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八十章 血灵瓶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八十章 血灵瓶

狂暴的力量席卷而来,杨开首当其冲,一下子被淹没。 轰隆隆…… 那冰火九重天的秘术碾压而过,逐渐消失,威能散去。 乌蒙川却是神色凝重地站在原地,瞪着瞧着前方。 尘埃落定之时,杨开衣衫褴褛地凌立于虚空,虽然狼狈,却无性命之忧,神情肃穆,双手掐诀。 一种玄妙的气息弥漫而出。 乌蒙川忽然生出一种极为不安的感觉,这感觉让他心头猛跳,不知为何,他竟有一种时间变慢了的感觉,仿佛自己的感知被压制,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停滞了下来,唯有杨开的动作,迅如雷霆。 一方灿灿手印忽然成型,杨开伸手朝他一拍,口中低喝:“岁月如梭!” 乌蒙川大惊失色,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袭来,有心躲避,却是根本动弹不得,连思维似乎都在这一瞬间凝固了。 噬天战法更是没能发挥出任何作用。 那灿灿手印直接朝乌蒙川印去。 就在这关键时刻,乌蒙川忽然一咬舌尖,喷出一口精血来,手腕一翻,手上多出了一个血红色的瓶子,那瓶子看起来不大,约莫一尺高,但悠一出现便弥漫出极为浓郁的血腥气息。 通红的光芒忽然自这瓶子中绽放出来,那光芒浓如实质,不但血腥味刺鼻,还流淌了起来,化作殷红光芒朝前方笼罩过去。 放眼望去,就好似一片血红的大海一下子铺张开来,将偌大一片虚空充斥。 轰轰轰…… 岁月如梭印轰进那血海之中,掀起滔天巨浪。只打的血海翻滚不定,乌蒙川更是闷哼不已,跌跌后退。 即便祭出了这诡异的秘宝,他依然不可避免地被岁月大帝的神通击中,容颜迅速苍老。看似受伤不轻的样子,但他的神情却镇定了下来,没有先前的惊慌失措。 咬牙瞪着杨开,乌蒙川低喝道:“没想到,你竟还有如此神通!” 杨开皱眉不已,不断地打量四周。 自乌蒙川祭出那血红色的瓶子到现在。前后不过三息功夫而已,可是现在,自己所处的环境却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四周充斥浓郁的血腥味,下方的血海不断翻滚,冒出气泡。隐隐还有一些鬼哭狼嚎之声从中传出。 而四周的空间,也似乎被这血海给隔离开了,即便杨开精通空间力量,竟也查探不到血海之外的范围,似乎这里一下子成了一片与玄界珠类似的小天地,与外界彻底隔绝。 这是什么鬼东西?杨开心头疑惑,唯一能够肯定的,那血红色的瓶子是一件帝宝! 而且。极有可能是噬天大帝遗留下来的帝宝,毕竟乌蒙川还不到帝尊,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帝宝的。 若真是噬天大帝的帝宝。那麻烦可就大了,杨开一时间面沉如水。 “小子,这到底是什么神通,竟与你刚才的空间法则截然不同!”乌蒙川再次厉喝道。 杨开冷冷地瞧他一眼,哼道:“将死之人,问这么多做什么?” 乌蒙川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小子口气不小,不过能逼得本座动用血灵瓶。你也足以为傲了!” “血灵瓶!”杨开眉头一扬,知道这是那帝宝的名字。 “不错!”乌蒙川得意洋洋地道。“这可是先祖遗留下来的帝宝,唯有我乌家血脉才可以动用,旁人根本无法驱使,虽说血灵瓶并非先祖巅峰之作,但对付你小子已经足够了。” 这玩意果然是噬天大帝留给后人的帝宝,杨开心中一震。 乌蒙川又道:“在本座的血灵瓶内,便是你精通空间力量,也休想逃脱,今日你要么投靠本座,要么死在这里!” 杨开冷笑道:“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中了本少的岁月神通,你还能活多久?” 岁月如梭印虽然没能起到预期的效果,但好歹也让乌蒙川受伤了,他那逐渐苍老的容颜便是最好的证明,而侵入他体内的岁月之力可不是轻易能够化解的,那岁月之力会不断地腐蚀乌蒙川的生机,最终让他老死。 “区区秘术,又能奈我何?”乌蒙川冷哼一声,伸手一招,他下方的那些血水竟如万流归海一样朝他身上涌去,而随着这些血水的涌入,乌蒙川苍老的容颜竟很快重新焕发出光彩,似已不再受岁月之力的侵蚀。 但杨开却敏锐地察觉到,乌蒙川眉头皱了一下,流露出一丝震惊的神色。 而他重新恢复的容颜,也再次很快老化。 “这是什么力量!”