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九十六章 大帝之争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九十六章 大帝之争

“壮士断腕!”乌邝怔怔地望着段红尘,“厉害厉害,当年诸帝之中,本座最佩服的便是你,你果然没让本座失望啊。” 段红尘哈哈大笑,道:“彼此彼此,你也是让老夫最为佩服的。” 乌邝唏嘘道:“这么多年了,也难为你能一直保持着道源境的修为!” “这话你可说错了。”段红尘竖起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凝声道:“我并没有刻意去保持什么修为,只是自斩了无数次修为而已!” “无数次……”乌邝骇然惊呼,是真的感到震惊了,“你竟每次都能重新修炼回来?没损到根基?” 段红尘淡淡道:“托福,虽然有几次确实是挺危险的,但好歹都挺过来了。我记得有一次失手,一下子将一身修为全部散尽,花费了老夫两千年时间才好不容易重新修炼回来,那两千年,老夫过的可不尽如意啊。” 似是回想到那一次的事情,段红尘脸上也隐隐有些后怕的神情。 乌邝目光呆滞地喃喃道:“你这么做……真的值得么?” 段红尘神情一肃,低喝道:“值得!只要能进入碎星海找到你,将你神魂俱灭,做什么都值得。” 乌邝眼中精光闪烁,沉声道:“看样子,你恨及了本座啊。” 段红尘微微一笑,道:“老夫对你谈不上什么恨意,人各有志,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只不过青莲,元鼎,炎武。沧海都死了,你若不死……就有些太不像话了。” “原来你是为那几位老友报仇的。”乌邝颔首,一副了然的模样。 段红尘轻叹一声,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老夫也觉得这事挺麻烦的。不如你乖乖地别反抗,让老夫送你去与那几位老友见面怎样!” 乌邝冷哼道:“本座当年差点被尔等打的魂飞魄散,若非关键时刻假死逃生,哪还有今日苏醒的一刻?本座自认一切都天衣无缝,你如何知道本座还存活于世!” 段红尘肃然道:“你的手段确实了得,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被你给骗了。以为你确实死了。可是你难道忘记了,有那么一个人能洞察天机,看破过去,看尽未来,正是他告诉老夫。你应该没死,让老夫多加提防。” 乌邝眼中精光狂闪,狞声道:“天枢!” 段红尘颔首道:“不错,正是天枢!所以每一次碎星海开启,老夫都会进来看一看,几万年过去了,一切倒也相安无事,不曾想。这一次你终于按捺不住寂寞,准备东山再起了。” “非本座按捺不住寂寞,只是时机已到而已!”乌邝冷哼一声。“辨天机,看往生未来之能,本座也会,天枢能看到的,本座亦能,天枢看不到的。本座也能。本座既然选择在这个时候苏醒,自然不会再重蹈覆辙!” 段红尘沉声道:“那就要看你有当年的几分本事了。” 乌邝大笑一声:“便是只有当年的百分之一又如何。以你现在的状态,安能阻我?” “百分之一。乌邝也学会说大话了啊,你如今躯体还不成型,怕是连百分之一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来吧?老夫无需与你交手,只需阻断这些血水,便可阻你复生!” “段红尘,你果真要与本座为敌!”乌邝怒极大喝。 段红尘凝声道:“是你与天下为敌,与苍生为敌,你若重生,星界必乱!” “好好的游戏你的红尘便是,竟学会心系苍生了,段红尘,你敢阻我,今日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处!” “老夫既然进来了,就没准备活着出去!”段红尘一脸果决之意,忽然手上变幻了一个印决,口中爆喝一声:“破!” 霎时间,一身气势攀升到了极限,而且还没有停歇的迹象,依然不断地往上攀升…… 轰隆…… 一层肉眼可见的气浪,以红尘大帝的身躯为中心爆发出来,席卷四方,让那些血水翻滚不停,而与此同时,段红尘的修为竟直接从道源三层境突破到了帝尊一层境的程度。 这番突破,就好似捅破了一层窗户纸,简单的不可思议,连天地能量的洗礼都没有出现,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好好好,你的修为越高,待会吞噬了对本座的用处就越大!”