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五十一章 万鬼噬身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五十一章 万鬼噬身

得意之际,尹乐生猖狂大笑:“杨开,你可想到自己会有今日?” 不得意不行啊,一个精通空间力量的强者,可以随手撕裂空间,如今却被自己活活困死在这里,心中那份喜悦简直难以描述。 所以尽管明知这个时候不宜跟杨开多话,尹乐生还是忍不住叫嚣一声。 华飞尘一言不发,不断地找机会猛攻。 杨开挡下一击,抽身后退,百万剑横在胸前做防御状,冷哼道:“井底之蛙,观天如井大,今日本少且叫你们这群垃圾开开眼界,看清楚我如何破了你们这狗屁大阵” 说话间,他手上一翻,忽然出现一只镯子,那镯子虽是女子的饰品,但看起来却不是女子适合佩戴的,因为镯子上满是繁奥的符文,灵能涌动,一看便是威能不俗的帝宝。 “还敢这般嚣张”尹乐生怒及,借着天罗封绝大阵的掩护,偷偷摸摸地欺近杨开身旁,一抬手正欲发起偷袭,却不想耳畔边忽然传来一阵嗡嗡的声响。 那声音古怪至极,听起来像是无数蚊蝇飞舞而来。 “什么东西” 尹乐生眉头一皱,为免有诈,也不敢动手了,反倒是抽身后退了少许。 “要你们狗命的东西”杨开站在原地,冷笑不迭,挥手之间,从那镯子内放出无数漆黑的虫豸。 镯子自然是奴虫镯,而那漆黑的虫豸自然就是进化后的噬魂魔虫了。 先前在那山洞中被无数阴魂鬼物围攻的时候,杨开就忽然崩出一个念头自己的噬魂虫不知道对这些阴魂有没有克制的效果。 因为噬魂虫可是专门吞噬神魂力量的,而且它们连魔气都可以吞噬。 而那阴魂鬼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正是神魂能量的集结。 只是那个时候人多眼杂,杨开也不好将噬魂虫给放出来做试验。 直到刚才,他才悄悄放出几只噬魂虫,一边与尹乐生和华飞尘周旋,一边静候结果。 一试之下,情况果然如自己预料的一样。那些阴魂鬼物简直就是为噬魂虫们准备的美味佳肴,噬魂虫不但能将那些阴魂鬼物吞噬,连这里的黑气也不放过。 它们似乎极为喜欢这些能量 既然已经试验出了结果,杨开自然不会再跟黄泉宗这些人客气下去。奴虫镯一出,无数噬魂魔虫从中飞舞而出,四面八方地散开,一只只虫子就像是饿狼冲进了羊群,逮住那些飘荡的阴魂鬼物不放。 霎时间。一阵阵凄厉的惨嚎响起,那些阴魂虽然没有了生前的思维,但在啃咬之下还是发出惨呼声,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尹乐生和华飞尘都是一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明白自己这边似乎有些损失惨重。 情况不明,他们也不敢再贸然发起攻击,唯恐着了杨开什么道。 “什么情况”华飞尘无奈之下,只能朝那主持大阵的二十多个弟子喝问。 大阵内的情况,也只有他们最清楚不过。因为布阵之人是他们,布阵的根基是他们的秘宝,可以说他们的性命与这个大阵息息相关,存亡与共。 “不不好了华长老”有弟子惊恐大叫,“那人忽然放出来一群虫子” “一群虫子?”华飞尘眼珠子一瞪,暴怒道:“一群虫子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给我灭了。” 真是一群废物啊,天罗封绝大阵内,连帝尊境都能绞杀,还怕了一群虫子?这些年宗门内收的弟子怎么都如此不堪大用。 那弟子惶恐道:“长老。这些虫子杀不死啊,反而在吞噬幡魂” “什么?” 华飞尘这下可是真的吓了一跳,充斥在黑球内的阴魂鬼物都是黄泉炼狱幡的幡魂,并无实体。与古地通道中的阴魂如出一辙,都是人死后的怨气凝结,阴寒诡谲,及不好惹。 这世上竟有虫子可以吞噬幡魂? 那是什么样的虫子? 不等华飞尘再继续发问,一股寒意却忽然从前方袭来,直朝他面门扑来。 华飞尘大惊失色。爆喝道:“小儿还敢偷袭” 这寒意显然是杨开偷袭所至,他大喝之时连忙出手抵挡,轰隆隆一阵爆响,他眼角几乎撕裂,身形爆退,一脸骇然的表情。 这算是他与杨开第一次正面交锋,先前那多次交手只是他借助大阵之威下的黑手,所以压根没想到杨开的实力竟强悍如斯。 有大阵压制,他竟将自己这个帝尊两层境打的踉跄后退。 这小子还是人?华飞尘不禁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恍若置身梦境。 