乌蒙川终于动容,震惊问道。 他利用血水恢复生机的做法,竟是治标不治本,除非他一直吸收此地的血水,否则终有一刻会死去的,意识到这一点后,乌蒙川终于害怕了。 杨开哈哈大笑起来,讥讽道:“你不是可以吞噬万物么,自己吞噬了感受一下不就知道了?” “小子找死,本想留你性命为我所用,如今看来是非杀你不可了!”乌蒙川大怒,一挥手,那血海忽然翻滚,一下子从血海之中窜出一条血龙,这血龙栩栩如生,瞪着房屋大小的眼睛,张牙舞爪,骇人至极地朝杨开扑咬过来。 出乎乌蒙川的意料,面对如此凶猛的一击,杨开竟只是站在原地轻轻地冷笑。 这小子搞什么鬼?乌蒙川心中惊疑不定,也不知道杨开在打什么算盘,为免意外,他忽然再度出手,那血海中忽然又激射出好几条血龙,四面八方地朝杨开包围过去。 杨开哼道:“乌蒙川,你的实力也出乎本少的意料,不过能逼我动用这件宝物,你也足以为傲了!” 他竟将乌蒙川先前说过的话还给了他。 乌蒙川怒不可揭:“小子竟这般嚣张,在本座的血灵瓶中,你还能翻出什么浪花,乖乖受死吧!” 杨开淡淡道:“要死的人是你!” 话落,他一伸手,祭出了山河钟,源力鼓荡,神识催动,往钟内灌入。 那山河钟急速变大,钟体表面繁奥的图文一下子活了过来,栩栩如生,不断游走,一股蛮荒的气息轰然弥漫。 “这是……”乌蒙川猛地瞪大眼珠子,骇然地望着山河鼎,震惊之下,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身为噬天大帝的后人,他对碎星海中的一切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自然比旁人都要上心一些,知道这里都有哪位大帝陨落,都遗留了什么样的宝物。 所以山河钟悠一出现,他便已经认了出来。 “这不可能!”乌蒙川大声叫道。 无论如何他也不敢相信,杨开竟然收服了山河钟。 这可是元鼎大帝的本命帝宝啊!是元鼎大帝当年从蛮荒古地中带出来的洪荒遗物。 可是,山河钟不是镇压着凤凰真火,遁入了虚空么?为何会在杨开手上出现? 山河钟在这里,那凤凰真火又在何处! 如果这是真的山河钟,那今日自己性命堪忧啊! 咣…… 一声悠扬钟声蓦然响起,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四面八方地扩散开来,音波之中夹杂着似能毁天灭地的力量,足以镇压一切。 那几条冲杨开扑咬过去的血龙一下子就分崩离析开来,重新化作血水,朝下方滴落。 而乌蒙川更是浑身一震,忍不住倒退了好几步,重新站定之后,耳鼻之中已经渗出了鲜血。 这是真的山河钟! 乌蒙川只觉得眼前一片雪白,心神震荡之下竟已经无法视物,脑袋嗡嗡作响。 亲身承受了一下山河钟的震击,他已没有了怀疑。 而在山河钟出现之后,乌蒙川更是浑身僵硬,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镇压在原地,甚至连那些原本翻滚不定的血水,也都一下子平静,再也泛不起一个涟漪。 山河钟,钟响镇山河,帝韵转乾坤。 若说噬天战法是无物不噬的话,那山河钟便是无物不镇,这世间万物,它都可以镇压。 “噗……”乌蒙川终于没能忍住,一口鲜血喷出,神情一下子苍老了好多。 杨开冷哼道:“乌蒙川,今日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处,乖乖给我受死!” 他厉喝之时,猛地把手往下一挥,那山河钟顿时急速地朝下方坠落,轰然掉进血海之中,不见了踪影。 但下一刻,整个血海却沸腾起来,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竟传来咔嚓咔嚓的脆响声。 乌蒙川大惊失色,厉喝道:“住手!快住手,你会毁了本座的血灵瓶的!” 这一方空间,在他祭出血灵瓶的时候就已经被封锁了,如今山河钟压下,血灵瓶根本无法承受,再继续下去,这件噬天大帝遗留的帝宝必会损坏。 杨开冷笑不迭:“命都要没了,还有闲心管瓶子!” 若是血灵瓶能为他所用,杨开还不至于这般决绝,毕竟这是噬天大帝留下的宝物,价值不可估量,可乌蒙川之前说过了,这玩意只有他乌家血脉的人才能驱使,杨开就算得到了也无用。 所以他下手起来毫不留情。 咔嚓嚓…… 更加密集的声响传出。 乌蒙川惨白着脸,大吼道:“快停手,有话好说。” 杨开冷声道:“话不投机半句多!” 哗啦…… 响动传出,充斥着天地血海一下子被破开,那封锁四周的力量也忽然消失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