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九十三章 劝离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九十三章 劝离

readx; 这老头儿能看出张若惜的血脉之力非同凡响,甚至以精血封印圣灵精魂,还认识穷奇凶兽,一口道破噬天大帝的名讳,若说他只是个普通的道源三层境,杨开怎么也不可能相信。 “嗯,这个也不能告诉你!” 杨开气及,怒道:“那你能告诉我什么?” 老头儿想了一下,伸手拍了拍杨开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好好修炼,早日晋升帝尊,星界的未来就靠你们了。” “滚!” 老头丝毫不恼,只是笑吟吟地瞧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神色肃然,朗声道:“诸位,若能听得老夫一言,还请速速离开此地,这里很危险,再待在这里的话,必有性命之忧。” 梁丘笑道:“你这老家伙真是有意思,危险不危险我等自然明白,何须你来提醒。” 先前他一枪之威被老头儿随手化解,所以也知道这老家伙虽然只有道源三层境,可实力却是深不可测,所以根本不敢小瞧他,若换做旁的道源境这么说话,他早一枪轰过去了。 “看你似乎见识渊博,不妨跟我们说说,这骸骨到底是哪位大帝所留如何?”梁丘话锋一转,又提起了那具隐藏在黑洞之中的骸骨。 先前因为莫小七圣魂封印忽然解开的缘故,导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担惊受怕,也没人有心情再去关注那大帝的骸骨和空间戒。 可是如今圣魂封印的危机已经解除,众人的注意力自然再次转移到了那空间戒上。 梁丘这话无疑问到了点子上,所有人都好奇地朝老头儿望去,期待他能给个解释。 老头神情凝肃,道:“不管是哪位大帝所留之物,如今都已不重要了,当年诸帝之争,战局惨烈,日月无光,除了少数几样东西遗留了下来。剩下所有秘宝都被打的稀烂,那空间戒内不可能有什么好东西的,诸位还是不要惦记了。” “你说我就信?”梁丘冷哼一声。 “我信!”蓝熏忽然站了出来,娇喝一声。 梁丘瞧了她一眼。一阵撇嘴。蓝熏是明月大帝的女儿,这个时候站出来支持老头儿,他也不好再唱反调。 蓝熏道:“前辈,此地到底有何危险,若是方便的话。能否与我们说说?” 老头儿皱眉道:“性命之危,蓝姑娘,带着你的人赶紧离开这里要紧。” 蓝熏闻言,沉吟了一下,颔首道:“前辈既然这么说了,那晚辈就先告辞了,前辈保重。” 说话间,她看了看杨开,见他一脸的无动于衷,也没去劝说。只是望着那些在远处围观的武者,娇喝道:“南域来的师兄师姐们,若是信的我蓝熏,就赶紧离开此地!” 说完之后,她立刻朝远方驰去,萧晨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作为一个合格的护花使者,自然是不会离开蓝熏左右,也随之离去了。 她一走,那些在远处围观的武者中。不少南域的精英都祭出了秘宝,纷纷离开。 可见星神宫在南域的号召力还是很大的,换做任何一个人都起不到这样的效果。 数千人一下少了几百之多。 夏笙与萧白衣慕容晓晓三人交头接耳一阵,似乎也觉得老头儿不是在故弄玄虚。暗中给杨开传音了一番,也很快就离开了。 若是只有夏笙一人的话,他未必就会离开,毕竟他也是个帝尊境。可是萧白衣和慕容晓晓此刻与他一道,他总得考虑两人的安全,不敢拿性命开玩笑。 “爻嗣。你也走!”老头儿一转头,看向爻嗣所在的方向,淡淡喝道。 爻嗣眉头一扬,漠然道:“本少爱在哪就在哪,没人可以命令我!” 身为大帝之子,他自然是极为高傲的,老头儿之前虽然表现的有些惊世骇俗,可想命令他还早了点。 老头闻言,叹了口气,忽然一挥手,一道流光猛地朝爻嗣那边激射过去,迅如闪电。 爻嗣脸色一变,连忙催动自身帝元,同时急速后退,想要避开这一击。 可让他大惊失色的是,那流光速度快的不像话,根本不是他能躲避的,甚至就连他的护身帝元也没起到丝毫作用。 流光直接轰在他身上。 爻嗣忍不住倒退了好几步,脸色一阵苍白。 “老家伙你敢偷袭伤人!”梁丘又怒又惊。 怒的是这老家伙也太不要脸了,出手之前毫无征兆,惊的是连爻嗣竟都抵挡不住他的偷袭,这等实力未免太恐怖了。 赤鬼,无常等诸多帝尊境也都是表情难看。 他们在这碎星海中晋升帝尊,满以为从今以后星界任我驰骋,随意逍遥,可这还没出碎星海呢,就被一个老头儿接二连三地打击了士气。 