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二十章 只要一样东西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二十章 只要一样东西

ps:哎,上一章的序列号又错了,应该是2419来着,不过内容没错,不影响阅读 “小子你当真是找死!”姚卓被气的火冒三丈,胸口气血翻滚,他确实受了重伤,但他到底是个帝尊两层境,杨开一个道源三层境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地讹诈他,这让他如何能忍?心情激愤,恨不得现在上前一巴掌将杨开给拍了。 他可不相信杨开还有一枚帝绝丹,帝绝丹这东西太过稀少,普通人拿出一枚就不错了,岂能再有第二枚。 “还敢威胁本少,信不信我让你们死在这里!”杨开神色一戾。 “就凭你?”姚卓冷笑不迭,一脸讥讽和嘲弄之色。 杨开转头望着孙芸秀,伸手道:“令牌还给我!” 孙芸秀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这令牌确实是杨开带来的,而且杨开之前还祭出了冰云的帝绝丹,可见杨开与师傅有极深的关系,所以孙芸秀并没有什么犹豫,连忙双手捧着祖师令,还给杨开。 杨开高高举起那令牌,环视四周,朗喝一声:“冰心谷宗规,见祖师令如见祖师本人!” 安若云和孙芸秀等人闻言全都是一愣,不过很快她们就反应过来,谷中确实是有这个规矩,所以连忙跪倒在地,齐声道:“弟子见过祖师!” 杨开冷眼望着姚卓和封溪,厉喝道:“本少以冰云前辈的名义命令尔等,将这两人……杀了!” 滋…… 姚卓和封溪脸色大变,骇然失色,齐齐往后退出好几步。警惕至极。 区区一个杨开确实没被他们放在眼中,但冰心谷这些帝尊境可不一样啊,这里的帝尊境多达十几个人,更有两个帝尊两层境,以姚卓现在身受重伤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是她们的对手。 一旦这些女人听从了号令,那明年的今日就真是自己的忌日了。 冰心谷众女闻言也是表情呆滞,不过很快,孙芸秀便飞身而出,直接窜到了姚卓和封溪两人的身后,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其他女子见状。虽然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但还是纷纷散开,将问情宗两人包围了起来,各自祭出了秘宝,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 姚卓脸色一下子就苍白起来。封溪更是浑身颤抖,紧张的直咽口水。他身为问情宗少宗主,从小便养尊处优,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情,生死存亡关头,他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 杨开在一旁桀桀怪笑着,不断地抛玩着那祖师令,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这位小少爷……”安若云望着杨开。轻声道:“真的要杀?” 她内心并不想在这里杀掉姚卓和封溪的,毕竟这两人身份地位非同一般,若真死在冰心谷手上。问情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两大宗门开战起来,整个北域必定生灵涂炭,就算师傅回归,只怕宗门上下也会死伤惨重。 她身为代谷主,不可能不考虑这些,唯恐杨开真的下令要自己等人动手杀人。去逞那一时之气。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宁愿违抗祖师令。也不会动手的。相信就算师傅知道了,也不会怪罪自己。 杨开嘿嘿低笑着。道:“那就看这两位识相不识相了。” 安若云闻言,心头一松,心想这个青年也不是脑袋一根筋的家伙,他这样命令自己等人,无疑还是要从姚卓手上弄点好处的。否则早就催促自己等人动手了,哪会说这样的话? 只要不死人,一切都好说。安若云一念至此,也就不再多问什么,反而好奇杨开到底能闹到什么程度。 “安谷主,孙长老,尔等身为帝尊境强者,就甘愿被一个来历不明的毛头小子这般随意驱使?尔等可是有身份的人,传扬不去不怕别人笑话?”姚卓跟杨开说不通,只能将主意打在安若云和孙芸秀身上,希望两人能够顾惜下自己的身份,别这么胡作非为。 孙芸秀淡淡道:“祖师令在此,我等也没办法,副宗主若有意见的话,可与我师尊去理论!” 姚卓顿时哑火,冰云一枚帝绝丹就差点了要了他的命,真要是见到本人了,他哪敢与其理论? 一口牙齿咬的嘎嘣响,姚卓的心情复杂至极,他从修炼到现在,还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被一个修为境界远逊于自己的青年给威胁了。 