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五十一章 天然阵势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五十一章 天然阵势

“杨兄自是人中之龙,但想要收服山河钟也不能光看帅不帅!”齐海硬着头皮说道,他如今有求于杨开,也不好把话说的太直白,免得惹了杨开不快。@, 杨开神色一动,道:“听齐兄的意思,难道知道收服山河钟之法?” “收服之法我自然不知道,但齐某有一个情报可以提供给杨兄。” “哦?说来听听!”杨开顿时来了兴致。 齐海道:“世人只知道山河钟乃是元鼎大帝的本命帝宝,却不知那山河钟其实也并非元鼎大帝之物,它乃是一件洪荒异宝!” “洪荒异宝!”杨开闻言眼帘一缩。 “不错!”齐海颔首道:“元鼎大帝正是因为得到了这件山河钟,所以才能晋升大帝之身,可以说是山河钟成就了他大帝的威名。” “还有这种事!”杨开听的惊异连连,这可真是一桩秘辛了,如果不是齐海说出来的话,他怎么都不会知道这样的消息。 “如若不然,山河钟如何能镇压住凤凰真火?甚至在镇压了之后,连那噬天大帝都无法破开其防御,若是一般的帝宝,根本不可能镇压那等神火几万年时间。” 杨开一听,觉得这话也有道理。凤凰真火何等霸道,可是依然被山河钟镇压了几万年,若不是山河钟这一次自行飞走的话,只怕凤凰真火还无法重见天日。 “那齐兄说的情报是什么?”杨开沉声问道。 齐海神色一肃,道:“古籍记载,元鼎大帝当年深入东域蛮荒古地,偶然发现一口大钟,正是山河钟,当时元鼎大帝只是普通的帝尊境而已。想要收服这山河钟却不得其法,最终硬生生承受了八十一声钟响,方得山河钟的认可,将其从蛮荒古地之中带出。” “山河钟居然就来自那蛮荒古地!”杨开眼前一亮,他先前听齐海提起过蛮荒古地,倒也没太在意。可是现在听说山河钟居然就出自蛮荒古地,这才知道那是一个不得了的地方,暗暗决定若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去那里看一看。 不过元鼎大帝竟然硬生生地承受了八十一声钟响,这才得到山河钟器灵的认可,实在是了不起。 那山河钟的威能杨开也感受过,道源三层境的武者近距离触碰直接就被震死当场,他也没自信能承受住八十一次钟响。 齐海说出这个,无疑就是给杨开提供了一个收服山河钟的方法。但危险性也是极大。 “杨兄,若无把握和机缘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理会那山河钟了。这碎星海中好东西还是挺多的,你我可以结伴而行……” 不等他把话说完,杨开就打断道:“我还是想去看看。” 齐海面色一黯,道:“既如此,那齐某也不多劝了,杨兄一路小心。” “多谢齐兄了。后会有期!”杨开咧嘴一笑,说话间身形已是一纵。朝虚空中掠去。 齐海站在原地,神情复杂地注视着杨开的背影,好大一会才重重地叹息一声,另寻了一个方向,独自离开了。 他与杨开并没有多大交情,杨开能够答应他有机会去东域齐家堡看一看。已经算是很好说话了,换做旁人,说不定不但不会理会他,甚至还会杀人灭口。 毕竟齐海刚才亲眼目睹了杨开镇压收服凤凰真火的一幕。这种事若是传扬出去的话,杨开以后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正是因为有这个顾虑。齐海才主动发誓不将看到的事说出去。 但他对杨开会不会去齐家堡找他,也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如果杨开不去,那他夫人必死无疑,可即便是杨开去了,以他夫人的情况,也不过只有一线生机而已。 …… 杨开顺着那山河钟飞走的方向追了足足半日功夫,这才忽然感应到之前自己在蓝禾身上种下的神魂印记。 先前蓝禾从他身边掠过之时,他故意拍了一下蓝禾的肩膀,就是为了种下神魂印记,好方便自己追踪的,至于引起蓝禾的不快和怀疑,那也是无可避免的事。 没有这个神魂印记,杨开肯定没办法追踪山河钟的去向。 紧随着那印记的方向一路飞驰,又是一个时辰后,杨开终于在虚空某一处见到了蓝禾的踪影。 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蓝禾这个时候竟在与人争斗,而且是在被围攻。 