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九十八章 大帝气象(感谢书友取名字就算了五万飘红打赏)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九十八章 大帝气象(感谢书友取名字就算了五万飘红打赏)

(感谢书友取名字就算了五万飘红打赏,诸位厚爱,小莫感激不尽。) 两位大帝在那边争斗的水深火热,杨开这里却已渐入佳境。 一丝丝帝意从他体内弥漫而出,初始还不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帝意越来越清晰了。 晋升帝尊境,凝练自己的帝意便是最基本的标准,唯有拥有自己的帝意,才能触碰到帝尊境的门槛,推开那扇武道至尊的大门。 浓郁的天地灵气汇聚在杨开的头顶之上,形成的天地异象骇人至极,乌压压的灵气汇聚成团,如天都要塌下来一样,不断地有雷鸣电闪在灵气之云中一闪而过,传出轰隆隆的声响,震耳欲聋。 杨开盘膝而坐,纹丝不动,脑海之中,走马观花般地闪过自己这一生的种种经历。 并非他要回想,只是这些经历不由自主地就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根本不受控制。 拜入凌霄阁,辛苦修炼,却不得其门而入,被众多师兄弟欺凌,却不舍求武之心。 偶得无字黑书,窥魔神传承,从此一飞冲天。 战中都,行走通玄大陆,入星空甬道,闯恒罗星域,进星界…… 与苏颜的激情,与夏凝裳的温存,与扇轻罗的感情纠葛,与雪月的不打不相识…… 孜孜不倦地追寻武道之巅,求道之路,有美相伴,虽偶尔寂寞,却也心有所念。 这一生,无憾,无怨! 这一路。无恨,无悔! 心中无魔,外力不侵! 某一刻,杨开忽然睁开了双眸,眼神清澈明亮。灿若星辰,口中一声长啸,体内翻滚的气机一瞬间达到。 咔嚓嚓…… 密密麻麻的声响忽然从身体各处传来,骨骼,经脉,血肉在这一瞬间蠕动到了极限。经脉悠地变得更宽更坚韧,血肉和骨骼也愈发凝实。 就连神识,也是肃然一清,似乎扩张了许多。 轰隆隆…… 天空之中,一道比水桶还要粗的闪电忽然劈了下来。蕴藏天道之威,似能毁灭万物,以雷霆之势轰向杨开头顶,与那雷电一同而下的,还有无与伦比的天地灵气,似要将杨开淹没。 咔嚓…… 杨开身躯狂震的时候,忍不住闷哼一声,一身衣衫都被劈得粉碎。露出精壮结实的身躯,而那身躯之上,皮肤龟裂。鲜血长流。 武至帝尊,天道不容。 唯有撑过这天道的谴责,承受住天地能量的洗礼,才能真正的晋升帝尊。 古往今来,无数天之骄子,无数精英武者。都倒在了这一关之下,魂飞魄散。这也是整个星界为什么道源境数量不少,可帝尊境却不多的原因。 真正能晋升帝尊的。都是对自己武道之路极为坚定,不会为外力所干扰的坚毅之辈,能够逆流而上,坚定自己心中的信念,丝毫不会动摇。 帝尊境的天地之力洗礼,比起杨开之前所遇到的任何一次都要恐怖。 那第一击落下,杨开已经受创! 不过他的肉身本就极为强悍,而且体内金血有极强的自愈之能,所以那龟裂的皮肤很快便开始自我修复起来。 而随之灌入他体内的天地能量,也一下子被他吞噬殆尽,让他的气息不减反增。 不等伤势恢复,那第二道洗礼已经来临。 比起第一道,这第二道还要恐怖,落雷之下,万物寂灭的气息弥漫开来,竟让杨开嗅到了一股死意,他心神一凝,不敢有丝毫怠慢,手掐灵决,催动自身力量加以抵挡。 轰隆隆…… 杨开的伤势陡然间雪上加霜,浑身鲜血淋淋,看起来极为恐怖,肆虐的天地之威侵入他的体内,在他的血肉和经脉内横冲直撞,让他苦不堪言。 他咬牙支持,尽情吸收随之灌入体内的天地能量的同时,不断地感悟着天道之威,扫开蒙蔽眼睛的屏障,窥探自身的武道之路。 轰轰轰…… 第三道洗礼毫不停歇地轰了下来。 远方,正拼尽力量分庭抗礼的两位大帝也不由地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目光,纷纷扭头望来。 瞧了一阵,乌邝忽然目露精芒,低喝道:“这小子……有些不简单啊。” 他乃噬天大帝,是古往今来星界第一强者,不敢说后无来者,绝对是前无古人,便是同为大帝之人,他也不怎么放在眼中。 能让他说出一句不简单,这已是极高的赞誉。 “确实有些古怪!”段红尘目光微凝,点头赞同。 若是简单,又怎会以道源境的修为力压帝尊境,若是简单,又怎会在这短短几年时间内修为增加如此之快?段红尘与杨开认识也有一些时间了,虽然没怎么深入地打过交道,可段红尘的眼光也是极为不俗的,自当初在枫林城见到杨开时就觉得他来日必成大器。 