杨开大笑道:“你们做初一,就不允许我做十五了?偷袭你有什么好稀奇的,华长老莫不是以为本少该洗好脖子等你们来砍才是正道?” 华飞尘嘴角抽搐,却是忍不住哼道:“那样最好不过。” 杨开嘿嘿一笑,道:“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话间,身形爆闪,也不知道他如何准确地判断到了华飞尘所在的位置,一出手便是毁天灭地般的攻击袭来。 华飞尘大惊失色,连忙吼道:“尹师侄助我” 一个帝尊两层境,在自家大阵中被低自己一层修为的对手攻击,却还要喊师侄相助,这老脸算是丢尽了。 但与自身性命比较起来,脸面又算得了什么? 尹乐生自然不会让华飞尘孤身涉险,闻声便冲了过来,厉喝道:“杨开休要猖狂” 师侄二人瞬间联手在一块,帝元涌动之下,黄泉宗秘术眼花缭乱地绽放出来,与杨开缠斗在一起,打的不可开交。 一声声爆响传出,剧烈的能量波动朝四面八方扩散。 凌立于半空的符老和琳儿都露出古怪的神情。 符老皱眉道:“黄泉宗的人在搞什么鬼东西?” “一群废物”琳儿咬牙骂道。 她连太乙玉桂碗这样的帝宝都祭出来帮忙了,却不想黄泉宗这群人竟还无法拿下杨开,实在让她有些瞧不起。 “小姐,要不要老夫前去助阵?”符老征询地问道。 瞧里面打的轰隆隆的动静,华飞尘和尹乐生只怕是一时半会无法取得胜利了,符老好歹也是个帝尊一层境,若能助阵的话,势必可以压制住杨开的嚣张气焰。 “不用”琳儿一口回绝了,“本小姐亲自出手帮他们,已是给足了他们颜面,你还去凑什么热闹,如果连这都打不赢,那他们黄泉宗的人也太没用了。” 符老不敢违令,只能俯首称是。 就在这时,一片惊呼声响起。 符老眼帘一缩,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那主持大阵的二十多个黄泉宗弟子此刻全都如遭雷噬,浑身打起了摆子,脸色苍白如纸,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滑落,嘴角边甚至都溢出了鲜血。 他们似乎受到了什么重创 “什么情况?”符老瞪大眼珠子观望,无论如何也看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 一个黄泉宗弟子大叫道:“长老救命,弟子的幡魂快要吞噬干净了。” 黄泉宗弟子,与黄泉炼狱幡性命相修,一杆鬼幡在手,实力大增,可若是黄泉炼狱幡有所损伤的话,那他们也势必会受到极重的反噬。 他们确实只是在主持大阵,并没有与杨开正面交手。 但杨开放出去的那些噬魂虫,此刻却是在不断地吞噬他们的幡魂,速度极快。 这个弟子比较倒霉,所放出去的幡魂被噬魂虫吞的干干净净,导致他的黄泉炼狱幡受损严重,连带着他本人也受到了极大的反噬。 他话音未落,一道黑光便忽然从那巨大的黑球中激射了出来。 正是他以性命想修的黄泉炼狱幡。 可这弟子在见到自己秘宝的一瞬间不但没有丝毫欣喜,反而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一幕,匆忙起身,掉头就跑。 那飞射出去的黄泉炼狱幡如有灵性,紧追不舍。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黄泉炼狱幡便追上了这名黄泉宗弟子。 碰地一声…… 黄泉炼狱幡直接爆开,化为一团漆黑的能量将那黄泉宗弟子笼罩。 “啊……” 惨叫声瞬间传出,凄厉至极,似是遭受到了世间最恐怖的酷刑。 那些漆黑的能量就如一团团黑火,附着在这弟子身上,驱之不散,又如一条条无孔不入的毒蛇,顺着他的毛孔,钻进他的血肉之中。 惨叫之时,这黄泉宗弟子不断地在地上打滚,双手抓挠脸颊。 他用力之大,竟直接将自己的血肉都抓了下来,一眨眼的功夫,这人就变得鲜血淋淋,白骨森然。 “怎么这样……他怎么了……” 那边,正在催动太乙玉桂碗威能的红衣少女俏脸发白,忍不住颤声问道。 她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场面。 一个人若非真的太过难以忍受痛楚,又怎会对自己下如此毒手。 “万鬼噬身”符老也是吞了口口水,惊魂未定道:“这人完了。” 黄泉炼狱幡威能大损,连带着这个黄泉宗弟子也受到了反噬,这种反噬简直比丢进油锅中爆榨还要让人难以忍受。 说话间,那弟子身上的漆黑能量一敛,一下子全都钻进了他体内,更加凄厉的惨嚎传出,那人在地上不断地打滚,一片片血肉被他亲手撕下,鲜血很快将大地染红。未完待续。 ...