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三十二章 红衣少女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三十二章 红衣少女

“带路的人?”杨开惊奇不已,这进入古地竟还有人专门带路,这倒是新奇的很。◇↓, 不过一想起古地通道中的诸多危险,倒也很快释然。 “大人你可不要小瞧这老班头,他实力不高,只有道源一层境而已,而且一大把年纪,但整个荒城进入古地且安全返回的人,就属他的次数最多,小的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年,单是听说的便有百次左右。旁人别说百次了,便是三五次能够完整地回来都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他是整个荒城最厉害的领路人,没人能与他相比。” 杨开不禁动容,惊道:“他为何能进出这么多次。” 皮三苦笑道:“这一点我也想知道啊,只是老班头从来不将那秘密告诉旁人,不过根据小人推测,他应该是掌握了一条安全进出的道路。” 杨开颔首道:“这倒是要去见一见了,不知道这位班老如今可在荒城?” 诸事小心为上,他虽然艺高人胆大,但若有人领着安全进入古地,倒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在的,昨日我还见到他了,只不过找他领路的话,最少也要三十万源晶。” “源晶不是问题。”杨开微微一笑。 三十万源晶对他来说不过九牛一毛罢了,皮三吃的这一桌酒席还花了五十万呢。 “那小的带大人过去?”皮三殷勤地问道。 杨开点点头,想了想,又叫来了这酒楼的侍者,让她再拿十坛蛮荒酒过来,准备打包带走。 这东西他不需要饮用,但是张若惜多饮一些却是没有坏处的。 不多时。那侍者便取来了十坛蛮荒酒,不过让杨开意外的是,没等他支付源晶,那侍者便微笑地道:“这些酒水不用付钱,我家掌柜的说,这些是送给大人的。还请大人笑纳。” “掌柜的?”杨开眉头不禁一皱。 倒是皮三,一脸愕然地望着杨开,眼中全是惊奇的表情。 “你家掌柜的为什么要送我这些?”杨开望着那侍者问道。 侍者摇头道:“奴婢也不知。” 杨开皱了皱眉,一挥手,从空间戒里取出一些源晶留在桌子上,这才将那些蛮荒酒丢进空间戒,招呼张若惜和皮三道:“走吧!” 那侍者微微一呆,似乎没想到有人连白送的东西都不要,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杨开已经离开了这酒楼。 出了酒楼,皮三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道:“大人,你认识那掌柜的?” “不认识,我第一次来这里!”杨开淡淡回道。 “那就奇怪了,既然不认识,他为何要送你十坛蛮荒酒?” 杨开轻笑一声。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管他有什么目的。”顿了一下,他问道:“这酒楼有什么背景?” 皮三道:“小的也不清楚,似乎很有些年头了,掌柜的也一直神神秘秘的,从来不露面,所以荒城里没人知道这酒楼到底什么来头。不过大家都猜测它背后有大势力的影子,要不然也无法在荒城中立足,更开设这样豪华的酒楼。” 竟然连皮三这样的地头蛇都不知道这酒楼的来历,看样子果然是有大势力的影子了。 杨开拒绝了人家白送的酒水,就是不想跟这酒楼扯上什么关系。免得到时候拿人手软。 酒楼二楼处,一双明媚的眸子望着杨开离去的方向,许久之后才微微叹息一声,忽然开口道:“传讯给少主,就说他提过的人已经来了,估计很快就要进古地,让他准备好。” “是!”黑暗之中传来一人的回话。 …… 荒城占地面积不小,走了一炷香的功夫,杨开等人才来到城西某处。 皮三遥遥地指着那边一栋石屋道:“这就是老班头的住处了,大人自己过去便好,老班头对小的印象不太好,所以小的就不陪大人了,免得让他看到了对大人也有偏见。” 杨开点头道:“辛苦你了。” 皮三笑道:“大人严重了,祝大人一路顺风,早去早回,小的告退!” 说话间,皮三兔起鹘落,很快消失不见。 “走吧。”杨开招呼一声,径直地朝皮三所指的那间石屋走去。 这里的房屋建造的没有丝毫美感可言,但却极为结实,很符合荒城的风格。 不多时,杨开便与张若惜两人来到了石屋前方,放眼望去,这石屋有些像是一处农家小院,外面用一层石头砌成一圈围墙,对着房屋中心的位置有一扇大门。 此刻大门洞开,两个身穿黑色劲装的武者一左一右把持在大门后方。 见杨开与张若惜到来,这两人皆是冷眼望了过来,一脸冰寒的表情。 “嗯?”杨开微微有些愕然,他还以为自己找错地方了,这门口有护卫把守,一看就是住着什么大人物啊,而且这两个护卫,竟都有道源境的修为,气息深邃浓郁,似乎实力极为不俗的样子。 