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零四章 冰云重伤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零四章 冰云重伤

大海之上,楼船迅速朝深处航行,刘迁云等人都站在甲板上举目眺望,每个人脸上都满是浓浓的担忧之色。≤, 悠地,凌音琴像是发现了什么,美眸明亮了一瞬,指着一个方向道:“有人过来了。” 闻言,刘纤云和梵馨等人也都是精神一震,朝那边望去,果然见到那边一道光芒迅速朝这里驰来。 “做最坏的打算,随时准备战斗!”凌音琴娇喝一声,一声令下,众人也都神情一凛,暗暗催动起源力来。 若来人是杨开自然最好不过,若是庞广的话,那他们就得拼死反抗了。 少顷,那光芒已到了不远处,刘纤云欣喜叫道:“是师兄,是师兄啊!” 她看清了那光芒之中隐藏的身影正是杨开,心中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只感觉浑身轻松无比。 待到杨开落到甲板上之后,众人都一脸喜色地迎了上来,嘘寒问暖,尤其是刘纤云,上下打量杨开,唯恐他缺胳膊少腿。 可看来看去,众人发现杨开不但毫发无损,甚至还神采奕奕,一时间都茫然了。 毕竟杨开之前留下可是要与庞广战斗的,与一位帝尊境大战,就算能够全身而退,状态也不应该这么好吧? “那个叫庞广的呢?”凌音琴狐疑问道,同时往杨开来时的方向望去,唯恐下一刻庞广再杀出来。 “死了,不用担心。”杨开咧嘴一笑。 “死了?”凌音琴瞪大了美眸,失声道:“怎么死的?” 话一问完她就知道自己犯傻了,杨开留下来对付庞广,此刻杨开回来,庞广却死了。那还能怎么死的?明显是杨开杀的啊。 意识到这一点,凌音琴芳心震骇无比。 虽说她也见过杨开出手,杀同等级的道源境就如砍瓜切菜一样,却怎么也没想到他连帝尊境都能杀。他修炼的是什么逆天的功法和秘术,手上又有什么秘宝,竟能做到这种程度? 杨开道:“那家伙本就重创在身。一身实力大打折扣,偏偏还当自己多了不起,所以他死了。” 听他这么一解释,凌音琴莫名地呼了口气,心想原来庞广本就有伤在身啊,怪不得被杨开给杀了,若是连一个全盛状态的帝尊境都不是杨开对手的话,那也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就算这样,凌音琴也不能否认杨开的强大。受伤的帝尊境也是帝尊境,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杨开依然能将之击杀。这绝对是她有生以来见到过的最出色的道源境。 “杨丹师,我师尊呢?”梵馨担忧地问道,“你有没有看到她那边的情况?” 杨开瞧了她一眼,安慰道:“冰云前辈的话你们不用担心,她必定会平安无恙的,我们继续走。冰云前辈会追过来的。” 见他这般胸有成竹,梵馨等几个冰心阁弟子也莫名地多出一些信心。觉得师尊对付赤日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很快,众人都进了船舱内,继续往前航行。 接下来好几日时间,也算是风平浪静。偶尔遇到几只不长眼的海兽前来骚扰,众人都在杨开的带领下轻松将之击退或者击杀。 如今众人距离通天岛已经不知道多远距离了,早已到了寂虚海的深处。 可几日下来。冰云竟是不见踪影! 这让梵馨等人不免焦心不已,不知道师尊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杨开也是狐疑不解,按道理来说,冰云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况,又有自己炼制的几枚上品百转帝元丹傍身。怎么都不可能输给赤日的。 他本以为冰云会很快让赤日知难而退,然后过来跟自己等人汇合,可现在看来,情况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赤日似乎比自己预料的更难对付! 这秘境出口的位置杨开已经从冰云那里得知了,所以即便冰云不回来,他也有能力将这一船人带出去。可冰云毕竟是冰心谷的祖师,又与他来自同一片星域,有一些渊源在其中,杨开并不愿意将她抛弃在这里,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能够看到她跟自己一起离开此地,重返星界。 他这几日一直停留在甲板之上,一来是防备海中的海兽偷袭,二来也是想第一时间看到冰云的踪迹。 