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八十一章 法身突破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八十一章 法身突破

虚空之中,血海崩碎,漫天血水迸向四极。 眨眼功夫,那充斥天地的殷红血光便消失不见了。 而乌蒙川整个人面色苍白地站在某处,失魂落魄。 血灵瓶被毁,连带着他也受到了巨大的反噬,再加上先前中了杨开的岁月如梭印,此刻的他已经只剩下半条性命了,口喷鲜血不止,身形踉跄,似是连站立都不稳了。 杨开也没好到哪去。 这是他第二次祭出山河钟,一击之后,眼前发黑,头晕目眩,耳朵嗡嗡作响,心跳的犹如战鼓在敲击,发出咚咚之声。 他咬了咬牙,额头青筋都爆了出来,一抬手,百万剑化作长虹,朝乌蒙川射去。 伴随着噗嗤一声轻响,百万剑直接订在乌蒙川腹部,将他牢牢地钉在地面上,鲜血瞬间染红大地。 乌蒙川努力挣扎了一下,却根本无力挣脱。 下一刻,杨开再次挥手将法身给放了出来,艰辛道:“交给你了!” 法身虽然没有参与这一场争斗,但在玄界珠中将外面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悠一出现便立刻来到了乌蒙川面前,一巴掌朝他拍了过去。 轰隆…… 大地在摇晃,乌蒙川所在之地已经被巨大的巴掌彻底覆盖。 法身双眸爆出精光,犹如两道闪电贯穿古今,亢奋低喝:“噬天战法!” 神功运转开来,精纯至极的能量从乌蒙川那苍老的身躯中溢出,被法身吸入体内。 没多大一会儿,法身就发出一阵怪异的叫声,那叫声之中夹杂着极为喜悦和振奋的情绪,他那庞大的身躯内,更有一道道玄妙的力量弥漫。 杨开见此,知道法身这是快要突破自己的瓶颈了。 乌蒙川说的没错,若是法身能够吞噬他的话,那法身便可以晋升。这无关谁修炼了主本,谁修炼了副本。 只是乌蒙川机关算尽,却不想到头来便宜了旁人,若是早知会有这样的结局。当年他大概也不会将噬天战法传授给杨开。 但话又说回来,这世上又有谁能有法身这样的底蕴,修炼噬天战法却不被神功反噬,又有几人在道源境时能胜得过乌蒙川? 单是一个血灵瓶,就足以让九成九的道源境退避三舍了。 其他修炼了噬天战法的人碰到乌蒙川。也只是一盘菜而已。 心神放松下来,无尽的疲倦袭来,杨开强撑着没有晕过去,缓缓盘膝坐下,取出一大把灵药塞入口中,闭眸调息起来。 法身那边依然不断地传出亢奋而又怪异的叫声,声如雷鸣。 而随着法身的吞噬,乌蒙川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似乎随时都可能死去。 蓦然,法身惊疑一声。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样,巨大的手掌猛地往下一摁,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乌蒙川整个人就如爆开的西瓜一样,血肉模糊,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法身则继续吞噬。 片刻后,法身收手而立,灵动的双眸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半天没有动弹。 他的双眸越来越明亮,一种明悟的光芒闪过之后,法身直接盘膝坐了下来,手掐灵决。动也不动。 没有天地能量的洗礼,也没有天地灵气的汇聚,法身似乎一下子陷入了某种沉睡的状态之中。 时间缓缓流逝,足足两日之后,杨开才徐徐睁开眼睛,身体虽然还有些虚弱。但已经不妨碍行动了。 他先是收回了山河钟和百万剑,这才朝法身打量过去。 先前他虽然在调息,但法身这边的情况他却也在关注,所以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一清二楚。 瞧了一阵,杨开不禁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竟然察觉到法身的气息正在不断地衰弱下去,不但身体的气息如此,就连神魂力量的波动也逐渐微不可查,似乎真的沉睡过去。 杨开也不敢贸然去干扰他。 毕竟法身不是血肉之躯,他的晋升与一般的武者有很大的不同,没有天地能量的洗礼出现,也不知道现在这情况是不是正常的。 杨开所能做的,就是给法身提供一些源晶,让他有足够的天地灵气。 想到这里,他连忙从空间戒中取出小山一般的源晶,堆积在法身身边。 但这些源晶才刚刚放下,便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所吞噬,一下子全部灵气流逝,化为齑粉。 杨开看的心头一跳,他拿出来的源晶最起码有三千万之多,竟一下就没了,这种消耗也太恐怖了一些。 