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三十四章 还有什么话说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三十四章 还有什么话说

这红衣少女,一看就是那种被娇生惯养坏了的大势力的小姐,虽然实力不俗,但实战经验却是少的可怜,此刻愤怒之下,出手更是毫无章法,只晓得胡乱挥动软鞭,根本没发挥出自身的全部实力。 张若惜尽管也没参与过多少争斗,可在紫岳城那二十多天的时间内,她每天都在擂台上与人生死之斗,经验比起红衣少女自然要丰富的多。 所以两人这悠一交手,局面便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红衣少女彻底被压制。 砰砰砰…… 爆响之声不断传出,张若惜的两只手化为残影,不断地朝红衣少女身上招呼,每一击都让她踉跄后退,反倒是她的攻击,被张若惜轻松避开。 不过即便在一瞬间吃了几十掌,这红衣少女也是没受半点伤,一身狠戾的气息丝毫不减,只是这般打法让她极为愤怒,口中哇哇大叫,俏脸扭曲,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防御帝宝!”杨开眼帘微缩,总算看明白红衣少女为何没有受伤了。 因为张若惜每一击打过去,这红衣少女身上都会闪过一道微光,将张若惜的攻击全部化解,根本不会伤她分毫。 能有如此强大的防御能力,绝对是防御帝宝无疑。 这红衣少女身上绝对是穿了宝甲! 帝宝难得,防御帝宝更是珍贵至极,能有一件防御帝宝傍身,这红衣少女果然来头不小。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红衣少女虽然没有受伤。但被张若惜打的狼狈不堪。不断地往后退去,口中还恶狠狠地叫嚷。 可打了一阵,她发现自己竟完全不是张若惜的对手,顿时嘶叫起来:“符老还不出手杀了她!” 符老此刻也是有苦说不出,他刚才被杨开神魂反制,虽然受伤不严重,但在杨开虎视眈眈的注视下。也不敢轻举妄动,此刻听到自家小姐召唤,只能一咬牙朝张若惜扑去。 他这边身子才刚刚动弹,杨开便鬼魅般地闪到他眼前,轻飘飘地一掌朝他推了过来,淡淡道:“老丈,小丫头们打架,你就别插手了吧,以大欺小可没什么意思。” “嘶……”符老倒吸一口凉气。身形爆退,杨开那一掌看起来平常至极,没什么太大的名堂,但他却是感觉到了一种致命的危险。 这真要是被拍中了,他估计自己会立刻丢半条命。 这小子什么人!怎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他一双眼睛满是惊疑不定,即便有心去救主。此刻也无能为力了。 那边老班头护着叫小灵儿的小女孩。早就退到了房屋的拐角处,他将小灵儿死死地护在怀中,一脸惊惧地望着屋内的争斗。 他虽然在荒城内生活了一辈子,可毕竟只是道源一层境的武者而已,如今又有小灵儿需要照顾,自然是害怕惹火上身。 但是现在,自家的屋子里,两个少女打的不可开交,两个帝尊正面对峙,让他不禁有些头晕目眩之感。 这两拨人。似乎来头都极大,没一个是他能招惹的,尽管他心中感激杨开和张若惜出手相助,此刻也是不敢吭上一声,只能暗暗祈祷别闹出人命才好。 碰碰碰…… 张若惜双掌齐挥之下,已将那红衣少女逼到了墙角处,红衣少女退无可退,所有攻击又都被张若惜轻松避开,整个人仿佛变成了沙袋一样,只能被动地承受张若惜的击打。 好在她那防御帝宝极强,张若惜也没动杀机,所以尽管看起来狼狈不堪,却是没有什么性命之忧。 只是这么打,脸面都丢光了,红衣少女委屈的眼眶都红了,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想哭。 “小辈,叫你家这女娃娃赶紧住手,给我家小姐赔礼道歉,否则你们必死无疑!”符老被杨开震慑,无法出手去救援自家小姐,只能咬牙怒喝。 “还敢威胁我?”杨开冷哼一声,目光森冷地望着符老,让后者心头一颤,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符老强自镇定下来,爆喝道:“你可知道我家小姐是什么人,她可是……” 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出来,杨开便一转头道:“若惜啊,人家穿了防御帝宝的,你这样打是没用的。” 也不知道他动用了什么力量,那符老只感觉脑海中嗡鸣一下,后面的话竟是没法说出口了。 “防御帝宝?”张若惜闻言,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打过去的感觉这么奇怪,仿佛打在一团棉花之上,原来人家跟自己一样,都有帝宝傍身啊。 “那怎么办!”张若惜往后退了一步,收手而立。 