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三十三章 小试牛刀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三十三章 小试牛刀

此地的本源之力这般稀薄,杨开其实也不是太看的上眼,毕竟他本就有幽暗星完整的本源之力,但这两人一上来就这样大呼小叫不可一世,不免让杨开有些恼火。∈↗, 想了想,他没有发作,而是一抱拳,道:“两位朋友,我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一下,不知两位可否解答一番?” 先开口说话的那人斜睨着杨开,冷哼道:“何事?” 杨开道:“你们是因为星印与此地的本源之力有了感应,所以才被吸引过来的?” 那人闻言诧异地瞧了杨开一眼,冷笑道:“难道你不是?” 杨开咧嘴一笑,道:“自然也是的。” 原来星印真的可以感应到星辰本源之力啊,先前他虽然有所猜测,但因为没人与他证实,所以他也不敢太肯定,如今听了这人的回答之后,杨开顿时明白,自己手背上的星印不单单只是进入碎星海的凭证,在这里面似乎还有别的妙用。 那人怒道:“既然是,又何必明知故问,真是莫名其妙!” 杨开嘿嘿笑道:“随口问问啦,朋友生这么大气做什么,气大伤身,那朋友知不知道碎星海从开启到关闭,有多久的时限?” 此言一出,那两人皆都是表情古怪地瞧着杨开,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中一人道:“看样子,你对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啊。” 杨开一肃容,抱拳道:“还请指教!” 他确实对碎星海一无所知,这个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虽说靠自己摸索也能摸索出一些情报来,但总不比从别人身上打探来的快。 这两人虽然看起来不是什么善茬,但并不妨碍杨开从他们身上探索消息。 另一人大笑一声。道:“师兄,竟有人什么都不知道就来了碎星海,这家伙难道没有师门长辈教导么?” 他一副乐及开怀的模样,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杨开冷着脸道:“没有师门长辈怎么了?很好笑?” 那人笑容一敛,道:“倒也不是很好笑,只是一个没有师门长辈的人能来到这里。真是让人意外啊。” “朋友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杨开催促道。 “回答你有什么好处?”对方冷哼一声。 杨开道:“此地的本源送给两位朋友如何?”顿了一下,他接道:“这里可是我先来的,只要两位能回答我的问题,我马上就走,此地的本源也随意两位收取,我绝不干涉!” 那师弟怒道:“我师兄弟二人看上的本源之力谁敢抢,又何须你做这个顺水人情?” 师兄却是一摆手道:“朋友既然这么好说话,那我等就却之不恭了!” 师弟闻言撇了撇嘴,一脸不乐意的神色。 那师兄接着道:“碎星海开启之后。结束的时间无人可以得知,也并非固定的,据典籍记载,每一次碎星海开启之后持续的时间,最短两年,最长有十年!而且结束之时也是毫无征兆,一旦此秘境关闭,在这里的所有武者都会被排斥出去。无论你身在何方!这个回答朋友满不满意?” “竟不是固定的时间?”杨开有些诧异,不过他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所以很快就安然若素了。 不过根据这人所言,碎星海每次开启最短也有两年时间,换句话说,自己最起码还有一年功夫能在这里历练,倒也还不错。 沉默了一会儿,杨开抱拳道:“多谢了!告辞!” 虽然他还有许多不明白的东西需要询问。但这两人并不是好说话之人,继续问下去的话,他们未必会说实话,与其被误导了,还不如自己摸索或者等遇到熟人之后再去打探。 说话间。杨开便转身朝空中飞去。 而就在他转过身的那一瞬间,先前回答他问题的那位师兄忽然眸露精光,手腕微微一抖,一道漆黑的光芒应声飞射出去,电光火石之间便袭至杨开身后。 眼看着杨开便要被这乌黑的光芒穿胸而过,关键时刻,他竟忽然一扭身子,差之毫厘地避开了那乌黑光芒的偷袭。 下一刻,杨开临立于半空之中,目光冰冷地朝下方俯瞰,淡淡道:“这是什么意思?” 那师兄却是大吃一惊,忍不住低呼道:“竟被躲过去了?怎么可能?” 他先前出手之时毫无征兆,在出手之前也没流露出半点杀机,按道理来说杨开不可能察觉到才对,可事实上,杨开却是有先见之明一样,在攻击及身的那一刹那避开。 这人不是个软柿子!那师兄心中暗想。 他的师弟却依然一副没把杨开放在眼中的样子,冷笑一声道:“什么意思不是很明白么!小子为什么这么喜欢明知故问。” “两位要杀我?”