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一十章 李无衣、九凤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一十章 李无衣、九凤

莫小七扭捏了一下,不好意思地道:“杨大哥,小七不是要故意隐瞒你,只是我父亲他……” 杨开抬手道:“不用解释的,我明白。” 莫小七显然是怕自己父亲的名头太过吓人,所以从来没跟杨开提起过自己的身份,现在被杨开点破,多少有些不安。 杨开微笑道:“兽武大人是兽武大人,你是你,我认识的是古灵精怪的莫小七,并非兽武大帝之女。” 莫小七闻言,认真地想了一阵,忽然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眼角都弯成了月牙形,煞是好看。 就在这时,杨开忽然神色一凝,抬头朝虚空之中望去。 而与此同时,张若惜也是一声低呼:“先生!” 说话间,她一身源力极为不安地催动起来,警惕地朝天空中望去。 若惜竟能察觉到?杨开极为愕然地瞧了她一眼,发现她一双美眸都透出极为森冷的气息,与她的平时的柔弱判若两人。 杨开暗惊,愈发觉得张若惜的血脉有些古怪了。 而那平静的天空之中,忽然如湖面被丢下一块石子一样,荡起一层微弱的涟漪,紧接着,那涟漪急速朝外扩散,并且越来越明显。 很快,那天空某一处的空间都扭曲了起来,一股清晰又诡异的力量波动从那边传递过来。 “空间之力!”杨开眼帘一缩,心中骇然。 他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能遇到如此清晰的空间之力,眼前这情况。分明是有人撕裂了空间,从极为遥远的地方跨界而来,而且从这空间之力的波动上来看,来人对空间力量的运用和研究丝毫不比自己差,甚至还要在自己之上! 杨开的表情凝肃无比。虽然不知道等会来的是什么人,但一个人能撕裂空间横跨而来,实力绝对不凡。 是什么人?来此又有什么事? 他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一边迅速地将法身收起,一边暗暗催动帝元戒备着。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他完全可以直接离开这里。悄悄躲起来观察一二,但如今他身边还有张若惜和莫小七,还有正在凤卵中的流炎,根本没法走。 “啊!”莫小七也发现了天空中的异常,惊叫一声之后花容失色。一闪身,躲到了杨开背后,仿佛老鼠遇到了猫一样,娇躯都瑟瑟发抖,低声道:“杨大哥,我们赶紧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杨开一脸黑线,道:“现在跑也来不及。” 哗啦…… 天空被撕裂。仿若一只无形的猛兽,张开了兽口,欲要择人而噬。 在杨开的紧密关注之中。一只脚忽然从那黑黝黝的裂缝中踏出。 咚…… 尽管那只脚是踏在虚空之中,可在杨开看来,却仿佛是踏在自己的心坎上,让他不由脸色微微一白,气势一瞬间落入了下风。 好强!杨开眼中溢满了骇然,尽管早就知道来人肯定不会太弱。可直到此刻杨开才发现自己太低估来人的实力了。 这家伙,绝对是个帝尊三层境强者!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帝尊三层境! 继那只脚之后。一道身影才慢慢地从裂缝中走出,好似离开自己的家门去散步一样。一脸的云淡风轻,悠然自在。 杨开这才看清来人的样貌。 这是一个中年儒生打扮的男子,气度极为不凡,面上挂着一抹笑吟吟的表情,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人出现之后,目光只是微微一扫,便定格在杨开身上,笑容诡谲。 咕咚…… 尽管知道不能在气势上落入下风,可杨开还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被这人盯着,杨开就感觉自己像是被饿狼盯上的羔羊一般,浑身每一片血肉都不由自主地在战栗。 这还没完,继这中年儒生现身之后,又有一道人影从那虚空裂缝中走出。 与中年儒生的闲庭信步不同,这第二个出现的人就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气势汹汹,悠一现身便让四周的温度陡然提升。 这是一个身材婀娜多姿的美妇,胸前饱满,腰肢曼妙,红唇璀璨如宝石,泛着异样的光彩,肌肤雪白如陶瓷,吹弹可破,美眸水汪汪一片,任何男人看了都会不由自主地遐想无限,尤其是那一头火红的秀发,给人一种极强的视觉冲击,让人根本挪不开目光。 “我操!怎么是她!”杨开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忍不住在心中爆了句粗。 