红衣少女被狂攻一阵,虽然芳心震怒,却也脸色苍白,任谁被这么疯狂地殴打一阵,也会被吓得不轻,尽管她有帝宝防护。 此刻她望着张若惜的眼神充满了惊惧的神色,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个人敢忤逆过她的意思,她便是要这天上的星星,也会有想方设法地给她摘下来。 她更没有被人打过一下。 可是今日,在这荒城的破败石屋中,她被张若惜打了何止百下? 这一刻,她对张若惜又骇又惧,还有无与伦比的愤怒,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仇视。 听到张若惜问话,杨开摸了摸下巴,悠悠道:“帝宝虽然厉害,可也守护不了全部,人家刚才不是说要刮花你的脸么?” 张若惜闻言,颔首道:“若惜懂了!” 说话间,她冷冷地朝红衣少女望去,一双美眸不断在她精致的脸蛋上扫去。 “你、你要干什么!”红衣少女瞧着张若惜那不怀好意的眼神,美眸里立刻溢满了惊恐,一边叫喊一边往后退去,可背后就是墙壁,她能退到哪去!手上的软鞭也早就丢在地上了。 符老也是大惊失色,听杨开这话的意思,那个少女似乎要打自家小姐的脸了啊,这要是真被打了脸,以自家小姐的脾气那还得了?只怕这整个东域都要震荡了,他大喝道:“小子你听好了,我家小姐可是来自……”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杨开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符老的话又戛然而止,压根没办法将后面的事说清楚。他立刻明白,杨开应该是看出他们来历不凡,所以根本不想知道具体的情况,免得知道了之后会有所顾忌。 这简直太卑鄙无耻了!往常他只需要报出自己的身份和来历,即便敌人实力再强也会惊恐退走,可到了杨开这边,他连话都说不完整,如何报上身份? 杨开冷哼一声,道:“若惜,这里除了我之外,若是再有敢说一句话,就使劲往这丫头脸上招呼!” “好!”张若惜自然惟命是从,这话可是杨开说的,就算站在她面前的是天王老子,她也照扇不误。 “你敢!”红衣少女忍不住娇喝一声。 “啪……”一声脆响,红衣少女被打的脑袋一歪,左边的脸颊上立刻出现一个殷红的巴掌印。 红衣少女被打懵了,手捂着自己的脸颊,怔怔地望着张若惜,脸颊上那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感觉极为惶恐滑稽,好一会才喃喃地道:“你真敢……” “啪……” 这下红衣少女右边脸颊也出现了巴掌印。 “哇……”红衣少女直接大哭起来,那眼泪水就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落,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见此情形,张若惜黛眉一皱,娇喝一声道:“闭嘴,再哭我又扇你了!” 这话仿佛具有无穷的魔力,红衣少女果然一下子收住了哭声,但双肩却是抖动不断,哽咽不已。 她实在是被打怕了。 张若惜冷哼道:“被别人打了两巴掌就哭的死去活来,你刚才抽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自己做的对不对?人家老丈又不是不给你带路,只是要你宽限两日而已,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待人家,你知不知道你那鞭子抽起来有多疼!” “小丫头放肆!”符老见张若惜不但打了自家小姐,竟还一本正经地训斥起来,哪里还忍得住,一张口爆喝起来。 张若惜一抬手,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先生说了,谁敢说话就打你,你要怪的话就怪刚才说话的人好了。” 红衣少女一扭头,一双美眸喷射着怒火,恶狠狠地瞪着符老,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呃……”符老被她瞪的脖子一缩,知道小姐这是把自己跟记恨上了,顿时满嘴的苦涩。 杨开呵呵一笑,望着符老道:“老丈,还有什么话要说么?本少洗耳恭听!” 符老脸色阴沉的可怕,冷冰冰地望着杨开,却硬是不敢说一个字。 开玩笑,说一句话小姐就要被打一巴掌,自己已经让小姐给记恨上了,再多嘴的话,只怕活不过明天啊。 可他身为小姐的护卫,如今保护不周,眼见小姐受到欺负也无法反抗,本就已经失职,这一趟回去之后也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责罚。 符老左右为难,心中的憋屈犹如发酵千年的老酒一样,不断翻腾,让他眼前金星乱冒,恨不得直接晕在这里才好,那样也能眼不见为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