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五十七章 虚空塌陷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五十七章 虚空塌陷

杨开面色铁青,手上法印不断掐动,源力鼓动不休,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将那一道黑气阻拦下来。¥f, 但放眼望去,自己的右前半只胳膊已被腐蚀的惨不忍睹,鲜血淋淋,那被阻拦下来的黑气却如活物一样,挣扎蠕动,拼命地往杨开肩头上窜去。 杨开霍地抬头,瞪着尹乐生,狞声道:“你敢暗算我!” 尹乐生此刻也是表情呆滞,那修罗地煞乃是黄泉宗的不传秘术,每一代向来只有最顶尖最优秀的几个弟子可以修炼,而且修炼之时要连通真正的黄泉炼狱,以黄泉阴气凝练地煞之力,可一旦修炼成功,这秘术却是威能无穷,帝尊境之下基本无力抵挡,中之即死。 他先前悄悄地将这一缕修罗地煞隐藏在自己的空间戒上,待杨开接手之后忽然催动这秘术的威能,果不其然让杨开中招。 可让他震惊万分的是,杨开竟然将这修罗地煞阻拦了下来,尽管他看起来受伤不轻,却没有伤及要害,根本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 一呆之后,尹乐生立刻回过神来,身形一晃,整个人如大鹏展翅一般朝杨开扑了过来,脸色狰狞地低吼道:“报仇之事尹某只争朝夕,十年太晚,杨开,受死吧!” 而在尹乐生动手的同时,长昊长贤也是一起出手了,两人源力涌动,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秘术,竟让身形合二为一,化作一道流光朝杨开撞了过来,气势绝伦。 其他人也很快反应过来,纷纷喊叫着朝杨开扑来。 先前他们被逼着交出自己的空间戒,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如今眼看杨开被尹乐生偷袭。受伤不轻的样子,自然想要趁机报仇雪恨。 “杨开,快走!”蓝禾吓了一跳,眼看着局势风云变幻,连忙朝杨开低喝了一声。 杨开脸色扭曲,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怎样。目中闪过一丝疯狂之意,凝声道:“走不掉的。” 这天然阵势他根本看不出门道,除非让他有时间静下心来慢慢研究,否则根本没法从这里脱困,手上百万剑悠地举起,狠狠朝那山河钟敲了过去,厉喝道:“想要我的命?我叫你们先死!” 轰…… 伴随着百万剑的敲击,一道光晕忽然自山河钟之上荡出,恐怖的音浪随即席卷而来。每个人都眼皮子直跳,霎时间哭爹喊娘起来。 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那音浪竟没有往外传递太远,而是直接爆裂开来,将杨开轰的翻飞出去。 “哈哈哈,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长昊见此大喜,虽然不知道这次山河钟被敲了之后的动静为何跟刚才不一样。但眼下可是击杀杨开的最好机会,他卖力地大喝起来:“大家一起上。让这姓杨的死无葬身之地。” 其余人也都是神色一振,纷纷扑将上来。 杨开满脑袋晕晕糊糊的,被震的有些找不到南北,山河钟的这次异变也在他的意料之外,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也不知道是不是器灵的作为。 而就在这生死一线的关头。山河钟忽然又自主地微微一震,伴随着这震荡,虚空忽然塌陷开来。 这笼罩着偌大一片虚空的天然阵势,在一瞬间崩溃消失,放眼望去。一个房屋大小的黑洞凭空出现,山河钟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冲进了那黑洞之中,眨眼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那黑洞以极快的速度扩张开来,同时从黑洞之中传来巨大无匹的吸引力,牵扯着所有武者的身体。 “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情况?” “不好,快离开这里,这里的空间塌陷了。” “姓杨的你不是人啊!” 众人纷纷大喊大叫起来,惊慌绝伦,连一心致杨开于死地的尹乐生此刻也是变了脸色,哪还顾得上杨开的死活,一转头便想要逃离这里。 可那从背后黑洞中传来的吸力简直大的不像话,任凭他如何努力,竟也只是在原地徘徊,根本离不开分毫。 而随着黑洞的急速扩张,那吸力也是越来大,越来越恐怖,让每个武者都心生绝望和无力感。 距离那黑洞位置最近的杨开和蓝禾两人率先被吸了进去,消失不见。 片刻后,一个又一个武者惨叫着,摆着千奇百怪的姿势,惊慌失措地被吞噬进黑洞之中。 