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九十七章 太古罡风、神木白夷(感谢书友xeron_pear五万飘红打赏)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九十七章 太古罡风、神木白夷(感谢书友xeron_pear五万飘红打赏)

(感谢书友eron_pear五万飘红打赏,小莫拜谢!)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杨开一咬牙,挥手从自己的空间戒里撒出无数源晶,布满了身体四周。@, 旋即,他盘膝而坐,放空身心,不去理会一切不安定的因素,只去体悟那两位大帝之争带起来的天道波动。 这样的晋升,古往今来应该从未有人做过。 杨开也是逼不得已。 不过他很快发现,这或许是自己的一个机缘,因为那两位大帝举手投足,甚至连言语交锋之中,都能带起一丝丝神奇的力量,暗合天道至理。 他简直就像是在吸收两位大帝对天道的感悟,以此为奠基石,去窥探自己的武道之路一样。 其中好处,简直难以描述。 杨开很快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彻底沉浸在其中,四周源晶受到那猛烈的契机震荡,纷纷化为齑粉,精纯浓郁的灵气从源晶之中逸出,徐徐地朝杨开头顶处汇聚,逐渐形成天地异象。 “嗯?竟还有一只小虫子!” 两位大帝虽然争斗的水深火热,看似分心无瑕,但修为境界到了他们那种程度,感知是极为敏锐的,杨开这边稍有动静便已被他们察觉,乌邝忙里偷闲朝杨开那边观望了一下,紧接着双眸之中精光一闪,露出不屑之意。 区区一个道源三层境,他还真没放在眼中。 不提他巅峰时期,便是如今的他,一个道源境他也可以随手捏死,如碾蝼蚁。 “这小子怎么会跟进来的?”段红尘却是心中微惊。 此地乃乌邝假死藏身之地,所以那黑洞入口处布有他独门禁制。平常时候别说进来了,便是发现都不可能发现的。 否则这几万年来,这么多次碎星海开启,他段红尘也不至于只到今日才找到此地。 以前他就知道,本源海是乌邝藏身所在,但具体藏在哪里他却不得而知。直到这一次本源海出现异变,黑洞成型,吞噬了大量武者的血肉精华,他才能进入此地。 这也多亏了他对乌邝的了解,所以才能破解掉那入口的禁制。 换做任何一个帝尊境,都不可能做到,便是帝尊三层境来了也只能望洋兴叹。 杨开如何有本事进入这里?难不成在自己进来之后,那入口的禁制松动了,才让他有机可乘? 段红尘心中微微有些懊恼。早知如此的话,他就应该在进来之后毁掉那入口才是。 他却不知道,杨开能进入这里,完全是因为乌蒙川死后留下的那一枚玉简,那玉简可以说是一枚钥匙,手持玉简之人,便能无视入口禁制,进入此地。 这也是乌邝当年给自己的后代留下的东西。 一切都是机缘巧合。 让段红尘稍微松口气的是。他只发现了杨开的踪影,并没有看到莫小七和张若惜两个丫头。若是那两个丫头也在这里的话,那今日之事就麻烦了。 “与本座斗也敢分心?段红尘,今日活该你要死啊!”乌邝大喝一声,双手合十,猛地朝前方一推。 呼呼呼…… 奇异的声响传来,一股猛烈的罡风忽然自他掌心席卷而出。朝段红尘卷去。 那罡风似不是一般的罡风,竟透着一股元素本源的气息,席卷之处,天地崩塌,空间碎裂。显得极为骇人。 “太古罡风!”段红尘脸色大变,惊骇道:“你肉身已失,竟还能动用太古罡风!” 乌邝轻蔑一笑:“太古罡风乃元素本源之力,无影无形,与本座心意相连,谁告诉你失了肉身就无法动用它了!哈哈哈,敢小瞧本座,这就要你付出代价,本座便是只剩一具骸骨,也不是尔等能够仰望的。” 说话间,那太古罡风便已袭至段红尘面前,眼看着便要将他吞没。 危机时刻,段红尘眼中的慌乱忽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片凝肃之意,双手结印,忽然做出一个拔地而起的姿势,口中低喝道:“画地为牢!” 哗啦啦…… 一道碧绿的光芒忽然绽放而出,笼罩在段红尘四周,与此同时,一颗巨大无匹的树木的虚影出现,横亘在天地之间。 这碧绿的树木虚影,竟也如那太古罡风类似,散发着精纯的元素本源之力。 轰轰轰…… 太古罡风冲击而来,直冲的那碧绿树木摇摆不定,青翠的树叶哗啦啦作响,却侵入不到段红尘分毫,所有的威力竟都被抵挡了下来,不伤他分毫。 “神木白夷!”乌邝眼见此幕,骇然惊呼,似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那碧绿的树影,咬牙嘶吼道:“段红尘你敢戏耍本座?” 