乌邝眼见段红尘临阵突破,不惊反喜,大喝一声,一种吞噬万物的意境轰然弥漫开来,一下子将段红尘包裹在其中。 四周血水似是受到了某种牵引,竟疯狂地朝乌邝骸骨汇聚过去。 噬天领域! 远方观望的杨开一下子就认出这是噬天领域。 之前与乌蒙川战斗的时候他用过这一招,噬天领域之内,万物皆噬,连玄妙的法则和意境都无法幸免,而由乌邝施展出来的噬天领域,根本不是乌蒙川能够企望的,那是真有吞噬天地之气象,只是看着便让人有一种渺小之感。 段红尘一下子被包裹在这噬天领域之中,身上的气势竟是猛地矮了一截,脸色狂变之下,双手合十,猛地朝前方拍去,口中低吟道:“红尘万丈,三千烦恼!” 巨大的印记朝下方拍下,攻击未到,便已将血水掀起滔天巨浪。 乌邝眼珠子一缩,沉声道:“不错不错,有点当年的意思,但想要胜过本座却是不可能的,噬天战法,给我吞!” 话音落下,那骸骨似乎成了一个无底洞,不但将四周血水吞噬干净,连带着段红尘的秘术也受到了吞噬的影响,被他尽情吸入体内。 乌邝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之中尽显不屑之意。 段红尘脸色古井不波,极力催动帝元,维持着自己的秘术,与之分庭抗礼。 片刻之后,乌邝身躯一震,朝他骸骨中涌去的血水竟一下子中断了,不但如此,那些重新生出来的血肉竟然都掉落在地上,化为一滩污水,他大怒道:“老东西你竟然使诈!” 段红尘呵呵笑道:“继续吞啊,怎么不吞了,你那噬天战法不是号称能吞噬天下万物么,停下来做什么。” 乌邝怒道:“你这秘术,到底蕴藏了什么样的意境,竟能暗中伤到本座,简直不可饶恕!” 段红尘冷哼一声:“你以为老夫这几万年来无数次自斩修为,只是为了进入碎星海来找你?老夫既然尊号红尘,自然是要在红尘之中摸爬滚打,体悟红尘之力,老夫早已不是当年的老夫了!” “红尘之力,天地伟力?”乌邝眼中光芒一闪,似是有所感悟,狞声道:“你竟感悟到了一丝天地伟力!怪不得如此信心十足!” “乌邝,这一次你必死无疑,还是不要反抗了!” “笑话,这世上能杀本座的人还不存在!本座便是这天,便是这地,反抗本座者,便是有违天地之意志,万法不容!” 段红尘摇头道:“乌犷,你睡糊涂了,天地之下,众生皆蝼蚁,你竟敢与天地比高,天道也不容你!” “吾为噬天,天道没有容纳我的器量!” 这两位大帝,一个肉身不成型,一个自斩了修为,都不是巅峰状态,但是在这诡异的世界中却是争斗的你生我死,丝毫没有留手,能量激荡之时,更是唇枪舌剑,天地战栗。 那一句句言语,听起来平常,但却似乎是蕴藏了极深的至理,引动天道纹理,传到那边杨开的耳中,竟让他心神狂震,体内气机翻滚不定。 这是道啊! 这是无数武者苦苦追寻却无法触碰的天道! 两位大帝,正在以各自的道暗中拼斗,欲要压对方一筹,这样的争斗,谁的问道之心更坚毅,对天道的感悟更深,谁无疑就能占据上风。 杨开一下子就沉浸在其中,细细品味之下,只觉得这两人每个人都说的很有道理,简直就是字字珠玑,金玉良言,让他受益匪浅。 蓦然,杨开心中一动,面上露出恍然之色,似是想明白了什么。 而体内翻滚的气机也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顶峰。 杨开悚然一惊,一下子从那种体悟中回过神,脸色难看地低呼道:“糟了!”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感受到突破的契机。 自进入碎星海到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三年时间了,最近一段时间,他看到了不少新晋的帝尊境,也与不少人交手过。虽然他自信实力不逊于任何一个新晋的帝尊境,但他毕竟还只是道源境而已。 境界不达,永不能称帝。 他也一直在寻找突破的机遇,可惜这种事根本急不来,机缘到时,自然水到渠成,机缘不到,强求也无果。 而此时,这个机缘就忽然降临到了杨开身上。 若是在别的地方,杨开必定欣喜若狂。 他早已做好了晋升帝尊境的心理准备,一身源力也有转化为帝元的迹象,晋升帝尊对他来说只是早晚的事。 可是……此地不远处就有两位大帝正在生死之战,他如何能安心晋升?万一被这两人的战斗余*及,后果不堪设想。 有心压制,却发现根本压制不下去,突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若是强行压制下去的话,搞不好就要根基尽毁,修为丧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