短短不到十息的功夫,几十个武者有一个算一个,谁也没能逃脱那黑洞的吸力,全部被吞噬殆尽。 而那黑洞依然在扩张。 直到某一刻,这黑洞似乎扩张到了一种极限,这才猛地往中心位置一收,瞬间消失不见。 虚空重归平静,原地残留下浓郁的空间力量波动,彰显着此前这里的一场异变。 …… 昏昏沉沉中,杨开醒了过来,第一时间他就听到蓝禾的呼叫。 手臂上依然疼痛难忍,那是一种触及灵魂的痛感,仿佛神魂都要被撕裂了一样。 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模模糊糊地有些感觉,但因为被山河钟的音浪近距离爆了那么一下,导致他在那之后心神震荡,根本没心思去查探四周的情况。 他只看到一个黑洞的形成,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吸引着自己,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若非他有温神莲这样的至宝,单是那一下震荡,就足以让他魂飞魄散。 耳畔边的叫喊声越来越清楚,杨开晃了晃脑袋,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精神,他扭头望去,却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此地一点光线都不存在,有的只是混沌虚无,一种熟悉的感觉顿时萦绕心头。 “虚空甬道!”杨开眼前一亮,吃惊低呼。 这里显然是虚空的裂缝夹层,虚空中的甬道啊。 虚空甬道存在这天地的任何一处位置,但若是不懂空间之力的话,根本无法察觉,也不可能有机会进入这里。回想起之前的一幕,杨开立刻明白自己之所以会来到这虚空甬道,完全是因为山河钟忽然爆发,以绝强的威力震碎了虚空的缘故。 那个黑洞就是最明显的标志。 他强忍着身体的各种不适和疼痛,连忙放出神念,果然在身边不远处发现了蓝禾的踪影。 此时此刻,蓝禾的处境堪忧,因为她竟被一股虚空暗流缠住,陷在其中动弹不得。 这虚空甬道之中处处危机,而最大的危机便是这种虚空暗流了,这种与河流相似的存在无影无形,却是混乱的空间力量汇聚而成,一旦人陷入其中,就很难再出来,只能等待被这暗流吞噬的结果。 即便是杨开,在这虚空甬道中行走,也得小心这些暗流。 蓝禾虽然修为不俗,但不懂空间之力,陷入虚空暗流之后根本束手无策,只能等死。 杨开急速来到她身边,开口道:“蓝禾姑娘!” 蓝禾微微一怔,旋即低呼道:“杨开?” “对,是我。” 蓝禾道:“我被一股古怪的力量缠住了,无法脱身,你不要靠近。” 她生怕杨开赴了她的后尘,所以连忙提醒一声。 杨开咧嘴笑道:“别担心,这是虚空暗流,我现在救你出来。” 蓝禾摇头道:“不行的,我试过了,越是用力就陷得越深,就跟泥沼一样,你若是再帮忙的话只会适得其反。他日你若有机会离开此地的话,去东域天狼谷,给天狼谷带个话,就说我蓝禾死在这里了。” 她似乎觉得自己毫无生还的希望,连后事都要安排一下了。 杨开沉默不语,蹲下身子,在她旁边静静地感受起来。 蓝禾说了一阵,见杨开没有回话,黯然道:“对了,你把我的空间戒也带出去,交给我天狼谷的人。” 说话间,她便要取下自己的空间戒。 杨开却忽然一伸手,朝她所在的位置拍去,空间力量顷刻间跌宕而起,化作无形绵力影响那虚空暗流的动向。 少顷,涌动的虚空暗流直接被抚平,杨开一伸手,将蓝禾从里面捞了出来。 “这……怎么……”蓝禾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脱困了,一时间不禁怔在当场,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失声道:“难道你精通空间之力?” 杨开嘿嘿一笑,道:“略懂一二。” 蓝禾惊道:“你是李无衣大人的弟子?” 又是李无衣,杨开已经不止一次听过这个名字了,早已知道他是星界之中鼎鼎大名的强者,有着帝尊三层境的强大修为,而且也精通空间力量。 说这个人是十大帝尊之下的第一强者也不为过。 杨开摇头道:“早有耳闻,无缘得见。” 他不准备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谈下来,开口道:“我先带你去安全一点的地方,我还要疗伤。” 蓝禾听了,这才回想起之前他被尹乐生偷袭的事情,急忙道:“那修罗地煞是黄泉宗的不传之秘,腐蚀之力极强,帝尊境之下,中之必死无疑,你怎么会没事的?” 杨开呵呵笑道:“运气好吧,或者是尹乐生那小子修炼不到家。” 这修罗地煞确实威力恐怖,杨开估计若是其他的道源境中了这一招,真的是没法可解了,但他的实力根本不是一般的道源境可以比拟,无论是肉身素质还是源力又或者是神识力量,都远超道源境的层次一大截,所以他才能将这修罗地煞压制下来。 绕是如此,他半只胳膊也被腐蚀的不成样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