因为这美妇他竟然认识! 她赫然便是莫小七时常提起的凤姨啊! 以前杨开不知道这凤姨叫什么名字,但在碎星海中莫小七和蓝熏吵架时,蓝熏提起过凤姨的名讳。 灵兽岛九凤!虽然不是十大帝尊,但九凤之名也是威震星界南北,修为高一些的武者,鲜有不知道她的名讳的。 这美妇是九凤,那另外一个中年儒生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 李无衣! 杨开的双眸一下子爆出熠熠神光,毫不避讳地与李无衣对视起来。尽管这是他与李无衣第一次见面,但杨开却是早就听说过他的大名,因为李无衣是整个星界最为精通空间力量的强者,而且本身修为也有帝尊三层境。 莫小七以前还曾说过,要介绍杨开给李无衣,让他拜李无衣为师,去学习那空间力量的奥秘。 意识到这两人是灵兽岛的强者之后,杨开也很快明白他们为何会到此地来了。 分明是来找莫小七的。 只是他们两人如何知道莫小七在这里?而且直接就撕裂了空间,精准地来到此地。 杨开略一沉思,便意识到莫小七身上应该被他们动了什么手脚,能够让灵兽岛的人感知到位置,所以这边才出碎星海没多久,李无衣和九凤两人就齐齐杀了过来。 怪不得莫小七一看到天空中的异象就躲到了自己身后,还怂恿自己赶紧逃跑,原来她一眼就看出有人来抓自己了。 “李无衣你这混蛋,竟敢把老娘丢在虚空裂缝里,老娘差点被虚空暗流吞了知不知道?”九凤悠一现身,便一把揪住了李无衣的衣服,直接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怒气冲冲地喝了起来。 李无衣帝尊三层境级别的顶尖强者,此刻竟像是一只无力的小鸡一样,任由九凤拎着,连反抗都没胆量。 他一头冷汗淋淋,表情讪讪道:“有小辈在下面看着呢,你这么搞,我好没面子啊!” “面子?”九凤凤眸一瞪,娇喝道:“面子这东西是自己挣得,不是别人给的,想要面子,对老娘好点,懂?” “懂,懂,懂!”李无衣把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哀求道:“你先把我放下来说话可好,这样有辱斯文啊。” “斯文?”九凤冷笑一声,狂暴道:“那是什么,能当饭吃?” 李无衣顿时哭丧着脸,可怜巴巴地望着杨开的方向,开口道:“小七,救我!” “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莫小七躲在杨开身后,藏的严严实实,嘴中不断地喃喃自语着。 “下次再敢把老娘丢在虚空裂缝中,看老娘不折了你那第三条腿!”九凤咬着牙,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李无衣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双腿,忙道:“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姑奶奶饶命!” “哼!”九凤这才一把丢开李无衣,就像是丢个垃圾一样,语气一转,神态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娇羞之中还带着点扭捏,道:“真是的,不知道人家怕黑啊。” 说完之后,她美眸盈盈一转,扫了下方一眼,也定格在杨开身上,热情洋溢地打招呼道:“咦,小弟弟,又见面了啊,咱们可真是有缘分啊。” 杨开艰辛地吞了口口水,表情僵硬无比,长久以来,凤姨和李无衣两大帝尊强者在他心目中的伟岸印象,一寸一寸一寸一寸地崩塌,心灵深处不断地传出咔嚓嚓的声响。 他一脸黑线地抱拳道:“晚辈杨开,见过李前辈,九凤前辈!” 李无衣微笑,眼中寒光微妙,道:“适才……你可看到什么了?” 杨开肃然道:“适才空间力量涌动,虚空扭曲混乱,晚辈虽运足目力,可无奈实力低微,竟是毫无发现,实在惭愧!” 李无衣闻言,眉头一扬,眼中的寒光消散,颔首道:“孺子可教!本座在岛上时常听小七提起你,听说你也精通空间之力?” 杨开忙道:“前辈谬赞,对空间之力,晚辈只是略有研究罢了,自然不敢在李前辈面前班门弄斧,若得机缘,晚辈还想向前辈讨教一二。” 李无衣大悦,眉飞色舞地道:“好,很好,他日你若去灵兽岛的话,本座传你一招独门神通。” 杨开大喜,打蛇顺棍上,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如何。” 李无衣依然笑眯眯的,淡淡道:“小子太不要脸了,本座神通岂是你想学就学的。” 杨开黑着脸道:“前辈竟如此小气,丝毫没有提携晚辈之心,小子很不开心。” “你开不开心关我屁事。”李无衣哈哈大笑,“本座自己开心就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