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一十五章 我没秘宝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一十五章 我没秘宝

同等级的武者的较量,却是三招之内分出胜负,确实可以用碾压来形容。 “此后每一天,这丫头都会来升龙台一战,但凡与她拼斗的对手,没有一人在她手上撑过一盏茶功夫,她气息凌厉,出手凶狠,所以大家都称呼她叫罗刹女了。” “原来这丫头这么厉害啊。”那人听的眼睛冒光,惊呼连连,大感兴趣地朝擂台上望去。 “罗刹女确实不俗,但固山也不差啊,我还是觉得固山会赢。”那先前开口说话的人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第三人轻轻冷笑一声:“固山确实实力不错,根基沉稳,源力雄浑,但是他绝对不是罗刹女的对手。” “你凭什么这么说?” “是啊,这位朋友未免太武断了点,你看看擂台上的战况,分明是罗刹女被固山压制住了啊,固山的凶狠程度丝毫不比那丫头差。” 第三人悠悠地瞧了擂台一眼,淡淡道:“我既然这么说,自然有自己的道理。” “朋友有何高见,说来听听。” “固山的实力成长已经到他的极限了,除非他能突破帝尊境,否则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半点提升。但是罗刹女不同,她之前似乎很少与人动手,空有一身强大的修为实力却从来没有动用过,她在这升龙台上的每一战都在成长,今日的她比起二十天前的她,厉害了何止一点半点?不知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她与固山之争,最开始的时候还全面落入下风,可是现在。在防守之中已经可以找机会反击了,若我所料不错,她在这一战中也在急速地成长,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超越固山。将他轰下升龙台。” 听此人这么一说,另外两人仔细想了想,发现确实是这样的,不由一阵佩服,齐声道:“朋友说的有道理,如此看来。固山还真有可能不是她的对手啊。” “只是这丫头从哪里冒出来的,看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是修炼了什么驻颜的秘术么?” “哼,这丫头虽然气息凌厉,但稚气未脱。明显年纪不大。” “朋友对这罗刹女看样子很了解啊,你研究过她?” 这人嘴角一抽,悠悠道:“研究过,因为……她第一战的对手就是我!” “啊?”另外两人都惊诧地望着他,没想到他就是那个被罗刹女三招打的吐血晕过去的武者,一时间好不尴尬。 四周看台上,许多人都在议论这个罗刹女,想知道她到底出身哪个宗门。但她的招数天马行空千奇百怪,根本无法让人有所推测。 更何况,她根本没有动用秘宝的痕迹。自然无法从秘宝来推断出身了。 这种微妙的神秘感,愈发让人对她感兴趣。 杨开神色淡漠地望着擂台,心情也是有些古怪。 他没想到张若惜会跑来打擂台,而且竟在短短的二十天功夫,混出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并且让整个紫岳城的武者都忌惮无比。 他印象中的张若惜可不是这样。与擂台上的那个小丫头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他忽然有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这几年养了一头蛰伏的凶兽。平时在笼子里的时候乖巧无比,可一旦放出笼子。便能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擂台上的争斗如火如荼。 那被张若惜第一战只用三招就打的吐血晕过去的武者虽然修为不到家,但眼力却是极为高明。 或许他这二十天来忍辱负重,一直在研究张若惜的缘故,所以能清楚地看到张若惜的恐怖成长。 固山与她的争斗从最开始的全面上风到势均力敌,再到落入下风,攻防转变的极为明显。 两人都没有动用秘宝,张若惜是没有自己的秘宝,只有一件贴身穿戴的凤彩霞衣,不过此刻也没有催动这帝宝的防御威能,而固山则是紫岳城的成名人物,人家一个小丫头都没用秘宝,他就算想用也不好意思拿出来。 各种秘术在擂台之上交错碰撞,能量激动,那光幕不断地溅射出层层涟漪。 