先前段红尘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他还以为对方拿自己的太古罡风没有办法,哪知一眨眼的功夫,他竟祭出了这神木白夷的虚影,将太古罡风完全阻挡在外。 这明显是在戏弄自己啊,让自己体会了一种从欣喜到失望的巨大落差,简直不可饶恕。 段红尘一边催动帝元撑开那神木白夷的虚影,一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笑眯眯地道:“真是吓死老夫了,幸亏老夫早有防备,要不然这下恐怕还真会阴沟里翻船。” “混账,竟敢污蔑本座为阴沟,段红尘你胆子见涨!而且这白夷本源之力不是铁血那混蛋的东西么?他向来视之如宝,如何能到你的手上!”乌邝怒吼连连,双眸之中满是不甘心的神色,忽然神色一动,又道:“难不成……铁血已经帝陨了?” 段红尘冷哼一声,道:“虽然老夫也巴不得铁血那家伙早死早超生,可让人失望的是,那混蛋连变老的痕迹都没有,反而越活越年轻,真是让人羡慕嫉妒啊,最近他似乎还收了个小徒弟,费尽心思教导,也不知道图个啥。徒弟这种东西,他妈的就是来坑师傅的,说多了都是泪啊。” 也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想起了温紫衫,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乌邝怒道:“他既然还活着,神木本源如何会交给你!他怎舍得?” 段红尘咧嘴一笑,道:“因为老夫告诉他,若是不把神木本源交出来,老夫就找几百上千个年轻健美的男子,组团去勾引他那宝贝徒弟,看他徒弟能不能把持的住!他就乖乖就范啦。” 乌邝听的一脸黑线,无语道:“这样也行?” 段红尘撇嘴道:“你不知道他对那宝贝徒弟有多在乎,那小丫头似乎还是个特殊体质,极为适合继承他的衣钵,老夫也见过那小丫头,不得啊不得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得了,年纪轻轻的,隐约已有铁血当年的风范了,一拳能打死老师傅!老夫离开铁血堡的时候被他打了一拳,眉眼都被打裂了,血撒了一地!” 乌邝哈哈大笑道:“活该,这天下之人怕也没人能无耻的过你了。” “过奖过奖!”段红尘微微一笑。 乌邝道:“便是你有了神木本源又如何?你毕竟不是这神木本源的第一任主人,如何拼得过本座的太古罡风!” “拼不拼得过,总要试一试嘛,难道老夫还要坐以待毙?” 两人争斗间,你一言我一句,一会表现的跟老友叙旧一样,一会搞的跟生死仇敌一般,若有旁人在此,只怕早就看迷糊了。 而那两种元素本源之力却毫不停歇地疯狂碰撞,使得空间破碎,漫天都是风木之力,骇人至极。 席卷的太古罡风威力极强,便是帝尊境被卷入其中也是尸骨无存,可那神木白夷的虚影却也固若金汤,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树叶哗啦啦作响,守护的段红尘严丝合缝。 方圆百里之内,空间和视线都已被扭曲,那地上的血水全部被蒸发干净。 这样的比拼,拼的就是两人对各自元素本源之力的控制了,而且结果也不是短时间能够看出来的,这样的局面一出,无论是乌邝还是段红尘,都已经有些骑虎难下。 乌犷若是收回太古罡风,段红尘势必会趁机反扑,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抵挡神木本源之力的攻击。 无论是太古罡风,还是神木本源,都是能与凤凰真火相媲美的至宝,不但珍贵难寻,且威力无限。 尤其是乌邝此刻还是骸骨之身,那神木本源对他的杀伤力尤其之大,一旦被神木本源之力侵入体内,那他永远也别想重塑肉身了。 他不敢有任何的掉以轻心。 从最开始的不屑一顾,到现在他已经要认真对待这一场争斗了。 段红尘等待了几万年,要进入此地对付他,岂能没点准备?而从结果上来看,段红尘所施展出来的一切,都是刻意针对他的。 两位大帝在这里争斗的水深火热,尽管知道那边还有个杨开在晋升帝尊,却都没有去理会的意思,甚至也没有刻意收敛自己的攻击余波。 乌邝是不在乎杨开的死活,而段红尘是没办法。 他虽然知道杨开是青阳神殿的弟子,抱着能保护一下就保护一下的想法,但与噬天大帝争斗,他根本分不出半点心思去考虑别的事,只能拼尽全力与乌邝对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