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二十二章 上古药园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二十二章 上古药园

灰蒙蒙的小世界中,浓郁的灵气宛若实质,呈现出乳白色的光晕,充斥在这不大的空间里,一眼望去,仿佛这整个空间都被一团团棉花塞满了。 这整个小世界,也不过方圆十几里左右,似乎并非天然生成,而是有人为炼制的痕迹。 也不知道是出自上古哪位奇人异士之手。 空气之中,飘荡着各种各样的药香气,浓郁至极。 而在这方圆十几里的地面上,更有十几片被分割出来的药圃,大多数药圃上面都已经空无一物,只有肥沃的土地,大地之上留下了许多采集的痕迹,看样子是被人将这里的灵药都采集走了。 这个小世界,竟是一片上古药园! 可以想象,原本那十几片药圃中到底栽种了多少灵花异草,经年累月之下,积攒了多么庞大的药性和药龄。 还完好保存下来的,只有两片药圃了,占地不过方圆两三里而已,而在这两片药圃之中,药龄高达万年的灵花异草比比皆是,茁壮成长,那空气中的浓郁药香气,正是这两片药圃中的灵药所散发出来的。 这两片药园四周,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幕,似乎是一层禁制。 此时此刻,高雪婷发乱釵横,俏脸苍白,气息虚弱地盘膝坐在药园某处,闭眸疗伤,帝宝烈阳镜就悬浮在她的头顶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将她笼罩。 她那雪白的衣裙之上,绽放出朵朵殷红的血花,腰腹之处。更有一道长达半尺的伤口,将那一片衣衫染的血红。 她似乎才大战过一场,一身帝元都近乎枯竭,即便是在疗伤之中,娇躯也忍不住微微颤抖。 此地虽有无数珍贵的灵草妙药。但却也无法让她短时间内恢复战力。 而在那金色的光幕之外,正有一人手持一柄星象焚海刀,不断催动刀芒朝那禁制光幕轰去,每一击都发出震天般的响动,打的那光幕摇晃不定,似乎随时都可能破灭一样。 但这光幕也不知道到底出自何方神圣之手。看似薄弱至极,实则是极为坚固,任那手持长刀之人攻击了这么久,竟依然没有被破坏掉。 这禁制光幕,似乎成了隔绝此人与高雪婷的最大屏障。气的这人哇哇大叫,壮若疯癫。 蓦然,高雪婷悠悠地睁开了眼睛,冷漠地望着那正攻击禁制之人,淡淡道:“居天青,本宫与你相识也有数百年了,却不曾想直到今日才看清你的真面目,真是让人意外。” 居天青闻言怒道:“贱人休要聒噪。待本座破了这禁制便来好好疼爱你!” 高雪婷美眸中闪过一丝厌恶和愤怒,低喝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本宫便是自绝经脉。自爆而亡,也不会让你碰一根头发。” 居天青冷哼道:“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机会了,你如今身受重伤,连动下身子都极为困难,只要破开这禁制,剩下的可就由不得你了。” 高雪婷怒道:“本宫乃青阳神殿长老。今日若是死在这里,他日你便等着被我青阳神殿追杀至死吧!” 居天青冷然一笑。哼道:“青阳神殿确实了得,温紫衫温殿主的实力本座也极为敬佩。但那又如何?你们青阳神殿只是在南域作威作福罢了,这里可是东域,温殿主神通再强,还能跑到东域来撒野?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高长老难道没听说过。本座既然打了你的主意,就不怕被你们青阳神殿追查报复!” 高雪婷闻言,美眸中不禁闪过一丝绝望之色,如今她身受重伤,只能躲进这药园里,好在此地有上古大能留下的禁制,被她成功激活,可经年累月之下,这禁制能维持多久她心中也没底,一旦真叫居天青破开禁制,她绝对没有还手之力的。 心中暗暗打定注意,若禁制真被破坏的话,她立刻自爆,即便是死,也不能毁了自己的一身清白。 美眸中,不可抑止地浮现出那一张玩世不恭的笑容和那懒洋洋的说话语气,以及让人火大的态度,高雪婷眼中的凌厉逐渐被一抹温柔所取代。 被你养大又有什么关系,从十八岁开始,自己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可恨即便是自己修炼到帝尊,在那人眼中依然只是个小丫头,从来不曾被当成女人对待过。 