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五十五章 想跟我单挑?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五十五章 想跟我单挑?

“既如此,那便可以绕你一条狗命!”杨开冷哼一声,转头冲蓝禾道:“蓝姑娘,去把他的空间戒拿过来。” “我?”蓝禾一愣,虽然感觉这样不太好,但也知道杨开如今有些不方便,只能点点头,飞到那武者面前冲他伸出一手。 那武者一脸肉疼地将空间戒取下,极为不舍地交到蓝禾手上。 杨开沉着脸喝道:“谁还要买命的?要买的就赶紧了,晚了可就没这个机会了。” “这……这岂不是趁火打劫?” “小子你不要太过分啊。” “我等几十人,未必就真的怕你了,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 “是啊是啊,这位杨兄,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得饶人处且饶人?”杨开冷笑不迭,蔑视着前方道:“刚才也不见你们有饶我的意思,现在却来说这些屁话,又有何用!我再说最后一次,谁要买命就赶紧合作,否则休怪本少下手无情,让你们统统死在这里!” 说话间,他再次高高地举起了百万剑,一副作势欲敲的架势。 几十个道源境武者,脸色全都难看无比。 杨开刚才只敲了两次山河钟,便已让绝大部分武者受了伤,偏偏在这天然阵势之中,他们想逃都逃不掉,若是再多来几下,只怕真的要全死在这里了。 “不要妥协!你们越是软弱,他越是得寸进尺。绝对不要跟他妥协。大家联手跟他拼了,未必就不能活命!”尹乐生忽然大叫起来,所有人当中,就属他最不希望看到杨开这般耀武扬威了,所以一见有人要妥协,顿时急红了眼。 “尹兄铁骨铮铮,真是好样的。”杨开望着他冷笑不已。一阵冷嘲热讽,“那本少就拭目以待,看你能硬气到什么时候。” 尹乐生一张脸沉的几乎能刮下一层寒霜,难看到了极点。 话锋一转,杨开沉声道:“我只数三下,三下之后若尔等还不乖乖合作,那就全部给我上路!一……” “二!” 还不等杨开将三字数出来,便已有人高呼道 “杨兄,我愿意交出我的空间戒。请放我一条生路!” “很好。”杨开目光一转,望向那说话之人,道:“戒指拿出来,站到一旁去。” 蓝禾一声不响地走到那人面前,伸出手来。 那人将空间戒交出之后,立刻晃身飞到一旁。 “我也愿意交出空间戒!” “我也交!” “交吧交吧。反正也没什么好东西。总比死在这里的好。” 一瞬间,拿空间戒买命几乎成了大势所趋,几十个武者中,很快有一大半人选择交出了自己的空间戒。 蓝禾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她本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毕竟她可是要与几十个道源境为敌的,怎么可能还有机会活下来? 可是这局势竟然峰回路转,本应该处于绝对劣势的她与杨开两人,现在竟然反客为主,牵着几十个武者的鼻子走。 这一切都显得太突兀了。也只是杨开一个人的功劳。 面对几十道源境,无惊无惧,是为勇,巧妙地使用山河钟的威力威慑敌人,叫敌人进退不得,是为谋,如此有勇有谋之人,蓝禾还是头一次遇到。 不大一会功夫,她便已收了二十多枚空间戒。 绕是她乃天狼谷的大师姐,算见识过不少大场面,此刻也有些激动的身躯颤抖了,那二十多枚空间戒一个个都沉甸甸,极有分量。 这可是各大宗门精锐弟子的空间戒啊,每一个都肥的流油,二十多枚空间戒汇聚在一起的财富有多少,她几乎不敢想象。 再过一会儿,那些原本纠结的武者也不敢再拖延下去了,杨开手上那帝宝一直放在山河钟面前,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次敲下? 一个两个都只能屈辱地取下空间戒,递给蓝禾,心中暗暗发狠,他日必叫杨开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 几十个原本汇聚在一块的道源境此刻也分成了两群,一群是交出空间戒的,一群是还冥顽不灵的。 那一群冥顽不灵的人并没有几个,只有五六人而已,杨开放眼望去,发现这几人都是黄泉宗和梵天圣地的。 他冲长昊冷笑一声:“看样子长昊圣子是想死在这里啊。” 长昊皱了皱眉,道:“杨兄,咱们打个商量怎样,你放我与长贤离开,我们记下今日的恩情,他日必有厚报!” “他日!”杨开嗤笑一声,冷着脸道:“他日之事他日再说,今日我只要你们的空间戒。” 长昊道:“杨兄何必如此,你这一下子得罪了最起码二十个宗门,日后在星界还有立足之地么?” 杨开闻言,深深地颔首道:“长昊兄说的有道理,这事我倒是还没想过。” 长昊一喜,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杨开已道:“你的意思是……叫我拿了东西之后再杀人灭口?