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五十四章 丧心病狂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五十四章 丧心病狂

“我记起天狼谷了。”杨开微微一笑,道:“等此间事了,我有一事要拜托蓝姑娘,希望蓝姑娘不要推辞。” 蓝禾苦涩道:“能活下来的话,只要事情不太过分,我都答应你。” “放心,死不了。”杨开大笑一声。 蓝禾古怪地瞧着他,不知道他哪来的底气说这种大话,难道他眼睛瞎了,看不到被几十个道源境包围?这些道源境可不是一般的武者,全都是各大宗门的精锐弟子,联合在一块的话,一般的帝尊境都不是对手。 他难道觉得自己比帝尊境还厉害? “小子还敢大言不惭!”那大汉忽然怒喝一声,手腕一转,一柄斧头忽然出现在手心上,能量涌动,气势不凡,口中道:“识相的话就乖乖束手就擒,我等未必不可留你一个全尸,若是敢冥顽不灵……” “唾……”杨开一张嘴,一口唾沫如离弦之箭朝那大汉飚射过去。 那正叫嚣不休的大汉脸色狂变,连忙朝旁边闪去,虽然这唾沫杀伤力不算太大,但若是被吐中的话,那未免也太恶心了。 重新站稳之后,大汉铁青着脸道:“你是小孩子?居然吐口水,还要不要脸?” 杨开冷笑道:“你们这些多人冲我虎视眈眈,也不说要脸不要脸,我就吐你一口口水就不要脸了?真是可笑。” 尹乐生哼道:“莫说些有的没的,今日你必死无疑。” “是嘛?”杨开冷眼瞧着他。一抬脚。朝前走了一步,威风凛凛道:“那本少倒要看看哪个瞎了眼的敢对我动手,本少先跟你们说好,谁敢动手,我叫你们全都死在这里!” 一言出,众人表情变幻不已,都显得凝重起来。 先前杨开展现出来的惊人修为依然历历在目。所以此刻他这话虽然有些危言耸听的成分,但多少还是让人有些忌惮的,生怕这家伙不要命来拼个鱼死网破。 一时间,几十个人全都怔在原地,不愿去当那个出头鸟,只想着等旁人先动手,自己再坐收渔翁之利。 尹乐生无疑也瞧出了这一点,脸色一沉,低喝道:“诸位既然都这么胆小怕事。那待尹某抢了他的本源之后,诸位可不要眼红!” 话落之时,他忽然伸手朝前一挥,口中爆喝道:“幽冥炼狱手!” 阴风大盛,一阵阵鬼哭狼嚎之声骤然响起,一道巨大的鬼影忽然呈现。面目狰狞地朝杨开扑了过来。 这鬼影还未到。杨开便生出一种阴寒的感觉,仿佛连血液都被冻住了。 他还没来得及动手,站在他身边的蓝禾忽然低喝一声:“天狼啸月!” 狼嚎之声蓦然传出,伴随着蓝禾一指朝前点出,一只矫健的银狼身影凭空出现,巨大无匹,仿若天狼一样,张开血盆大口朝那鬼影咬了过去。 霎时间,这两大奇物碰撞在一块,掀起争斗的狂潮。 而在尹乐生动手的同时。他身边的几个黄泉宗弟子也齐齐动手了,梵天圣地的长昊和长贤对视一眼,双手迅速接印,似乎是在施展什么秘术。 其他人一见有人带头,也不再作壁上观,纷纷祭出秘宝,施展出秘术,朝杨开轰了过去。 一时间,虚空之中亮起五颜六色的光芒,能量跌宕。 蓝禾一张脸一下子惨白无比,怔怔地站在原地,眼神昏暗,似乎失去了光彩。 这么多道源境一起出手,她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等待她的只有死亡的召唤。 就在这时,杨开忽然长啸一声,光华闪过时,一柄宽大的长剑出现在手心之上,帝韵轰然弥漫,他站在原地,如渊渟岳峙,不动如山,徐徐转动长剑,口中低吟:“剑出百万,一夫当关!” 嗤嗤嗤嗤…… 无数剑芒爆射出去,如蝗虫过境一般朝对面迎去。 轰隆隆的声响霎时间不绝于耳,能量碰撞的景象让人看的触目惊心,心头战栗。 “帝宝!” “这小子什么来头,手上居然还有帝宝!” “别放过他,杀了他!” 虽说进入碎星海的武者当中,许多都是各大宗门的精锐弟子甚至宗主长老们的后人或者亲传弟子,但帝宝这东西对他们来说依然是稀罕物,除了少数几人拥有帝宝之外,其他人都没资格拥有。 此刻一见杨开居然拿出一件帝宝,几十个武者顿时沸腾了。 在他们看来,杨开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啊。 不但有完整的星辰本源,居然还有帝宝,若是能杀了他,抢了他的东西,自己便可一夜暴富,也能成为一个有帝宝的人了。 一时间,众人心头火热至极。 而一番碰撞之后,杨开也是踉跄后退,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虽然依靠百万剑之威,勉强抵挡住那几十人的联手一击,但毕竟只是一个人而已,如何能与这么多人抗衡?