他能随随便便地偷袭到爻嗣,偷袭自己等人岂不是也是易如反掌? 以后再碰到道源境,可不能有任何小觑了,否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边,梁丘暴怒间,已经祭出自己的长枪,似要与老头儿决一死战。先前爻嗣说他是自己的朋友,让梁丘很是感动,如今爻嗣有难,他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还不等他动手,爻嗣忽然一伸手,拦在了他面前,沉喝道:“我没事,别冲动!” 梁丘转头,惊愕望着爻嗣。 爻嗣却是神情肃然,莫名其妙地低头瞧了一眼自己的手心,下一瞬,身躯一震,骇然地望着老头儿,惊呼道:“您是……” 老头儿竖起一指,在嘴边轻轻地嘘了一声。 爻嗣会意,连忙将下面的话咽了回去,肃然抱拳道:“爻嗣先前不知天高地厚,出言无状,还请大人不要与晚辈一般计较!” 一言出,全场哗然,所有人都匪夷所思地望着他,震惊的无以复加。 爻嗣是幽魂大帝之子,本身资质非凡,如今又是帝尊境,可以说在这整个星界之中,除了少数一些人能让他低头屈服之外,其他人就算实力比他高,也不可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如今他面对这老头儿的时候,神态和语气有恭敬,甚至还有一点点……卑微! 一个大帝之子,在一个道源三层境的老头儿面前表现的卑微,自称晚辈,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这么一来,众人倒是明白了,老头儿先前出手的一击,并非是偷袭,而是给爻嗣传递了一个什么信息,正是通过这个信息,爻嗣知道了他的身份,才会变得这么恭敬。 老头儿呵呵一笑,道:“无奈之举,爻嗣公子不介意老头子出手鲁莽就行。” 爻嗣沉声道:“前辈严重了!” 老头儿颔首道:“好,你现在就带着他们离开吧。” 爻嗣道:“大人之命,晚辈自当遵从!” 说话间,他抬头扫了一眼,淡淡道:“不想死的话,就跟我走!” 梁丘不甘道:“真要走?那里可还是有一枚……” 话没说完,他就发现爻嗣一双冰冷的双眸盯着自己,那眸子中寒意刺骨,不带丝毫感情,让梁丘忍不住心中一突。 他这才嘴角一抽,道:“走吧走吧。” 爻嗣收回目光,身形一晃,急速朝远方驰去。 赤鬼等人虽然满心疑窦,却也不得不跟了上去。这个时候再留下来的话,那就是不给爻嗣面子了,赤鬼所在的阿含殿也在东域,得罪了爻嗣,日后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哗啦啦一阵,众多帝尊境几乎走的一干二净,无常思量了许多,最终还是也离开了。 毕竟连蓝熏和爻嗣两位大帝的后人都被这老头儿给劝离了,而且从爻嗣的反应来看,这老头儿恐怕是个什么不得了的存在。 他这样的人,没必要去危言耸听,再留下来,恐怕真有性命之忧。 不但帝尊境走的一干二净,那些剩下的道源境们也有很大一部分离开。 眨眼功夫,还留在原地观望的,只剩下不到一千的道源境了,这些道源境,估计在碎星海中没得到多少好处,所以尽管老头儿谆谆善诱,说的煞有其事,可还是无法让他们离开。 那黑洞之中的大帝骸骨和空间戒,才是最吸引他们的东西。 “你不走?”老头儿看到杨开还站在原地不动,不禁皱了皱眉头。 杨开沉声道:“你先告诉我,若惜的血脉到底什么情况,我立刻就走!” 老头儿道:“日后自有见晓之时。” “你不告诉我我就跟着你。”杨开一脸无赖的样子。 老头儿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咧嘴一笑道:“你小子脸皮也真是厚啊,温紫衫怎么收了你这样的弟子!” 杨开脸色微变,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青阳神殿的人?” 他来到这里,可是从始至终没有透露过这个情报的。 老头儿呵呵笑着,伸手指了指他身上某个位置。 杨开恍然,明白是自己贴身收藏的青阳金令泄露了这个秘密。先前他为了方便感应萧白衣和慕容晓晓等人的讯息,所以将青阳金令从空间戒里取了出来,贴身保管着,没想到连这种小细节也被老头儿察觉了。 老头儿摇头道:“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改天老夫若是碰到了温紫衫,定要他将你逐出门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