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 燕瘦环肥 - 武炼巅峰

第两百五十三章 燕瘦环肥

这话是大实话,隔着一层衣服肯定不如身体上接触方便控制元气。 寒小七睫毛眨动,轻声道:“杨师弟是正人君子,你怕什么?” 夜晗嗫嚅:“我不是怕……我……我……哎呀……” 话没说完,就扑到柳青如师姐的怀中躲了起来。 紫陌在一旁嘿嘿冷笑,笑声意味深长,让所有女子面色都不自然了。 “都别出声了!”杨开瞪了她一眼,然后才伸出一只手,覆盖上夜青丝的平坦光滑的小腹。 才一接触,夜青丝便不禁地浑身一抖,贝齿紧咬,水汪汪的眼睛直视着杨开,仿佛要看进他的心扉中。 那裸露在外的肌肤,也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光。 杨开肆无忌惮,毫无愧疚,一双贼眼在夜青丝身上到处乱瞄,手上也不停歇,真阳元气被控制的出神入化。 “小混蛋!”夜青丝哪里看不到杨开的神态变化,对面那双眼珠子转的比贼还要机灵,忍不住红着脸轻骂一声。 “又看不到什么。”杨开嘿嘿笑了一声。 确实看不到什么,女子都有束胸,夜青丝也没把衣服全脱下来,就算杨开想看也没辙。 “无耻!”夜青丝银牙都快咬破了,话虽这样说,可脸上依然有一丝笑意,她是被杨开给气乐了。 还真没哪个男人这么肆无忌惮地占她便宜。 “正人君子啊……”紫陌在一旁揶揄一声,淡淡地瞥了一眼寒小七,后者的俏脸顿时绯红起来。 刚才她想拿正人君子这个大帽子压一压杨开,却不想杨开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寒小七总算明白之前杨开说的“男人本色”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美色当前,哪个男人不会看几眼?他要真的无动于衷,那才有问题。 表面无动于衷,内里龌龊不堪,还不如他现在这样。 最起码。他本性流露,没有丝毫做作。 想到这,寒小七微微地呼了一口气,就当……是给他的报酬了! 不多时,夜青丝的腰肋处便鼓出一个小突点。杨开正要下手,夜青丝突然道:“你小心点,要是留了疤痕,我可跟你没完。”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这个!”杨开一阵无语,手起刀落,直接切开一道口子。把控魂虫逼出来焚炼掉。 “下一个!”杨开转头看向诸女。 诸女互相看着,纠结好半晌,寒小七才硬着头皮,红着脸道:“我来吧!” 身为万花宫四人中的师姐,她觉得自己要起个带头表率的作用。 说完。大大方方地坐到杨开面前,有条不紊地解开衣服,然后闭上一双眼睛,入定! 见她这般姿态,杨开更不客气了。 一个接着一个处理。 万花宫四人,寒小七的典雅。夜晗的娇憨,柳青如的妩媚,花若隐的恬静。个个气质不同。 再加上夜青丝的妩媚和风浅痕的灵动,燕瘦环肥,杨开可算是过足了眼瘾。 最后轮到了舒小语。 等她坐到自己面前之后,红着脸正要解开衣服,杨开却伸手制止了。 “你不用!” “不是不好控制元气么?”舒小语轻声问道。 “试过这么多次,现在隔着衣服应该也可以了。”杨开解释。 闻言。舒小语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还没完,杨开伸手在自己衣服上撕下一块布片。然后把眼睛给蒙了起来。 见到这一幕,夜晗气鼓鼓地道:“怎么轮到舒小语你就蒙起了眼睛?” 杨开闻声扭过脑袋:“人家是有男人的,我不蒙着眼睛,等会陈兄恐怕要找我拼命。” “哦。”夜晗深以为然地点头,说罢又笑道:“你还挺体贴的。” “那是……你们以为我是什么人,真是什么色狼了不成?” 一群女子的神色都有些歉意,只觉得自己好像误会了杨开。 寒小七正愧疚间,突然神色一冷,开口道:“刚才……你是不是也可以蒙着眼睛?” 逼出控魂虫,只需要他用手和驱动真阳元气就可以了,眼睛看不看自然无所谓。本来没想起这一层,现在看到杨开这么做,寒小七顿时警觉。 杨开没敢答,脸色讪讪。 寒小七的娇躯顿时簌簌发抖起来。 诸女子互相看了一眼,旋即冷笑起来,冲上前去,一堆粉拳砸了下来。 …… 半个时辰后,莺莺燕燕一群女子有说有笑地与其他人汇合,陈学书第一个窜了过来,拉着自己师妹的手,焦急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舒小语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陈学书顿时感激涕零地看向杨开。杨开顾全他男人颜面和尊严的做法,无疑让陈学书很感动。 一抬头,正见杨开鼻青脸肿,好不狼狈,当时就震惊了:“杨兄,你……” 杨开苦笑不已:“小伤,小伤……” “活该!”