虽然他已尽可能地高估杨开,却发现到头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小子。 “红尘,你我当年晋升帝尊,可有这般气象?”乌邝忽然沉声问了一句。 段红尘咧嘴一笑,道:“若当年我晋升帝尊,天地洗礼这般恐怖的话,这天下就没有红尘大帝这号人了。” 乌邝微微颔首,道:“这小子有大帝之象!” 段红尘大笑道:“我看这小子不止有大帝之象,早晚会超越你!” “超越本座?”乌邝闻言冷笑,“痴人说梦,本座之能,无人可以超越。” 段红尘呵呵一笑,道:“随你怎么说,反正你是没机会见到了。” 乌邝声音一寒,道:“你有这么大信心能诛灭本座?” 段红尘沉声道:“老夫先前就说了,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离开,今日便是拼个神魂俱灭,也要将你斩草除根!” “好,有你这句话,那本座对你下手就无需客气什么了……嗯?”说着话,乌邝忽然神色一变,再次将注意力朝杨开那边投去。 段红尘似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转头望去之时,只见那边的天地异象再度一变,汇聚在杨开头顶上的天地之威竟变得如一个倒立的漏斗一般,上连天,下连地,那骇人的天地之威,让这两位大帝都不由脸色凝重。 漏斗悠一呈现,便疯狂地朝下轰去,直接连在杨开的肉身上。 而与此同时,杨开的身体也似乎变成了一个无底洞,吞噬着那浓郁澎湃的天地威能,一股清晰的帝尊境的气息荡漾开来,越来越强。 “这……”段红尘眼珠子都快凸出来,“这是什么情况?这小子在找死不成?” “哈哈哈!”乌邝大笑一声:“自不量力,竟敢与天威抗衡。红尘,这小子怕是没有超越本座的机会了,他这样已经必死无疑!” 段红尘闻言,也没有去反驳,只是叹息一声,道:“可惜,可惜了啊!” 若是平常时候,他见到这一幕,或许因为爱才之心去帮杨开一把,但此刻他正与乌邝拼的不可开交,根本没有余力去管杨开的闲事。 这恐怖的天地威能一起袭下,杨开哪还有命在? 说话间,那边的动静愈发狂暴了,整个大地都在晃动,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在这诡异的世界中出现,犬牙交错。 一声怒吼悠然从那边传出,与此同时,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吟之声,一道金光灿灿的龙影蓦然从杨开体内激射而出,摇头摆尾,朝那天地威能迎去。 “金圣龙本源之力!”乌邝声音颤抖地惊呼起来,心神似乎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不可能!”段红尘也是一副白日见鬼的模样,那金龙之影一现身,便吸引了两位大帝的绝大部分注意力,让他们的关注重心一下子转移到了杨开身上,纷纷脸色大变。 “这小子到底是谁,怎会有金圣龙本源之力!”乌邝嘶喝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无比。 段红尘失神了好一会才道:“老夫如何知道这种事!金圣龙乃龙族始祖,传闻正是它诞下了整个龙族,可在诞下龙族之后便已灰飞烟灭,这世上怎可能还有金圣龙本源之力!” “啧啧……”乌邝一双空洞的眼眶中,如鬼火般的眼睛狂跳,一副极为贪婪的模样,“这事若是叫龙岛上的那几条老龙知道,只怕会要发疯啊!” “你在打什么鬼主意?”段红尘忽然警觉起来,扭头瞪着乌邝。 乌邝冷哼道:“本座即便有什么打算,也得先杀你再说!” 两人说话间,那金圣龙已经仰天咆哮起来,直面那恐怖的天地威能,张开的龙口之中,传来无匹的吞噬之力,大口大口地将天地威能吸入,然后传递给杨开。 杨开的压力一下子减弱不少。 先前他也是感觉到自己有些支持不住,所以才逼不得已催动了金圣龙本源之力,却不想还有如此奇效。 能够对抗天地之威。这金圣龙本源实在是有些非同凡响。 随着龙口的吞噬,杨开体内的气息愈发强大,力量直线增长,不禁让他生出一种豪迈之情,整个人的精神都是焕然一新。 他不知道旁人晋升帝尊到底是什么情景,但他觉得,若是先前碰到的那些帝尊境在晋升时也这样的话,只怕早就死的一个不剩了。 恐怕也只有自己,晋升的时候动静如此之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