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四十二章 进退无路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四十二章 进退无路

这些人的议论声自然传入了杨开的耳中,他非但没有放心,反而脸色愈发凝重,悄声问道:“班老,风啸来临之时,鬼物肯定不会出动么?” 班老凝声道:“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的,因为罡风威力奇强,便是此地的鬼物也难以招架,贸然出动,很有可能被吹的灰飞烟灭,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凡事无绝对,鬼物们不会在风啸时出动并非因为不能,而是不想,小老儿就曾经遇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可这种事很少见而已,所以小哥大可……” 班老的眼珠子忽然瞪圆了,直直地盯着山洞口处,一脸惊骇的表情,因为从那奇雾之中竟忽然冲出来十几道半透明的身影。 那些身影呈现出人形模样,只是有些模糊,让人分辨的不太清楚。 可无论是哪一道身影,都透着一股极为暴戾阴冷的气息。 这十几道半透明的身影悠一从奇雾中冲出,便一个个张口戾啸,而那模糊的五官也一瞬间变得狰狞可怖,似要择人而噬一样。 “草,是阴魂,真的冲过来了,谁的乌鸦嘴这么灵光!” “大家小心!” 洞口处,几个武者一瞬间大呼小叫起来,再也不敢盘膝坐在原地,纷纷起身招架。 他们几个都在山洞最边缘处,所以这些阴魂一冲出来,这几人便首当其冲,进退不得之下。只能奋力抵挡。 刹那间。一道道光芒从这几人手中绽放出来,一件件秘宝被祭出,轰隆隆地朝那些阴魂打去。 几人能在这山洞中抢夺一席之地,自然都不是庸手,可是此刻他们的攻击打在这些鬼物身上竟没能起到多大的效果,仅仅只是让那些半透明的身影微微凝滞了一下,连一个都没杀死。 “不好。这些全都是鬼将级别的。”有人脸色大变,惊呼起来。 鬼物也是分等级的,从一般的阴魂到鬼将鬼帅,乃至鬼王,一级比一级实力强大。 一般的阴魂并不算厉害,便如班老这样的武者也能轻松对付,可一旦出现鬼将鬼帅之流,就不是班老能够轻易抵抗的了,而那鬼王。更是古地通道中的霸主,连帝尊境都不敢轻视。 先前鬼王出手之时,班老和张若惜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若非杨开在旁守护,两人肯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一听说这些全都是鬼将级别的阴魂,山洞内的武者都是脸色大变。人人自危。 所有的攻击落在这些鬼将身上都无法对其造成致命伤害。只是略一停顿便更加凶猛地扑了过来。 不过洞口那几人明显是常年在古地生活,对应付这些鬼物都极有经验,一个个全都蓄势待发,神情凝重,待到那些鬼将靠近到身侧一丈处,才忽然迸发出神魂能量,释放出自己的神魂攻击。 一道道无形的力量凶猛地朝那些鬼将身上打去。 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呼,这些鬼将一瞬间被消灭了大半。还活下来的几个也是身上光芒暗淡,明显受伤不轻,不过这些鬼将并无灵智。即便身受重创也依然张牙舞爪凶神恶煞地扑来。 又是一轮神魂力量的爆发,剩下的几只鬼将也赴了之前那些同伴的后尘。 那山洞口处的几个武者见此,不由地呼了一口气。 虽然以他们的修为,并不惧怕这些鬼将,但如今他们是在躲避风啸,自然不想起什么波折,好在这些鬼将数量并不多,很容易就消灭了。 “还有!”杨开忽然神情一肃,低喝起来。 “什么?”那洞口几人都是脸色一变,还不等他们问个清楚,就已经明白杨开所言何意了。 因为从那奇雾之中,又有一批鬼将冲了出来,那暴戾凶残的气息与之前的一批如出一辙。 咻咻咻…… 越来越多的阴魂出现,这些阴魂身上的气息强弱不定,有的是普通的阴魂,也有的是鬼将,甚至还有鬼帅在其中。 只是眨眼功夫,整个洞口外都被这些阴魂包围的严严实实,那密密麻麻的半透明身影数之不尽,让人平白生出一种掉进幽冥地府的错觉。 “咕咚!” 一声声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每个人都脸色难看地注视着洞口处,心中极为不安。 “怎么……会这样!” “风啸之时,怎么会有这么多鬼物出动。”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别废话了,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杀。” 本已安定下的众人都惊呼起来,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迟疑之时,那些鬼物已经重新发起了攻击。 