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零四章 杀你之人叫杨开(中秋快乐)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零四章 杀你之人叫杨开(中秋快乐)

“神魂帝宝!”乌邝眼帘一缩,怔怔地望着那柄被杨开握在手上的长刀,忍不住惊呼一声。 帝宝这东西从来都不多见,更不要说神魂帝宝了。一千件帝宝中,也不见得能诞生一件专供神魂之力驱使的宝物,可见其珍贵之处。 乌邝也没想到,杨开手上竟然有神魂帝宝,先前这小子也不知道把这长刀藏在识海什么地方,竟让他都没有发现。 这下稍微有些麻烦了,神魂帝宝,专伤神魂,辅以杨开那浓郁精纯的神魂之力,或许还真能对自己造成一些伤害。 心中虽然有些忌惮,乌邝却依然面露不屑,冷笑道:“不错的宝物,但想要杀本座却还是差了点。” 杨开神色肃然,并指在刀身上一抹,斩魂刀的嗡鸣一下子停止下来,他将斩魂刀遥指着乌邝,冷喝道:“此宝名唤斩魂刀,能死在此刀之下,乌邝也算你三生有幸了。” “哈哈哈哈!”乌邝忍不住大笑起来,为杨开的大言不惭感到有趣,啧啧有声道:“本座不否认,这帝宝可能会对本座造成一些威胁,但想杀本座,小子再去修炼几万年吧。” 杨开戏谑道:“既如此,那就请噬天大人拭目以待!” 话落之时,他一催神魂之力,下方平息的海水再次翻滚咆哮,齐齐朝那刀身上灌入,霎时间斩魂刀光华大放,耀人眼帘。 这还没完,杨开手掐印决,不断地往斩魂刀上拍去。 威势,杀机。一起弥漫而出,浓如实质。 乌邝的脸色也慢慢凝肃起来,暗暗催动自身力量,似乎是想做出什么防护。 铮…… 一声清越的异响传出,斩魂刀的刀势似乎已经被催到了极限。不断地在杨开面前跳动,欲要脱离杨开的掌控,斩向敌人。 就在这时,杨开双眸之中异彩一闪,口中低吟道:“破天一击!” 一股玄妙的力量悠然而出,朝斩魂刀上笼罩过去。一下子给那耀眼无比的斩魂刀度上了一层淡金的薄膜,而随着这层薄膜的出现,斩魂刀的气势陡然攀升了几倍有余。 “这是什么秘术!”乌邝大惊失色,忍不住骇然出声。 身为大帝,他自然能感受到斩魂刀的变化。他根本不知道杨开到底动了什么手脚,竟那威势一下子攀升了几倍之多。 如果说先前斩魂刀的威势能让他微微感到惊讶的话,那现在就真的有些惊惧了。 因为他清楚地感受到,那神魂帝宝的威力已经足以威胁到自己的神魂灵体。 杨开神色冷酷,沉喝道:“噬天,杀你之人名叫杨开!” 话落之时,他把手一挥,斩魂刀骤然化作一道流光。如离弦之箭朝两位大帝轰了过去,犹如一轮圆日坠落,携带毁天灭地般的威能。 破天一击这个秘术。是杨开在青阳神殿秘地神游镜中从天衍手中学来的。 天衍虽然只是神魂之躯,并没有肉身,但他的修为却是大帝之境,而且因为没有肉身,一生钻研神魂之力,所以他的神魂秘术比起乌邝和段红尘都要强大。 破天一击尤为恐怖。 平时用自身神魂之力温养斩魂刀。积蓄力量,待要需要之时一并爆发出来。能发挥出来的杀伤力简直难以想象,虽然每一次使用之后都要重新开始积蓄。但这种秘术在关键时刻往往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斩魂刀乃神魂帝宝,与破天一击最为匹配,两者之间几乎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区区蝼蚁,也要杀本座!”乌邝歇斯底里地怒吼起来,再不复之前的不屑和蔑视,杨开出手这一击已经让他必须重视起来。 说话间,他拼命地催动力量,想要摆脱段红尘的钳制,可段红尘岂能如他所愿,一边疯狂大笑,一边道:“乌邝,别挣扎了,你我二人共赴黄泉岂不妙哉,黄泉路上也可做个伴!” “滚!”乌邝大喝,一身力量变得极度不稳。 段红尘脸色微变,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但也知道这是杀他最好的机会,只能拼尽全力束缚住他的身形,准备迎接那恐怖的一击。 圆日般的光芒落下,直接将两位大帝的神魂灵体笼罩在其中。 乌邝的惨叫声立刻传出,间或夹杂着段红尘的闷哼之声。 看样子,两人在这一招之下都不好过。 而杨开在施展出这一招之后,便立刻一个转身,遁到了温神莲所化的岛屿之上,重新催动那七彩霞光笼罩住自己。 轰隆隆…… 巨大的冲击余波爆裂开来,整个识海彻底沸腾,滔天巨浪不断地朝四周扩散,那攻击所在的正中心位置,直接凹陷下一个巨大的深坑。 杨开头疼欲裂,用自己的秘术,自己的秘宝去攻击自己的识海,这种事杨开以前想都没想过,可是今日却不得不这么做。 所带来的伤害比起两位大帝先前争斗时还要强烈,杨开一下子就感觉自己被疼痛淹没,头晕目眩,险些直接昏了过去。 