紫陌在一旁幸灾乐祸。 杨开不以为意,想了想,从乾坤袋中取出两瓶疗伤丹,递给陈学书。 “杨兄这是干什么?”陈学书接过,疑惑不已。 “你帮大家收着,以备不时之需。另外,如果碰到了武乘仪这个人,千万不要轻信。”杨开神色凝重的叮嘱。 “怎么了?”听他说起武乘仪,众人都围聚了过来。 杨开简单地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罢,所有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好看。 左方怒骂道:“是了,我就说齐剑星怎么突然消失不见了,原来是被武乘仪派出去截杀杨兄。上次问他的时候,他还跟我说只是去探路,几日便回。” 陈学书更是愤怒不已:“这人好生的心机。好歹毒的手段,只为一瓶疗伤药,竟要赶尽杀绝!” 寒小七皱眉:“原来我们都看错他了,若真继续跟在他身边,说不定会遭遇什么不测。” 为了一瓶疗伤药。武乘仪能对杨开下毒手,保不准他为了血珠会对身边这些大汉武者出手,这么多人,这么多血珠,而且全都是真元境的高手。足够他武乘仪晋升一层。 “下次碰到他,姐姐帮你教训他!”夜青丝眉宇含煞,她来自海外,对九星剑派毫无顾忌。 现在这一群人抱为一团,天狼国的妖兽大军也不复存在了,除了武乘仪之外,就只剩下赤血和那只六阶妖兽需要提防。不过纵然有六阶妖兽奴役,赤血想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对付这么多人,还是有些不太现实。 一句话,这一群人在这里,只要不分开。就是无敌的存在。 陈学书却从杨开的言谈举止中看出了些端倪:“杨兄,你这是……” 杨开微微一笑,抱拳道:“我要离开。” 一群人神色微变,夜晗问道:“你要走?为什么要走?” 杨开缓缓摇头。 夜青丝媚眼转了转,上前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打了你一顿,你不舒服?要是这样的话。姐姐让你打还一顿,手脚轻一点就行了。” “没有的事,我只是有自己的考虑。”杨开并未多解释。 听到这句话。紫陌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心头微有触动。其他人也多少猜出了一些什么,看了看紫陌又看看杨开,欲言又止。 “就这样吧。”杨开微笑,转头看向冷珊:“你也留下来与他们一起。” 一边说着一边在心中呼唤了一声地魔。 哪知又是毫无反应,杨开知道这老魔肯定是把自己封禁了。解开封禁之后沟通一遍,正色地望着冷珊道:“我与你们鬼王谷有仇怨。金豪是我杀的,于成坤也是我杀的,他日你若想替他们报仇,只管来凌霄阁找我。” 若是十几天前,杨开肯定不会留冷珊性命,但这一番患难与共下来,再杀她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冷珊睫毛闪了闪,摇头道:“不用了。” 杨开微微一笑:“如此最好。” 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她的额头,沉吟道:“送你的礼物暂时我没办法收回,等我到了神游境再说吧。” 冷珊微微点头,挤出一丝微笑:“我相信不会太久!” 她自然知道杨开所说的礼物是什么,无非就是她脑海中的烙印。烙印不解,她永远是杨开的奴仆,生死不能自控。 这一点上,杨开并没有欺骗她。那烙印是地魔帮他种下的,而且无论是紫陌还是冷珊,都是自己把神识送到杨开手上,才得以完成,若不是这样,根本没办法种下烙印。 但想要解除就没这么简单了,必须得杨开自己施展手段才能解除。 “各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了。”杨开微笑抱拳。 “保重!” 杨开转过身,如流星般离去,紫陌一言不发,沉默跟上。 好半晌,陈学书才道:“其实,那天狼的女子跟着我们也没什么不妥。杨兄顾虑太多了。” 夜青丝妩媚一笑:“你敢保证自己能用平常心带那个天狼的女子么?” 陈学书一愣,苦笑摇头。 紫陌曾经与他们为敌,又是天狼的武者,手上掌握着控魂虫这种逆天的宝贝,没人可以用平常心对待。 她留下来,众人固然会看在杨开的面子上不为难她,但肯定会处处提防她,而她身为一个外人,心里自然也不会太舒服。 杨开肯定也是出于这一层考虑才带她离去的。 “冷珊,那女子真是杨兄的婢女?”陈学书好奇心起,刨根问底。 冷珊看了他一眼,神色冰冷,转过身,丢给他一个背影。 “我说错什么了?”陈学书无语,那一瞬间他看到冷珊眼中的厌恶之色,殊不知那问题也戳中了冷珊的痛脚。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