洞口处的几人无可奈何,只能拼命地催动自身的神魂力量,辅以源力斩杀那些阴魂,神魂力量不断迸发。 凄厉的惨叫之声此起彼伏,一只又一只的阴魂灰飞烟灭,可这些阴魂竟仿佛是杀之不尽一样,那洞口处几人斩杀一阵,虽然战果颇丰,但无奈地发现那些阴魂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杀越多。 这局面让他们尽乎绝望! 灭杀这些阴魂最有效的手段是等它们靠近了,动用神魂力量,可是神魂力量这东西并非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每一次动用都消耗巨大,一旦后继无力,便唯有等死。 而且,神魂力量动用过度,极有可能会损伤根基,这是任何一个武者都不愿意遇到的。 前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那洞口处几人便脸色发白起来,个个都冷汗浸湿全身,明显消耗巨大。 “后面的兄弟出手帮帮忙,我等快要支持不住了。” “是啊。还不赶紧出手。我等若是死了,下一批就会轮到你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谁能帮我顶一阵,我要休息一会,我的神魂力量快枯竭了,在下感激不尽啊。” …… 山洞内。剩下的八九人闻言都是脸色凝重,虽说唇亡齿寒的道理大家都懂,但这种危机关头谁敢上去替人下来,万一等到自己神魂枯竭,没人顶替,那岂不是会死的很惨?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所以大家虽然表情凝重,却没一个人有什么表示,更不要说将山洞口的那几人替换下来了。 “班老。你说会不会是……”杨开忽然悄悄地望了班老一眼,传音问道。 班老闻言,只是略一思索便明白他所言何意了,微微颔首道:“有可能。” 风啸来临之时,鬼物一般不会出动,可是眼下这情景又无法解释。而且看这些阴魂的架势。似乎是盯着这个山洞来的,仿佛跟此地什么人有仇一样。 这不免让杨开联想到了之前的鬼王! 那鬼王在他手下吃了点亏,搞不好现在这事就跟它有关。鬼王自觉不是杨开的对手,所以便趁着这个机会调动通道内的鬼物,欲将杨开困死在这里。 杨开固然了得,可此刻他根本无路可逃,只要不停地让鬼物攻击这里,总有一刻能将杨开击杀的。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杨开就是罪魁祸首了,其他人都只是被连累的而已。 就在杨开与班老暗中交流之时。山洞内一人忽然起身吆喝道:“诸位,值此生死存亡关头,若想保全性命,大家应该同心协力才是。” “不错不错,自当齐心协力!难得这位兄弟如此深明大义,赶紧过来帮我挡一阵,在下愿以两千万源晶当做谢礼!”洞口处一个道源三层境连忙接道,他脸色苍白,看样子很难坚持多久,恨不得现在就把说话之人抓过来,然后自己好去休息。 那说话之人瞧了他一眼,朗声道:“朋友稍等片刻,让在下与诸位仔细商议一下,无需太多时间。” “还商议个屁啊,再商议我们就要死了。” “哼,我们几个挡在这里,你们这些人却坐享其成,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尔等若还不过来帮忙,可别怪我放些鬼物进去了。” “就是就是,要死大家一起死,谁也别想独活!” 那人闻言,眉头一皱,道:“诸位稍安勿躁,请给在下三十息时间,必定拿出一个让你们满意的方案来。” 此言一出,那几个在洞口处奋力斩杀阴魂的武者倒也不再叫嚣吵闹了,因为这人的话听起来很有诚意的样子,所以都想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而且三十息时间,他们倒也能支持的住。 那人见其他人没有异议,这才再次抱拳道:“憋人齐家堡齐和风,见过诸位朋友!” “齐家堡!”杨开心头一动,扭头朝那齐和风望去,正好碰到他朝自己这边投来的目光。 四目对视之下,齐和风冲杨开微微一笑。 杨开不禁吸了吸鼻子,心想这家伙不会是认得自己吧?要不然干嘛露出这种笑容。 “原来是齐家堡的朋友,久仰了!” 齐和风一报出自己的来历,不少人都露出恍然之色,看起来对齐家堡都早有耳闻,毕竟齐家堡在古地附近也算是一个不俗的势力,多少是有些威望的。 齐和风没有说什么废话,单刀直入道:“眼下的情形相信诸位也看出来了,若是那几位朋友真的力竭而亡,那下一批受到攻击的必定是我们,这阴魂鬼物似乎连绵不绝,也不知道有多少数量,若真叫它们逐个击破的话,齐某估计在场诸位没几个能活的下来。” “所以齐某恳请诸位能够抛却私见,诚心合作,协力抵挡,如此方有一线生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