 “给你们!”蛇娘子一怒之下,将手上的空间戒朝沈非丢去,一脸委屈道:“就知道欺负人!” 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让不知内情的人看到了,肯定会引起怜悯之心,痛恨杨开等人以多欺少。 这次杨开倒是没有去拦截那戒指,任由沈非将之抓在手上。 下一刻,沈非神念涌动,显然是在破解戒指的禁制,一时间,杨开等几人全都伸长了脖子,眼巴巴地望着,个个面上都是贪婪的神情。 不大一会功夫,沈非面上忽然露出喜色,众人立刻知道,他已经将禁制给破开了。 “有多少?”蛮侩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 沈非似乎也有些小激动的样子,闻言道:“你们自己看吧。” 这般说着,他伸手一挥,一个中级净灵阵便被他布置在了甲板上,然后他将戒指里的所有东西都弄了出来。 霎时间,甲板上堆的满满当当,入目所见,如小山般的源晶几乎闪瞎了蛇娘子等人的眼睛,这些源晶具体有多少众人不知道,但看着规模最起码也有百万之多。 余乐平说他有百万源晶,还真不是开玩笑。 他的修为与蛇娘子等人相差无几,可是他的日子却是过的逍遥自在,源晶多的用不完,反倒是蛇娘子等人每每都要辛苦出海打拼,赚取来的物资也只勉强够自己使用的。 两厢对比一下,蛇娘子等人都有些心里不平衡了。 “真是可恶啊,区区一个城主府的小管事,就搜刮了这么多民脂民膏,简直丧心病狂,天地可诛!”杨开咬牙骂道。 这话说到蛇娘子等人的心坎里去了,余乐平在城主府里确实不过是个小管事,竟然就拥有如此庞大的一笔财富,那其他人呢?其他那些比余乐平地位更高的人呢? 想必拥有的财富比余乐平还要多吧? “先分了吧。”蛮侩舔了舔嘴唇,一脸激动地道。 “几人分?”蛇娘子问道。 “不就我们四人么,你还想几人分?”蛮侩一脸理所当然地答道。 沈非与杨开对视一眼,都没有接话。 “那就赶紧分!”蛇娘子也下定了决心,一挥手道。 当下,四人将余乐平戒指里的东西平分开来,一个个都笑逐颜开,眉飞色舞的,好似捡了天大的便宜一样。 这一趟城主府的武者死了近二十人,除了余乐平的戒指之外,自然还有其他的战利品,不过众人收集了一番,发现这些人的戒指里并没有太多好东西,除了那最后两个与余乐平一同苟延残喘的道源三层境之外,其他人的空间戒里多则只有几百块源晶,少则几十,穷的令人心酸。 那两个道源三层境的空间戒里倒是有一些东西,不过总体的价值还不如余乐平的十分之一,杨开等四人也都草草的瓜分了事。 约莫半盏茶之后,大海之上忽然出现一道身影,那身影直奔这边飞来,迅速地落到甲板上,正是追击出去的桑德。 看他的样子,显然已经将那几个逃走的家伙给赶尽杀绝了。 “大师,这楼船怎么办?”蛇娘子有些意动地望着那停泊在一旁的楼船,开口问道。 “你若想要,自己炼化就是。”桑德淡淡地回了一句。 蛇娘子大喜过望,正准备飞过去的时候,桑德又道:“我们继续走!” 蛇娘子脸一黑,却也不敢跟桑德计较太多。 不多时,楼船继续朝前航行。 出乎蛇娘子等人的意料,桑德回来之后竟没有问他们关于战利品的事,仿佛忘记了一样,不过这也是他们所期望的,若是桑德非要分一点的话,蛇娘子等人也是没法拒绝的。 杨开却是知道,桑德并非忘记了,而是不在意! 这家伙在通天岛上炼器九百年,好处收到手软,论身家,十个余乐平都未必比得上桑德,区区一些战利品,怎能入他的法眼,与其与蛇娘子等人闹的不愉快,还不如当不知道。 经历了一次激战之后,蛇娘子等人似乎都有些疲惫,纷纷进了船舱内打坐休息。 杨开虽然不累,但也不好特立独行,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中闭眸凝神。 日子一天天过去,桑德的目的地似乎距离通天岛极远,楼船足足航行了大半个月,也依然没有抵达地方。这段时间以来,众人轮流休息和掌控楼船的航行方向,倒也相安无事。 偶遇到海兽袭击也是有惊无险。 桑德的这艘楼船似乎档次极高,虽然还不到帝宝的层次,但绝对已经是道源级的巅峰了,那些巨大的海兽撞击过来,竟不能损坏楼船分毫。 这也难怪,桑德本身就是个道源级顶峰的炼器师,自己的秘宝岂能不用心炼制? 这楼船不但坚固无比,而且还布置有许多阵法和禁制之力,就如限制余乐平等人行动的禁空之力和那禁制光幕,便是这楼船的一点功能。 杨开甚至怀疑桑德已经将这楼船炼化由心了,在这楼船之上,桑德便能主宰一切,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他若是想在船上对付蛇娘子等人,只怕也是轻而易举。 不过桑德只要还没到丧心病狂的程度,肯定不会这么做的。他还需要船上的几人帮他去取那件工具。 这一日,正在船舱中打坐的杨开忽然察觉到楼船猛地一震,旋即迅速停了下来,他眉头一扬,意识到应该是到地方了,连忙从船舱中走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