不过好在他并不缺少源晶,所以很快又重新弄了一些出来。 如此周而复始。 几亿源晶丢了出去,上中下品皆有,这才让法身吞噬源晶的速度变缓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杨开一直在关注法身的情况,一旦源晶消耗完了,便再取出一些。 杨开前段时间坑蒙拐骗过来的财富,一下子消耗了大半! 足足一个月之后,法身才停止吸收源晶中的灵气,这个时候无论杨开摆多少源晶在他身边,他都没再吞噬了。 杨开估计应该是到了某种极限。 或许……是成是败就在此一举了。 某一刻,正在紧密关注法身动静的杨开忽然听到一阵咔嚓的声响传出。 他微微一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放出神念悄悄查探。 入目所见,杨开吓了一跳。 因为法身的身体外竟然裂出了一道裂缝,仿佛多年没有修缮过的墙壁不堪重负一样。 这个发现让杨开心中惊疑不定起来,虽说法身吞噬了乌蒙川,按道理来说应该能够突破功法的瓶颈,从而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但噬天战法这东西是给人修炼用的,谁知道石傀修炼了会有什么后果? 就在杨开惊疑不定之时,那声响又一次传来,而且这次是连绵不绝。 放眼望去,法身的身体各处,都出现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裂缝。 哗啦啦…… 再过一会儿,竟有大片大片的碎石从法身身上掉落。 杨开眼皮子猛跳,心中担忧不已。 法身的身躯在经历这么多年的修炼之后,基本已经定型了,他身上的任何一块部位,都坚比帝宝的程度,等闲攻击根本不可能伤害到他分毫。 可是现在,他体表的那些东西竟不断裂开,掉落。 这是出了什么变故?杨开心中急的要死,却又无能为力,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才能帮到他。 哗啦啦的动静依然在持续,前后不过十息功夫,法身身旁已经堆积起了一圈碎石,而这些碎石也奇怪的很,掉落下来之后,一下子就分崩离析开来,仿佛没有丝毫坚硬度可言。 又过了一会儿,杨开忽然露出惊疑的神色,怔怔地望着法身。 他发现,在剥离了体表的一层碎石之后,法身竟是缩小了一大圈。 虽然先前的庞然大物足够震撼人心,但行动起来实在太过不便,而如今缩小了一大圈之后,法身无疑会变得更灵活一些。 这种变故,难道是好的一面? 物竞天择,法身是一种特殊的存在,但他既然能够存在与这个世上,那便是合理的,他的成长和进化,必然也会往优良的一面发展。 如今这局面,或许就是他自主的进化过程。 咔嚓嚓…… 又是一阵清脆的声响传出,杨开发现变小的法身体表再次出现一道道裂缝。 有了先前的经验,这一次杨开倒显得不太紧张了,而是静静地关注之后的变化。 不出所料,在裂缝出现到一定程度之后,法身体表的一层再次剥落下来,让他的身形第二次缩小。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时间,而法身也经历了六次身体缩水的变化。 直到这个时候,才最终定格下来。 而他体内的气息和神魂波动,也重新开始高涨,最终达到了一种让杨开都为之心惊的程度。 那绝对是帝尊境才能拥有的气息和神魂波动。 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晋升过程,虽然没有天地能量的灌顶洗礼,但法身如今无疑已经有了媲美帝尊境的强大实力。 辅以噬天战法和魔兵战锤,体质特殊的法身绝对能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直到这时,法身才忽然睁开双眼,那灵动的双眸之中,一片神采奕奕,显然收获不菲。 “如何?”虽然已经看到了结果,可杨开还是忍不住上前问了一声。 法身徐徐站起身子。 虽然经历了六次身体的兑变,身体缩水了很多,但站起的法身依然有三人高,巨大的体型,非凡的气息,如被海水冲刷无数年磐石般黝亮的身躯,连杨开都不由生出一种压迫感。 “感觉不坏!”法身咧嘴笑了起来,不过配合石傀一族天生的棱角分明的面孔,让这笑容显得憨态可掬。 顿了一下,他接道:“虽然能感觉到比之前强大很多倍,但……我得先熟悉下身子!” 说话间,他伸手握了握拳。 体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法身一时间还没能习惯,必然得经历一段时间的协调期才行。 杨开点点头道:“那最近一段时间你就好好熟悉一下吧。” 说话间,他便伸出手来,准备将法身收进小玄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