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六十八章 山河钟镇压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六十八章 山河钟镇压

可就在这时,封玄竟是心头一跳,一种不安的感觉忽然滋生出来,这是一种直觉,修为越高越是精准。 他瞪大眼睛朝杨开望去,只见那边杨开忽然神色一肃,双手迅速掐动古怪的印决,一种难以言喻的意境萦绕而出,这意境之深奥,之玄妙,竟让封玄都为之动容,有些忍不住想要沉浸在其中好好参悟一番。 这是什么秘术?封玄脸色瞬间惊疑不定,虽然本能地感觉到有些不对,却依然无法抑制自己的**,瞪大眼睛望去,想要看个明白。 眨眼功夫,杨开印决已成,玄妙的印记悬浮在他面前,被他一掌拍出。 “岁月枯荣,如梭如梦!”杨开低沉的声音如炼狱之中传来的勾魂之音,在封溪耳畔边响起。 封溪脸色大变,骇然道:“岁月大帝的神通,岁月如梭印!” 不比一般的武者,封玄可是帝尊三层境强者,更是问情宗的宗主,问情大帝的后人。 所以他的见识阅历极为渊博,杨开招式一出,他便认出这乃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岁月大帝的神通秘术。他心头狂跳,面色骇然,眼神却是振奋的无以复加。 岁月大帝,传闻他可是唯一一位领略到时间法则的大帝,放眼星界亿万年来,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古往今来,无数强者想要参悟时间法则,却根本连门槛都入不了,可见这种法则的诡异和玄妙。封玄本以为随着岁月大帝的陨落,这世上再无人能够领悟时间法则了。 可是如今,他竟从杨开手上看到了岁月大帝的独门神通。 这岂不是说杨开得到了岁月大帝的传承?否则他如何能够释放出岁月如梭印! 一时间。封玄心中有是羡慕又是嫉妒,还有丝丝骇然,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岁月如梭印一出,封玄便知自己小瞧了杨开的实力,而在那诡异的法则之力的影响下。他竟感觉四周的一切都变慢了。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觉,是自己在时间法则的影响产生的不正确的感觉。 心神震骇之间,他一挽手上长剑,体内源力古荡,幽蓝长剑上剑气丛生,整个人更是剑意冲天。神情肃穆,眸中六欲灭绝,七情退散。 “问情无情,天道无道,无道无情斩!” 同样的一招秘术神通。同样的身体施展出来,但威力却是不可同日而语,先前封溪施展这一秘术的时候,被杨开用空间神通打的晕头转向,直接昏迷过去,可是此刻由魂降的封玄施展出来,却是惊天地泣鬼神。 那无情无欲之斩横亘而来,与穿越时间的屏障的岁月如梭印碰撞在一处。 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则之力互相碰撞。直令那虚空塌陷,天地崩碎。 轰隆隆的声响传出,冲击的余波爆发开来。席卷四方。 无论是杨开还是封溪,都仿佛狂风骤浪时在大海中航行的独木舟,身体摇摆不定,似乎随时都可能颠覆。 而那在不远处观望的黄脸青年和中年儒士可就惨了,两种法则之力侵蚀之下,这两人目光呆滞。竟是失神了一样,可是两人的皮肤很快出现了褶皱。头发也变得花白,时间的力量一瞬间在两人身上流逝。让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了耄耋老者。 轰轰轰! 巨响连绵不绝,杨开忽然倒飞了出去,这一次对拼,他竟是落在了下风。 并非是岁月大帝的神通不如问情宗的秘术,只是杨开的实力不比封玄而已。 封玄见此,眼帘一缩,脸色狠戾,身躯晃动时,强催体内剩余的力量便要痛下杀手。 虽然他很想活捉杨开,从他口中打探那岁月大帝的传承和秘术,但此刻封溪的身体状态根本不允许他这么做。 魂降之后,对封溪的损害极大,他逼不得已施展出无道无情斩已是极限,再与杨开纠缠的话,也无需再受到什么伤害,封溪的身体自己就会分崩离析。 他心中一阵懊恼。 当日在冰轮城,他若是不顾脸面不顾后果冲杨开出手的话,恐怕也不至于有今日这样的麻烦事,或许还能擒拿杨开,到时候岁月大帝的传承就是他封玄的了。 届时他一人坐拥两位大帝的传承,问鼎北域霸主之位指日可待。 “既是无情,又如何问情?既然无道,又怎能追寻武道!”杨开爆退之时,口中忽然爆喝,脸色狰狞:“你问情宗在自欺欺人啊,哈哈哈哈!”他忽然疯狂大笑起来。 封玄怒道:“小辈见识短浅,又知道什么?速速受死!” 话落之时,一剑朝杨开斩下。 杨开怒道:“想杀本少,你还不够资格,山河钟,给我镇!” 他一挥手,一个巴掌大小的钟型秘宝忽然飞出,赫然便是他前不久才收服的山河钟。 