能做到这种程度,也多亏了那些人一上来没用全力,都有所保留,否则的话,杨开根本不只是受点轻伤。 “他妈的你们还真敢一起出手!”杨开脸色铁青地望着前方,咬牙怒喝。 尹乐生哼道:“现在求饶已经来不及了,今日你必死无疑!” 长昊急急道:“快将那帝宝交出来!”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的贪婪光芒已经说明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杨开狰狞一笑,身形晃动间忽然来到了那山河钟前方。 尹乐生脸色一变,惊声道:“你干什么?” 杨开哈哈大笑道:“干什么,这不是很明显的么?之前我就跟你们说过了,谁要是敢对我出手,我叫你们统统死无葬身之地!” 他阴冷的目光扫过众人,脸色一片疯狂之意。 “你疯了?”尹乐生似乎是察觉到了杨开的意图,脸色一下子苍白无比。其他众人也都是大惊失色,腿肚子发软。 杨开冷着脸,眸中生寒,森声道:“这是你们逼我的。” 说话间,他一下子将手上百万剑高高举起。 “等等,有话好好说,何必如此!”长昊满脸惊惧地大叫起来。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都给我去死吧。”杨开厉喝间,手上百万剑已经狠狠朝那山河钟砸了下去。 “完了!”尹乐生见此,额头一下子出满了冷汗,一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外冲去。 “快跑啊!”长昊也是大叫起来,“这小子疯了。” 轰…… 百万剑轰在山河钟上,一声沉闷的钟响直接爆开,那肉眼可见的音浪疯狂朝四周卷去。 杨开首当其冲,即便他拼命运转源力护持己身,也是没忍住身形一晃,险些直接晕倒在地上,张开口一蓬血雾就喷了出来。 那些背对着杨开,欲要逃离此地的几十个道源境也都没能好过。 这里本就是一个天然阵势,落到这里面之后根本找不到出路,所以尽管他们拼命外逃也是无济于事,音浪袭来之时,一下子就将他们卷入其中。 先前在那暗红色星辰上,一个青年只是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山河钟就被震死当场,如今杨开是拿帝宝狠敲山河钟,引起的反震之力与之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一道音浪之后,所有人齐齐吐血,连带着他们身上的防御秘宝的光芒,也一下子暗淡不少。 不但如此,那音浪似乎还有镇压封锁之力,席卷过后,让所有人都定格在了原地,仿佛陷入了一片泥沼之中,根本动弹不得。 轰…… 还不等他们缓过气,又是一声巨响传了出来。 众人全都心头一颤,扭头望去,只见杨开居然拿着那帝宝再次敲了一下山河钟,神态狰狞无比,还丧心病狂地大笑道:“爽不爽,爽不爽?大声的告诉我,你们爽~不~爽!” “疯子……疯子啊!” “这家伙已经失去理智了。” “你们这群垃圾,怎么会想起要招惹他的,这下好了,大家都得给他陪葬。” “住手,住手啊,有话好好说,不要这样,求求你了!” “杨兄,冤家宜解不宜结,与其大家一起死,不如坐下来聊聊怎样。” 眼看着那恐怖的音浪再次席卷而来,众人全都哭爹喊娘起来,一个个心中恨得要死,却不得不陪着笑脸说出违心的话。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杨开一边吐血一边摇头,第三次举起百万剑,道:“我一个人拉你们这么多人陪葬,也是赚了,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杨大人,我愿意奉上我的空间戒,求你绕我一命啊!”有人忽然大喊道。 杨开手上的动作一顿,吸了吸鼻子,义正辞严的怒喝道:“你以为本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少来狗眼看人低,羞辱本少的人格!” 那人一呆,也不知该如何回话才好。 杨开沉声道:“戒指里有什么好东西?” 众人:…… 那说话之人也是愣住了,不知道杨开是什么意思,直到他旁边一个武者悄悄踢了他一脚,那人才恍然大悟,急忙道:“好东西多,多的很,保证让杨大人满意。” 杨开顿时眉开眼笑起来,道:“早点这么说不就好了,非得受些苦头,你说你是不是贱骨头。” “是是是,我是贱骨头!”那人嘴角抽搐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