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一十一章 玩的挺开心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一十一章 玩的挺开心

杨开哼道:“小子一不开心就喜欢胡言乱语,说不得要将今日之事编排成十二章回三十六段,传给东域各大酒楼茶肆的说书之人,让他们好好宣扬一下李前辈的盖世威风,标题我都想好了,就叫灵兽岛九凤与家奴的日常生活,不知李前辈意下如何!” 李无衣大怒道:“你刚才不是说什么都没看到,小辈说话怎毫无信用可言!” 杨开悠然道:“忽然又看到了一点东西。△,” “你竟如此卑鄙!”李无衣大惊失色。 杨开懒洋洋道:“人,都是逼出来的啊!” 九凤咯咯咯咯在一旁笑的花枝乱颤,似乎极为开心。 “好好好!”李无衣语无伦次,咬牙切齿地望着杨开,“这可是你逼我的,说不得本座也要教训你一顿了,小子接招!” 话落之时,他一抬手,一道流光朝杨开飞射过去。 杨开眉头一扬,竟是不闪不避,反而一伸手朝那流光抓去,待那流光入手,身形微微一顿,眼珠子转了转,不动声色地将手中之物收了起来。 “现在知道本座的厉害了吧?看你还敢胡言乱语,败坏本座威名。”李无衣冷哼一声。 杨开笑嘻嘻地一抱拳,道:“李前辈修为高深,小子自叹不如,先前多有得罪之处,还请李前辈不要计较。” 李无衣大喇喇地道:“本座海量,岂会与你一般见识。” 九凤冷眼瞧着两人,撇嘴道:“你们玩的挺开心啊。” 李无衣大笑道:“稍稍出手教训了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免得年轻人气焰太甚,姑奶奶有何训示,李某洗耳恭听。” 九凤冷哼一声。美眸悠悠地凝视着杨开,好一会才露出一丝赞叹之色,道:“上一次见面,你不过道源一层境,没想到才短短几年时间,你竟已晋升帝尊。本宫倒是看走眼了。” 无论是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从道源一层境晋升到帝尊一层境,而且看起来根基牢靠,没有丝毫不稳的迹象,并且一身力量精纯浓郁,都堪称得上天才二字。 “前辈谬赞,小子能走到这一步也是机缘巧合。”杨开谦虚道。 九凤道:“不过帝尊一层境也只是武道之颠的开始,想要窥探武之巅峰,小子还需加倍努力。不可恃骄而躁。” 杨开神情一肃,沉声道:“前辈训诫,小子铭记于心。” 虽然九凤只是说了一句不疼不痒的话,但实力到了她这种程度,若非是真的看好杨开,只怕连话都懒得跟他说一句,她能这般勉励警示杨开一句,已是很给面子了。 九凤轻轻颔首。显然对他的态度很满意,这才凤眸一眯。弥漫出危险的气息,那锐利的目光似能穿透杨开的身躯,直刺躲在他身后的莫小七,冷声道:“你还不出来?” 莫小七闻言,噘着嘴,一脸不乐意地从杨开身后慢悠悠地走了出来。眼神飘忽,左顾右盼,似乎是在找逃跑的路线。 九凤又好气又好笑,道:“你就这么躲着,以为李叔和凤姨就发现不了你了?你是把自己当瞎子。还是把我们当瞎子了?” 莫小七愤愤道:“你们实力这么高,我躲哪里不都一样?” “还敢顶嘴?”九凤柳眉一竖,娇喝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老娘看你小丫头是皮痒了。” 莫小七瘪着嘴,可怜兮兮地望着李无衣,带着一丝哭腔,道:“李叔,凤姨她要打我,你可要为我主持公道啊。” “她敢!”李无衣神色一怒,一身气势陡然澎湃起来,先前唯唯诺诺的神情一扫而空,变得如太阳般刺目耀眼。 杨开心中暗暗凛然,微微有些意识到与这些老牌帝尊境顶尖强者的巨大的差距了。 “嗯?”九凤从鼻腔中哼出一个音调,斜睨着李无衣。 李无衣哼道:“小七莫怕,她要是真敢打你,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九凤冷幽幽地望着他。 李无衣立刻嬉皮笑脸道:“我就把小七抓起来,让你打个够!” 咯吱咯吱…… 莫小七站在杨开旁边,险些把后槽牙都咬碎了。 就在这时,李无衣忽然神情一肃,表情凝重地望着莫小七,紧接着,脸色大变地低呼道:“小七,你解开封印了?” “什么?”九凤也是吓了一跳,一个闪身就来到了莫小七身边,一把将她抓住,仔细观望过去。 瞧了一阵,九凤发现莫小七确实有解开过圣魂封印的痕迹,不禁花容失色道:“你怎么会解开封印的?是遇到什么生命危险了?是哪个王八蛋敢对你下毒手?” 她一身帝尊境顶峰的气势轰然弥漫开来,娇躯内更是散发出无比狂暴的戾气,似乎随时都会杀人一样。 杨开一个不小心,直接被震退了好几丈距离,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滚,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 而张若惜更是惊呼一声,退的比杨开还远。 “到底是谁,跟凤姨说,凤姨现在就去灭了他满门!”九凤一身杀机凝如实质,让这一片空间都传出嗤嗤的声响。 李无衣也从空中漫步走了下来,脸色阴沉的几乎能刮下一层寒霜,虽然一言不发,但那杀机比九凤还要明显。 莫小七的圣魂封印,是她最后的一道杀手锏,若非遇到了什么生命危险绝对不可能解开,如今有解开的迹象,换言之,她在碎星海中必然有过生命之危。 这两大强者,是将莫小七从小看到大的,怎能容忍有人对她不利?所以一察觉莫小七解开了圣魂封印,个个都杀机腾腾,旁若无人。 莫小七见两人神色可怖,自然不敢说实话,只能吐了吐舌头,道:“没人要对我不利,是我自己不小心解开啦。” “不可能!”九凤冷哼一声,“大人亲自用焚月花虹印封印的幻天蝶精魂,想要解开她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李无衣也道:“小七乖,跟李叔和凤姨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的没事啦,是我不小心解开的。”莫小七连连摆手。 九凤冷哼一声,知道莫小七如此坚持必定有什么原委,她无法从莫小七这里打探出情况,只能一转头望向杨开,冷声道:“小子,你既然与小七一起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你们在碎星海中结伴同行,告诉本宫,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开叹息一声,开口道:“两位前辈明鉴,小七妹妹之所以会解开封印,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 “因为你?”李无衣眉头一皱,狐疑道:“难道你对小七下杀手了?” 不过这也不太可能啊,小七虽然单纯天真,但也不是傻子,如果杨开真对她下杀手的话,她怎么会还跟在他一起,只怕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 九凤冷着脸道:“说清楚!” 杨开点点头,稍稍整理了下思绪,将莫小七误以为自己有性命之忧,所以一下子情绪暴动,解开了圣魂封印的原委解释了一遍。 听完之后,九凤和李无衣不禁面面相觑。 他们还从来不知道,莫小七能因为旁人有性命之危解开圣魂封印的,不过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大人只是说小七一旦察觉到有生命之忧时,就会触动解开封印的禁制,却也没说是小七自己的性命。 这么看来,小七似乎对眼前这小子极为看重啊,几乎在心中已经将他上升到了与自己等同的分量,所以当他有危险的时候,封印才会被触及。 眼神交汇之间,九凤和李无衣都读懂了对方的心思,内心深处不禁涌出一种怪怪的感觉。 扭过头去,同时恶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 杨开心里直发毛,却也不敢吭声。 “那圣魂是如何重新封印起来的?这禁制的手法并非是大人所留,似乎是另一种极为高明的手段,难道……是你小子封印的?”九凤又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杨开讪笑一声,道:“晚辈没这个能耐,封印圣魂的另有其人。” “哦?”李无衣顿时来了兴致,“年轻小辈中,竟有人能将圣魂封印?说来听听,到底是哪家的小子有如此本事。” “那人可不是什么小辈,那人是……”杨开嘴角一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嘴唇蠕动,轻轻地吐出三个字。 李无衣和九凤皆是大吃一惊,表情震撼,一脸失神地望着杨开。 杨开幽幽道:“不用怀疑,这人就是你们心中想的那位大人。” “不可能!”九凤一声尖叫,“碎星海中帝尊境无法进入,那位大人即便实力再强也不可能破除这种制约。” 李无衣也神色肃然道:“不错,而且那位大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去碎星海那种地方做什么?本源之力虽然不错,可那位大人也未必就放在眼中。” 杨开道:“若是旁人问起,小子必然不会细说,毕竟此事事关重大,但两位前辈既然是灵兽岛的人,那小子就不隐瞒了。希望两位前辈回灵兽岛之后,能将碎星海中发生的事情转告给兽武大人,让兽武大人也想想办法。” “想办法?想什么办法?”九凤狐疑地望着杨开,一脸不解。 “小子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李无衣也一脸怪异地望着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