一连五日功夫,杨开都没能如愿以偿。 这一日,他正在甲板之上远眺,梵馨忽然急匆匆地从船舱里冲了出来,一脸焦急地道:“杨丹师!” “怎么了?”杨开见她神色不对,心中也是一惊,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竟让她这么惊慌。 梵馨急急道:“师尊发来的求救讯息,她遇到麻烦了。” 说话间,她将手上的传讯罗盘递给杨开。 杨开脸色一变,连忙接过,神念探出查探之后,确定梵馨所言不虚,连忙转身朝大海深处跃去,同时道:“我去接她!” 空间法则调动之下,杨开身形晃动,穿梭悠忽。 梵馨本想与杨开一道前去,可话没说出口,杨开就不见了踪影。 距离楼船所在之地三千里之外,一道微弱的光芒正在大海之上飞驰,那光芒时隐时现,似乎随时都可能溃灭一样,而在这光芒之中,一个少女的身影包裹在其中,正是冰云。 只是此刻冰云看起来及其凄惨,原本洁白的衣衫都被鲜血打湿染红,一张俏脸苍白如纸,娇躯内的力量波动也是时有时无,看起来就像是到了油尽灯枯之际。 她一个帝尊三层境,极少会遭遇这样的危机,可以说自她晋升帝尊境到现在,这是受伤最严重的一次。这大海之上,根本没地方稍作停留,下方盘旋游弋的海兽似乎为鲜血的味道所吸引,如跗骨之蛆般追着她不放。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海兽聚集过来。 她勉力提着一口气往前飞驰,最后实在是快要坚持不住了,这才传讯给自己的弟子求援。 体内最后一丝力量都被榨干了,冰云抬头望着那一望无际的大海,芳心泛起一抹凄凉。 她没想到,自己一路辛苦从恒罗星域来到星界,修炼到了帝尊三层境的程度,今日竟要葬身鱼腹了,这个死法未免也太寒酸了一点。 但生死存亡关头,她却依然神情冷毅,没有丝毫慌乱,仿佛她面对的不是死亡,而是一次生命的历程。 那幻灭不定的光芒终于破碎,冰云再没有力气朝前飞驰,身子微微一晃,倒栽葱一样朝海面上落去。 下方一直紧追不舍的海兽们似乎预见了什么,竟纷纷沸腾起来,将海面搅的乌烟瘴气,一个个都张开血盆大口,准备迎接那美食的掉落。 眼看着冰云就要掉进一张兽口之中,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冰云下方,一伸手将她接住,随即脚下连点,拔身窜起。 杨开一眼就瞧出冰云现在情况堪忧,入手之处尽是冰冷的濡湿,不禁眉头一皱:“怎么搞成这样!” 他怎么没想到,冰云与赤日一战之后竟是落的这般凄惨的下场,也不知道赤日如今是生是死,不过冰云都这般模样了,想来赤日绝对好不到哪去,此刻就算没死,恐怕也没有力气来继续追击了。 被杨开抱在怀里,冰云睁开虚弱的眼皮瞧了他一眼,似乎也明白自己是被杨开给救了,连忙朝他投以一个感激的眼神,紧接着虚弱道:“我要疗伤,你将我带回去。” 她的声音细弱蚊蚁,显然是虚弱到了极点,若不是杨开与她距离足够近,只怕还听不清她说什么。 “前辈放心,你安心疗伤就是。”杨开正色颔首,话一说完就发现冰云已经闭上了美眸,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 杨开皱了皱眉,调转方向朝楼船所在的位置驰去。 一炷香后,杨开重新返回楼船。 梵馨等人早就焦急地站在甲板上等候,此刻见到杨开将冰云抱了回来,而冰云却是生死不知,一时间都是芳心大乱,俏脸发白。 杨开急忙道:“前辈没有性命之忧,只是太过虚弱,我给她服用了几枚疗伤的灵丹,梵师妹你将前辈带回船舱内,好生照顾!” “好!”梵馨此刻完全没了主意,杨开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从杨开手上将冰云接过之后,连忙与几个冰心阁弟子将师尊带进船舱内仔细安置。 待她们走后,凌音琴才走上来问道:“赤日呢?你知不知道赤日现在什么状况?” 杨开摇了摇头,沉声道:“没见到,不过冰云前辈都这样了,赤日怕是凶多吉少,放心,他不会追过来的。” 闻言,凌音琴这才松了一口气。 若是赤日在这个时候追击上来,那这一船的人根本没法抵挡,杨开虽然杀了一个庞广,可真的对上赤日的话绝对没机会存活。 那可是帝尊三层境级别的强者啊。 楼船继续航行,因为冰云的意外重创,导致众人的情绪似乎都有点低落,冰心阁的几人更是好几日不见踪迹,都在船舱里照顾冰云。 杨开也没有贸然去打扰,这个时候是冰云恢复的关键期,她一个帝尊三层境强者绝对有自己的疗伤法门,也不需要自己多操心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