啧啧,长昊兄好狠毒的心思,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一言出,那交过空间戒的武者们纷纷脸色大变,朝长昊怒目而视。 长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忙道:“杨兄误会了,这等言而无信之事,我怎会怂恿杨兄去做,那不是败坏杨兄的大好名声么。我只是想说,多个朋友总好过多个敌人,杨兄你觉得呢。” “你想跟我做朋友?”杨开微微一笑。 长昊抱拳道:“杨兄若不弃的话,呵呵……” “我嫌弃,而且你也没这个资格。”杨开脸色一冷,盯着他道。 长昊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在原地,面色通红,尴尬到了极点。 想他身为梵天圣地的圣子,即便放眼整个星域也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跟谁做朋友没有资格?杨开不过也只是个道源境而已,竟敢如此大言不惭!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言唾弃,这让他如何能下台。 他简直气炸了肺。 长贤站在旁边也是脸色难看,他与长昊同为圣子之身,杨开这般打长昊的脸,他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好像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似的。 “杨兄非要如此执迷不悟?”长昊冷声道。 杨开哼道:“你再啰嗦,本少先取你的狗命!” “好,今日之事,我等记下了,希望他日再见你还能如此嚣张!”长昊狠狠地丢下一句话,与长贤一起褪下手上的空间戒扔给蓝禾,一转身,朝一旁人群汇聚处行去。 杨开撇嘴道:“只会放狠话有个屁用,有种现在来跟本少打一场,让本少好好教你怎么做人!” 长昊身形一顿,差点就被杨开激的回头动手了,好在关键时刻他忽然想起杨开刚才瞬间击杀同等级武者的一幕,那样的恐怖实力,他自问不是对手,即便是与长贤两人联手,最多也只能维持个不败而已。 “又是一个贱骨头,偏要本少狠狠地羞辱一番,才愿意合作。”杨开冷笑不迭。 长贤忽然转身,望着蓝禾道:“蓝禾姑娘,我虽然不知道你跟这位杨兄是什么关系,但你可要小心一些了。之前我与长昊亲眼见到他与黄泉宗的于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于莺更是衣冠不整的从飞行秘宝中走出来,于莺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大家同为东域宗门弟子,我可不希望你落入魔掌。” 杨开闻言,脸色一沉道:“还敢挑拨离间!本少与那于莺可是清清白白的,少来败坏我的名声。” 长贤呵呵一笑,道:“先前于莺也是这么说的。” 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走到了人群中。 蓝禾黛眉微皱,朝杨开望了一眼,神情古怪。 杨开道:“蓝禾姑娘,你不会相信的吧?” 蓝禾道:“杨兄的事,自己问心无愧便好,与我无关!” 杨开想了想,颔首道:“也对!” 说完之后,他转头朝尹乐生望去,皮笑肉不笑道:“尹兄,现在就只剩下你们几个了,你说你是合作呢,还是合作呢,还是合作呢?” 剩下的这三个人,全都是黄泉宗的弟子,尹乐生在黄泉宗中地位极高,毕竟是宗主的亲传弟子,所以即便入门时间尚短,却依然是管事之人。 他不表态,剩下的两人也不好做决定。 尹乐生傲然一笑,道:“尹某最不喜欢别人威胁我了,但凡威胁过我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杨开眼前一亮,道:“巧了,这一点我与尹兄倒是一样。” 尹乐生道:“自傲之人总有许多共同之处。杨开,你若真想要我的空间戒,就与我战上一场,你若胜得过我,空间戒尹某双手奉上。” “你想跟我单挑?”杨开眯眼瞧着他。 “杨兄不敢?”尹乐生冷笑不迭。 杨开哼道:“既然尹兄有如此雅致,那本少便给你一个机会!” 此言一出,尹乐生面色一喜。虽然杨开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非比常人,但是尹乐生却有十足的把握能立于不败之地。这也是为什么他面对杨开能够侃侃而谈的缘故,甚至连落在这天然阵势中也不会有什么惊慌。 若他想要离开这里的话,随时都可以离开,只不过付出的代价有点大罢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并不愿意那么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