连岁月如梭印都拿封玄没办法,杨开如今也只有山河钟这个杀手锏了,若是连山河钟都无法镇压住封玄的话,那杨开唯有立刻逃走。 他相信即便自己现在受伤不轻,以他所掌握的空间秘术,封玄想要杀他还是有难度的。 山河钟一出,杨开立刻感觉自己体内的源力和识海中的神魂力量如决堤的河水一般,疯狂流逝,眨眼的功夫就干涸了下去。 杨开吓了一跳,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头疼欲裂。 他这还是头一次动用山河钟,怎么也没想到会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以前他修为不够,动用寂灭雷珠的时候,也有类似的体验,可是那种体验与此刻的感觉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杨开此时明显有一种要死掉的感觉。 这洪荒异宝一出,未伤敌,倒先把自己搞的生活不能自理了,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他强撑着精神,瞪眼瞧着封溪那边。 封溪却是脸色大变,失声惊呼道:“山河钟?元鼎大帝的本命秘宝?” 他简直震骇的无以复加,杨开先前使用出空间秘术的时候,他就已经足够惊艳了,毕竟空间秘术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参悟修炼的。而后来杨开竟施展出了岁月大帝的神通,封玄更是无法想象杨开到底有过怎样的机缘,居然得到了无数强者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 此刻,杨开竟连元鼎大帝的本命秘宝都祭出来了,封玄差点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 假的,这是假的! 封玄心中狂呼,可定眼望去,那山河钟急速变大,一声钟响鸣起,传入心灵深处,让人悸动不安,钟体表面一幅幅繁奥的图文若隐若现,流动不休,一股来自洪荒的气息弥漫开来,让他呼吸不畅。 竟是真的山河钟!那洪荒之力的气息可不是能够随意模仿的。 封玄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他想都没想,转身便要逃离此地。 可是一股神奇的力量,将这天地都镇压了下来,空间封锁,他竟是动弹不得,体内的力量更是被封锁在经脉之中,无法运转。 山河钟,钟响镇山河,帝韵转乾坤! 钟响之时,便是镇压之际,谁也无法逃脱。便是如杨开这样精通空间力量的人,一旦被山河钟锁定,也无法避无可避,逃无可逃,更何况封玄。 若非如此,它也不至于有能力镇压凤凰真火几万年了。 眼看着那山河钟朝自己罩了下来,封玄只感觉神魂都在战栗,惊恐大叫:“小辈收手,你若敢杀我儿,本座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去你妈的!”杨开一口血水吐出,怒骂道。 轰…… 毫无悬念,封溪的身体直接被山河钟镇压下去,完全不见了踪影。 “啊……” 黄脸青年和那中年儒士颤颤巍巍地站在那里,老态龙钟,惊得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杨开这个道源境,竟将自家宗主魂降之身给镇压了…… 这……这还是道源境能做到的事情?两人皆是心底发寒,脊梁骨上一阵凉意,从头袭到脚。 “少宗主他死、死了么?”黄脸青年一张嘴,满口的牙齿齐刷刷地往下掉落,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那中年儒士亦是如此。 两人虽然没被岁月如梭印正面击中,却被那时间法则所影响,此刻的身躯已经不复壮年。 “咳咳……”杨开不断地咳嗽着,看起来凄惨无比,微微勾动了一下手指,一道劲气弹在山河钟上。 轰…… 钟响再起,巨大的冲击四面八方扩散。 “不要!”黄脸青年和中年儒士纷纷大喊,想要逃离此刻,可是那音浪直接将两人淹没,两人齐齐吐血,血液之中夹杂着内脏的碎块,眨眼间就气息全无。 杨开这才一伸手,那变大的山河钟重新朝他手上飞回,半途中再次恢复巴掌大小。 而在山河钟原本镇压的位置上,封溪早已成了一滩血肉,死状凄惨至极。 三道光芒不一的星印从三人的尸体处飞射而起,纷纷朝杨开手背上落来。 这三道星印等级都是极高,封溪的那一道是七芒星印,另外两人都是六芒星印,得了这样的星印,杨开的星印距离升级可是进了一大步。 但是杨开此刻根本没心情去管这些,他连去收起三人的空间戒的力气都没有了,祭出山河钟的后遗症一下子席卷过来,让人浑身虚弱无力,眼前一黑,就这么昏迷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