杨开眉头一扬,悲哀道:“我与两位萍水相逢,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两位看上此地的本源,我也双手奉上,并无争夺之意,我这般好说话,两位竟暗下毒手要杀我?你们简直太让我伤心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荡然无存!” 那师兄嘴角一抽,道:“不想死也可以,留下你的右手就可以滚了。” 师弟也在一旁附和地点头:“不错,想活命就斩去自己的右手!我师兄弟二人可饶你不死,否则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杨开皱眉道:“两位要我的右手做什么?你们自己没手么。” 那师弟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自己的右手很吃香?我们要的并非你的右手,而是你手背上的星印!” “都已经进了碎星海,你抢我星印有何意义?”杨开依然一脸不解。 “你果然什么都不懂!”那师弟大笑一声,“我师兄弟二人今日就好人做到底,再免费送你一个消息,在这碎星海之中,抢别人的星印可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至于原因和好处嘛……嘿嘿,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那师兄沉着脸道:“朋友能避开我的一击,看样子也是身手不凡,但你觉得自己再厉害能打的过我师兄二人联手?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合作,否则杀了你之后,我一样可以取走你的星印!” 杨开摸了摸下巴,淡淡道:“你们的话真是让人好奇啊,抢别人的星印能有什么好处?好奇的让我想杀了两位了!” “杀我们?”师弟闻言,眼珠子一瞪,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手指着杨开对另一人道:“师兄,你听到他刚才说什么了么?他竟然说要杀我们,这小子是不是还没睡醒啊。” 师兄冷哼道:“既然这位朋友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用跟他客气了,一起上!” 话落之时,那师弟的笑声也一下子消失,脸色变得阴狠起来,两人齐齐运转源力便要动手。 杨开却忽然双手结印,一股诡异莫名的法则之力忽然跌宕而出,骤然朝这师兄弟二人笼罩过去。 正要动手的两人莫名的浑身一个激灵,一种本能的危机感从心中滋生,耳畔边仿佛听到了死亡的召唤,一身衣衫瞬间被汗水打湿。 他们想要抬头,看看杨开到底施展了什么神奇的秘术,这让两人惊骇的是,自己的思维竟在这一瞬间停滞了下来,身形更是动也不能动,四周的一切都变得寂静无比,甚至连那时间都停止了流淌,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瞬间定格了下来。 低沉的呢喃声在两人耳畔边响起,冰冷至极,让人手脚发凉。 “岁月枯荣,如梭如梦,岁月如梭印!” 话落之时,杨开遥遥一掌朝两人拍了下去,玄妙的印决轰然爆发出来,不等这师兄弟二人有所反应便直接印在他们身上。 两声闷哼同时响起,岁月之力疯狂地侵蚀进这师兄弟二人的身躯,让他们的生机在极短的时间内流逝干净。 肉眼可见地,这两人一头黑发以极快的速度变得花白,然后脱落,连带着他们的肌肤也开始起了褶皱,原本健康壮硕的身躯也在十息之内变成了一个耄耋老者,跄跄欲坠,站立不稳。 数百上千年的光阴似乎一下子在他们身上碾过,只留下深深的烙痕。 最为诡异的是,两人一直保持着那种呆滞的姿态,对本身的变化似乎毫无察觉,眼神空洞。 直到某一刻,两人才忽然回过神来,齐齐摔倒在地上。 “师……师兄……”原本看起来还算帅气的师弟,此刻跟一个土埋半截脖子的老头子没有区别,眼眶深凹,惊恐地望着在自己身边那位还能依稀分辨出一丝轮廓的师兄,用掉光了牙齿的嘴巴含糊不清地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师弟你……”那师兄也是一脸惊骇,用同样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师弟。 师弟这才后知后觉地摸了下自己的脸,又将枯老的双手放在自己眼前,怔怔地瞧了一会儿,大声惊叫起来。 “你……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那师兄艰辛地抬起头,朝天空中望去,浑浊的双眼溢满了惊骇和绝望。 他从未见过这般诡异的,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一招之下,自己和师弟两人毫无还手之力就被打成这样,眼前这个青年实力之强,简直是他生平仅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