与固山的稳打稳扎比起来,张若惜出手的风格灵动飘逸,别具一格,她似乎有一种极为敏锐的战斗本能,杨开从未见过甚至没有听说过的种种秘术在她手上大放异彩,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固山身上的血色光芒被轰的摇晃不断,逐渐暗淡下去,连带着他的气息也是浮沉不定。 强敌!固山心中暗凛,虽然早就听闻这个在二十天内搅的紫岳城武者苦不堪言的小丫头实力不俗,但直到真的对上,固山才知道自己有些小瞧对方了。 尤其是对方在战斗中的成长,简直让他惊骇欲绝。 这才多久,她就已经从全面下风到掌控了战局,若是再过一会,只怕真的要赢取胜利了。 眼看着身上的血光似乎要彻底破灭,固山一咬牙,往后退出一步,手心一翻,一柄虎头战锤忽然出现在他手心上,低喝道:“丫头,祭秘宝吧,再不祭秘宝你就没机会了。” 他一副决然的模样,显然是要殊死一搏了。 尽管他与张若惜无仇无怨,可他常年在紫岳城附近拼斗,一直都拥有极高的名气,被人称为帝尊之下第一人,今日若是叫一个黄毛丫头给打败了,他日后哪还有什么脸面继续留在这里? 他只能动用自己最强大的底牌,唯一的杀手锏。 不过他还是很好心地让张若惜也祭出秘宝,免得在拼斗中占了人家的便宜。 岂不料,张若惜闻言只是缓缓摇头,淡淡道:“我没有秘宝!” “啥?”固山眼珠子一瞪,紧接着怒火喷涌,道:“小瞧人也该有个底线!” 他以为张若惜是在蔑视自己,毕竟哪一个武者没有自己的秘宝?更何况张若惜还是个道源三层境的武者,实力到了这种程度,怎么可能没有秘宝? 他却不知,张若惜说的是实话。 张家这丫头的实力提升太快了,杨开虽然有心帮她寻觅秘宝,但秘宝档次太低,肯定跟不上她修炼的速度,档次太高,她也无法炼化。 更何况,张若惜一直以来都是在小玄界中安稳修炼,也没有需要用到秘宝的地方。 导致她从头到脚,只有一件凤彩霞衣。 可是在固山看来,这就是一种侮辱了,对方显然是想赤手空拳来与自己争斗啊。 怒火翻涌之下,固山怒喝道:“莫说我不给你机会,既然你如此自大,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张若惜抿着红唇,一言不发,也没有去辩解一声的意思,只是神色凝肃,一副随时都可以全力以赴的样子。 一声爆喝传出,固山整个人忽然膨胀了一圈,变成了一个圆滚滚的大胖子,紧接着,他一身源力都凶猛催动起来,疯狂地朝那虎头战锤中灌入。 虎啸之声震撼全场,仿佛有丛林之王从那密林之中窜出,带着一股誓死守卫自己地盘的决然。 “还不祭秘宝!”固山一边催动自身秘宝威能,一边再次高喝。 张若惜缓缓摇头。 “这是你自找的。”固山勃然大怒,一口气喷出,那肥胖的身躯骤然缩小,所有的力量都灌入那虎头战锤之中,天空之中瞬间风云际会,狂风大起,而擂台之上,光芒爆亮,一只栩栩如生的巨虎忽然窜出,携毁天灭地之势,直朝张若惜扑了过去。 张若惜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招的凶猛,神色一凛,十指连点,化作一道道指剑,嗤嗤之声不绝于耳,顶着那滔天的威势迎了上去。 轰轰轰…… 擂台之上,炸响之声不断,耀眼的光芒爆发出来,让所有人都无法看清擂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一场拼斗已到了生死的程度。 巨大的能量冲击让擂台的禁制光幕都彻底扭曲变形,看台之上,众人纷纷惊呼,为固山这毁天灭地的攻击感到骇然,同时又暗暗期待,那罗刹女会如何化解这一招,又或者会在这一招之下灰飞烟灭。 一双双眼睛瞪大了,朝那擂台之上看去。 良久,恐怖的能量才逐渐逸散,光芒收敛,擂台上的景色印入众人眼帘中。 “咦……怎么只有固山一人了。” “罗刹女呢?哪里去了?” “是不是躲在什么地方,准备偷袭固山!” “擂台那么小,如何躲避?” “快看,地上有衣服的碎片,是那罗刹女之前穿的衣服。” “嘶……罗刹女死了?被轰的粉身碎骨?” “固山赢了!” 看台之上,嘈杂的声音犹如海浪一般,此起彼伏,一阵阵惊呼传出,有兴奋,有惋惜,也有怜悯,还有咒骂…… 罗刹女这个彗星一般在紫岳城崛起的强者,竟只辉煌了短短二十天,就被固山轰的粉身碎骨,确实让人扼腕叹息,许多私底下支持喜欢罗刹女的武者,都冲固山破口大骂,诅咒不断,觉得他胜之不武,手段太过凶残,面对一个少女竟还动用那样的秘宝。 固山站在擂台之上,身体极度虚弱,那一招使出之后,他再无一战之力。 他表情怪异地站在原地,目光怔怔地望着地上那衣服的碎片,丝毫没有胜利后的喜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