但如今人在屋檐下,还真是不得不低头。 沉默半晌,他只能吞了口气,沉声道:“你到底想怎样?” 杨开咧嘴一笑,道:“副宗主大人别这么紧张嘛,这世上凡事都有得商量,随便补偿点什么,本少可以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哦。” “你想要什么?”姚卓喝问。 杨开竖起一根手指,淡淡道:“本少只要一样东西!” “说来听听!”姚卓听他说只要一样东西,不禁心头一松,若是如此的话,那事情确实有得商量。 “把你的空间戒交出来,然后滚蛋!”杨开眯眼望着他手上的戒指道。 “什么?”姚卓眼中立刻喷出火光,断然道:“不可能!” 先前杨开说只要一样东西,他还以为杨开只是想找回个面子,随便要点东西便罢了,可现在一听,杨开哪是要找回颜面,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 他一个帝尊两层境的空间戒,好东西可不少,这一趟过来本是准备两日后让封溪与紫雨成亲的,这彩礼都在空间戒中呢。问情宗若大一个宗门,少宗主成亲自然不会太吝啬,那彩礼的分量足以抵得上一个中等宗门十年的收入了,更不要说还有无数天才地宝。 杨开面色一沉,冷酷道:“杀了,先杀那个年轻的,可别一剑痛死了,给我慢慢斩去他的四肢,废掉他的丹田,我要他死前尝遍人间酷刑!” 他话音落下,孙芸秀长剑一抖,便朝封溪斩了过去。 封溪吓得脸都白了,浑身打着摆子,大叫道:“不要啊!” 孙芸秀压根不为所动,这女人脾气火爆至极,先前对杨开也是不假辞色,现在也是如此,一听杨开号令便真的动起手来。 “慢!”杨开又一抬手。 孙芸秀的长剑立刻顿住,正好停留在封溪的胳膊上,冰寒的感觉传来,封溪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样,一下子瘫软在地,扭头望去,只见胳膊上出现一道血线,刚才杨开若是稍微喊慢了一点点,他的这只胳膊就被斩下来了。 杨开笑眯眯地望着封溪,一脸和颜悦色人畜无害,道:“少宗主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啊。” “有,有的有的!”封溪闻言,不迭地点头。 “那就说嘛,也没人堵着你嘴巴。” 封溪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好一会才一转头看向姚卓道:“师叔,把戒指给他吧,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放屁!”姚卓大怒道:“我问情宗的人,宁可站着生,也不要跪着死,想要本座的戒指,这与打本座的脸有何区别?溪儿你不要怕,这小子不过是吓唬吓唬你罢了,他不敢真的要你性命的,若他真敢这么做,两日之后宗主莅临之时,必将踏平冰心谷!” “要我性命……”封溪呢喃了一声,脸色刷地变得苍白无比,内心深处浓烈的恐惧涌上心头,从来都是他杀别人的份,什么时候竟要被别人杀了?一时间,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大喊道:“不要啊,我不要死,我若是死了,父亲大人就算踏平了冰心谷又有何意义?我若是死了,宗内六十九位夫人怎么办?师叔你赶紧将戒指给他,我可是问情宗的少宗主,我未来要掌管问情宗,成为北域一方霸主的,我怎么可以死在这种地方!” “你……”姚卓怎么也没想到封溪竟是如此没骨气,随便被别人一吓唬就被吓破了胆,以前也不知道他是这么胆小的人啊,本就受创在身,此刻不由喷出一口鲜血来,显然是恨铁不成钢。 冰心谷众女似乎也是头一次认识封溪一样,个个都流露出鄙夷之色,虽说是在生死存亡关头,但封溪这样的表现实在是令人不齿。 哪个武者修炼之路不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生死存亡早已看透,可封溪无疑是被保护的太过了,所以遇到危险就失了方寸,身为问情宗少宗主,却丢尽了问情宗的脸面。 那一道道鄙夷的目光,让封溪更是无地自容,可与自己的小命比较起来,颜面又算得了什么?他不断地哀求着,让姚卓将空间戒取下来。 “六十九位夫人,少宗主真是好艳福,让人羡慕羡慕啊。”杨开冷声说道,可那眼中却是半点羡慕之意都没有,有的只是浓浓的嘲弄,“少宗主放心好了,你若是死在这里,你那六十九位夫人我会替你好好照顾的,本少体力很好,必不会让她们守着空闺的。” 安若云脸色一红,啐道:“这位小少爷说话口没遮拦!” 紫雨也是表情怪异地瞪了杨开一眼,眼白都翻出来了。 一听杨开竟把主意打到了自己那六十九位夫人头上,封溪眼珠子都红了,不管不顾地朝姚卓伸出手,一把将他的空间戒给扯了下来。 姚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封溪的表现而心灰意冷了,所以没有半点反抗,被封溪轻而易举地取下了戒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