若有来生,绝对不会让你养大!绝对要健康成长,然后作为一个女人,重新站在你的面前! “祖兄,休息够了吧?若是休息够了,过来帮一把如何?”居天青久攻不下,不免有些焦急,回过头来,冲不远处另外一个正盘膝而坐,调息疗伤的帝尊境说道。 这人正是坤元城城主祖宏。 此地三人修为都相差无几,皆是帝尊一层境,真的要打起来的话,彼此实力都在伯仲之间。 高雪婷之所以受那么重的伤并非她实力不如居天青,而是因为居天青和祖宏两人以多敌少。 同等级武者之间的较量本就危险至极,高雪婷以一敌二能反伤到对方一人,也是实力强大的表现。 祖宏此刻也是脸色发白,一枚雕刻着无数猛兽的大印就放在身旁,气息浮沉不定,随着吐纳,他身上的血肉蠕动,那受伤的位置也在逐渐愈合,也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奇功。 听到居天青招呼,祖宏睁开了眼睛,皱眉道:“居兄,来此之前,你可没告诉我要对付的是青阳神殿的长老。” 居天青一笑道:“怎么?祖兄这是怕了?青阳神殿确实有偌大名头,与我梵天圣地不相上下,但……那是南域的宗门,祖兄惧他作甚?” 祖宏道:“居兄确实不怕,梵天圣地家大业大,青阳神殿固然了得,可此事过后,居兄只需要躲在圣地中,青阳神殿即便得到消息也拿你没办法,但祖某就不同了,祖某只是一方城主而已,那温紫衫温殿主若真的来了东域,祖某如何能与之抗衡,只怕随随便便都要被轰杀至渣啊。” 居天青嘴角一抽,道:“祖兄未免有些杞人忧天了吧,此番之事我等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且不说青阳神殿能不能得到消息,便是得到了消息,也没有证据,祖兄怕什么。” 祖宏摇了摇头,道:“诸事小心为上,居兄背后有大靠山,大树底下好乘凉,怕是不懂我们这些无门无派之人的难处啊。” 居天青冷笑道:“都到这个时候了,祖兄不会想打退堂鼓吧?” 祖宏沉吟道:“这倒不至于,毕竟我与你联手伤了这位高长老,就算我想退出,只怕也无法抽身事外了。” 居天青道:“既然明白,那你在犹豫什么?” 祖宏道:“先前居兄告诉我此地有天大的机缘,好处五五分成,祖某也没有犹豫便答应了,可是现在看来,这五五分成怕是有些名不副实啊!” 居天青一愣,道:“怎么会?此地乃上古药园,无数奇花异草,待解决了这贱人之后,所有灵药我与你对半分就是了,居某的信用你难道还信不过。” 祖宏咧嘴一笑,道:“灵药可以对半分,那份处子元阴之力呢……居兄如何跟我对半分?” 居天青闻言,表情不禁古怪起来,怔怔道:“这如何能分?” 元阴之力可不比别的东西,根本无法分配。 祖宏忽然道:“居兄被困帝尊一层境巅峰多年,祖某听闻早些年你为了提升修为,似乎修炼了一门双修功法啊,采集了不少女子的元阴之力,连门下的两个亲传弟子都没有放过,今日若是让你收了这位高长老,居兄是不是要突破桎梏,晋升帝尊两层境了?” 被祖宏点破自己的,居天青老脸多少有些挂不住,尤其是他说自己连两个亲传弟子都没有放过之事…… 此事极为隐秘,也不知道祖宏是怎么知道的。 “祖兄的意思,我大概有点明白了。”居天青点了点头,有些不爽地轻哼一声,道:“祖兄想要提条件的话,尽管开口就是,你我相交也有不少年头了,不必这般拐弯抹角。” 祖宏闻言,眉头一扬,呵呵笑道:“居兄息怒,祖某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若真能让居兄突破桎梏的话,祖某自然全力以赴。帝尊境的修炼极为艰辛,想突破一层都难如登天,居兄若得帝尊两层境,可是天佑之幸,岂是服些灵丹妙药能带来的好处。” “说人话!”居天青有些不耐地道。 祖宏脸色一讪,道:“此地灵药,祖某要三七分成!你三,我七!” 居天青顿时脸色一沉,温怒道:“祖兄你胃口有些大了吧?这里的灵药,每一株都有万年药龄,皆是帝级灵药,也不知道是上古那位大能栽种下来的,许多都早已失传绝迹,放到外面去全是炙手可热的宝贝,你居然一开口就要分七成?要不你拿三成,这位高长老归你,我分七成怎样?” 祖宏笑眯眯道:“我要这位高长老作甚,美人虽好,却全身带刺,祖某享用不起啊,再说了,坐地起价,落地还钱,我这不是与居兄商议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