轰轰轰…… 余波犹在扩散,似要持续到天荒地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恐怖的动静才逐渐平息下来,耀眼的光芒也逐渐散去。 杨开龇牙咧嘴,第一个反应便是去查探乌邝和段红尘两人的情况,可神念扫过之后,杨开脸色不禁一变。 识海之中,只有段红尘的神魂灵体狼狈悬浮,此刻,他的神魂灵体从肩胛骨到小腹处,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豁口,险些被一破为二,一丝丝精纯的神魂之力从伤口中逸散出来,让他的气息不断地变得虚弱。 他扭头四望,艰辛地道:“乌邝呢?是否魂飞魄散?” 杨开脸色难看地回道:“逃了!” 先前他查探之时,分明感觉到有人撕开了自己的神识防御,从这里遁了出去。 段红尘既然还留在此地,那么逃走的就只可能是乌邝了。 闻言,段红尘脸色一变,强撑着精神站了起来,低喝道:“小子送我离开!” 杨开一言不发,一挥手,就将他送出了自己的识海。 做完这些,杨开才身形一晃,险些倒了下去。 虽然他也有心去查探一下乌邝和段红尘接下来会不会再争斗,可自身的情况让他不得不打消了这个主意。 不管旁人如何,自己若是再不调息的话就真的坚持不住了。 这一次两位大帝在他识海中争斗,虽然让他受益不菲,可也伤痕累累。 七彩温神莲绽放出温和的光芒,在他的催动下不断地朝识海四周辐射,修补着破损的识海和受创的神魂灵体。 足足半日之后,杨开才感觉情况稍微稳定下来。 也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继续行动的能力。 他第一时间将自己的神魂灵体遁出识海,重回身躯。 睁眼之后,杨开发现自己还处在那虚空甬道之中,随波逐流,不知去往何处。 而面前不远处,段红尘盘膝而坐。 杨开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查探了下他的情况,发现段红尘还有气息,只是气息极为微弱,连体内的帝元波动都几乎不可察觉。 没死就好!杨开忍不住松了口气。 他先前动用斩魂刀虽然没有丝毫留手,但还真怕自己在杀乌邝的同时也将段红尘给杀了,尽管这是红尘大帝自己的要求,自己的愿望,可手刃一位让人尊敬的大帝,杨开于心何忍? 自己和段红尘都在此地,乌邝去了何处? 乌邝的肉身肯定已经毁了,神魂灵体也绝对受伤不轻,在这虚空甬道之中,他能去哪里?在这种地方乱跑的话,他迟早会被虚空乱流所吞噬,就算他曾经是星界第一人,拖着那样的残躯也没办法继续存活。 看样子,乌邝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念及至此,杨开心中大喜。 再仔细地查探一下段红尘的情况,杨开又不禁担忧起来,段红尘此刻气息如此微弱,似乎随时都会死去的样子,若是自己不想想办法的话,他恐怕也难逃此劫。 杨开连忙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各种疗伤丹药,告罪一声,捏开了段红尘的嘴巴,一股脑地将那些丹药塞进他口中,然后催动力量助其炼化。 这一催动力量,杨开立刻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自己体内的力量,竟然是极为精纯的帝元!没有丝毫杂质的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杨开又惊又喜。 任何一个武者,在晋升帝尊境之后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将自身源力转化为帝元,这个过程没人可以避免,短则几年,长则几十上百年,就跟新晋的道源境要转化自己的源力一样。 可是自己分明才刚刚晋升帝尊,为何体内的源力已经全部转化为帝元了? 他仔细回想,在刚突破的时候,自身的源力确实是在迅速转化帝元,可不等他用心体会,就被卷进了虚空甬道中,再接着被乌邝侵入识海,等到出来之后,力量竟已转化完全。 他不知道这其中是哪个环节出的问题,但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天大的喜事。 或许,跟自己晋升时的磨难有关,又或许跟两位大帝在他识海中争斗让他得到的感悟有关,但总体来说,这省却了杨开最起码数年的时间。(未完待续) ps:祝大家中秋快乐,身体健康,生活美满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