可据皮三所说,这班老应该没什么尊贵的身份啊,否则也不会来往古地通道,为人领路谋生了。 “干什么的?”左右一个黑衣武者沉声喝问。 “请问,这里是不是班老的住处?”张若惜开口问道。 “不知道!”那黑衣武者冷声回道。 张若惜黛眉一皱,道:“什么叫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她的问题也不算多难回答,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对方竟然回了一句不知道,一副惜字如金的模样,让人很是窝火。 黑衣武者撇了她一眼,只是轻轻地冷笑一声,不再答话。 张若惜气恼不已。 杨开抬眼朝里面瞧了瞧,微微一笑,道:“应该没找错地方,不过里面似乎有人。”说到这里,他瞧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黑衣武者,道:“是你们家主子?” “朋友话太多了,赶紧离开这里吧。”右边一个武者忽然冷声说道。 杨开咧嘴笑道:“为什么?” 左边的武者冷哼一声:“朋友是来找事的?没听见让你们离开这里么?” 杨开惊奇不已:“这里是班老的住处吧?你们凭什么让人走?” “我家小姐如今在里面,你若不想死的话,赶紧滚蛋!” 杨开心中极为诧异,也不知道这两个武者出身哪个势力,那小姐又是什么人,竟在荒城里这般飞扬跋扈,要知道荒城可是龙蛇混杂,万一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那麻烦可就大了。 可这两个护卫却是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架势,可见来头也是不小,所以才会这般肆无忌惮。 不过他连帝尊三层境都杀过,更与大帝争斗过,所以这世上能让他害怕的人还真没几个,瞧着这两个狐假虎威的黑衣武者,杨开也没动怒,只是和声和气地道:“我来找班老有事的,劳驾两位还是让一让吧。” 说话间,他眼中异芒一闪。 本来气势汹汹眼高于顶的两个黑衣武者忽然都闷哼一声,如遭雷噬一样,齐齐往后退几步,脸色骤然苍白。 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让两位呼吸都有些不畅,浑身上下更是仿佛被压了一座大山,连动根手指都极为艰难,冷汗从额头上滑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开带着张若惜从他们眼前走过。 张若惜气不过他们两人的霸道作罢,还冲他们恶狠狠地挥了下粉拳。 还不等杨开与张若惜进到里屋,里面忽然传来一声娇叱,紧接着有破空之声传出。 啪地一声轻响之后,闷哼声响起,与此同时,一个孩童的凄厉哭叫也传入杨开的耳中。 杨开神色一变,连忙冲进了屋内,放眼望去,只见那坑坑洼洼的大地上,蜷缩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这老者身上的气息并不强大,只有道源一层境的程度,而且因为年纪老迈,血气降低,这道源一层境的修为都有些虚浮。 这人应该就是皮三所说的老班头了。 此刻他正侧对着大门处,将一个小女孩搂在怀里。 而他那肩膀处,一道血痕触目惊心,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抽打的一样,衣衫破烂,连皮带肉少了好大一片,鲜血直流。 被他搂在怀里的小女孩此刻哇哇大哭,应该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除了这一老一少之外,屋内还有两人。 一人年约五十,神情不怒自威,冷眼瞧着前方,一脸的无动于衷。 而另外一人,却是一个穿着火红长裙的少女,这少女看起来跟张若惜差不多大小,脸蛋极为精致,身材也是凹凸饱满,紧身的衣裙将她的身材勾勒的纤毫毕现,配合着那火红的衣裙,犹如一朵盛开的玫瑰。 只不过,此刻这少女手上持着一根大拇指粗细的软鞭,高高举起,作势欲挥,一脸狠戾的表情,口中娇喝道:“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本小姐让你带路是瞧得起你,你胆敢再说一个不字本小姐就抽死你!” 瞧这架势,那蜷缩在地上的老者肩膀上的伤势显然是这少女之前抽出来的,那小女孩也是被她给吓哭的。 “再问你一句,你带不带路!”少女恶狠狠地望着老者问道。 那老者低着头,咬着牙道:“这位小姐,能不能宽限我几日时间,小灵儿病了,必须得有人照顾,我若走了,她如何是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