杨开定眼瞧了瞧,发现围攻她的两个人皆是道源三层境,修为不俗,蓝禾以一敌二,看起来颇为狼狈,身上俨然已经受了不少伤,血迹斑斑。 再扫一眼四周,先前在暗红色星辰中出现过的那几十个武者几乎一个不落,全都在这里。 而山河钟就停留在虚空之中,静止不动。 众人望着山河钟的目光充满了贪婪和觊觎的目光,却无一人上前争夺,让杨开感到极为奇怪,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让他稍微放心的是,那黄泉宗的尹乐生也正在此地,并没有离开。这个发现让杨开稍微松了口气,这碎星海广袤无比,如果在这里丢了尹乐生的踪影,那他真不知道该去哪里去寻找了。 众人几乎都在虚空中静静呆着,唯独蓝禾在与那两个对手争斗,所以杨开一过来,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尹乐生也淡淡地撇了他一眼,不过因为杨开一直佩戴着那面具的缘故,所以并不担心被认出。 “别过来!”就在杨开急速冲过去的时候,正与人争斗而且落入下风的蓝禾忽然冲着杨开的方向大喝一声。 她这一分神,身上立刻多了两道伤口,鲜血狂飙。 杨开愕然地瞧着她,不知道这女人为何阻止自己靠近,而且还是在她本身被围攻的情况下,如果说是因为此前自己的种种做法让她感到厌恶的话,那这也未免有些太敏感了。 不过很快,杨开就明白她的用意了。 他才刚刚冲过来,便一下子察觉到了四周的异常。 这虚空之中,竟然隐匿了一个天然的阵势,而且及其隐蔽危险。 从外面查探,根本察觉不到分毫。可一进了这里面,就有一种被危机笼罩住的感觉,而且还无法寻觅到出路。 怪不得山河钟就在眼前却没人去轻举妄动,山河钟坐落的那个位置,似乎是整个天然阵势最危险的地方,牵一发而动全身。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杨开脸色一黑。 扫眼过去,四周那几十个武者一个个都幸灾乐祸地望着自己,个个脸色都是讥讽之色。 杨开冷哼一声,沉喝道:“看什么看,一群垃圾,信不信本少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 他一不小心冲进这天然阵势中,多少有些懊恼,虽说那些人不提醒自己也是常情,但这个时候来幸灾乐祸就让人火大了。 此言一出,几十道目光齐刷刷地定格在杨开身上,杀机瞬间弥漫开来,让这一片空间都为之凝固。 来到这里的武者,哪一个不是各大宗门中的精英,向来都是自视甚高的家伙,如今竟被杨开骂做垃圾,谁能忍受? 更何况,杨开一句话把所有人都给骂进去了,这也太无法无天,不知天高地厚。 不少人望着杨开的眼神,就如同望着一个死人。 杨开撇了撇嘴,一副没将众人瞧在眼中的神情,转头冲蓝禾那边问道:“这两人跟你什么仇什么怨,非得在这里大打出手?” 先前只有蓝禾一人提醒他别过来,而且是在被人围攻的情况下,这让杨开微微有些感动,眼前这事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蓝禾没好气道:“宗门恩怨,无关私仇!” 她先前之所以给杨开喊话,其实也不是想救杨开的命,她只是想让杨开给自己的宗门传个话,告知宗门自身的处境,如果自己死在这里的话,最起码还有人知道。 可这蠢货竟然一头扎了进了,这下好了,想走都走不掉了。 蓝禾发现,自从自己遇到这个家伙,就诸事不顺,似乎被他给克了一样。 那两个围攻蓝禾的人其中一人大喝道:“贱婢,本门大师兄被你阉了,从此人不人鬼不鬼,还敢说无关私仇!” 此言一出,众人全都表情精彩纷呈起来,暗暗同情那个莫名的大师兄,一个男人被人给阉了,这是多么悲惨的一件事,想想都让人觉得胯下一凉,冷风嗖嗖。 蓝禾冷声道:“他用那东西为非作歹,自该受到惩罚!” 那人怒道:“就凭你这样子,天下男人谁都不会对你感兴趣,我看你怕是嫉妒吃醋,所以才会对大师兄下此毒手。” 另一人也叫嚣道:“不错,身为一个女人,却是要什么没什么,只怕你这一辈子都尝不到男人的滋味了,不信的话,你现在脱光了试试,看看此地有哪个男人愿意多瞧你一眼。” “这是个女人?”四周武者中,一人瞪大了眼珠子,愕然问道。 “真是瞎了我的狗眼,我还以为她是个男子!” “啧啧,这女人真是有意思,莫不是投错了胎吧。” “哈哈,诸位这就不懂了,越是这样的女人玩起来越是有意思。” “嘶……兄台你的口味好重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